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少年白首(上)

    

  暖风吹拂,朝阳破晓;当太阳终于懒洋洋的从东方的天空升起之时,新的一天来到了。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晨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美好,充满了希望;不过这些肯定得除掉一个人以外,因为在他此时的心中就完全没有任何的希望,就是有些什么,那也只是冰冷的绝望罢了。

  亲人,爱人先后离他而去了,一种熟悉的悲伤和仇恨在此时充斥着他的心头;也真是十分的讽刺,他这一生最讨厌这两种情感,奈何却总是难免被它们所包围,世事的难以预料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他不甘,也不愿;可是他却只能接受,因为他没有选择,一点都没有。

  此时的他也就只能端坐在悬崖之边,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即是因为他无话可说,也是由于他根本无力移动,因为就从他失去了爱人和仇人的那一刻起,他全身的力气就像是在突然间被抽干了。

  赵飞云就这么面队着悬崖坐着,这个姿势他已经保持了整个晚上了,可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丝毫想要改变它的意思,他依然还是那么静静的坐着,呆呆的看着,仿佛一块已经凝固了千年的化石,永远也不会改变它的形态。

  男儿流血不流泪;而赵飞云更是在他师父的灵前发下过誓言:从今以后,他赵飞云只可以流血,但决不能流泪。

  他是怎么决定的,也是这么执行的;所以虽然在这里面对着爱人消失的深渊静坐了一晚,可是他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一滴也没有。

  因为他只流血,流在心中。

  一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不过,任凭这颗心有多么的破碎,多么的悲伤;它的主人也不会因此而让它停止跳动,因为他不想死,绝对不想死!

  就算要死,他也要让他的仇人死在他的前面,只要他的仇人还没有死去,他也决不会去自寻死路,因为他绝对不会做出让他的仇人高兴的事情。

  他只会让他的仇人痛苦,恐惧,直至悲惨的死亡;就算他没办法将这一切全部做完,他也会用尽他所有的办法给予他仇人最大的伤害,最大的打击,就算是为此付出了生命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他的性格,也就是他的宗旨。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他不相信报应!他不相信老天!更从不相信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个只讲实力的世界!只有强者才会有好报!只有实力才会有公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才是世间永远不变的真理!

  所以他不会去期望老天给他的仇人报应!更不会一直呆坐在这里去看着他的仇人自己死去!他只会用自己的行动,用他自己的实力去打垮他仇人的实力!让他的仇人用他的一切作为代价来清楚的知道,他惹上的其实是一个比他更有实力的人!

  血债血偿!也许的确是件残忍的事情,但是也惟有如此,才是真正的公道!

  “方兄弟!方兄弟!”就在这突然之间,一阵急促的呼叫和脚步声破坏了这里的宁静和凝固,而这个破坏源头的身影也伴随着他的声音渐渐的在远方显现,当他远远的看见端坐在悬崖边缘上的赵飞云后,这个破坏之源就立刻欢欢喜喜的奔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声的喊道:“哎呀,方兄弟,这个地方可真是难找啊,我好不容易出了城,又足足找了一个晚上才顺着足迹来到了这里;咦?你坐在那么高的上面干什么呀?”

  话语由远而近,可是赵飞云却无动于衷,当这个声音最终赶到了赵飞云身边的时候,一些突然发现的事情就另得他那原本欢喜的声调猛然变作了惊恐之音,万分不信的呀道:“啊!方兄弟,你的头发………你到底是怎么了,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头发?赵飞云闻言微微一动,伸手将脑后的头发拂到了面前看了一看,只见在这一夜之间,赵飞云那原本乌黑光亮的头发就已经白了近乎一半,那半黑半白得头发使得赵飞云看上去整整的衰老了几十岁,整个人都显得憔悴之极。

  “哈哈哈哈哈!”凝视着自己已经斑白的头发良久,赵飞云突然放声大笑了出来,全然没有理会身旁高全盛诧异的目光,旁若无人的笑道:“古时有‘伍子胥过韶关,一夜急白头’的美谈,想不到今日的我竟然可以亲身的体验到;哈哈,就算我还比不上古时的文种,不能和伍子胥做个‘刎颈之交’,但是这个‘白首之交’我倒是做定了,哈哈,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方兄弟,你到底是怎么了!”看着赵飞云举止失常,神态有异,高全盛的心里真是又疑又急,万分迫切的问道:“你没得病吧!”

  “病?我没有病。”当笑声停顿了之后,赵飞云那几乎已经失去光彩的双目之中就再度射出了两道凌厉的寒光,缓缓的站起身道:“高大哥,你相信命运吗?”

  “什么?”赵飞云行为古怪,高全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完全不解他话中的意思。

  “有些事你很想做可就是却没机会法去做,有些事你不想做可偏偏就一定要去做。”赵飞云双眼凝视着拂晓的天空,感受着白云苍狗的无限变幻,淡淡的问道:“如果一个人老是不停的重复遇到这种事情,那是不是可以说这是命运使然呢?”

  “是的,这就叫做‘宿命’。”似乎被赵飞云的话触动了心事,高全盛就突然十分黯然的道:“这就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赵飞云默默的将这句话重复了几遍,接着喃喃自语道:“这句话我也常常说起,但是也直到今天我才能真正的明白到这句话中所蕴涵的辛酸和无奈,嗨,‘身不由己’啊。”

  “高大哥,你就要离开应天了吗?”赵飞云自语之间突然转移话题,在见到高全盛肯定的点了点头之后,赵飞云就微微笑道:“是啊,是该走了,高大哥该走了,连我也该离开这里了。”

  -----------------------------

  

第一章 少年白首(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