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各显神通

    “赵飞云?王爷?”在听完了赵飞云和朱棣的一番对答之后,伫立于一旁的吴猛若有所思,眼看着面前的赵飞云,脸上浮现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古怪神情,淡淡的问道:“方兄弟,你是不是还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我呀。”

  “咳咳。”赵飞云轻咳了两声,脸上露出了一种惭愧的神情,微笑着道:“吴大哥,相信你也已经明白了;其实我本姓赵,名飞云,‘方云’不过是我借用的假名,而我之所以不敢坦言相告,这其中的苦衷想来吴大哥也可以明白。”

  “明白,明白;防人之心不可无吗;江湖险诈,小心一点并没有错。”吴猛心胸开阔,性情豪爽,对赵飞云的无奈之举全不放在心上,微笑着道:“不过这‘王爷’又是怎么一回事啊,现在赵兄弟可以告诉我了吗?”

  此时危机已过,赵飞云已是全无顾忌,当下也就没有再作隐瞒,立刻就把燕王朱棣的身份,自己和他的渊源,以及施行计划的所有经过原原本本的跟吴猛讲了一遍,再无任何隐瞒。

  “原来是这样!”听完了赵飞云的解释,恍然大悟的吴猛顿时惊讶的奇道:“原来这两天一直京中盛传的有关于燕王疯癫的一系列消息都是你小子的诡计,好小子啊,真是够精的,连这种可以把死人吓活的馊主意都给你想出来,真是他妈的了不起啊!”

  “呵呵。”赵飞云微微的一笑,对吴猛的爽直之语全不在意,谦逊的说道:“吴大哥过奖了;吴大哥,如今你帮助我运送了滇马出城,我担心朱允文迟早会查到你的头上,惟今之计,吴大哥只有带上镖局上下立刻前往北平,或可保住平安。”

  说到此,赵飞云的脸上又露出了愧疚的神色,沉声叹道:“对不起,吴大哥,是我连累你了。”

  “哎,算了。”吴猛大手一挥,豪爽的说道:“你只是没有把实情全部都告诉给我,并不算是欺骗我,此次的危险性你是早就跟我讲明了的,这是我自愿帮助你的,与别的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再说了,有恩报恩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本就是天门镖局欠你的,就算是现在要我全局上下来清还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赵兄弟就不必再介怀了。”

  “呵呵。”赵飞云苦笑了两声,微微的摇了摇头道:“吴大哥果然是心胸开阔,不愧为一局之主;那既然如此,赵某就不再多言了,还是请吴大哥立刻率领手下人员前往北平,迟则恐怕就要生出变化了。

  “也好。”吴猛抱拳笑道:“赵兄弟,那我们就此拜别,后会有期吧。”

  “后会有期。”赵飞云同样也抱拳作别,目送着吴猛渐渐远离,终于长叹了一声道:“终于结束了。”

  “什么!燕王逃走了!!!!!”也就在燕王出城大约半个时辰以后,身处在皇宫大殿的大明天子---朱允文就接到了这个令得他惊诧莫名的消息;在这一刹那间,一向自信十足的建文大帝彻底崩溃了,一股强烈的眩晕之感只在瞬间便狂猛的冲击着他的头顶脑门,令他仿佛觉得天和地也全都在此时崩裂了一样。

  “皇上,千真万确,微臣查探的非常清楚,燕王朱棣的确已经出逃了。”在朱允文的面前,太常侍卿黄子澄躬身而立,冷静陈词,语气十分平和。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朱允文实在是万般的不愿相信这突如其来的事实,陡的眼看着黄子澄厉声喝道:“黄子澄,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虽然见到朱允文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可是老谋深算的黄子澄却就是未有慌张,依然不急不慢的奏道:“启禀皇上,其实微臣对燕王疯癫一事一直存有疑虑,所以微臣建议皇上派出御医在每日的早中晚三次登门也是为了监视他的动向,而为了最快的得到消息,微臣就给了御医一个‘黑狼烟筒’,要他在发现情况有变的时候立刻以此向微臣报告,好让皇上可以及时的想出对策。”

  “混帐!既然你早想到燕王有诈,为什么不派人暗中监视他的王府,反而只叫个御医去做短暂探视,如今人也跑了,你叫朕如何是好!”朱允文怒气冲霄,口不择言,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不准再派人马监视燕王的府邸正是他这个皇帝自作主张而下达的严令。

  如今自己犯了错,却把责任都推到了别人的身上,这皇帝有时候还真是挺混帐的。

  不过既然是做臣子的,有时候就是要做一做这个‘替罪羊’,黄子澄深通为官之道,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虽然明知道朱允文这是在推卸责任,但是此时的他却也只能立刻翻身拜倒,沉声对道:“是,皇上,是微臣失察,还请皇上恕罪。”

  “算了。”既然有台阶可下,朱允文当然也不会不知好歹,当即装作大度的挥手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应该弥补过失的时候;黄卿,你知道燕王一行已经到哪里了吗?”经过了一通发泄之后朱允文的心情也开始慢慢的平静下来了,当这个聪明绝顶的皇帝开始重得冷静的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什么事情他当然是清清楚楚的。

  而面对朱允文的提问,黄子澄就依然是不慌不忙,缓缓的奏道:“启禀皇上,微臣也不知道燕王一行是何时离开王府的;但是微臣知道燕王一行已经逃离了应天城,正走在回去北平的大路之上,看来这燕王朱棣是归心似箭,很想尽快的回去北平。”

  “他妄想!”朱允文怒喝了一声,突然间疑惑的问道:“黄卿你怎么会对燕王的行踪如此清楚,难道你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

  “启禀皇上,微臣并没有在燕王的身边安插眼线。”黄子澄道:“但是微臣知道燕王他出逃之后必定会立即赶回北平,所以事先就已经调动了天诛杀手埋伏在前往北平的必经路段之上,而就在刚才微臣得到御医传报的时候,天诛杀手也紧随其后传来信息说他们已经发现了燕王一行的行踪,所以微臣才对燕王的一切了如指掌。”

  “什么!你调动了天诛杀手!”朱允文心中这一惊比刚才还盛,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细缝,牢牢的死盯着黄子澄严肃的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马上给朕说清楚!”

  说着,朱允文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放声暴喝道:“天诛副盟主,你马上给朕滚出来解释清楚!”

  “尊旨。”随着一声浑厚的应答,一个幽暗的黑影便突然出现在了朱允文的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恭敬的说道:“微臣参见陛下。”

  “黄子澄!副盟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朱允文疑心甚重,此时连遭大变,心中的那股因为茫然无知而产生的怨气已经快要膨胀到无法抑制的地步了,如果此时黄子澄和副盟主有半句回答的不对,那他们的死期也就是近在咫尺了。

  黄子澄看了看跪在身旁的副盟主,见他全无言语的意向,心知他是要自己来回答,而因为事关重大,黄子澄也不敢做出隐瞒,立刻清清楚楚的将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出来,未敢有丝毫的遗漏。

  听到了这真实的解释,朱允文的脸色非但没有放缓,反倒更加凝重,平淡之极的问道:“黄子澄,你有‘九龙金令’,可以调动天诛杀手;但是天诛盟既有人员的调动,为何可以瞒过天眼密探的耳目,让朕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得到?”天诛盟和天眼会两边分立,一向是相互牵制,天诛盟的行动竟然会令天眼会无法察觉实在是一件太过怪异的事情。

  “启禀皇上。”心知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连性格沉稳的黄子澄也开始变得神经紧张,小心翼翼得答道:“先皇在临终之前曾经将天眼密探的消息传递之法告诉了微臣,于是微臣就用了‘九龙金令’截下了天眼密探呈交皇上的密奏,这样才瞒过了皇上。”

  “哈哈,好啊,原来皇爷爷为了不让朕影响到你,不但赐你金令,连断绝朕耳目的方法也告诉你了,考虑的真是挺周详的啊!”朱允文的语气越来越淡,言辞之间充满了一种暴风雨前奏的韵味,冷笑着道:“既然黄卿你的才能如此卓越,手眼如此通天,不如朕就把这个皇帝位也让给你好了,反正你的权力手段如今看来也不比朕差了,朕还要这个空头虚名干什么呢。”

  “皇上!皇上恕罪啊!”听到朱允文这一通杀气毕露的反话,已经是心下惶恐的黄子澄当即被吓得魂不附体,猛的匍匐在地上苦苦的哀求道:“皇上,微臣行事确有不当之处,但臣对皇上的一片忠心天日可表,这‘九龙金令’乃是皇家至宝,微臣才疏福薄,不敢私藏,如今微臣愿将金令交还皇上,望皇上恕臣隐瞒之罪。”说着,黄子澄便从怀中掏出了‘九龙金令’,双手高托举过头顶,举止恭敬之极。

  “不好吧。”朱允文怨气难消,故意推辞道:“这可是皇爷爷赏赐给你来监督朕的,朕如何敢拿走它,朕看你还是好好的留着它来对付朕吧。”

  “皇上!”听到朱允文竟然说出了如此绝情的话语,痛心疾首的黄子澄顿时泪流满面,缓缓的将‘九龙金令’放在地上,深深的磕了一个响头,泣不成声的道:“皇上,微臣身受皇上知遇大恩,早已下定决心誓死相报;今次微臣所为确有不妥之处,但绝无任何私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上,为了大明社稷;若然皇上不愿意原谅微臣,那微臣也就只有以死谢罪了。”

  说着,黄子澄半身匍匐在地上,右手悄悄的伸入怀中,抓住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瓶,下定决心只要朱允文再说出一句不肯原谅的话语,黄子澄便要掏出小瓶,一饮而尽了。

  黄子澄原本只是一名侍读,虽才高却位卑,即没有什么人缘资历,也全无半点功劳在身,只是因为朱允文的关系才可以一步登天,位极人臣。

  但是黄子澄也明白,爬的越高,摔的也就越重;自己无功而得提升,本就已经招致了无数的怨恨和妒忌,加之朱元璋临终时又将可以制横皇权的‘九龙金令’交给了他,更加使得他的地位摇摇欲坠,朝不保夕;黄子澄明白,只要自己稍有过失,那么后果可能就将会不堪设想。

  所以在登上高位之后,黄子澄就拼命的操劳国事,期望能够尽快的有所建树来堵住悠悠众口,以此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但是同时黄子澄也知道这‘九龙金令’始终是自己的巨大隐患,加上担心自己因为处理国事过于着急而犯下大错,所以黄子澄随身总是携带着一瓶见血封喉的天下剧毒---‘鹤顶红’;一旦自己真的遇到了那非常的时刻,黄子澄就要在皇上下旨诛杀自己之前先一步服下剧毒,以一死来换取朱允文的同情和不忍,以求使自己可以免遭那抄家灭族的塌天大祸。

  人非草木,殊能无情;朱允文虽然身为天下帝王,但终究也还是一个人,黄子澄和他多年来朝夕相伴,亦师亦友,感情深厚,更是赤胆忠心的股肱之臣;此次黄子澄虽然对他有所隐瞒,但是这终究也是出于一片忠心,朱允文不是傻瓜,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方才因为连遭大变,以至于怨气难消,这才不依不饶;此时眼见自己最忠心的大臣如此痛苦伤心,朱允文的心里也不免生出了强烈的不忍之意,再加上清楚的知道此时的重点是在燕王的身上,是以对黄子澄也就不愿再多加为难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朱允文就轻轻的摆了摆手道:“把它拿上来吧。”

  天降福音;黄子澄哀极闻喜,如此剧烈的形势转变竟险些让他这个老练的大臣瘫了下去,如今危机稍解,黄子澄也放心的放开了手中紧握的毒药,慢慢的站了起来,手捧着‘九龙金令’恭恭敬敬的走上龙台交到了朱允文的面前,万分欣喜的要把这块烫手到了极点的山芋给交出去。

  朱允文默默的看了黄子澄一眼,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金令,拿在手中慢慢的把玩了起来,禁不住开口赞叹道:“好东西,果然是稀世奇珍,皇家重宝;黄卿啊,这块金令就暂时寄放在朕这里,朕看着它,也好缅怀缅怀朕的先皇爷爷,等到日后有机会或是有必要的时候,朕再把它还给你吧。”

  “皇上说笑了。”黄子澄诚惶诚恐,恭恭敬敬的应道:“这‘九龙金令’本就是皇家所有的,微臣根本就不配拥有它,还是放在皇上那里才是最为妥当的。”

  “恩。”朱允文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九龙金令’收入了怀中,脸色顿时一变,威严的说道:“这金令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从今以后谁也不准再提,现在燕王朱棣才是朕的心腹大患,你们看如今应该怎么办呢?”

  “皇上。”黄子澄恭声说道:“如今天诛杀手已经跟上了燕王,随时都可以出手擒拿,只要皇上下旨燃起‘血狼烟’,那万事就皆可定了。”

  “好,就这么办。”朱允文肯定的点了点头,眼看着副盟主狠狠的喝道:“副盟主,你立刻燃起‘血狼烟’,通知天诛杀手开始行动;另外,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副盟主你也立刻前往参战,记住,今次可是你这个副盟主将功赎罪的机会,你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把朱棣的人头给朕带回来!”

  “微臣尊旨。”因为王府夜战的失手,副盟主近几日来极受冷落,正心急着如何立功赎罪,此时天赐良机,副盟主顿时变得欣喜若狂,飞一样得领命办事去了。

  也就在朱允文的反击如火如荼的进行之时,刚刚回到应天城中的赵飞云也发现了事情的惊人变化,就在比预定时间早的多的时候,应天城北和城外相继升起了两道浓密的黑烟,这种烟凝而不散,直上云霄,决不像是普通的篝火炊烟,反倒很像是行军征战之时用来传递消息的---‘狼烟’,赵飞云乃是将门之后,虽然未曾亲眼见过‘狼烟’,但是对它的形状特性也是多有耳闻,是以在此一见之下就立刻认了出来。

  而意外的事情陆续还有,也就在城北和城外的那两道‘狼烟’之后,应天皇宫之内竟然也升起了一道奇怪之极的‘狼烟’,这种‘狼烟’色泽鲜红,如同鲜血一般,形状狰狞,杀气毕露,赵飞云一看之下心中就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情感,更迅速的扩大了起来。

  “不要慌!冷静!冷静下来!”赵飞云半生历尽沧桑,十年来更是经受了上官无极的无数锻炼方有今日的成就;是以此时虽然突遭大变,但是以赵飞云的修为却依然可以很快的冷静下来,飞速的思考起这些突发事件的前因后果。

  “那两道黑色的‘狼烟’一前一后,最先是在城北升起来的,照方位来看,那里应该是燕王府邸,看来是小皇帝在御医的身上留了一手,让他来通报消息。”

  “而那城外的‘狼烟’应该是朱允文埋伏的人马,他们发现了王爷的行踪再放烟通报给朱允文知道。”

  “至于那古怪的血色‘狼烟’想必就是朱允文下达的命令,上次王府夜袭朱允文是用烟花为号命令进攻的;而现在的天色不黑,烟花传不了太远,所以就用‘狼烟’传号,命令进攻,遭了!”

  赵飞云智比天高,不用一会儿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基本上想明白了,心知情况有变,赵飞云当机立断,立刻飞身直向着城外奔去,同时心中暗暗的冷笑道:“‘了解’、‘破解’、‘运用’之道;师父,您所说的‘变数’终于出现了,不过您可以放心,您就好好的看着徒弟,如何的熟练‘运用’‘了解’而将其‘破解’掉吧。”

  

  

第四十五章 各显神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