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金刚三魔(上)

    日近黄昏,懒散的夕阳温柔的将它那仅剩的余辉洒落在广阔的大地之上,悄悄的告诉人们,休息的时间到了。

  经过了一天的劳动,大部分的人们都会在此时顺从夕阳的提点,舒心的享受起休闲的乐趣。

  可是也有一些人,他们就不会去理睬夕阳善意的提醒,依然没有放下他们劳碌的行为,拼命的努力。

  而此时在应天皇城之外的通关大道之上,就有着这样的一行人,在他们看来,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他们都必须尽力的奔跑,努力的前行,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有丝毫的停顿。

  因为停止也许就意味着死亡。

  所以他们就决不会停。

  燕王朱棣与赵飞云话别之后便领着一众王府上下飞驰而去,为了缩短路程,燕王朱棣放弃崎岖难走的小路,专走平坦易行的大路;因为他知道,只要有了这超过一个时辰的差距,只要自己不放慢速度,那以自己跨下滇马的脚力朱允文是别想追上的。

  所以现在他什么都不管,即使是苍天要在此时崩塌了下来也无法阻止他前进的脚步,现在的他只知道跑!跑!跑!!!

  苍天是不会塌下来的,不过要阻止朱棣的脚步却也并非不可能,就在燕王朱棣意气风发的奋力前行的时候,一幕突然出现的景象却使得他猛的拉住了缰绳,只在瞬间便连人带马的停滞了下来。

  这是因为三个人,三个身处在路边悠闲端坐着的人,三个身着袈裟、头顶无发的出家人。

  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看见三个出家人的确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但是一般人见了也顶多只会感到奇怪罢了。

  只可惜,只可惜朱棣他不是一般人,在此时此刻,他看见这样的三个出家人就连一点奇怪的感觉也没有,而在此时他所能感觉到的惟有心惊、心寒、甚至是心如死灰。

  因为这三个僧人确实有些特别,他们的特别并不在他们那各有特色的脸庞,也不在他们身上那极为普通的僧衣,而是在于他们腰间所束的那非常与众不同的丝带。

  那是三条用料高档的丝带,三条色泽各异的丝带,一条是银色的;一条是金色的;一条虽然是玄色锦带,但是带子的顶端却镶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白玉,价值连城。

  朱棣缓缓的下马了,他身后跟随着的王府诸将也全都缓缓的下马了,虽然此时还并没有他人的强迫,但是朱棣的心里却还是那么的无奈,那么的不情愿。

  如果是换了一个时候,如果是换了一匹马,朱棣他就决不会这样下马,就算他的面前有这样的三个人,就算在他的周围还埋伏着一些人,只要朱棣可以骑上已经伴随了他多年的神驹---‘追日’,那他无论如何也会拼上一拼的。

  因为这匹‘追日’乃是当世神驹,可日行千里,来去如风;朱棣相信,以这匹‘追日’的盖世脚力,只要可以出其不意,拉开距离,就算是可以横行当世的绝顶高手也只能望马兴叹,无可奈何。

  可惜,只可惜这匹‘追日’如今远在千里之外的北平,可惜自己此时跨下所骑的只是一匹良种的滇马,滇马乃是长途良驹,若是说到长途跋涉其耐力惊人,但是如果说到短程爆发却是不值一提,在这种距离之下,在这种高手的面前,朱棣就知道此时跨下的滇马是救不了自己命的,而它只会限制自己的武功。

  所以,他放弃它;放弃一匹马,并不是放弃了抗争;恰恰相反,从朱棣下马的那一刻起,也就是他抗争时刻的开始,虽然明知不敌,但是朱棣却也无所畏惧,因为早在他离开应天皇城的时候朱棣就已经在心中暗暗的发下了誓言:从今以后,无论自己会遭到什么凶险,不管自己会遇到什么障碍,他-----大明皇朝的四皇子燕王朱棣也要奋起抗争,拼尽拼绝,即使粉身碎骨,也决不畏惧退缩半步!

  既然决定走上了争霸天下的这条路,就早料到会有这样一天了。

  要得到就先要想到失去;要成功就先要能接受失败。

  所以他虽然心寒,却又无畏。

  而心有所感,王府诸将也都在此刻深切的感受到了他们主人的勇敢,一个个也全都回复了冷静,恢复了信心,毫无畏惧的面对起眼前强敌,誓死抗争。

  “哎。”也许是感受到了燕王一行的无畏,一直意图在打击其士气的玉带杀手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微微的摇了摇头以后这个等候已久的玉带杀手便悠然的长叹了一声后笑道:“燕王胆气过人,真不愧为当世人杰,法相佩服佩服啊。”

  “法相?”燕王朱棣微吃一惊,沉声道:“原来阁下就是十八年前臭名远扬的少林弃徒、人称‘金刚三魔’之首的‘狂魔’---法相;呵呵,据说当年你们三个少林叛徒*掳掠、无恶不做,是为武林公敌,想不到失踪了十八年之后,你们竟然会成为了天诛盟的冷血杀手,真可谓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呵呵。”面对燕王朱棣的恶语挑拨,曾经被称之为‘狂魔’的法相竟然一点恼火的意思也没有,在随意的吐出了一串全不在意的轻笑之后,这个曾经的魔头就依然摆着他那张好似菩萨般慈祥的脸庞轻松的笑道:“王爷此言差已,我等三个师兄弟现在归依朝廷,正是改邪归正的表现啊;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皇上办事本就是光明正道;再说了,有道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等三个师兄弟都如此认真的潜心改过了,王爷却还要硬翻旧帐,未免就有点失礼了吧。”

  “哼,哼哼。”朱棣原以为能被称之为‘狂魔’的人应该是一个性情暴躁的家伙,是以希望能用言语激得他丧失冷静,为自己创造逃脱得机会;谁知这一试之下,这个‘狂魔’竟然是名不副实,非但丝毫未有因自己的恶语恼怒,言语之间还是极有城府,看来不是当年的那些武林中人搞错了,就是这十八年的时间使得他进步了,反正无论是哪一样,对自己来说都决不会是什么好的消息。

  面对严峻的形势,朱棣既不想再做口舌之争,也无意多做无谓的举动,他只有潜心的观察四周的动静,飞快的思索着可行的对策,期望能够在这必死之地求得一线生机。

  可朱棣无言,法相可有语;这个远比朱棣想象的要聪明的多的家伙为了要省点力气就一心想要先瓦解掉燕王一方的士气,所以为了达到此目标,这个狡猾的家伙就接着笑道:“其实以王爷的本事应该可以感觉到现在的形势了吧。”

  朱棣点了点头,双眼之中闪现出了一丝凝重的神色,未做言语。

  感觉到了朱棣的压力,狡猾之极的法相便诡异的笑道:“王爷既然点头,就是应该明白,纵然王爷机关算尽也是无用,因为我皇天纵英明,智比天高,王爷无论做出什么小动作都在皇上的掌握之中,想要咸鱼翻身是绝对没有任何可能的。”

  朱棣闻言依然不语,但心中就已经开始为低估了朱允文而懊恼不已;其实他不明白,赵飞云也没有想到,此次之所以会失算,既不是因为他们低估了朱允文,也不是由于他们小看了黄子澄,他们真正看轻的人其实是朱元璋,他们完全低估了他朱元璋的远见和谋略,也彻底忽视了朱元璋的心计和手段;所以‘一子错,满盘皆落索’,不管是赵飞云还是朱棣都彻底的栽在一个死人的手上了。

  不过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能想到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还能改变局势呢,犯下这种错误,实在非战之罪。

  不过错了就是错了,一个错误,就会如排山倒海一样引来了一系列致命的连锁反应;而为了取保可以一举诛灭燕王朱棣,处事周详的黄子澄就让副盟主将他手下最强的玉带杀手布置在此,以求可以做到万无一失;如此看来,这遇事总往最坏处想的好习惯也并不是赵飞云一个人的专利。

  事到临头,怨也无用;朱棣毕竟是非常之人,他虽然十分的懊恼,但是就没有丝毫的失常,在迅速的稳定了情绪以后,朱棣就再将坚定无比的目光投向了法相和尚,以此来向他表明自己不惜一战的决心。

  “哎,王爷又何必怎么死心眼呢。”感受到了朱棣的坚决,法相和尚便接着笑道:“就算王爷不爱惜自己也要为手下的性命着想一下啊,皇上已经下旨,只要愿意投降的就可免一死,各位可要爱惜生命,不要蛮干啊。”

  法相和尚舌灿莲花,可是拥有如同坚钢般意志的王府诸人就全无动摇,而当忍耐到了极限,燕王朱棣就终于放声痛喝道:“放屁,今日我等既然棋差一着,就只有死中求活,杀出血路,想要凭一张臭嘴吠得我等投降,做你的春秋大梦!”

  连番的花言巧语就得了个这样的结果,法相和尚的脸上的神色也开始不太好看了,而因为涵养的差距,坐在他身旁的两个和尚的反应就更是激烈;那个腰系银带,一脸凶相的魁梧和尚更是一下子就拍案而起,瞪起一对牛眼望着朱棣一行痛骂道:“他妈的,一群烂货!师兄你还费什么鸟的口舌!反正上面的命令是不留活口!现在就让我解决他们好了!”骂骂咧咧之间,这个看来是三个和尚之中辈分最小的人立时便开始运功提劲,气走经脉之下全身的骨骼‘噼啪’做响,周身的肤色在神功聚运之下竟然转变成了淡金之色,一股宝相庄严的璀璨金光透体而出,双掌一并如潮掌力如同山崩海啸一般狂涌而来,激起如尖刀般锐利掌风割面生疼,其势足可以横扫千军。

  “少林‘金刚不坏神功’!他是‘恶魔’法惠!”随着朱棣心底的一阵惊讶,身边突然窜出了一条矫健的身影;此人身法轻盈,行动迅捷,周身真气环绕之下一道凌厉的指劲横空出世,直向着法惠掌力最强的中心激射了过去,针锋相对。

  指掌相撞,点面相攻;两道迥然相异的惊人内劲毫无虚假的正面对撞,顿时激起了强猛的掌风指劲四下飞射,裂土破石,摧花落叶;而对战的两人也同时都被这硬拼所产生的骇人反震给震的飞退,战况平分秋色。

  见到如此的情景,连一直都是镇定自若的法相也不禁讶然赞叹道:“王爷果然是知人善用,连身边的一个文人原来都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本座真是既惊讶又佩服啊。”法相连声赞语,虽语调轻松却已经开始掩饰不住那内里含藏的炽烈杀机,不过这也是有理由的;原来刚才飞身而起,正面硬接下‘恶魔’法惠一掌的既不是冷家兄弟,也不是王府侍卫,竟然是那位文质彬彬,从来看起来都好似弱不禁风的王府谋士---姚广孝!

  姚广孝乃是北平名士,世人只知他文才卓著,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原来也是武艺高强;姚广孝从小胸怀大志,一心建功立业,并不满足只在文学上有所成就,为了使自己更加全面,姚广孝便秘密的苦练了一种正派奇功‘太虚道’二十年,兼修‘璇玑指’和‘璇玑剑’两大武林绝学,一身武功其实早可列入当世顶尖高手的行列。

  而‘金刚三魔’原本为少林高僧,和当今少林住持‘法通’平辈,在武林中也曾经是声望极隆的前辈高人;谁知在一次斩妖除魔的行径之中,三人被妖邪暗算,身中西域淫毒,最终迷失了本性,狂态大发,竟冲入一座尼姑庵中大肆*,将庵中十一名大小尼姑全部**致死,铸成大错。

  暴行传开,震惊武林;虽说此三人也是受人暗算,身不由己;但是连续犯下淫、杀二戒,也实在不能置之不理,最后少林诸位长老经过商议之后,决定将他们三人关入戒律院受刑禁闭,以示惩戒。

  刑罚本是非常合理,奈何流言却是歪曲事实;本只是杖责禁闭小惩,但是传到这三人耳中的时候却竟然变成了废功驱逐的大刑,此三人听信流言,万分委屈之下不禁大为激愤,一时间嗔念大发,竟将前来执法的戒律刑僧尽数击毙,奋力杀出了少林。

  

  

第四十六章 金刚三魔(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