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装疯 试探(上)

    日升日落,潮起潮伏,一个大觉过去,新的一天就又来到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在此清新舒爽的早晨,今日的大明第一人-----建文帝朱允文正安然的坐在养心殿的九龙金交椅之上,有条不紊的批阅各地送来的奏折。

  其实做皇帝也真是够辛苦的,每天天还未亮便要起身,天色刚刚发白便要上朝,上完朝之后便要开始处理各地的奏报,忙到深夜也未必可以安歇,有时甚至还要通宵熬夜,说真的,这种日子其实也满难过的。

  不过对于那些热衷于权力的野心家而言,这种日子可就一点都不难过了;想一想,在笔走龙蛇,寥寥数语之间,便可将千万人的生死祸福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种随心所欲的快感难道还不能弥补一点点休息上的损失吗?

  更何况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只有在使用权力的时候他们才会有兴奋的感觉,一旦没有了权力只怕他们就都要发疯了。

  人各一爱,这种人唯一爱的就只有权力。

  当然,还要加上他自己。

  而朱允文就正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对权力迷恋执着而决不会产生迷惑的人。

  在经过了烦人的早朝之后,朱允文躲进了自己休息的地方,随着一张张奏折在眼前掠过,最大限度的享受着权力的快感。

  几乎可以令他沉醉的快感。

  可是似乎总有些什么东西要来打搅他的快感,只在瞬息之间,于朱允文十丈之外,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孤单的人影,全身漆黑,难辩虚实,在这幽暗空旷的养心殿内,这黑暗的身影显得格外的诡异森害。

  朱允文稍稍抬起头看了看,便再度低下头去,手上不停的道:“有什么情况吗?”

  幽暗的人影双膝跪下,毫不折扣的行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恭声答道:“启秉皇上,有三个消息。”

  “说!”这次朱允文头也未抬,就这么淡淡的道。

  “是,皇上。”黑影恭声道:“第一件事情是‘八十三’昨晚被人以重手法---石子穿喉击杀了,根据推测,下手者应该是方云。”

  “哼,除了他还有谁呢。”朱允文闻言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双手环抱于胸前惬意的说道:“下手真是够狠的,有性格,朕喜欢,哈哈。”

  “那请问皇上,奴才是否应该加派密探监视其行动呢?”

  朱允文摇了摇头,笑道:“不必了,既然他可以察觉,朕也不想再白白浪费宝贵的天眼密探,这个方云孤傲清高,该不会作出下流之事,若再派人加以监视可能会激怒他,这样反而得不偿失,就此算了。”

  “是,皇上。”黑影接着道:“第二件事,燕王府突然送出一张药方,要守备军士照方抓药,奴才已经将药方送太医院鉴定过,此方乃是专治严重伤患的,看来燕王是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而且,很可能性命垂危。”

  “哼!”朱允文对此当然是心知肚明,冷哼了一声说道:“药方是谁写的?”

  黑影答道:“回禀皇上,经过笔迹鉴定,这张药方出自燕王谋士姚广孝之手。”

  “恩。”朱允文微微点头,心中暗道:早闻这姚广孝乃是北平名士,为人博学多才,足智多谋,杀了实在是有点可惜,若是能将其收为己用就太好了。

  “皇上。”黑影见朱允文默然不语,试探的问道:“燕王的这张药方上所载的药材奴才要不要提供给他呀?”

  “全部照给。”朱允文笑道:“现在朕还不能让他死了,另外,你再去通知太常侍卿黄子澄,要他安排一下,朕要召姚广孝见驾。”

  “尊旨!”黑影磕了个头,恭声答应道。

  “好了。”朱允文重新拿起了御笔,随意的道:“这第三件事是什么?”

  “启禀皇上,这第三件事是……是……”黑影似乎有难言之隐,说话吞吞吐吐的。

  “行了,到底是什么事啊!”朱允文还有大量的奏折要待批阅,是以此时有点不太耐烦,说话的音调不自觉的抬高了八度。

  黑影把心一横,伏首道:“启禀皇上,根据守护燕王府的天眼密探传来的消息,燕王他…………疯了…………”

  “什么!!!”晴天霹雳,朱允文心弦剧震,手下没由来的一抖,艳红的朱笔在光鲜的奏折之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印痕,整个人一时间竟然就此呆住了。

  “皇上,皇上。”看到朱允文的神态有些失常,黑影轻声呼唤道:“请皇上示下,奴才等应该怎么办啊?”

  呆滞了良久,朱允文猛然间站起身来,重重的将手中的朱笔砸在龙案之上,严肃之极的说道:“传朕旨意,宣太常侍卿黄子澄,太医院掌院贾远,速速前来见驾!”

  一个时辰之后,当今天子朱允文带同着黄子澄和贾远便来到了燕王朱棣的府邸之内,而和上次一样,朱允文就连半个侍卫也没有带来。

  看来这一次,朱允文仍然是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来到王府的前庭之内,朱允文居中而坐,立刻召集王府诸人前来见驾,以获知详细的情形。

  毕竟,不能进入王府内院的天眼密探是无法提供准确消息的。

  听闻圣驾亲临,王府诸人立刻全数集合来到朱允文的面前,三拜九叩,山呼万岁之后便长跪不起,一起敬等皇帝发话。

  朱允文此时正是满肚子的疑窦,看到王府诸人已至,惟独不见燕王朱棣,当即面露怒色的道:“你们家王爷呢,知道朕圣驾到来,为何不来接驾!”

  “皇上。”跪伏于最前的姚广孝磕了一头,恭敬的说道:“启禀皇上,王爷他此时形状稍有不雅,惟恐亵du圣驾,是以不便面圣。”

  “混帐!”朱允文怒道:“形状不雅,可以整顿停当,再来见驾;为何迟迟不到,难道是他故意藐视朕!”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姚广孝见到朱允文发怒,连忙急奏道:“王爷实在有不得已的原因无法见驾,请皇上息怒啊!”说着便咚咚的磕头不止,连带着王府诸人也是一起磕起头来,哀求不已。

  “好了好了。”朱允文对姚广孝有招揽之意,是以此时就无意令他太过难堪,随便找了个台阶便顺坡下驴,面色微缓道:“姚卿,现在朕问你,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你们家王爷到底是怎么了?”

  “是,皇上。”姚广孝面露悲色,沉声痛道:“回皇上的话,昨日,蒙皇上宽容大度,饶恕了王爷冒犯圣驾之罪,而就在皇上离去了之后,我等便罄尽全力救治王爷,微臣还开了一个药方交给了守备军士,希望可以得来医治王爷的药物。”

  “恩。”朱允文闻言点头道:“朕见过这张药方,写的还不错。”

  “谢皇上夸奖。”姚广孝接着道:“可是臣等一直没有等到药物,不得已就只能让王府的侍卫完全以内力医治王爷,就这样一直到了深夜,王爷终于才勉强转醒,可是自王爷醒了以后,竟然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整个人神智不清,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经微臣推测,大概是因为王爷内伤过重而伤及心脉,再加上没有药物治疗以至于淤血沉积不散,才有了这种异于常人的病症。”

  朱允文听完了姚广孝的陈述,剑眉轻轻一挑,也不置可否,转过头去看了看伫立于身后的贾远,贾远看到朱允文看向自己,明白其意思的他当即弯腰恭声道:“启禀皇上,一个人的心脉如果受到了重大损伤,的确很可能变成疯癫,若是重创后没有立刻得到很好医治的话,那这个人疯癫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恩。”朱允文听完这个医道圣手的解释,随意的点了点头,静坐思绪了良久,突然微微一笑道:“姚卿,前面带路,朕要去看看朕的这个四皇叔。”

  来了!姚广孝心中一惊,无奈的答道:“微臣尊旨。”

  

第二十六章 装疯 试探(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