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生死激斗(下)

    冷青此时真是有点焦头烂额了,激战百招过后,眼前的金带杀手攻势非但没有衰减,反倒越来越强劲,炽烈的气劲在他的双拳挥舞之间弥漫四周,对自己身形的速度大有影响,此时的他仿佛觉得自己正身处在一片泥泞的藻泽之中,颇有些举步维艰、有力难施的感觉。

  眼看对手的身形渐渐停滞,金带杀手不由得非常得意,加紧攻势的同时口中高笑道:“三招之内,看老夫拿下你这个只知道跳来蹦去的小猴子!”

  说着,金带杀手双拳一并,势若雷霆一般向冷青当胸轰去,冷青身形不便,眼看着呼啸而来的无匹双拳却无法躲避,危急时刻,冷青身形一扭,腰身竟然如同水蛇一般向侧旁弯曲了近90度,差之毫厘的避过金带杀手的当胸重击,死里逃生。

  奇招奏效,双拳擦身而过,冷青只觉得被拳劲扫中的身侧火辣辣的疼痛之极,冷汗直冒之下冷青长刀一挥,腰斩敌人,动作连贯一气呵成,意图趁他回招不及之间建立奇功。

  “好极!”金带杀手眼看长刀斩至,不慌不忙,纵声长笑之下金带杀手闪电般的撤招回防,右拳挥舞之间直向长刀硬撞了过去,决意以强制强。

  冷青功力不及,最怕和敌手硬拼,此时眼看奇袭无功,当机立断的撤回刀势,纵身跃起之下向后飘去,意图先脱离敌人的攻击范围再图后招。

  “小子,你完了!”金带杀手长笑一声,一拳便向冷青当胸轰去,霸道无伦之间气劲四射,牢牢的锁定住了冷青半空中的身形,使得他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冷青身在半空,无从闪避,且在敌手的气劲笼罩之下连天竺奇功-----‘瑜珈术’也失去了作用,别无选择之下冷青长刀一挥,直对着来拳疾劈了过去,无奈硬拼。

  “轰隆”一声巨响,激起刀拳之气四射;冷青的功力远为逊色,硬拼之下当即虎口爆裂,五内剧震,身形被轰得向后飞去,看来受伤不轻。

  “哼哼。”金带杀手冷笑一声,纵身一跃急追直上,双拳再度全力轰出,趁胜追击,意图置敌于死地。

  冷青人在空中,口鼻渗血,一幅重伤待毙的模样,看似已经毫无反抗之力,金带杀手眼见胜利在望,放手强攻,直欲一招定乾坤。

  眼看着敌人重拳轰落,胜负将定之时,冷青紧闭得双目突然睁开,内里精光四射,猛然踢出一脚,无声无息之间足尖扭曲一转,狠狠的钉在了金带杀手腰间的-----‘笑腰穴’之上,凝聚于其上的功力瞬间如火山爆发,重创对手。

  冷青善使刀法,突然之间踢出如此如此高明的腿法真是大出人意料之外,金带杀手以为稳操胜券,大意之下护身气劲凝聚不足,无法封住那如同针刺一般的怪异腿劲,一下子被其透体而入,登时半边身子也发了麻,大惊失色之下金带杀手飞身急退,以求避开冷青的后续攻击。

  风水轮流转,冷青假装重伤,突使奇招之下占得上风,当即得势不饶人,飞身扑上之下长刀盘旋挥舞,招式大开大阂,刀刀都向着金带杀手的周身要害劈砍而去,务必要把握住这稍纵即逝宝贵良机,尽可能的重创对手。

  “笑腰穴”乃是人体大穴,人若被点中此穴便会立即浑身酸软、长笑不止,因为金带杀手内力深厚,才能勉强抑制住体内的隐患,使其暂时不会爆发。

  但是分心二用,金带杀手就无法定下心来驱除体内的有害气劲,使得他的功力大打折扣,在冷青的长刀连击之下节节败退,疲于招架。

  冷青大占上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道:“真是亏了赵兄弟把这招‘蝎尾脚’传授给了我,否则我根本不可能有如今的优势。”

  早晨,在赵飞云和王府诸人将全盘的计划商定之后,便要冷家兄弟展露一下自己的武功,而他则可从中指点一二,以期可以增加己方的胜算。

  因为赵飞云十分年轻,加之从来未有展现过实力,所以冷家兄弟一直都以为其武功低微,十分的看他不起,谁知这一交上手,任凭冷家兄弟三人齐上,竟也被赵飞云在一招之内轻松制服,这下他们才明白赵飞云武功其实是深不可测,万夫莫敌。

  终于使得他们心悦诚服之后,赵飞云便耐下心来指点了一下他们的武功,更将其中的各种破绽一一加以弥补,可是由于时间仓促,难以做到尽善尽美,是以赵飞云在临走的时候,就根据他们三兄弟各人的特点,每人传授了一招保命绝技,以求在关键的时候收到奇兵突起的神效。

  冷家三兄弟中的老二冷青刀法凌厉,轻功卓绝,赵飞云量才施教,便将一招刁毒之极的‘蝎尾脚’传授给了他,作为他的秘密武器。

  ‘蝎尾脚’是一种极为狠毒的腿法,这种腿法的招式古怪刁钻,以脚尖为指,专踢人体各大要穴,配合其针刺型的腿劲,专破各种护身气劲,堪称天下横练硬功的客星;因为冷青小的时候曾经得遇异人,获授天竺奇功-----‘瑜珈术’,使得其筋骨奇软,各处关节皆可任意扭曲,修炼这种刁毒之极的腿法,两者简直就是无双绝配;所以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冷青不但练熟了这招腿法,更将其融入‘瑜珈术’之中,脚尖任意扭转,可以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踢中敌手,真可谓是鬼神莫测。

  现在,在这出其不意的情况之下甚至连武功高强的金带杀手也吃了大亏,针刺型的腿劲透体而入,已使他受了些许内伤,再受到冷青连绵不断的长刀连击,更使得他五内剧震,伤势加剧,陷入了一种极其糟糕的恶性循环,难以翻身。

  金带杀手武功高绝,在武林中也是响誉江湖的一方霸主,此时竟然被一个后辈逼得如此狼狈,叫他如何下得了台。

  傲气冲霄,金带杀手把牙一咬,猛的身形一定,不退反进,双拳挥击之下将全身功力一次性爆发了出来,不但成功的震退了冷青的攻势,也将袭体的异种气劲全数逼出了体外,尽除隐患。

  但是在身负内伤之下强催功力,只会使得内伤加剧,元气耗损;金带杀手破釜沉舟,冒险一博,虽然成功的驱除了外在的隐患,但是内在的伤势也加剧了近一倍,一道暗红色的鲜血此时不自然的从他的嘴角流下,整个人的气势大减,神采大为黯淡。

  输了战阵,丢了面子,一向自视甚高的金带杀手此时已经是怒火中烧,如鲜血般赤红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冷青,内里绽放出的骇人杀气使得冷青不寒而栗,暗自心慌。

  金带杀手大喝一声,周身气劲暴绽,疯狂的扑了上来,在瞬间万拳其发,起势如同怒海狂涛一般排山倒海的奔腾而至,直向着冷青全身要害笼罩而去,如此浩大的声势,看来真的要将冷青破其肉,摧其筋,碎其骨,毁其尸,直要将其轰至灰飞烟灭才能停止他的滔天怒意。

  冷青身经百战,见此惊天拳势,虽惊不乱,见招拆招,看准来袭拳势,长刀挥舞之下尽挡来拳,守的滴水不漏。

  金带杀手伤势颇重,在其影响之下大约只能运起七成的功力,但相比而论依然更胜冷青一筹,此时万拳轰击,拳拳如雷,交拼数百击之后冷青终于感到后力不济,硬生生的被重拳压退,大落下风。

  冷青危在旦夕,身形节节后退之下直向着在一旁正和银带杀手交拼的冷然撞去,一下子分开了正在拼命的二人,冷然眼见兄弟垂危,心急如焚,当即飞身而上,长刀直向着金带杀手的后背劈去,围魏救赵,攻敌之不得不救。

  感受到危机从背后袭来,金带杀手反应奇速,瞬间回防,右臂一挥之间轻松的挡下来袭,左拳顺势一摆,直向着冷然的胸腹狂轰而去。

  兄弟有难,当然不可不理,冷青虽刚刚脱险,但是见此情景便立刻再度提刀攻上,合三弟冷然之力,双战对手。

  刹那间,拳劲如雷,刀气横空,三条人影盘旋疾走于全场,斗得难分难解。

  眼见没有的敌手的阻拦,得到空闲的银带杀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独占功勋的千载良机,当下不理场中正在拼杀的诸人,身形一跃而起,直向里屋疾冲了过去,只待闯入屋内,杀了燕王,那这个天大的功劳就由得他一人独享了。

  只可惜事与愿违,当银带杀手刚刚冲到屋门前的时候,屋内突然有一股极其强劲的刀气横空出世,破门而出。

  突发巨变,银带杀手促不及防,大吃一惊,朦胧之下他只看见一个魁梧的身影笼罩在一片绚丽的紫金刀芒之中破门而出,人刀合一之下直向着自己劈砍而至,势若奔雷,刀气如潮,直似要在一招之间便将自己一刀两断。

第三十一章 生死激斗(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