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相见作别(上)

    时间,总是毫不停留的匆匆而过,大浪淘沙,在它的洗礼之下,很多的事情都会发生改变,很多事情都会被人们所遗忘。

  但是,世上是没有绝对的事情的,

  任何事情都会有一种------例外!

  相隔了十年的时间,彼此都从一个朦胧稚嫩的顽童成长为了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但是赵飞云仍然可以一眼就认出,眼前的这位一身戎装,威风凛凛的将军,正是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密友-----朱瑞。

  而糟糕的是,赵飞云发现朱瑞好象也已经把他给认出来了。

  世上终究还是有无法被时间冲淡的事物的,那也许就是人与人之间最真挚的-----感情!

  赵飞云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和恐慌,装出了一幅毫不在意的样子从朱瑞的身边走过,那种视而不见的模样真的好似赵飞云根本不认识眼前人一样。

  朱瑞凝神注视着赵飞云,脸上露出了一幅沉思的模样,当他看见赵飞云就这么的和他擦肩而过,被疑惑和惊诧充斥的朱瑞终于忍不住回头喝道:“阁下,请等一等!”

  赵飞云缓缓的停住了脚步,内心的恐惧和慌乱已经如同大海波涛一般汹涌澎湃,但是哪怕现在就是有人将眼睛凑在赵飞云的脸上,也不会发现他有一丝一毫的惊异表情表现了出来。

  慢慢的转过身来,赵飞云冷冷的瞪视着伫立于身后的朱瑞,毫不客气的道:“你是在叫我吗?”

  “咳咳。”朱瑞轻咳了两声,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唐突做出掩饰,随即他立刻上前两步,抱拳笑道:“在下京机守备将军朱瑞,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赵飞云为了免贾远起疑,故作冷漠,根本不答朱瑞的提问,拉起华吟雪,转身就走。

  “等一等!”看见赵飞云欲走,朱瑞连忙挺身阻拦,再度抱拳道:“敢问这位兄台,我们………见过面吗?”

  “对不起。”赵飞云冷冷的回道:“我不认识你。”

  冰冷的回绝,如同一顿丰盛的闭门羹,彻底堵住了朱瑞的提问,直令一时楞楞的挺立在那里了。

  “吟雪,我们走吧。”眼见朱瑞不再纠缠,赵飞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拉起了华吟雪,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赵飞云和华吟雪的身影逐渐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满腹疑窦的贾远这才来到依然还在凝视这赵飞云远去的朱瑞身旁,小心翼翼的问道:“朱将军,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朱瑞眉头紧锁,头也不回的沉声问道:“请问贾太医,这位兄台叫什么名字啊?”

  “啊,他吗?”贾远答道:“他是我师侄女的朋友,叫做‘方云’,怎么,朱将军认识他?”

  “方云……方云………”朱瑞喃喃自语,反复的念叨着这个陌生的名字,脸上逐渐浮现出一种了悟的微笑,轻松的摇了摇头,笑道:“没有,我不认识他,大概是我认错人了吧,呵呵。”

  看着朱瑞这种奇怪的表情,贾远顿时闹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的不明所以。

  “云哥哥,云哥哥你快看啊!”秦淮河上,一叶轻舟随波荡漾,华吟雪伫立于轻舟之上,眼望着满目的湖光山色,兴奋之极的召唤着赵飞云。

  “啊?奥,的确很好看啊。”赵飞云端坐于船沿之上,随意的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答道。

  自太医府出来之后,赵飞云就显得心事重重,对什么都是心不在焉,是以刚才华吟雪的一声呼喊,就根本没有引起他的兴趣。

  看着赵飞云剑眉深锁的模样,天真浪漫的华吟雪不解的问道:“云哥哥你怎么啦,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耳边听到那如同天乐般的声音,赵飞云心中的烦闷稍减,缓缓的抬起头来,凝视着眼前欢心雀跃的玉人。

  身下碧波荡漾,四面小桥流水,华吟雪此时一袭翠绿色的薄衫,如同凌波仙子一般翩翩起舞在这美丽的自然环境之中,可谓是人景交融,美不胜收。

  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看。

  可是赵飞云相信,只要华吟雪在他的身边,那么此景天天都有,欢快得心情时时可得。

  优雅的一个旋转,华吟雪轻巧的坐在赵飞云的身旁,转过头看着赵飞云俏皮的笑道:“我想洗脚。”

  “洗吧。”赵飞云微微一笑,点头道:“要我帮忙吗?”

  华吟雪对着赵飞云吐了吐舌头,嘻嘻一笑之间便将自己的鞋袜除去,将那一双完美无暇天足踏入了水中,登时只觉得一阵清凉,不禁舒服的叹息出了声音。

  赵飞云低头观看,只见华吟雪那精巧纤细的玉足晶莹胜雪,碧绿的清水从那白如凝脂的脚背之上流过,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

  深深得陶醉于其中,赵飞云一时间将所有的烦恼抛诸于脑后,情不自禁的伸过手揽住了华吟雪的纤腰,柔声问道:“吟雪,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华吟雪由衷的感叹道:“这里实在是太美了,若是我们可以每天都可以到这里游玩就好了。”

  “是吗?”赵飞云不置可否,微笑着答道:“会有机会的,嗯,也许会有吧。”

  “对了,云哥哥。”华吟雪意犹未尽,饶有兴趣的问道:“我听娘曾经说过,‘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西湖的景色比这里更加美不胜收,是不是啊?”

  “这个………”赵飞云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也没有去过,不过应该是很美的吧。”

  “要是能去亲眼看看就好了。”华吟雪近乎陶醉的道:“‘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古人将西湖比做西施一样的美丽,云哥哥,不知道是西湖更美呢,还是西施更美?”

  “两个我都没有见过,也不好做出比较。”赵飞云微微一笑道:“不过我却可以肯定,无论西湖也好,西施也罢,她们都远远比不上你,在这个世上,吟雪你就是最美的。”

  “云哥哥。”华吟雪娇羞无限,满面绯红的道:“这是为什么啊?”

  赵飞云含笑不答,默默的凝视着华吟雪那梦幻般的双眸,双眼中绽放出如同大海一般的深情,以一种最好的方式回答了华吟雪的提问。

  情人眼里出西施。深爱着的人在彼此对方的眼里本来就是最美丽,最完美的。

  情到深处无怨尤;此时无声胜有声。

  风不再吹,水不再流,云不再飘,船不再游,乾坤万象似乎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此时此刻,在这一方天地之间,除了一对正在深情拥吻的神仙眷侣,一切都消失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那高高在上的太阳终究抵抗不住大地的召唤而将要落下的时候,游玩了半天的赵飞云就已经带着华吟雪回到了贾远的太医府邸。

  华吟雪美目灵动,隐藏在丝巾后面的樱唇鲜红如血,含情脉脉的看着正在凝神看向贾府门庭之内的赵飞云,欲言又止。

  良久,赵飞云转过头来,微笑着道:“吟雪,你玩了半天也应该累了,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云哥哥。”华吟雪伸出双臂勾住了赵飞云的颈项,略带疑惑的道:“整个下午你都有一点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为什么事在烦心啊?能不能告诉我,让我来为你分忧呢?”

  赵飞云心中一棱,心知自己终究还是没有能瞒过这个冰雪聪明的小情人,但是出于责任,自己又不能实言相告,否则不但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华吟雪。

  赵飞云想了又想,终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摇头道:“别问了,好吗,吟雪,我不想骗你,但是我也实在不能告诉你。”

  “吟雪,如果你真的相信我,就别再问了好吗?”

  华吟雪深深的凝视了赵飞云的眼睛,良久,良久,终于再度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点头道:“我相信你,云哥哥,再见。”说着,华吟雪玉面一伸,如蜻蜓点水一般隔着面纱在赵飞云的嘴唇之上亲了一下,飘飘然的这么跑进贾府里了。

  “嗨。”赵飞云微笑着摇了摇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内心之中充满了喜悦和满足。

  得妻若此,夫复何求;上天总算是待自己不薄了。

  几乎要笑出了声的赵飞云忽然弯下了腰来,在地上捡起了一颗小小的石子,就这么在手上抛来抛去,似乎玩的十分惬意。

  突然间,本是笑容满面的赵飞云双眼之中绽放出了一丝杀气,手指忽然间猛的运劲一弹,紧扣在手中的石子登时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劲射了出去,迅疾无伦的划过长空,激起一道闪亮的虹光,直向不远处的茂林深处飞驰而去。

  “劈啪”“劈啪”………“扑嗵”,一阵树枝折断和重物落地的声音在赵飞云的耳边响起,一个身穿绿色彩衣的人影落在了地上,喉咙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正不断的如泉涌般流出,人已然气绝。

  

第二十五章 相见作别(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