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吐露心声(下)

    

  赵飞云定定的看着朱允文说完了这一番讲话,内心之中震惊不已,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朱允文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神情竟会是那么的哀伤,那么的悲凉,赵飞云完全可以相信,刚才的那一番诚恳之极的讲话绝对都是发自于他内心的呼喊,设身处地,使得赵飞云也不禁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对朱允文产生了一丝同情和好感,也许,这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身不由己的人吧。

  华吟雪被搞糊涂了,单纯的她完全无法明白朱允文这段话中的真义,但是朱允文那哀愁的表情却使得心地善良的她同情不已,因为无法明白政治的残酷和黑暗,心地纯洁的她就本能的觉得朱允文并不是坏人,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却也无法认同他的那种残忍的行为,复杂和疑惑的情感充斥着她那颗不通世事的心灵,令她矛盾不堪,求救的看向了一旁的赵飞云,希望可以从她心爱的人那里得到一些解答。

  赵飞云对着华吟雪微微一笑,投去了一个关怀的目光,摆在桌子下面的手也伸了过去,将华吟雪的纤纤玉手握在了掌中,最大限度的将鼓励和支持送到自己爱人的心中。

  看着眼前两人各怀深意的目光,朱允文苦笑了一下,缓缓的道:“一些陈年旧事,让两位见笑了,真是不太好意思啊。”

  “咳咳。”赵飞云轻咳了两声,微微的摇头到道:“高处不胜寒;人在江湖,有些时候,的确也是身不由己的。”

  “谢谢。”听到赵飞云的回应,朱允文的双眼之中绽放出了感动的神色,开心的笑道:“我就知道方兄会理解我的,不瞒方兄说,刚才的那一番话,我以前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以后我想我也不会再说了。”

  “呕?”赵飞云笑道:“这是为什么啊?”

  “原因很简单。”朱允文道:“因为在我的身边都是一些下属和仆人,我根本无法对他们吐露心声,而方兄和华小姐都是我的知心好友,所以只有在二位的面前我才能畅所欲言,无须顾忌。”

  “好友?”赵飞云闻言一楞,喃喃自语道:“吴兄真的将方某看成是好友吗?”

  “当然。”朱允文诚恳的道:“方兄不会嫌弃吴某吧?”

  “哈……哈哈,当然……怎么会,怎么会。”赵飞云随口笑答,思绪一阵迷乱,朱允文的这一番告白诚恳坦然,真情流露,禁不住使得赵飞云有了一种心心相印的怪异感觉,一时之间心潮起伏,不由得感怀身世了起来。

  回首前尘,自己从出生之日起就注定是个无法决定自己道路的人,先天的顽疾使得自己没有明天,没有希望,时时刻刻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惧之中,万般无奈的背负着父母的期望,拼命的挣扎求存。

  当时来运转,自己顽症尽去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可是也就在此时,因为小人的一番诬陷,使得自己全家遇害,逼得自己又背负起了家族的血仇,拼命的为此而奋斗。

  当自己终于学有所成,终于又回到了这里要彻底的了结家仇的时候,自己的仇人却已经不在人世间了。

  虽说这是一件荒天下之大缪的可笑之事,虽然自己对此也是万般的不甘心,但是自己身上的万钧重担毕竟也因为此而彻底的被卸了下来,再无负担了。

  经过了一番如释重负的轻松之后,自己又万分意外的和梦中情人再度重逢,双喜临门的情况之下原以为从此就可以再无牵挂,潇洒人间了。

  可是命运始终没有放弃对自己的捉弄,燕王朱棣的突然出现,再度将自己卷入了一场皇权争夺的阴谋之中,使得自己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可笑,也真是可怜。

  人在江湖,有时是身不由己,可更多得时候却也是难以预料,如果早一个月前,自己就绝对不会相信自己会在此时此刻和当今的皇上坐在同一张桌子旁,把酒畅谈,彼此交心。

  而自己就更不会想到,一位富有天下的帝王,在他的内心之中竟会隐藏着那么多的无奈和悲伤,身为一个生下来就被决定为皇位继承人的嫡长皇孙,他何尝不是和自己一样,从小就是身不由己的呢。

  此时,他将自己当成朋友,将他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隐秘毫无顾忌的诉说了出来,可是自己却还在不遗余力的盘算着如何算计他,伤害他,自己如此做是不是太卑鄙了。

  赵飞云智比天高,向来行事都是百无禁忌,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在被层层的世故心计包围着的那一颗赤子真心之中,却依然还存在着一个不可逾越的界限,这个界限使得他至今仍然还是坚守着一个永远也无法打破的原则。

  将心比心;人若对我有情,我决不对人无义。

  阴谋、暗算、伤害、牺牲从来都只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永远也不能用它们来对付真正的朋友。

  永远也不能!

  所以在此时,当朱允文在一番坦诚真切的告白之后突然说出‘朋友’这个字眼的时候,赵飞云迷茫了,他开始怀疑自己了,一丝内疚和负罪的情感悄悄的从他的心底升起,渐渐膨胀了开来。

  “笨蛋!”就在这天人交战的紧要关口,随着心灵深处的那一声炸雷般的暴喊,赵飞云突然间从朦胧的迷茫之间清醒了过来:“******,我这是在干什么呀,朱允文是我的敌人,我对他内疚个屁呀;此时他的这种真诚、这种坦然不过是在他经受过无奈和失落之后的一番感慨而已,我******还以为他真的在和我交心啦,呸!他只不过是因为把这些郁闷的事情憋在心里太过难受,找我倾诉罢了;因为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不会对他产生威胁,这才没有了顾忌,如若我就此真的相信了他的这一通废话,那我可就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赵飞云啊赵飞云,枉你自恃才高,你从小读的史书都到哪里去了!千古帝王,哪一个能够和臣子真正交心的!皇帝就是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变脸******比变天还快,高兴了的话就可以跟你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不高兴的话转个身就把你来个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在他们的心中永远只有权力和地位可以成为他们的兄弟朋友;从古至今,那些个自以为功勋卓著,和帝王交情深厚的功臣名将哪一个有好下场的;他们都尚且如此,何况是我这个和朱允文才认识了几天陌生人,相信他会真的把我当成朋友?我******真是比白痴还要蠢啊!”

  “自己的父亲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他追随朱元璋几十年,战功无数,在天下没有平定的时候朱元璋何尝不是和他称兄道弟,可是在平定天下之后呢?只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己儿子的脸面,朱元璋就将他的全家诛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这种教训难道还不够吗?还要却相信一个皇帝?到时候真是想买棺材都找不到门路啊,我这个蠢货!”

  赵飞云决不是迂腐之人,他虽然有着自己的原则,但条件却是极为苛刻,如若不是真的可以将性命相互交托的人,赵飞云是绝对不会将他视为朋友的。

  无穷无尽的血的教训彻底使得赵飞云清醒了过来,无比聪慧的头脑再度高速运转了起来,高度的戒心再度从心底升起,眼看着仍然还在自伤自怜的朱允文,心中冷冷一笑,随意的安慰道:“吴兄,所谓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哪里会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呢?人生在世,只要可以时时的做到‘问心无愧’这四个字,也就没有必要再伤感介怀了,你说是吗?”

  “这个………也许是吧。“朱允文淡淡一笑,微微摇头道:“如果世事都可以怎这么简单就好了。”

  “世间万法皆存乎一心。”赵飞云笑道:“只要心正,就无须顾忌了。”

  听到赵飞云的话,朱允文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似乎是在静静的回味着这两句从未有人对他说过的话,默默的回味着话中的真义。

  看到朱允文又落下风,赵飞云心中不由得一阵暗喜,满意的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一双清澈如山泉般的美眸正含笑看着自己,那如同星光一般的目光里含藏着数不尽的欣赏和赞许,整个人看起来开心之极,似乎是被赵飞云的这两句‘肺腑之言’说中的心意,从而欢喜不已。

  赵飞云微微一笑,将一份感谢的目光又投送给了华吟雪,摆在桌下相握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又紧了几分,赵飞云似乎是在告诉华吟雪:你看上的男人绝对不会令你失望的。

  朱允文虽然陷入了沉思,但是戒心深重的他却依然没有放松对赵飞云的华吟雪的观察,当他看到华吟雪因为赵飞云的这两句话露出如此开心的神色之时,他便长笑一声,点头赞道:“方兄的话的确是至理名言啊,吴某受教了。”

  “哈哈哈哈。”赵飞云笑着客气道:“这些不过是方某一点拙劣的想法,让吴兄见笑了,我们现在就不必为此费神,美酒当前,还是不要辜负了这个良辰美景为好啊。”

  “哈哈,好!”朱允文赞许的道:“方兄果然够爽快!”

  说着,朱允文站起身来,端起银制酒杯笑道:“方兄,华小姐,请!”

  主人家既然站了起来,赵飞云和华吟雪自然也要随着站起,各自拿起了各人的银杯,笑着回应道:“请!”

  说完,仰首举杯,一饮而尽,看着朱允文如此神态,赵飞云不禁在心中默默的祝愿道:“燕王啊燕王,能做的我都帮你做了,希望你吉人自有天象,从此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不要让我的这一番苦心付之东流啊。”

  

第三十二章 吐露心声(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