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十万火急(上)

    “轰!哗啦!哗啦!”在经过了一阵金铁交鸣和树木倒塌了声音之后,一个巨大的人影便再度倒地,难以站起来了。

  就在贾远的府邸之中发生大变的时候,对此毫不知情的赵飞云就依然还在应天城外的树林之中享受着比武较技的美妙快感,而与他交战的对手,就是一个如今已经倒霉到了极点的可怜虫---法相和尚!

  也许在有‘金刚不坏神功’以来,这套出名能挨的护体神功就从来没有经受过如此严峻的考验………和侮辱,不过这也实在是怪不得法相这个传人太脓包,实在是因为赵飞云这个敌人太厉害了。

  ‘九阳神功’威力旷世无伦,虽然赵飞云只是使出了它的第八层功力,但是相比之下,法相和尚的‘金刚不坏体’十二段功力终究还是远为逊色,在面对着旷世神功和旷世神掌的这对强强联手,刚才还意气风发的法相和尚此时就连招架的本事也大为欠缺;加上刚才那使其飞退倒地的一掌,赵飞云就已经在他法相和尚的胸膛上实实在在的烙下了十七个炽热的掌印了。

  “啊………啊啊………”在一阵痛苦的呻吟之后,已经是七伤八痨的法相和尚就再度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眼望着悠闲的站立在面前的赵飞云,法相和尚满心怨毒,愤恨之极的射出了两道足以杀人的凶狠目光,好似要一口将这个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得赵飞云给活吞了下去。

  不过这目光当然无法杀人,当又一次勉强的理顺了体内的真气以后,明白这个道理的法相和尚就再度全力的聚运起体内已经所剩无比的金刚气劲,以层层的金色气浪向赵飞云表明自己拼死一战的决心。

  “真是够顽强的啊。”眼看着法相和尚伤重至此还能提气运劲,大占上风的赵飞云不禁微微叹息的点头道:“受了我那么多打击真气竟然还没有涣散,看来这‘金刚不坏神功’的防御能力的确是更胜我‘九阳金身’一筹,天下第一护体神功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不过这也没用,这‘金刚不坏神功’的防御虽强,其攻击的威力却不甚出众,仅凭我‘九阳神功’第八层的功力也比你的‘金刚不坏神功’第十二段功力强过了一倍也不止;由此看来,就算是你已经将‘金刚不坏神功’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可是比上我的‘九阳神功’顶峰威力终究还是存在着一段不小的差距,哼,难怪只能位列少林第二镇派神功,其神功心法终究还是没有到达‘超识’极峰的境界啊。”

  “哼!”面对着赵飞云对自己武功的一通冷嘲热讽,法相和尚冷哼一声也不做答辩,这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要聚运功力,不想因为开口而泄气;另一半的原因则是赵飞云的一番分析也的确是中肯合理,毫无夸张不实的地方,自己根本就全无反驳的余地。

  “哈,看来你也同意我的这番看法。”赵飞云拍了拍手,得意洋洋的笑道:“那么请问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呀!”随着一声愤慨的怒吼,对赵飞云的冷嘲热讽全然没有理会的法相和尚就在突然间悍然发动了攻击,虽然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他也知道难有回天之力,但是既然已经没有退路,也就只有前进了。

  毕竟就算是一只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更何况这还是一只非常可怕的‘兔子’,虽然功力已经是所剩无几,但是就凭着这还剩三斤铁钉的烂船,那拼死一击的进攻也依然还是鬼哭神嚎,威力惊人。

  只可惜,只可惜对手找错了;眼看着快速逼近的金光气浪,赵飞云不慌不忙,双掌一分之下一个炽烈炎炎的火焰龙卷顿时在他的身周显现,熊熊烈焰高速旋转,以一种足以分天裂地的骇人威势狠狠的闯入了那团进逼而来的金光之中,只在瞬间就将那看似好象浑厚坚实的金光掌劲给绞得分崩离析、溃不成军,连一丝抵抗的能力也没有就彻底溃败了。

  没办法,不是真金就经不住火炼啊。

  掌势溃散,法相和尚门户大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飞云那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双手再在他的的身上多留下两个赤红的掌印,那所带起的强猛火劲如狼似虎,直透五内,除了让法相和尚那副高大的身躯再度飞起了以外,更加令得他的经脉伤上加伤,已经近乎到了伤无可伤的地步了。

  法相和尚一败再败,沉重的内伤几乎已经使得他全身的内力涣散消失;此时的他昏昏沉沉,七窍渗血,就这么如同一瘫烂泥似的背靠着那几近被他撞断的大树,一动不动。

  “好了,好了,游戏也该结束了。”大局将定,赵飞云眼看着瘫倒在地下已经奄奄一息的法相和尚,微微的叹息道:“你也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你同样也是我的敌人,我没办法放过我的敌人,所以我只有将你斩草除根了。”

  “不过因为敬重你也曾是一代高僧,我就让你自己选择死法,请问你是愿意断头,还是愿意碎心,或者是像你师弟那样来个‘中心开花’?”

  赵飞云的言语虽然轻松,但是胜券在握的他在此时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和大意,因为从小就经受过严训的他明白一个战场至理,那就是‘除非敌人的头和他的身体分开,否则绝对不能对他放松丝毫的警惕!’

  切记!除非是一只死掉的老虎,否则任凭这只老虎伤的再重它也依然还是只老虎,绝对不可以把它当成一只猫!

  这是上官无极给赵飞云的忠告,也是赵飞云一直以来衷心奉行的铁律;所以虽然此时的法相和尚看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可是赵飞云依然在仔细的观察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位,绝对不给他任何起死回生的机会。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个生死将分的时候,一个好似从天而降的莫名警兆就突然在赵飞云那专注的心中响起,仿佛那原本平静的湖面被忽然投入了一颗小小的石子。

  “雪儿………”没有任何解释,但是此时的赵飞云就本能的感觉到了华吟雪遇到了危险,至爱的安危比天还大,一种刻骨铭心的刺痛只在瞬间就令得赵飞云那原本宁静的心绪出现了一丝决不该有的慌乱。

  “嗨!”法相和尚和赵飞云生死相拼,气机相交之下也都在相互观察,赵飞云那些许的不安在第一时间也被这个一直装死的老狐狸给感觉了出来,在猛的一掌激起了漫天烟尘之后,这个几近伤毙的老和尚就一跃而起,将他一生所练的轻功身法全部发挥了出来,拼着老命的飞奔逃去。

  “哼!”感觉到了华吟雪遇到了危险,已经开始变得心急如焚的赵飞云就身处在漫天尘烟之中冷冷的哼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个最痛快的死法,让你---‘一刀两断’吧!”

  话音落下,赵飞云顿时双掌一合,神功骤运,掌势未发,一股滔天的刀气就已经将漫天的尘土全部驱散,眼看着前方逐渐远去的法相和尚,赵飞云大喝一声,熊熊火焰冲天而起,在赵飞云的双掌之上凝聚成了一道长约一丈的天火长刀,神鬼俱惊。

  ‘天火神掌’之中的‘火刃断岳’,乃是将火劲高度凝聚而成刀气,以几乎堪以比拟神兵利器的锐利刀锋,再辅以足以灭绝一切的炽热天火,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无坚不摧,无强不毁;那‘邪阳神炁’中的‘火焰神刀’也正是由此招的部分心法演化而来得。

  “呵啊!”行功已足,赵飞云大喝一声,身形一跃而起,夹带着熊熊天火如闪电般的飞驰到法相和尚的身后,伴随着如同九天雷鸣一般的破空之声,那好似足以将苍穹划破的惊世一刀就狠狠的朝着法相得那颗讨厌光头暴砍而去;这一刀看似平平无奇,毫无变化,但随着刀锋的当头斩落那骇人的刀气仿佛已经化为了一片刀锋刃海,直向着法相和尚的全身围拢而去,直要给他来个万剐凌迟!

  法相和尚身困刀海,耳边听着那裂空之声就已经心知死期来临,但是身为一个武者,他也实在是不甘这么窝囊的死去,在豁尽了全力之下,法相和尚就将他这一生所有的潜力全部发挥了出来,层层的金光如莲花般绽放,如同一座困兽的堡垒一般坚然竖立,一步不让得硬挡斩落长刀。

  “咣铛!”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金铁之声,这二人的身形只在瞬间就被一个半赤半金的光团所吞没;因为火、金属性相互克制,所以在这货真价实的一击硬拼之下飞散的金火之气如同贪婪的凶兽一般四下狂奔,破土裂石,威力波及方圆百丈之内,其破坏力真的是骇人听闻!

  当这一阵天翻地覆停止了之后,绝对的胜利者赵飞云就傲然挺立在已经是满目疮痍的战场中心,冷眼审视着眼前已经断气的敌人。

  因为世间有一条‘优胜劣汰’的真理;所以当赵飞云的火刀和法相和尚的金光硬拼在一起的时候,那远为强大的刀锋只在刹那间就将法相和尚的护体金光连同他的身体给劈成了两半,熊熊的火焰焚烧一切,法相和尚那已经化为两个部分的身躯顿时被炽烈天火给烧成了焦碳,死状可真是惨不忍睹。

  赵飞云冷冷的观看着法相和尚那已经焦黑的身体,那寒冷的目光突然被一样还没有被天火烧焦的事物所吸引,在将它捡起来细细的审视了一番以后,赵飞云就将这件东西小心的收入了怀中,再向着远方的某处投出了一个警告的目光,就这么转身离去了。

  ----------------------------------

  五一节旅游去了,刚刚回来;因为本书如今正在和出版商谈出版事宜,所以VIP的更新还需要再等些时日,请各位见谅。

  

  

第五十章 十万火急(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