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吐露心声(上)

    所谓东边日出西边雨,就在应天城北燕王府内的战事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远在数十里外的的‘摘星楼’上,却又是另一幅截然相反的画面。

  珍馐百味,推杯换盏,这里的气氛安详融洽,没有丝毫不协调的景况存在于此。

  在欣赏完了那绚丽多彩的烟花表演之后,朱允文便招呼赵飞云和华吟雪入席就餐,随着一道道的冷碟热盘如流水般的端上,那个十人座次的红木圆桌很快就被彻底放满,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虽然佳肴当前,但是赵飞云心中却是别有所想,对满眼的山珍海味都提不起什么兴趣,不过为了避免一旁的朱允文心中起疑,赵飞云也只能虚情假意的敷衍一番,演好这场十分关键的戏码,务求尽善尽美。

  而坐一旁的华吟雪虽然不会作戏,但是她对面前的这一桌美味佳肴同样也没有多少兴趣,从小生长在医门世家,精于养生之道的她素来不喜欢油腻的荤食,甚至可以说对此是相当的厌恶,是以此时桌上的各类菜式虽然是五花八门,但是华吟雪也只是随意的吃了一点素菜和甜点便再也没有动筷子了。

  而身为主人的朱允文则更是帝王之尊,平时司空见惯,眼前的这些菜肴当然不会放在他的眼里,只是象征性的夹了几筷子之后,朱允文便放下了手中的银筷,转过头对着看似吃的津津有味的赵飞云笑道:“怎么样啊方兄,这里的菜式还可以吧。”

  “哈哈,当然。”赵飞云微微一笑,同样放下手中的银筷道:“色香俱全,齿颊留香,确实是一等一的上品啊。”

  “好好,看来方兄也是个会吃的人啊。”朱允文笑着点了点头,又转过头去看着华吟雪柔声道:“华小姐觉得如何,这些菜肴还满意吗?看来华小姐吃的不多呀。”

  “哈哈,吴兄不必介意。”免得这个小妮子口无遮拦的又说错话,赵飞云就抢在华吟雪的前面笑道:“我们的这位华大小姐可是爱美之极,吴兄就算是把全天下最好的菜肴摆在她的面前她也吃不了多少的,不然若是因为此而身材走样的话她可就亏大喽。”

  “哼。”华吟雪娇哼了一声,没好气的回瞪了赵飞云一眼,看起来好象是有些生气,但是只要是个人都可以看出,当华吟雪看向赵飞云的时候,她那双清澈剔透,明亮如星光一般的美眸之中含藏的分明是无限的娇羞和无穷的欣喜。

  “咳咳。”看着眼前的二人毫无顾忌在自己的面前打情骂俏,略显尴尬的朱允文轻咳了两声,笑道:“只要华小姐喜欢,那就不枉我一番心意了。”

  “谢谢。”华吟雪微一点头,彬彬有礼的答谢朱允文的款待。

  “能拿出如此非凡的‘心意’,吴兄果然是个能人啊。”天意无常,赵飞云就不能让朱允文有静下心来思考的机会,免得他因此而改变主意,是以紧接着道:“当日吴兄的一番出手,已经令我大为惊叹了,谁知今日一见,吴兄得能耐更是令得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看来这‘权势’真是个好东西啊。”

  “嗨,方兄见笑了。”朱允文神情之中略带无奈,摇头苦笑道:“所谓‘权势’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给你很多的好处,但也会给你带来极多的麻烦,总的说起来,其实还是麻烦多一些啊。”

  “呕。”赵飞云剑眉一挑,沉声问道:“例如呢?”

  “眼下就正好有一件事情。”朱允文道:“我也正在为此而心烦不已。”

  “是不是吴兄这几日处理的事情。”赵飞云微笑道:“吴兄能否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们能帮吴兄分忧呢?”

  朱允文闻言一楞,略带诧异的看了赵飞云一眼,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踌躇良久,终于开口道:“其实这件事情也很简单,我的爷爷留给我一份丰厚的家产,非常的丰厚,足以让我一生无忧,本来这是件好事,可是最近我却发现,有人想要谋夺我的这份家产,想要将它据为己有。”

  “啊。”华吟雪惊讶的道:“这个人真坏,竟然想要谋夺别人的家产。”

  “是啊。”朱允文感谢的看了华吟雪一眼,沉声道:“所以这几天我都在安排着如何将这个人给赶走,永远不让他再回来,幸运的是,我还是做到了。”

  “那就好了。”华吟雪不明所以,笑道:“这样吴公子就不必再担心了。”

  “那请问吴兄。”赵飞云问道:“是谁想要谋夺你的家产呢?”

  “恩?”朱允文略感吃惊,回头看了看赵飞云,无奈的道:“是我的叔叔,是我的亲叔叔。”

  “啊?”看着华吟雪脸上的那惊讶的表情,赵飞云苦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所谓财帛动人心,在权势名利的面前,就是亲人也会有反目成仇的可能。”

  “是啊。”朱允文看来对此感触颇深,禁不住一时失神,喃喃自语的重复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看着朱允文那种哀伤的表情,心地善良的华吟雪不禁想要出言安慰,但是赵飞云先一步对她摇了摇头,制止了她想说的话。

  深深的再看了朱允文一眼,赵飞云接着道:“吴兄不必为此介怀,既然是你的叔叔不义在先,那你对他也就无须再客气,他既然谋夺了你那么多的家产,那么你赶他走也是合情合理的。”

  “啊?”朱允文听了这话,双眼之中的神色似乎变得更为迷茫了,喃喃的道:“他谋夺了我的家产?他到底谋夺了我什么家产?什么家产呢?”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朱允文的思绪此时似乎变得更加迷乱了。

  “吴兄,吴兄。”轻轻的呼唤了几声,终于将朱允文从那混乱的梦境之中唤醒了过来,看着他那茫然的双眼,赵飞云笑道:“你是怎么了,吴兄,你不会连你叔叔谋夺了你什么家产也不记得了吧。”

  “哈。”朱允文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摇头笑道:“方兄见笑了,其实不是我记不得我叔叔夺取过了我什么家产了,只是我刚才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突然发现,我叔叔好象从来就没有夺取过我什么家产。”

  “什么?”赵飞云假装吃了一惊,讶道:“怎么你叔叔从来没有正式的行动过吗?”

  朱允文摇了摇头,沉声道:“没有,他从来没有正式的行动过,只是我认为有这个可能,而他也有这个本事。”

  听完了朱允文的这句话,赵飞云和华吟雪的脸上全部都露出了无法理解的神情,不过区别在于华吟雪是真的无法理解,而赵飞云则是在装模做样。

  看着赵飞云和华吟雪的眼中逐渐流露出了厌恶的神色,朱允文苦笑道:“方兄和华小姐可能都无法理解我的所为,这只是因为你们没有处在我的位置上,所谓…………。”

  “可能我们真的是无法理解了。”赵飞云的语气突然转淡,打断了朱允文的言辞,冷冷的说道:“只是因为心中的一个疑惑就要伤害自己亲人,我想这是谁都无法理解的。”说着,赵飞云突然站起身来,拉起华吟雪道:“很谢谢吴兄你的款待,不过我想我们消受不起,就此告辞了,雪儿,我们走。”

  “两位请留步!”看着赵飞云和华吟雪真的转身欲走,朱允文心中一急,连忙起身挽留道:“两位就算真的要走,也请再听我说上一句话,就一句,好吗?”

  朱允文的语气诚恳,勉力挽留,却正中赵飞云的下怀,赵飞云说了这么多话,就是要让朱允文的心中生出惭愧之念,再全力的作出解释,这样一来,即可以打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给他改变主意表明自己身份的机会;又可以让他对燕王朱棣产生内疚之情,说不定就能在以后的关键时刻起到作用,所谓一石二鸟,利人利己。

  假装考虑了一会儿,赵飞云带着华吟雪好似极其勉强的坐回了圆桌之前,静听朱允文的解释。

  朱允文低头思绪了良久,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叹道:“两位之所以会不齿我的所为,只不过是因为两位都不明白我的感受,如果两位曾经都尝试过从高处摔落的感觉,也许就不会这么厌恶我的行径了。”

  “这和从高处摔落的感觉有什么关系?”赵飞云故作不解,沉声问道。

  朱允文长叹了一声,幽幽的回忆道:“在我十八岁的那一年,有一次我前往书库去查找一些书籍资料,书架很高,因此我便拿了一张高脚板凳,踩在上面去查阅书籍。”

  “谁知就在此时,我的爷爷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当他看到我踩在板凳上查阅书籍的时候,就一言不发的来到了我的身后,猛的踢出一脚,将我脚下的板凳给踢飞了出去,我毫无防备,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上,疼痛之极,半天也站不起来,而我爷爷就这么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我躺在地上呻吟,一直都不来扶我。”

  “啊?这是为什么啊?”华吟雪听得入神,好奇得问道。

  “后来,我也是这么问我爷爷的,我问他这是为了什么。”朱允文苦笑道:“我爷爷他却反过来问我,问我疼不疼;我说,很疼很疼;爷爷笑着道,很疼就好,很疼的话你就会记住两个道理-----第一,别让任何人站在可以对你造成威胁的地方,哪怕是你的亲人也不行;第二,别从高处摔下来,从高处摔下来的话是非常疼的。”

  赵飞云心弦剧震,他万万也想不到,朱元璋竟然会用这种方法来教育他的接班人,办法是如此的特殊,效果却又是那么的深刻,这使得赵飞云禁不住在心中暗暗的佩服道:朱元璋,你真不愧是盖世豪雄,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后来一直无法完全明白我爷爷此举的用意,就这么朦朦胧胧的带着这两句话又度过了几个春秋,直到那一天,直到我爷爷将他的全部家产都交给了我的那一天,我终于明白了,完全明白了,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已经处在了我爷爷的位置上,我已经不能再容下可以威胁到我的人,因为我决不能从我的位置上摔下去,我已经站的太高了,高到一个已经下不来的地步了,如果我摔了下去,肯定会摔了个粉身碎骨、死无全尸,所以我一定不能摔下去,我一定要把那些可能会使我摔下去的人除掉,虽然我也知道这是件残忍的事情,虽然我心中也是万般的不情愿,但是我没有办法,我也别无选择,因为这就是我的命运。”

  

第三十二章 吐露心声(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