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白衣玉带

    “嗨………朱允文啊朱允文。”当看到朱允文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了在视野之中的时候,一个高大的黑影便如同暗夜幽灵一般出现在了养心大殿的中央,那幽暗难辩的面目默默的看了看朱允文离去的方向,突然轻松的笑了起来,淡淡的道:“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自信了,无论何时都改不了这个自以为是的毛病,实在是太武断,太不成熟了。”

  “自作聪明的人总是最无聊的,尤其是在盟主的面前自作聪明,这个朱允文有时也实在是幼稚的可笑了。”如同幻景一般,就在这突然响起的寥寥数语之间,一个全身素衫白衣的女子便全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天诛盟主的身后,气质神采清韵之极,就好象那纯洁的精灵,却在和恶魔为伍。

  仔细一看,就发现此女子的身形十分的高挑,天诛盟主的身形在男人中已经可以算是相当魁梧了,可是这个白衣女子站在他的身后,比之他也只是矮上了小半个头而已;那一身简洁明朗的素衣白服,勾勒出了一副玲珑浮凸的完美曲线,虽被衣衫包裹的密不透风,但是如此婀娜到了极点的优美体态盈盈而立,绝代的风华便自然由内而生,那不可方物的万种风情醉人心魂,充满了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沉沦的无匹魔力。

  可惜令人极为失望的是,在那应该是天仙一般的丽容之上,一张讨厌到了极点的面纱却将那无边的艳色彻底隐藏;那欺霜赛雪的冰肌玉肤之上,新眉如天空弯月,清澈透亮的美眸之中,一种清冷如冰的目光隐约射出,配合上那曼妙无伦的绝美体态,使得她整个人散发出了一种不可侵犯的圣洁气质,超尘脱俗。

  绝代有佳人,天香惊国色。

  只可惜此时华吟雪未曾在场,否则让这两个同样美到了极点的天仙丽人共处一室,如此如诗如梦的美景可真要让人以为自己已经临登仙界了。

  不过除了美丽,眼前的这个神秘的丽人依然还有着其他让人吃惊的地方;只见在她那纤细如织的柳腰之上,一条素白的丝带紧紧缠绕,丝带的顶端赫然镶嵌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美玉,清清楚楚的展示着她那尊贵之极的骇人身份。

  玉带杀手!两位之中虏属于天诛盟主的玉带杀手,竟会是一个如此美丽动人的年轻女子。

  世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此时,当这位一直躲在暗处的白衣少女听完天诛盟主和朱允文那一番对答之后,心下玲珑剔透的她便淡淡的问道:“盟主神机妙算,实在令人佩服之极,不过属下却还有个小小的疑问,希望盟主能够解答一下。”

  神秘的丽人吐气如兰,优美的声音实在是令人沉醉,可那冰冷之极的语调却又不禁令人心下发寒,如此一个天使和魔女的完美合体,真是充满了足以让人疯狂的魅力。

  “哈哈,你问吧。”天诛盟主微微一笑,缓缓的回应道:“有什么不明白的?”

  “盟主大人。”白衣少女不卑不亢,缓缓的问道:“敢问您是如何能够未卜先知的料定此次朱允文必定会将您驱逐的呢?关于这点属下实在是难以理解啊。”

  “莹月,你要明白一件事。”天诛盟主微一点头便轻松的笑道:“无论什么人都是好面子的,而一个帝王则更是惜面如金,此次朱允文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定然要找人出气,而最合适的人选就莫过于本座了。”

  “是吗?”白衣少女柳眉一挑,冷冷的道:“此次参与这个行动策划的总共也只有三人-----朱允文,黄子澄,以及副盟主大人;就算朱允文不会处置自己,却又为何不拿那两个局中人出气,却偏偏选中了盟主这个局外人呢?”

  “莹月,你问的好,这帝王心术的奥妙就在其中了。”天诛盟主稍稍点头便开口笑道:“朱允文也不是个愚笨之人,他也清楚此次行动失败的责任都在他身上;黄子澄出谋划策,并无犯错,而身为一个忠心耿耿的股肱之臣,处置了他等于是自断臂膀;而副盟主虽然是错得离谱,可这也是朱允文他自己过度放纵的结果,何况此时的副盟主圣眷正隆,处置了他就等于是在承认自己看错了人,这种自打耳光的丑事极好面子的朱允文当然也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朱允文就要处置盟主大人。”白衣少女冷冷一笑,明亮如星光般的美眸之中登时射出了两道冰冷的寒光,淡淡的道:“不但是因为他对您早有不满,更重要的是因为盟主大人是知道此次行动而又未参与策划的唯一一人,也就是唯一一个没有犯错的人,一个毫无过失的人却又从头至尾清清楚楚的看完了这个失败行动的全部过程,以朱允文那种极好面子的性格他不憋气才怪呢。”

  “好,举一反三,说得好。”天诛盟主满意的笑道:“所以什么本座嘲笑他不过是朱允文的借口罢了,遮羞避短、借题发挥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不过盟主就这么让他罢免了?”白衣少女道:“属下入盟虽然才不过两年,但是属下依然可以记得盟主大人在朱元璋主政的时期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啊。”

  “哎,此一时,彼一时啊。”天诛盟主无奈的笑道:“现在的这个小皇帝年少气盛,动不动就会胡来蛮干,论心胸气度远不如他的爷爷朱元璋,如果本座不改变自己侍君的态度,万一把他给激怒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小子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不过,说到本座心甘情愿的被他罢免………”天诛盟主突然颇有深意的一笑,话锋陡的一转,淡淡的问道:“莹月啊,你对这次燕王疯癫的事情怎么看啊。”

  “燕王疯癫?”白衣少女微一沉思便淡淡的道:“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燕王朱棣的疯癫都是毫无可疑的,难道盟主还有别的看法?”

  “没错。”天诛盟主微微的点了点头,沉声吟道:“从表面上看,燕王的疯癫的确是毫无可疑之处;但是,这些天来本座总是有一个感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这个感觉一直在隐隐约约的告诉本座,这一切的事情都是一个局,一个经过了精心策划的完美骗局。”

  “局?”听到这里,白衣少女那一直冷的似乎不带任何感情的语调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惊讶的意味,微微的摇了摇头道:“应该不可能吧;如果这真是一个局,那又是谁布下的呢;如今朱棣等一行已经身陷囹圄,应该没有这个本事。”

  “你说的对啊,莹月,朱棣等人的确没有这个本事。”天诛盟主抬起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这个人即可以清楚的看出局势的发展,又能够精确的计算到对阵的经过,每每在关键的时刻还可以不露痕迹的安排一些‘意外’和‘巧合’,再以狠绝的魄力和超人的胆量将这如天马行空般的一切加以实行………,能有如此本事的高人,俱本座估计,在当今的世上恐怕也只有两位而已罢了。”

  “其中一个应该就是盟主大人吧。”白衣少女淡淡的道:“即可以看出时局的发展,又可以估计到武斗的经过,这就说明此人不但智谋超群,武功亦十分出众,如此一个能集‘智者’和‘武者’于一身的高人,除了盟主大人以外属下也想不到别人了。”

  “哈哈,莹月你只说对了一半啊。”天诛盟主实事求是,不傲不谦的笑道:“本座倒的确是其中一个,不过除了本座就确实还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这点,而这个人的出现也就是本座要暂时退走的原因了。”

  “连盟主都要回避这个人?”白衣少女似乎感到奇怪,淡淡的呀道:“难道此人真的那么神通广大,连盟主大人都没有胜过他的把握?”

  “莹月啊,本座可以实话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上天下地,还是在五湖四海,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会有必胜的把握,以前没有,本座想以后也不会有的。”天诛盟主苦笑道:“就在十年之前,此人曾经在应天城中神龙一现,就在有些疏忽的情况下,本座和朱元璋两人联手甚至都在此人的手上吃了大亏,那种棋差一招的尴尬景况至今仍然历历在目,记忆尤新啊。”

  “十年前?”白衣少女微微的摇了摇头道:“那看来属下是错过了。”

  “是啊,莹月,十年前你大概还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朦胧无知,又如何会明白那位绝代高人的可怕。”天诛盟主笑道:“不过本座就不同了,本座经历过,也失败过,同样的错误决不能犯两次,所以这次本座一定要先好好的观察,细心的准备,以求谋定而后动。”

  “原来如此。”白衣少女心下了悟,轻轻的笑道:“盟主故意激得朱允文赶走您,原来是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说的对,呵呵。”天诛盟主仰首抬头,遥望着殿顶,缓缓的沉道:“其实,早在朱允文刚开始设立下副盟主这个职位来分散本座权力的时候,本座就已经想要对付他们了,可是本座虽空有才智,终究不能正面对敌天子,所以为了取回一切,本座只有默默的等,默默的等待着一个可以重拾光辉的时机。”

  “终于,‘这个人’出现了,他的出现终于带给了本座一个大好的时机,东山再起的时机。”

  “所以本座就一定要好好的把握这个时机;因为知道‘这个人’的本领,所以本座就料定朱允文和副盟主对付不了‘这个人’,而为了避其锋芒,本座就故意激得朱允文罢免本座,让本座在此关键的时候离开这个和‘这个人’正面敌对的战场,远远的置身事外,静静的观察一切;等到朱允文和副盟主在‘这个人’的手下吃尽了苦头,跌尽了跟头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再度邀请本座出山,到那时侯,本座要什么,他们就得给什么,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违抗了。”

  “可是真的可以吗?”白衣少女心下疑惑,淡淡的问道:“这副盟主毕竟也不是泛泛之辈,而朱允文则更是万乘之尊,他们的手下皆是能人无数,盟主所说的‘这个人’真的可以在这两个人的面前翻云覆雨,为所欲为吗?”

  “哈哈,莹月,这你就不必担心了。”天诛盟主淡淡一笑,悠然的道:“当年此人单枪匹马就可以令朱元璋和本座吃下大亏,从容而去;如今此人更是和朱棣联手,如此绝强的组合又岂是朱允文副盟主之流可以对付的,本座相信,用不上几个回合,他们这两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就要被‘这个人’打的落花流水,一败涂地了。”

  听到这里,白衣少女也已经了然一切了,只见她微微一笑便开口道:“那盟主需要属下做些什么吗?”

  天诛盟主微一点头,转过身来面对着白衣少女道:“本座马上就会返回少林寺了,你就留在京城坐镇主持,本座不要你管别的事情,尤其不要出战,只要你细心的打探副盟主和‘那个人’的消息,然后随时的汇报给本座就行了。”

  听完了天诛盟主的命令,白衣少女微一沉吟便疑惑的问道:“可是盟主走后,朱允文难免不会将属下等编给副盟主驱策,只怕很难完成盟主大人的指令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天诛盟主笑道:“方才本座的那一番话也会起到一些作用,朱允文此时只会惩治副盟主以铩铩他的锐气,断然不会立刻给他更大的权力;所以本座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你们这一半数量的天诛杀手将会处于休息的状态,而莹月你也绝对会有充足的时间和自由完成本座的嘱托的。”

  “既然如此,那属下谨尊盟主大人训令。”白衣少女微一点头,淡淡的说道。

  “恩。”天诛盟主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待转身离开,可是只走了几步,天诛盟主就好象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回头望来,沉声叮嘱道:“莹月,本座最后再叮嘱你一句,你可千万要牢牢的记住了!如果有一天你不幸遇见了本座所说的‘那个人’的话,你万万不要和他动手!更不能和他说话!你一定要立刻转过身子!用尽你的全力拼命的逃吧!明白了吗!”

  “属下明白了。”出奇严肃的话语,如钉子一般牢牢的在白衣少女的心里扎根,所激起的震撼感刻骨铭心,足以使她一生也难以忘怀了。

  终于交代好了一切,天诛盟主也终于可以了无牵挂了,身形陡然在毫无预兆之间拔地而起,‘呼’的一声冲开了殿门,消失不见了。

  

第三十九章 白衣玉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