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热血忠魂(上)

    

  冷然被轰至飞退,冷青险象环生,这一切的发展都落到了正在和萧子期缠斗的冷彪眼里,恶劣的形势不禁使得他心中一惊,只在一瞬间想起了赵飞云那最后的叮嘱之语。

  早晨,赵飞云在将他那第三个步骤说出来后,便细细的解释道:“所谓‘李代桃僵,以一命换一命’的意思就是当天诛杀手即将伤到王爷的时候,你们三兄弟中的一个人便要挺身过去挡在王爷的身前,代替王爷接下这夺命一击。”

  看着在座诸人那惊懊的表情,赵飞云接着道:“这样做,一来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到王爷;二来也有迷惑敌人的作用,想那朱允文也是极为聪明的角色,他布下了一个如此精妙的杀局,若是我方却连一个重要的人物都没有伤亡,这实在是很难不令他起疑,所以,我们必须要牺牲掉一个王爷亲信级的人物,只有这样才可以彻底打消他的疑虑,才能够做到万无一失!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万万不行!”朱棣暴喝一声,拍案惊起,怒斥道:“赵兄弟,本王视你为兄弟,可你怎么能让本王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去牺牲自己属下来保住自己的性命!本王万万不能答应!”

  “王爷,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赵飞云心下黯然,沉沉的说道:“想当年汉高祖刘邦兵败睢水,被项羽团团围困,不得已之下也只能让他的一位名叫‘纪信’的部将伪装成他自己引开项羽,这样他才能够逃出生天;而王爷今日的窘境不下于当年的刘邦,若不行此非常之计,实难有生还的希望啊。”

  “够了!”朱棣摇头喝道:“本王说不行就不行!若是赵兄弟你没有别的计谋,就此请回吧!”

  什么!朱棣竟然要赶自己走!赵飞云一下子就楞住了,虽说行此非常之计赵飞云自己也是感到大为不忍,但这一切毕竟也是为了他朱棣呀;全是为了他朱棣可以逃出生天,赵飞云才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行此恶毒之极的计谋,可谁知道朱棣非但全不理解,反而对自己大加斥责,这实在是让赵飞云太不理解了。

  想那赵飞云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若非当年朱棣对他有恩,他如今岂会如此尽心尽力的为他劳碌;谁知竭尽心力,到头来朱棣竟然如此待他,这实在使得他大为火光,负气的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此告辞了,望王爷你自己珍重吧。”说着,赵飞云把袖一拂,竟就真的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赵军师,请留步啊。”看到赵飞云当真要走,一旁的姚广孝立刻便慌了神,急忙站了起来挡在他的面前苦苦哀求道:“赵军师,王爷只不过是一时有些想不开,但他对赵军师绝无厌恶的意思,还请赵军师不要见怪,对这个‘李代桃僵’的计策我们还可以从长计议吗,对不对啊?”

  赵飞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姚广孝,一言不发,默视了良久,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走开!”

  “赵兄弟!”眼看好言无效,姚广孝双膝一软,扑通的一声就在赵飞云的面前跪了下来,悲伧的道:“赵兄弟,此时的形势已经是万分危机,我等皆已是危如累卵,命在旦夕,若是赵兄弟在此时撒手离去,我等必定难逃一死,就请赵兄弟看在王爷当年的恩义的情分上,千万不要在此时和王爷做意气之争啊!”

  “嗨。”赵飞云回过头去,看着朱棣的双眼之中流露出的后悔和挽留之意,终于软下了心肠,弯下腰将姚广孝扶了起来,长叹了一声道:“姚先生,赵某也不是冷血之人,奈何我们的敌人实在是太过狡猾了,如若不能完全打消他们的疑虑,王爷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此次杀手来袭,是危机也是生机,如果我们不能好好的把握住这次机会将朱允文那心中最后的一丝疑虑彻底打消,只会使得这丝疑虑越来越盛,越来越多,到最后积重难反,任谁也再没有回天之力了。”

  “是以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候,我们只能使出这种狠招,用血来洗刷掉朱允文的疑心,让他对王爷彻底的放下心来。”

  “可是这样做终究是有伤天理啊。”朱棣当然也明白赵飞云的一片苦心,喃喃自语道:“这叫本王如何忍心。”

  赵飞云此时不再言语了,只是转过头去默然的望着窗外,主意和办法他已经想好,道理他也已经讲尽,至于肯不肯听从,那就得看这些侍卫的忠心了。

  终于,默然良久的冷彪站起身来,走到了赵飞云的面前,沉声问道:“赵军师,你的这个办法真的可以保住王爷的平安吗?”

  “世上没有一定的东西。”赵飞云沉道:“我只能说眼下绝没有比这更好计策了。”

  “好。”冷彪认真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只要有你这句话就行了,那这个被牺牲的人选就由我来当吧。”

  “不!大哥!”一听这话,冷家二兄弟一起站了起来,冷青抢先道:“大哥,你在北平还有大嫂和孩子,不能就这么死去,我冷青孑然一身,无牵无挂,这个人选还是我来做最合适!”

  “不行。”冷青如此之说,冷然也不同意,焦急的道:“二哥,你和大哥的武功远胜于我,保护王爷回去还需要你们,我冷然武功低微,可有可无,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我看这个人选还是由我来担当吧!”

  “不用争了!我是大哥!听我的!”

  “不,别的可以!就这个不听!”

  “没错,虽然我年纪最小,但是这件事我要自己拿主意!”

  “三弟!”

  “大哥!”

  “二哥!”

  ……………………

  看着他们三兄弟你争我抢,执意由自己赴死,言语之间真情流露,感人肺腑,使得赵飞云禁不住心下大悲,痛苦不堪。

  如此情深意重的生死兄弟,真是世间罕有,今日自己遇见了,非但无法救得他们的性命,还要逼得他们去送死!自己真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啊!

  强者?智者?我呸!我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其充量也就只不过是个冷血的混蛋罢了。

  愧疚,伤痛、各种无奈情绪的不断交织之下,赵飞云就再也不忍心说出要如此情深的兄弟去死的话语,看着眼前仍在争执不休的三兄弟,赵飞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狠了狠心肠,开口道:“好了,你们就不必再争了,办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到了临战的时候究竟应该怎样去做还是要看具体的情况而定的;总之你们只要把我的话记在心上就行了,到时候………到时候就随机应变吧。”

  说到这里,赵飞云一直很稳定的语调之中也不禁出现了咽呜之声,勉强压下激荡的心情,赵飞云飞速的来到窗口之前,背对着王府诸人,不让最真实的自己暴露于人前。

  眼看着如此的情况,姚广孝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便缓缓的来到朱棣的面前,沉声奏道:“王爷,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定下赵军师的这头两个步骤,至于这最后的第三步要不要实行,那就看具体的情况吧。”

  “好吧。”朱棣长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疲惫的道:“那就这么决定吧。”

  

  

第三十五章 热血忠魂(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