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神女临危(上)

    

  “快!快!快把贾府包围起来!”也就在赵飞云兴致勃勃的要和法相和尚一较高下的时候,朱允文就已经带着一众杀气腾腾的锦衣侍卫来到了贾远的府邸,更迅速的将其团团包围了起来。

  因为连日来的被骗被欺,被极其严重的挫败感刺激到几乎疯狂的朱允文就不顾一切的想要将欺骗他的罪魁祸首赵飞云给大卸八块,而因为每次都是在贾府见到的他,所以朱允文此时就依然本能的以为赵飞云身在贾府之中。

  再说了,就算赵飞云不在,华吟雪也必定是在的,只要抓住了华吟雪,朱允文就不怕赵飞云不现身。

  朱允文的如意算盘打的叮当直响,是以他便亲自率军包围了贾府,更很快的飞步来到了贾府前庭之内。

  “皇上!”看到朱允文在毫无预兆之间带同了这么多的侍卫军士前来围府,沉浮于宦海多年早已是心力憔悴的贾远几乎没吓得就此瘫倒在地上,此时眼看着朱允文怒气冲冲的来到他的面前,已经惶恐到了几乎要就此气绝的贾远就‘扑通’一声爬倒在地上颤声道:“皇………皇上驾到,微臣未………未曾远迎,万望皇上恕罪,恕罪啊!”

  “哼。”朱允文怒哼了一声,一下子端坐到了庭内的正位交椅之上,眼看着爬伏在地上的贾远冷冷的道:“贾远,赵飞云呢!”

  “赵………赵飞云,什么赵飞云?”年深日久,贾远早就几乎把赵伯谦等人给遗忘了,至于赵飞云这个名字当然就更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好!那‘方云’在不在!”一问三不知,朱允文的怒气难以宣泄,声调也自然越来越大。

  “方云!”朱允文的一声吼,又几乎把这个胆小的贾远给吓昏了过去,此时心神大乱,贾远只能懦懦的答道:“他………他………他不在啊,是不是他哪里得罪皇上了呀?”

  “哼哼,得罪?真是好大的得罪呀!”在发出了一连串杀气凝重的冷笑之后,朱允文就再度凝视着贾远吼道:“方云不在!那华吟雪在吗!”

  “我在这里。”察觉到了贾远府内出现了大的变故,感到好奇的华吟雪就走出了房门想要一看究竟,谁知一走到前庭就看见贾远爬伏在朱允文脚下的这一幕,而朱允文还大声的说要找自己,不明所以的她当即答应了一声,缓缓的走了出来。

  华吟雪摇曳生姿,风情万种,随着她那曼妙无伦的身形缓缓的移动之间一股如兰似馨的脱俗幽香便立刻在这前庭之内弥漫了开来,更完美的衬托出华吟雪那绝世姿容的灵韵出尘,朱允文只在一看之下,那双原本杀意弥漫的双眼就立刻闪烁过了一丝温柔的颜色,满屋的肃杀之气也立时因此而减弱了不少,重归平和。

  见到华吟雪已到,朱允文就知道面前的贾远已经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了,当即抬了抬手,招来了两位锦衣侍卫将已经瘫倒的他搀扶了下去,其实说搀扶还是好听的,因为那些侍卫的动作实在不见得有什么文雅的。

  “吴公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要把贾师叔怎么样?”华吟雪对所发生的一切完全莫名其妙,是以急切的响搞清楚这些前因后果。

  “华小姐,赵飞云呢?”当见到华吟雪那一双清纯的不带任何浊色的美眸的时候,朱允文就明白到她对发生的事情的确是一无所知,是以朱允文也就无意再问她其它的事情,而是单刀直入的询问赵飞云的下落。

  “啊,什………什么赵飞云呀,我不知道。”华吟雪虽然单纯,但是关于赵飞云身份这样的大秘密却还是不敢轻易的告诉别人的,是以此时她虽然吃惊,但还是坚决否认。

  朱允文察言观色,知道华吟雪是在说假话,是以他心念一转之下立刻将话锋转移道:“华小姐你不用再隐瞒我了,其实赵飞云已经全部都坦白了。”

  “啊?云哥哥坦白了!”华吟雪缺少阅历,几乎全无心计,一骗一个准,几乎立刻便惊讶的道:“云哥哥叫我不要说的,他自己怎么说了?”

  “你承认了!”朱允文闻言登时恼怒非常,激动的吼道:“方云就是赵飞云,你们骗得朕好苦呀!”

  “啊,你在骗我!”华吟雪聪明绝顶,她之所以不明世事只是因为她缺少阅历,决非因为她愚笨,是以只是一看到朱允文的反应她就立刻明白到自己上了当,微有些不悦的说道:“吴公子你为什么骗我呀,云哥哥根本没有坦白是吗?”

  “对!他现在没有坦白!”朱允文恨恨的道:“但是等朕抓到他,朕一定要亲手把他开膛破肚,把他每一块骨头都给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啊!你,你怎么这么残忍!”华吟雪被朱允文这一句话吓得芳心乱颤,突然间醒悟道:“等一下,你刚才称呼自己为‘朕’?我听我爹说过,‘朕’是只有皇帝才可以的自称;你怎么可以称‘朕’?难道你是………”

  “没错!”朱允文一下子站了起来,面对着华吟雪骄傲的道:“朕就是当今天子建文皇帝---朱允文!华吟雪,你隐瞒赵飞云的真实身份,罪犯欺君,该当何罪!”

  华吟雪不通世事,对‘欺君’是个什么样罪名一窍不通,疑惑的说道:“朱公子你不也是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吗?你说我骗你不对,那你骗我不也是一样不对吗?”

  “你………”朱允文一时张口结舌,皇权的特殊权威在这个宇宙间最基本的公平法则面前竟然好似变得一文不值,一种理屈词穷的奇怪感觉令得朱允文愤怒不已,狂吼道:“朕微服出巡,当然要掩人耳目,朕是有苦衷的!”

  “那云哥哥是朝廷钦犯,一样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也是有苦衷的。”华吟雪全然不知权力为何物,依旧大胆的直言道:“既然朱公子有苦衷,云哥哥和我同样也有苦衷,那我们不去怪你,你也别来怪我们。”

  “混帐!你知道他是朝廷钦犯!怎么还敢包庇他!”朱允文怒吼道:“还有,不准称朕为‘朱公子’,要叫朕‘皇上’!”

  华吟雪一生养尊处优,从未被人当面吼过,此时被朱允文这么连续的吼叫,虽性情温婉也难免有些生气,当下毫不客气的还嘴道:“皇上,我知道云哥哥是钦犯,但是我也知道他没做过坏事,他是好人,他是被陷害的!所以我听他的话!”

  “你!”朱允文气得几乎要发狂,一时语塞的他只能不断的来回在前庭之内走来走去以宣泄怒意,虽然被气得半死,但是涵养出众的他就依然不愿意在自己心仪的女性面前失去了风度,是以在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怨气之后,朱允文就再度勉强的冷静了下来。

  “你说他是好人,那你就不知道他这些天来的所为了?”眼看着华吟雪那茫然的神色,朱允文紧接着道:“不知道也好,朕也不再多问了,朕只想你现在回答朕:赵飞云到底去哪里了?”

  “不知道!”华吟雪感觉到朱允文想要不利于赵飞云,是以相当干脆的回答道:“从来都只是云哥哥来找我,我从来不知道他在哪里的。”

  “如果在以前这句话朕信,但是现在朕肯定不信。”朱允文道:“今天是如此关键的日子,难道他会连一点会面的方法也没有告诉你吗?”

  有是有,但是华吟雪不会说,在看透了朱允文的企图之后,外柔内刚的华吟雪就斩钉截铁的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好,不告诉就不告诉。”朱允文冷笑道:“反正有你在这里,朕谅他也不会不出现!”

  华吟雪闻言心中一惊,焦急的道:“你到底想把云哥哥怎么样,你要是敢伤害他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为什么老是想着这个赵飞云!他到底有什么好!”自私、嫉妒、在这两种人类最肮脏的心情作用下,朱允文就比方才更愤怒的狂吼道:“难道朕对你的心意你就一点儿感觉不出来吗?”

  朱允文的一番歇斯底里实实在在的令内向的华吟雪吃了一惊,腼腆的回答道:“皇上,你的心意吟雪也很明白,但是吟雪早已心有所属,今生今世也决不会改变,所以皇上的一番好意,吟雪也只能心领了。”

  “为什么!为什么选他不选朕!他只不过是一个钦犯!而朕则是当今的皇上,只要你跟着朕,你就会有一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难道这些还比不上一个赵飞云吗!”

  “对不起,皇上,吟雪既然已经选择了,就不会再做改变。”华吟雪语调温柔却又坚定之极的道:“再说云哥哥爱我也是真的,而皇上对我的心意不过是一种单纯的zhan有欲罢了。”华吟雪独具慧眼,从小就对人心的各种***深有体会,虽然缺少阅历的她还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方法,但是要看透这些***却是易如反掌的。

  被华吟雪的一番实话揭穿了隐私,连一向言辞锋锐的朱允文也不禁有些张口结舌的意味,直至沉默的很久才道:“朕不管你愿不愿意,朕既为天子,那这天下的一切就都是朕的,朕现在封你为皇贵妃!”

  说着,也不管华吟雪答不答应,朱允文就已经对着门外喊道:“阿红,阿蓝!”

  一声令下,红蓝双衫客登时推门而入,翻身拜倒,高声喝道:“微臣参见皇上!”

  “送皇贵妃回宫!”朱允文伸手一指华吟雪,厉声向红蓝双衫客下达了命令。

  “尊旨!”红蓝双衫客接到命令,立刻来到华吟雪的面前恭敬的道:“恭请皇贵妃回宫。”

  

  

第四十九章 神女临危(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