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相见作别(下)

    赵飞云缓步走上前来,冷冷的看着眼前之人,此人甫一落地,身上原本绿色的彩衣的颜色就变化成了如同泥土般的土黄,一件衣服竟然可以随着环境的改变而自然变色,真不知道它是用什么料子做成的。

  如此稀世珍宝,穿在一个武功低微的家伙身上,那此人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天眼密探是也。

  赵飞云冷冷一笑,这个朱允炆也算是够无聊的,竟然只在贾远的府邸上安排了天眼密探,看来他只是想知道自己和华吟雪在一起时候的所作所为,对于自己其它时候的行为朱允炆似乎并不关心。

  哼哼,小气的男人。

  整个下午这个家伙都跟在自己和吟雪的后面探头探脑,讨厌之极,还以为自己不知道;本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自己并不想和他计较,但是以此时的形势而论,自己已经是非杀他不可了。

  否则,自己很可能有暴露的危险。

  赵飞云弯下腰,扯下这个密探身上挂着的腰牌,质地非金非玉,却是坚硬无比,上面清晰的以小篆体刻着“八十三”三个字,看来他就是第八十三号密探吧。

  没有名字,没有编组,看了看这块毫无价值的腰牌,赵飞云微微的笑了笑,甩手又把腰牌扔回了尸体之上,喃喃自语的道:“想不到到底还是让你给认出来了,真是没办法啊。”

  谁?谁把赵飞云给认出来了?总不会是眼前已经成为尸体的天眼密探吧?

  当然不是!随着赵飞云的话音落下,在旁边的角落里,一个高大的人影缓缓迈步走出,径直向着赵飞云走了过来,一直走到他的身前才停下了脚步。

  来人一眼也没看地上的死尸,只是定定的看着赵飞云,良久,终于沉声开口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你,小云。”

  “是吗?”赵飞云微笑着道:“也许你是对的,不过我可不想来证实这点,毕竟化成灰的滋味并不好受,对吧,老瑞。”

  相视一笑,赵飞云和朱瑞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由衷的庆幸他们的重逢。

  月黑风高,在寂静无人的郊外,这一对小时候的好友席地而坐,互诉这十年来的衷肠。

  朱瑞仰首而躺,眼望苍穹,叹息着道:“真是想不到,小云你竟然尚在人间,还会和我在此地遇上。人世间的事情真是奇妙啊。”

  赵飞云同样仰首望天,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并未作答。

  朱瑞接着道:“当年你全家获罪,我爹想尽了办法也无力回天,还被任命远调,我跟随我爹一起去了北方,回来的时候就听说你全家都已经被斩首了,原以为你也是在劫难逃,谁知后来又听说你已经被九阳神君给救走了,当时我和我爹真是好高兴,希望可以再和你重逢;可是高兴之后,我和我爹又想到,你身患重病,也是命不久矣,原以为此生都无法再见到你了,谁知今日你不但已然痊愈,更有了一身高超的武艺,真是………恩,真是…………嘿嘿。”朱瑞从小只热衷于习武,其文采并不出众,在此激动之时一时间竟然想不到了合适的形容词。

  “世事无常。”赵飞云面露微笑,淡淡的道:“命运总是千奇百怪的,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来的人却已经来了,世上的事又有谁能说的准呢。”

  “小云!”朱瑞突然变得面色凝重,站起身来沉声道:“你此次进京想干什么?不会是想要弑君报仇吧?”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样。”赵飞云一动不动,眼望朱瑞道。

  “如果你说是,我就会全力的阻止你。”朱瑞认真的回道。

  “能否给我个好一点的理由。”赵飞云微微一笑,无所谓的道。

  “理由有两个:第一,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既然身为大明的臣子,当然要肩负起保护大明皇上的责任。”朱瑞此时的脸上绝对连一丝玩笑的神色也没有,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

  “第二?”可是赵飞云偏偏就似毫无察觉,随意的道。

  “第二,我不想我最好的朋友自寻死路,命丧黄泉!”

  “嗨。”赵飞云长叹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面对着朱瑞欣慰的道:“就凭这一句,也不枉我和你朋友一场了。”

  “谢谢。”朱瑞面无表情,冷然的道:“小云,不要让我为难。”

  赵飞云笑了笑,道:“我们既然是的朋友,我又怎么会做让朋友为难的事情呢?”

  “真的。”朱瑞心中一喜,忙道:“你真的无意弑君了。”

  “当然了。”赵飞云道:“朱元璋死了,朱标也死了,现在的皇帝和我已经是无怨无仇了,我为何要杀他。”

  “太好了!”朱瑞欢呼一声,上前一步抱住了赵飞云不住的拍他的肩膀,同时口中高笑道:“小云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刚才真是把我吓得够戗啊。”

  “啊呀。”赵飞云眉头微皱,心中暗叫,这个朱瑞下手没轻没重,一下下拍的自己肩膀生疼,看他刚才的行事,原以为这么多年他已经变得稳重了,岂知三句话不到,这个当年得小顽童就立刻露出他的‘原形’来了。

  没好气的推开了他,赵飞云慢慢的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心中没由来的升起了一种亲切的感觉,朱瑞此时的行为令他有了时光倒流的感觉,似乎令他又回到了那温馨甜蜜的岁月里。

  “喂喂。”朱瑞连连摆手,唤醒了微微走神的赵飞云,笑道:“想什么啦,小家伙。”

  ‘我的天啦。’赵飞云心中暗叫:真的露出原形了,连‘小家伙’这样的称呼都出来了,真不知道接下来他又要说出些什么来。

  “嘿嘿,对了。”朱瑞突然满脸贼笑,摇头晃脑的道:“中午和你一起的那个大美人是谁啊?是不是你的‘那个’啊,嘻嘻。”

  现在,赵飞云终于彻底的相信了一句古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句话用在朱瑞的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如果再说难听点那就叫‘狗改不了****!’

  “是不是啊。”朱瑞看到赵飞云不答话,不耐烦的追问。

  “是,满意了吧。”赵飞云无可奈何,苦笑着道:“你觉得怎么样啊?”

  “怎么样?真是太好了!”朱瑞摩拳擦掌,兴奋的道:“虽然蒙着面,但是那身段风仪,美的就像是仙女一样,可惜没看到脸,不然的话可能连贵妃娘娘都比不上她呀!”

  “贵妃娘娘?”赵飞云莫名其妙,不解的问。

  “说起这个贵妃娘娘,那可真是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大美人,而且不但有倾城之貌,那琴棋书画更是无一不会,无一不精,她本是我们江南的第一美女,更是第一才女,是在半年前,由先皇主持被选为皇太孙妃子的,现在更被封为贵妃,那时我曾经见过她一面,哇,那可真叫国色天香,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那真是叫………”

  “行了,行了,行了,行了!”赵飞云连连摆手,急忙制止住朱瑞这张即将滔滔不绝的嘴巴,他对这个什么贵妃娘娘一点兴趣也没有,真不明白为什么朱瑞此时会谈到这个,咦?难道是?

  赵飞云眯起眼睛,戒备着道:“老瑞,你把这个什么皇贵妃说得这么完美,该不是想哄我让你看看吟雪的姿容吧?”

  “嘿嘿,原来我的未来弟妹叫‘吟雪’啊,名字真好听!”‘诡计’被戳破,朱瑞却连一点儿不好意思的表情也没有,反倒更加死皮赖脸的哀求道:“怎么样啊,就让我见一见吧,又不会少块肉,好不好吗………”

  赵飞云和朱瑞一起长大,深知其穷追猛打的厉害,是以急忙岔开话题,笑道:“啊,对了,老瑞,你今天去贾远的府邸干什么啊?”

  “嗨,还不是给我的老爹取药。”朱瑞无奈的道:“你也知道,我这个老爹打了一辈子的仗,就落下了一身的毛病,尤其是哮喘尤为严重,所以我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取一次药给老爹用,哎,真是麻烦死了。”

  ‘嗨’赵飞云心中默默的暗道:还有家人可以麻烦,你也算是幸福的了。

  “啊,对了,小云,你到底答不答应让我见见这个‘吟雪’啊。”这样都没忘记这个胡闹的要求,朱瑞的记性也真是好的讨厌了。

  可是在此时,正为朱瑞的一句话而感怀身世的赵飞云却连一点玩笑的心思也没有了,赵飞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微笑着道:“老瑞,我们就此分手吧。”

  “啊,小云,为什么啊?”

  “老瑞,你该知道的,你是朝廷命官,我是朝廷钦犯,我们本就不该见面的。”

  “那………”朱瑞也在瞬间收起了顽皮的神色,认真的道:“那小云你住在哪里啊?”

  “老瑞。”赵飞云严肃的道:“我的身份太过敏感了,若是让别人知道你见过我,只怕连贾伯伯都要受到牵连,所以从今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的为好,这样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都是最安全的选择。”

  明白到事情的严重性,朱瑞也不再强求了,但是友情深重此时的他却还想要做出些努力,沉声的问道:“那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机会吗?”

  “我也不知道,也许会有吧。”赵飞云仰首望天,淡淡的道:“希望到了那一天,你我不会已经变成了敌人。”

  “不会的。”朱瑞上前一步,紧紧的抓着赵飞云的手道:“我们永远都会是朋友。”

  赵飞云反手也紧握住朱瑞的手掌,以微微的笑意回应了他的希望。

  朱瑞笑道:“不过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天,我倒是很有兴趣领教一下小云你的‘九阳神功’究竟有多厉害,我倒想看看它能不能胜过我的‘佛门狮喉功。’”

  “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很有兴趣看看老瑞你是否真的稳重了,总不会还像一只猴子一样吧?”

  “臭小子说我是猴子,找打!”朱瑞佯装发怒,举手就打,竟然还是狠拍赵飞云的肩膀。

  “好了好了。”赵飞云微笑着打开朱瑞的手,突然面露悲色,沉声的道:“珍重了,老瑞。”

  “你也是,小云,保重了。”朱瑞微微苦笑,挥手告别。

  赵飞云抱拳作别,陡然的一转身,飞步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幽暗的林海之中。

  看着挚友消失在眼前,朱瑞仰首向天,紧闭的眼角之上流下了一丝悲伤的男儿泪,心中默默的祝愿道:“小云,希望后会有期了。”

  

第二十五章 相见作别(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