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天威惊怒

    偌大的养心殿内,空空荡荡;幽暗的灯火轻轻晃动,给这个本该是辉煌圣洁的宫殿增加了一丝阴暗的鬼气,直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当离开了‘摘星楼’后,心急如焚的朱允文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皇宫大内,刚一回宫,朱允文便迫不及待的招来太常侍卿黄子澄进宫面圣,而当黄子澄抵达之后,朱允文便又立刻将养心殿内的闲杂人等全数摒退,独留下黄子澄一人侍驾。

  此时的朱允文心情真是差到底了,混乱糟糕的局势令得他心乱如麻,为了理清自己得思路,朱允文就根本不对跪在阶下的黄子澄说上一句话,整个人只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努力静心。

  只可惜到了此时,朱允文又岂能静得下心来,虽然是紧闭着双眼,但是朱允文坐的姿势却是异常的端正,四平八稳,毫无半分悠闲之感,怪得足以令人感到不可思议;若非此时已是时至深夜,只从他的坐姿来看的话旁人还以为此时的朱允文正在临朝听政呢。

  悠闲的面容,紧张的姿态,这矛盾之极的组合竟然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由此也可见此人现在的心绪是多么紊乱了。

  如果一个帝皇的心开始紊乱的话,那就意味着有些臣子肯定要倒霉了。

  道理上是如此讲的,但是实际上此时的朱允文就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因为他还是要等,如若不能让他了解到事情的全部经过,他是不会做出任何表态的。

  等!等!…………

  真是一个难受到的极点的字,恨也恨死它了。

  终于,在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敲门声音之后,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便在养心殿的大门之外缓缓的响起,以着一道卑谦之极的语调说道:“启奏皇上,天诛副盟主以及座下杀手请求叩见陛下。”

  一听这句话,朱允文那原本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一股炽烈的电光猛的从内里绽放出来,张口便恶狠狠的道:“叫他们滚进来!”

  足以让人心脏爆裂的一句话,直把跪在阶下的黄子澄吓得差点没瘫下去;明白到了天威竟然震怒至此,黄子澄顿时只感到心下一片冰凉,一股自灵魂深处狂涌而出的恐惧感不由自主的令得他冷汗暗冒,心惊胆战。

  随着宫殿大门的逐渐打开,五个神态各异的人便从外面迈步进来,他们眼见天威当前,个个不敢怠慢,只走上了几步便一起跪了下去,聆听皇上的训话。

  朱允文此时憋了一肚子的气,哪里还会有什么训话的心情,无处发泄之下朱允文只能狠狠的各从他们五人的身上瞄了一下,然后便怒气十足的吼道:“副盟主,你马上给朕一个满意的解释!”

  “是,是,皇上!”从未见过龙颜如此的大怒,副盟主便知道此时的形势已是万分紧张,为了自己的项上人头,副盟主就再也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只得一五一十的将刚才燕王府内发生的一切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即不敢缺斤少两,也不敢添油加醋。

  “恩。”听完副盟主的一番汇报,朱允文的脸色便开始阴晴不定,并未对此做出什么表态,只是眼望着匍匐在地的红蓝双衫客道:“如此之说,你们都没有出战了!”

  “皇上!”见到朱允文此时竟把刚出鞘的矛头对向了他们,红蓝双衫客登时吓得半死,浑身发抖的哀声奏道:“皇上,微臣等原本请求要出战的,是副盟主执意不许,所以我们才………”

  “好了。”这些情况副盟主也没敢隐瞒,朱允文已是完全了解了,当下打断了红蓝双衫客的哀求,冷声说道:“朕知道原因,也不怪罪你们,退下吧!”

  “是。”真是天恩大赦,此时朱允文这一句‘退下’的话语,在红蓝双衫客听来简直就比瑶池仙曲还要好听,明白到了皇帝已经不怪罪他们了,二人当即连声谢恩,频频叩首,逃也似的去了。

  摒退了双衫客后,朱允文便将锐利的目光再度射向了另外那两个跪着的人,冷冷的开口问道:“你们二人既然是出战的,那就把你们拼斗时的感觉都讲出来吧。”

  “是,皇上。”另外的二人抬起了头来,原来竟是萧子期和那位金带杀手,这两位劳苦但是功不高的家伙此时的形状那可是真叫难看,如果再说得难听点的话,那就叫狼狈之极。

  而所有人中就以萧子期受伤最重,此时的他面色惨白,浑身战栗,一半是因为天威当前,一半却是因为内伤沉重,尤其是那只已经不翼而飞的左臂,更是一个已经永远无法治愈的伤痛。

  萧子期也算是够倒霉的了,因为误杀了一个冷然,就换来了冷彪的拼死狂攻,那威力无匹的‘七星连环斩’杀的他狼狈不堪,甚至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也不过才挡下四斩,而剩下的三斩他就只能无可奈何的照单全收了,头两斩还好说,凭着他那灵活的步法全部都让‘金缕衣’做了挡箭牌,虽然内伤严重但终究没有性命之忧,可那最后一刀可就麻烦了,因为那最后的一斩乃是冷彪毕生功力的凝聚,不但威力绝伦,更是快到了无法想象,任凭那萧子期的轻身功法是何等的卓绝也无法避让这势若奔雷的疯狂一斩,危机时刻他只能微微的把身体侧向一边,虽然脑袋是因此保住了,但是一条左臂可就从此与身体分离了,想想真是有够凄惨的。

  所以此时的萧子期只能在心底默默的怨恨道:“他妈的,为什么‘金缕衣’只是一件背心,如果它能再多两只袖子该多好啊!”

  而与之相比之下,一旁的金带杀手的就显得幸运的多了,因为不是仇恨的对象,加之武功又十分高强,所以虽然在冷青的手下吃了点小亏但也绝没有什么大的伤患,此时遍观他的浑身上下,最重的一处伤患也就算是腰间的一处刀伤了,不过因为他那时同样也及时的还了冷青一记老拳,所以这也没有大碍。

  但是在一个武功不及自己的后辈手下吃了那么多的亏,金带杀手当然也是一肚子气,此时他就眼望着正在喋喋不休的萧子期,恨恨的暗道:“混蛋,就是你这小子要抢功劳,才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连累到我也这么狼狈!你等着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当朱允文听完了这两个出战杀手设身处地的经历和感觉后,便裂开嘴微微的笑了笑道:“也就是说,你们两个也只是侥幸逃了回来的,而那三个铜带杀手就已经在燕王府长眠了?好,很好。哈哈哈哈。”

  看着朱允文这种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萧子期和金带杀手紧张的连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不由得开始为不知会受到什么惩罚而忧心忡忡。

  “好了!”朱允文陡然猛的吸了一口气,长声叹道:“你们两个也已经尽了力,有功无过,每人各赏黄金千两,美女两名,下去疗伤吧。”

  “啊!”真是峰回路转,台下的两人被朱允文的一番话说得激动万分,禁不住浑身颤抖,当下千恩万谢,急忙转身飞奔而去了。

  既然这些人都没罪,那此次行动失败的责任就只能由自己一个人担着了;天诛副盟主看到朱允文在盛怒之时还能做到赏罚分明,心下登时一片雪亮,急忙先下手为强,连连叩首之下哀声奏道:“皇上,皇上,是微臣无能,是微臣失策,搞砸了皇上的大事,请皇上责罚!”

  “好了,等会儿少不了你的,先滚到一边去吧!”朱允文不耐烦的怒骂一声,便转过头看着匍匐在地的黄子澄,默默的凝视之下朱允文的声线陡然由刚转柔,轻轻的问道:“黄爱卿,你的‘妙计’如今已经成了败笔,你叫朕应该怎么处理眼下的这个烂摊子啊。”

  朱允文话语虽轻,但是无论怎么听都像是暴风雨的前奏,黄子澄虽然也是心知肚明,但是心系大事的他还是咬牙奏道:“启奏皇上,既然如今事情已经暴光,那就干脆一拍两散,所谓是一不做二不休,有请皇上立刻下旨,再派杀手,将燕王彻底诛杀。”

  “放屁!放屁放屁放屁放屁…………”如同已经沉寂了百年的大火山一样,此时的朱允文终于爆发了,只见他放声痛骂了一番以后便一个箭步冲下了龙椅来到黄子澄的面前,一把将他给揪了起来,对着他那张其貌不扬的马脸狂吼道:“黄子澄!你是个猪脑袋啊!此时的燕王他还能杀吗!他现在在应天城中!被数千军士团团围了个水泄不通却还是被人暗杀了!这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他就是一个白痴,也知道是朕下的手啊!”

  天威震怒神人难敌,黄子澄一下子只被朱允文那前所未有的滔天怒气给吓得发憷,呆呆的听着朱允文接着吼道:“当别人知道朕要杀燕王朱棣的时候,你知道他们会说什么吗?他是燕王朱棣呀!是先皇的亲儿子,朕的亲叔叔啊!朕把他都给逼疯了,还是不肯放过他!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朕就是古往今来最大的昏君!最大的暴君啊!”

  说到此,朱允文怒气难抑,狠狠的将黄子澄推了个四脚朝天,近乎疯狂的吼道:“到了明天,到了明天早朝的时候,那些文武百官会怎么看朕!到了日后,天下万民会怎么看朕!就是传到后世,青书丹史也会把朕骂得一无是处!遗臭万年啊!”

  将心中的集怨狂吼出来了之后,朱允文就像是个泄了气皮球一样软软得瘫倒在了龙台的金阶之上,双目失神,无力的低吟道:“这下朕的名声可就全完了……怎么办………怎么办呀…………”

  “皇上!”看着朱允文如此伤痛,黄子澄的心中如同万刀削割一般,泪留满面的哭奏道:“皇上,千错万错,都是我黄子澄的错,微臣立刻就去告诉别人,暗杀燕王是微臣的主意;明天早朝,皇上就将微臣撤官罢职,千刀万剐以平息民愤!请皇上不要再这么伤心了,一定要保重龙体啊,求皇上一定要保重龙体啊!”

  看着眼前这个泣不成声的大忠臣,朱允文无奈的一笑,摇了摇头道:“杀了你有什么用,你哪有这么大的权力可以暗杀燕王,现在这些人要针对的人是朕,就算是有一百个黄子澄肯认罪伏法也是于事无补,毫无用处的。”

  “皇上!”就在此敏感之极的时刻,又是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从殿外传来,焦急万分的道:“皇上!不好了!贾王朱贾子,翰林侍讲方孝儒连同十几位朝中大元突然进宫,要求面见皇上!”

  “来了,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朱允文竟然变得精神恍惚,喃喃的自语道:“都不用等到明天了,现在就来了。”

  “皇上。”看着一向英明的朱允文此时竟会变得如此颓废,黄子澄得心中真是悔恨万分,急忙回头喊道:“你去跟他们说,皇上已经睡下了,有任何事情明天早朝再议!”

  “黄大人,不行啊!”外面的人显然认得黄子澄,焦急的道:“奴才早就已经这么跟那些大人说过了,但是那些个大人的态度都非常坚决,尤其是贾王千岁更是十分的激动,都打伤好几个锦衣卫了。”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给朕拦住他们!”到现在还有人给自己出难题,真是要把朱允文给逼疯了,不顾一切的放声狂吼道:“要是拦不住,朕就要你人头落地!滚!”

  “尊旨!皇上!”来人吓了一跳,连忙飞身跃起,连滚带爬的去执行圣旨了,毕竟脑袋重要啊。

  “副盟主!”心念急转之下朱允文突然喊道:“快,快去撤走燕王府外所有的军队、杀手和密探,统统撤走,一个也不要留!万万不能再给别人留下话柄了!”

  “啊?”副盟主吃了一惊,呀道:“皇上,这个时候撤走守卫,是否太过显眼了?”

  “叫你做你就做!”朱允文吼道:“留在那里就更显眼!快去!”

  “是,是。”听到朱允文已经下了严旨,已是待罪之身的副盟主岂敢抗命,连忙纵身跃起,飞也似的去执行旨意去了。

  “皇上。”听到朱允文要撤走守卫,黄子澄大吃一惊,急忙奏道:“皇上,燕王朱棣有虎狼之心,万不能放啊!”

  “闭嘴!”听到黄子澄竟然还敢说话,朱允文登时怒气爆发,狂吼道:“如果是为了一个燕王,朕不怕担负恶名;但是朕就决不能为了一个疯子而背负上任何骂名,哪怕是一点点的可能都不行!明白了吗!”

  “皇上!”黄子澄几乎急的又要哭出来了,连声道:“皇上,燕王他是装疯的呀!”

  “住口。”朱允文怒喝道:“一剑穿胸他不怕;亲信惨死他不惊;这样的人如果还不是疯子的话那朕就是疯子了!不用再说了,滚出去!”

  “皇上!”

  “滚--出--去!你想抗旨吗!”

  就算有天大的胆子黄子澄也不敢抗旨,尤其见到此时的朱允文态度如此坚决,黄子澄也明白到自己再难有回天之力,当下只得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悻悻的退出了养心大殿。

  “嗨。”看见所有人都消失了,朱允文欣慰的长出了一口气,慢慢的站起身来,坐回了九龙金椅之上,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沉声恨道:“怎么样,现在你开心了吧。”

  

  

第三十七章 天威惊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