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交心 嘱托

    能够再交上一个真心的朋友真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当然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所以直到赵飞云和吴猛商量完了明日具体安排之后又回到了客栈房间的时候,他的心里仍然是充满喜悦的。

  只可惜任何事情都会它消逝的时候,心情当然也不例外;当喜悦到达了尽头,已经是算无可算的赵飞云就开始回想这些天来的所作所为,心下不禁万分感慨。

  这些天来,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呀;算人,算己;阴谋诡计,勾心斗角;既救了人,也害了人;交上了朋友,也结下了冤仇;既将一个皇帝骗得不知就里,也让得一个王爷对得自己言听计从;反正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好象自己都做过了。

  一个人能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做出这么多、这么大、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想来可能也是满了不起的,可是当此时自己回忆这些的时候,却连一点自豪的心情也提不起来;惟有一种疲劳,一种疲劳到骨头里的感觉在此时充斥着自己的身体,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使得自己好象就要从此长眠不醒了一样。

  我本非此道中人,奈何身处此道中;人,是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是总有些幸运者可以选择他们想要走的路;不像自己,自己没有选择,命运就非要将自己逼上一条自己根本不喜欢的路,自己恨,自己怨,可是却又只能那么无可奈何的违心接受。

  不过还好,这一切都将过去了,所有的烦恼都即将消失了,只要过了明天,只要离开了这里,自己就又可以回到起点,再次能够自由的选择自己要走的路,无论如何,这一次自己是绝对不会再选回头路了。

  明天,就明天了,自己就要重获自由,潇洒自我了。

  明天………明天………明天………明天………

  “咚咚咚”。

  就当赵飞云渐入佳境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便又在他的耳边响起,心知是何人来访的赵飞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起身走到房门之前,不太情愿的打开了房门。

  一开门,赵飞云就看见门外的高全盛开心的笑道:“嗨,方兄弟,你总算是回来了。”

  赵飞云微微一笑,礼貌的将高全盛请进了屋子,回手关上房门之时随意的回头笑道:“高大哥,你有什么事吗?”

  “嗨,也没什么事情。”高全盛随意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眼望着赵飞云笑道:“我只是来找方兄弟道别的,这个应天城我已经待腻了,准备明日就离开。”

  “是吗?”赵飞云微微一笑,在高全盛的对面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微笑着点头道:“也好,高大哥潇洒人间,四海为家,老待在这个死气沉沉的鬼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

  “那方兄弟你呢?”高全盛笑道:“你不是没找到你要找的人吗,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呢?”

  “我吗?”赵飞云微微一笑,脸上洋溢出了一种幸福的神情,缓缓的沉吟道:“快了,就快了,也许就在这两天,我也该离开了。”

  “恐怕还不是一个人吧。”高全盛突然话锋一转道:“怎么的也应该是两个人一起离开吧。”

  “啊。”赵飞云陡的暗吃一惊,心中立起戒备,故作不解的道:“高大哥你在说什么呀,不会是在开小弟我的玩笑吧。”

  “嘿嘿,方老弟你就不要否认了。”高全盛随意的笑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高大哥知道什么呀,能否说明白点。”赵飞云嘴上轻松,暗地里却已经开始了提功运劲,下定决心只要觉得这个高全盛稍有不妥,就立刻出手将其制住,无论如何也不可以让他破坏了大事。

  毕竟这件大事所牵连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而对于赵飞云的这一番心底里的活动,已经身处险境中的高全盛就似乎全然没有察觉,依旧十分开心的道:“还想装下去?好,那你大哥我就在说明白一点;这几日来方兄弟早出晚归,行踪飘忽不定,而且每次回来脸上的神情都会十分的怪异,有时开心,有时难过,有时兴奋,有时沮丧;真的可以说的上是五花八门了,包罗万象;不过无论方兄弟的表情是属于何类,却总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暗藏于其中,而也正是这种情感让我猜到了方兄弟的想法。”

  什么情感!赵飞云想问却没有问出来,因为眼前的高全盛已经自行说出来了:“而这种情感就是‘幸福’,而且还是一种只属于男女之间情到深处时才会产生的幸福情感,方兄弟你可不要否认啊;你大哥我可是过来人,看别的不行,但是看这个绝对是十拿九稳的。”

  虚惊一场;赵飞云暗松了一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笑道:“高大哥,你可真是够婆妈的,怎么老是喜欢关心这种事情。”

  “哈哈,你就是承认喽。”高全盛对赵飞云的讽刺毫不在意,仍然兴致勃勃的道:“方兄弟,你不是个平凡的人,能被你看中的女子想必也不会普通,能给我引见一下吗?”

  这个家伙怎么变得和朱瑞一个德行了。赵飞云心中好笑,微微得叹了口气道:“高大哥,这可是本人的隐私啊,你这样说可有些失礼啊。“

  “哎,我这是好心呀。“看见赵飞云推辞,高全盛不太满意的道:”我是看这几日方兄弟气色不佳,想必是有什么疑难了,我想在离开之前好好的帮你调解调解,方兄弟可不要识好人心啊。”

  哎,赵飞云无奈的长叹了一声,高全盛的一番话不禁使得本已是思绪满怀的赵飞云更加感伤,不过因为有所忌讳,赵飞云面对高全盛的热情只能苦笑道:“不用了,高大哥,我的麻烦太大了,什么人也帮不了。”

  “呕,是吗。”高全盛十分的好奇,依然兴趣十足的问道:“能说给我听听吗,说不定我可以帮方兄弟分忧的。”

  赵飞云无奈一笑,眼望着面前的这个热心过剩的高全盛心里突然涌起了一阵想要倾诉的冲动,思前想后之下赵飞云微一点头,缓缓的沉声道:“高大哥,想想看我还真有个问题想向你请教一下,希望高大哥能帮我解答一下。”

  “什么事?”见到赵飞云真的有所请教,高全盛立刻兴致大发,开心之极。

  “哎,怎么说呢。”赵飞云长叹了一声,幽幽的道:“这些天来,我救了一些朋友,但也因此而间接的害了一些朋友,这救人和害人的事情错综复杂的搀和一起,我都不知道我做的对还是不对,高大哥能够为我解答一下吗?”

  “这个………”高全盛暗吃一惊,眼看着面前的赵飞云那哀伤迷茫的神情,脸上的玩笑之意登时一扫而空,严肃的问道:“那不知方兄弟在对待自己朋友的时候有没有强迫过他们,或者欺骗过他们。”

  “没有。”赵飞云实事求是,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没有强迫过他们,也没有欺骗过他们,可是正因为这样我才更感到内疚;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正直的好人,都是热血的男儿,可是为了一些需要,我非但救不了他的命,反而要他们为我做出牺牲,可是他们非但没有怪我,反而全都倾尽全力的来帮我,呵呵,说真的,有时候我真不知道我是否值得他们帮助,值得他们牺牲呢?”

  “方兄弟。”高全盛长吸了口气,沉声叹道:“方兄弟,每个人的路也许并不都是自己选的,但是怎么去走却完全都是他自己的意思;一个人既然自愿的选择了一种走法,就必然要对这种走法所造成的后果付上全责;而方兄弟的那些朋友既然都是自愿舍命帮助方兄弟的,那也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既然都是他们的选择,那方兄弟也就不必自责了。”

  “再说了,既然方兄弟只是间接的害了他们,那真正的凶手就不是方兄弟,而是时势,所谓‘大势所趋,不可逆转’,在大势来临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心中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来面对它;如若是个认为性命最重要的人就一定会选择忍辱偷生、苟延残喘;而如果是个认为情义才是最重要的人就一定会选择义无返顾,舍生忘死;而既然方兄弟的那些朋友都是重情重义的热血男儿,那他们的牺牲也就是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哈哈哈哈。”赵飞云听完了高全盛得一番言论,不禁放声大笑了起来,不断的摇头嘲道:“高大哥,说句实话,因为以前你在我的手下吃过两次亏,所以我一直以来都认为高大哥的才学不佳,谁知今日一听高论,才知高大哥原来也是个聪慧之极的人,佩服,佩服啊。”

  “呵呵,方兄弟见笑了,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些做人的基本道理,没什么了不起的。”听到赵飞云的一番夸奖,高全盛登时眉开眼笑,惬意的道:“其实方兄弟也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不可能不明白这些道理,而之所以会有此疑惑,想必一来是因为身处事中,难免当局者迷,而你老哥我却是置身事外,当然是旁观者清;二来我看兄弟你连日来都是思绪满怀,想这想那,想必是复杂的事情想的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这最简单的道理反而倒想不明白了,如果用俗话来讲这就叫做钻牛角尖。”

  “哈哈。”听完高全盛这一针见血的言论,赵飞云虽然面上微笑,心中却已经在暗暗的叹息,无奈的想到:是啊,我就是钻进牛角尖了,当局者迷,以至于越想越糊涂;如今的我虽有才智,却也只能在面临大事上才可以做到坚决果断、毫不犹豫;可是一旦遇到些麻烦的小事却还是难免会感情用事,自困愁城;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巢’,再小的事情也会有影响到大事的可能,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如此看来如今的我对于自己的感情还不能做到收放自如、随心所欲,比之师父终究还是欠缺了一份炉火纯青的老练,这就是我的弱点,看来我真的很有必要再好好的磨练一下自己的心性了。

  赵飞云心胸开阔,最大的优点就在于他能够想得开,只要一解开心中的死结,赵飞云就立刻再度变得英明睿智,慧眼如炬;此时眼看着面前兴致勃勃的高全盛,赵飞云的心中突发奇想,微笑着道:“高大哥,谢谢你这么热心的开解我,不过我还想问你的一个问题,希望高大哥可以认真的回答我。”

  “啊?什么事啊?”高全盛毫不在意,轻松的道:“你说吧,不用客气。”

  “好。”赵飞云微一点头,认真的道:“我想请问高大哥,你真的把我方云当成朋友吗?”

  “当然。”高全盛的神情也在此时变得严肃,看来他对‘朋友’这个关系真的是非常看重的。

  “那好。”赵飞云抿嘴一笑,微微点头道:“如果高大哥真的把我当成朋友,那我就有一件事想请高大哥帮帮忙。”

  “哎,方兄弟你早就该这样了吗!”听到赵飞云的请求,高全盛不禁哈哈大笑,豪爽的道:“你说吧,无论什么事情,能帮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赵飞云微微一笑道:“高大哥,明天下午我有些私事要办,但同时我也还有个朋友需要照应,可惜我实在是分身乏术,所以我希望高大哥可以帮助我去照应一下我的这位朋友,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好,没问题。”高全盛一口答应,惬意的道:“只是不知道这个朋友是方兄弟的什么人呢?是男的,还是女的呀?”

  “嘿嘿。”赵飞云面色一变,不好意思的道:“是女的。”

  “啊,了解,了解。”高全盛不住的点头,贼笑道:“原来是小情人啊,方兄弟你不会是想带着她私奔吧?哈哈。”

  “高大哥,你………”赵飞云满心的不好意思,不禁开始有些气恼了。

  “好好,算了算了。”高全盛将赵飞云耍了个够,终于一摆手,惬意的道:“我答应你了!”

  

  

第四十三章 交心 嘱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