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暗夜盟主(下)

    说完,红杉杀手看向蓝衫杀手,笑道:“蓝兄就不必担心了,有副盟主大人在,朱棣根本是插翅难飞,玩上一玩也无妨啊。”

  “哼。”蓝衫杀手比较刚直,不善作伪,仍然忧虑的道:“可是此时的战局如此胶着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哈哈,阿蓝,看来你的眼光还是不够啊。”副盟主微笑着道:“难道你看不出,那两只只知道蹦来蹦去的小猴子已经不行了吗?”

  副盟主口中的两只小猴子,当然就是指正在和金带杀手激战的冷青和冷然,此时他们两人已经和金带杀手纠缠了数百个回合了,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金带杀手的功力逐渐凝聚,拳风烈劲越来越强,直逼得冷青两兄弟左躲右闪,狼狈不堪,眼见就将要不支。

  金带杀手占尽上风,战意高昂之极,但是眼见刚才银带杀手那几乎得手的一幕,立功心切的他立刻变得心急如焚,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眼前纠缠不清的两个障碍,独得诛杀燕王的这个盖世奇功。

  不过此时的冷家兄弟虽然落于下风,可韧劲十足的他们依然具有相当的威胁性,金带杀手虽然武艺高强,但是面对这两只发了狂的猛虎,依然还是需要小心谨慎,全神贯注,否则稍有差池,就随时会落得个阴沟里翻船的下场。

  惟今之计,只有先打倒一个,那剩下的一个就好对付了;金带杀手身经百战,临敌经验丰富,很快便拿定了主意,招式变化之间猛的一拳直向冷青轰了过去,拳风凄厉,声势十足。

  功力不及,冷青当然不会硬接此拳,脚下轻轻一转便已然避开了过去,可金带杀手一拳落空,竟不回防,劲力爆发之间此拳竟会追踪着冷青的身形继续狂轰了过去,好似此招不将他轰下金带杀手就誓不罢休。

  威力虽然强横,可是如此一来,因为出拳的招式过老,金带杀手的肋下便露出了一个破绽,冷然见之一喜,身形飘动之间飞身而上,全力劈出一刀,直向此处破绽攻去。

  “哈哈哈哈”眼看危机迫在眉睫,金带杀手却突然放声大笑,就在冷然惊疑的那一瞬间金带杀手的攻势突起变化,原本攻向冷青的一拳瞬间停滞,另一只注满真力的巨拳直向着飞身而来的冷然轰了过去,要一举将这个自投罗网的麻烦给彻底解决掉。

  冷然建功心切,飞身一刀用力过猛,以至于无法闪避,眼看着巨拳临面冷然别无选择,只能拼命聚运功力举刀硬档,只求能够保住性命就行了。

  眼见兄弟中计临危,冷青心焦不已,全力一刀直向金带杀手的肩头狂劈了过去,效法围魏救赵,攻敌之不得不救。

  谁知金带杀手吃过冷然的一次亏后已经学乖了,为了解决麻烦对冷青的一刀竟然不加理睬,冷青一刀劈在金带杀手的肩头之上,顿觉其护体真气浑厚无匹,坚韧之极,自己全力的一刀只能入肉两分便无法再进,从刀上传来的反震之力极其强横,反倒震得冷青自己双臂发麻,劲力大减。

  眼看无力回天,冷青不由的愤愤不平,心中暗暗得道:“混蛋,自以为武功高强,竟不把我这一刀放在眼里;可惜,如果此时我手中使的是大哥的‘紫金驮龙刀’的话,这一刀早就把你劈成两段了。”

  想法倒是很不错,可是空想终究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只有优胜劣汰才是永远不变的真理,冷青功力本就不及,此时强弩之末就更是不济,虽然是主动进攻却也难建奇功,硬生生的被金带杀手的强横功力给震飞了开去,一败涂地。

  冷青无功,金带杀手也就再无后顾之忧,虽然冷青的一刀对他也稍有伤害,但是却无伤大局,强猛的一拳呼啸破空,直直的轰在冷然挡驾的长刀之下,凝聚的功力如火山爆发,只在一瞬间便将长刀轰至寸碎,而长刀的主人也不能幸免的在这惊天拳劲之下被轰得口鼻渗血,向后飞退。

  “咦?”在轰飞冷然的那一瞬间,金带杀手发现冷然刀上的内劲竟然是怪异之极,这种劲道若有若无,似刚似柔,充满了无比的玄妙之感;在这种古怪内劲的作用之下,冷然藉着粉碎四散的长刀,竟将自己这一拳的威力卸去了超过一半,使得本来可以取他性命的一拳只能造成重创,失去了预计的效果。

  眼看未奏全功,金带杀手十分的懊恼,禁不住心下暗道:“可惜因为运功护体而不得不分散功力,否则就算这小子有这种怪异的卸劲功法也还是难逃一死。”

  想到这里,失手的金带杀手不由得满肚子怨气,双拳一摆就要将这股怨气尽情的发泄到冷青的身上;而冷青此时因为亲弟被伤,怒火中烧之下也正要找金带杀手算帐;此两人一个有怨,一个有火,正是针锋相对,很快便又再度激战到了一起,可惜因为实力上终究大有差距,冷青很快便败相毕露。

  而倒霉的冷然在被金带杀手一拳震飞之后,身体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飞去,一直横跨全场,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入了燕王的寝室之内,摔了个四脚朝天,一动也动不了了。

  金带杀手功力超凡,冷然硬受一击,只感到全身的骨头都好象被轰碎的一般,尤其是胸骨更是奇痛无比,那袭体的拳劲沉积五内,祸患极深,若不赶快将其逼出体外则后患无穷,随时会有废功的危险。

  危机当前,冷然虽惊不乱,抱元守一之下登时心如止水,全身功力缓缓流动,引动阴阳二气循环不息,产生了一股玄妙莫明的移卸之力流遍全身,沉积五内的异种拳劲在这股移卸之力的作用之下竟然如同抽丝拨茧般的被逼出体外,冷然只感到体内的隐患正被逐渐驱除,浑身上下登时只感到说不出的舒坦。

  原来赵飞云早时便已经传授给了这冷家三兄弟三种不同的绝招;大哥冷彪功力最深,且有‘紫金驮龙刀’这样的稀世宝刀在手,赵飞云量才施教,便将一套杀伤力极巨的‘七星连环斩’传授给了他,以配合其深厚的功力。

  二弟冷青刀法凌厉,轻功极佳,尤其是一身天竺奇功---‘瑜珈术’更是玄奇古怪,赵飞云感其灵巧,便将一招刁毒之极的‘蝎尾脚’传授于他,配合其灵活身手,更显相得益彰。

  而三弟冷然一无是处,论功力、论刀法皆毫无出彩的地方,赵飞云别无他法,只好将‘斗转星移’中最基本的一些移卸之法传授给了他,期望他能以此在关键的时刻保住性命,留下有用之躯。

  ‘斗转星移’博大精深,乃是‘九阳神功’之中的金牌防守绝技,虽然只是一些基础,但是任凭冷然苦练了半日,也只能发挥出其中五六成的威力;但是就凭着这五六成的移卸之法,冷然不但可以在金带杀手的手下保住性命,还可藉此治疗伤患,‘斗转星移’之惊世神妙,由此可见一斑。

  

  

第三十四章 暗夜盟主(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