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最后机会(上)

    天刚蒙蒙亮,可是在应天皇宫大内的敬候房里就已经挤满了人,挤满了很多正在焦急等候的官员。

  他们都是在京的当朝大员,在此也都是在等候早朝,因为大明的制度每天五更就要开始早朝,所以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全是一早就到了。

  可是今天似乎和以往有点不同,很大的不同,因为在此时就已经过了早朝的时辰,可是建文皇帝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命当值太监前来宣诏各人上殿,这种情形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

  “哎,怪了,真是怪了。”一个官员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不住的喃喃自语起来。

  “有什么怪的?”旁边一个和他交好的官员听到了他的话语,接过话头问道:“你在奇怪些什么啊?”

  那个官员道:“哎,这位大人,你说说看,当今皇上自登位以来一向十分勤勉,从来没有做出过延误早朝的事情,今天这是怎么了,都快过去半个时辰了,可这皇上竟然还是没有宣诏我等上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嗨,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旁边的那个官员小声的道:“难道你没听说昨天晚上皇上下旨抄了太医贾远的府第吗,而且好象燕王府那边也出了些事情,今天这事想必和此有关啊。”

  “奥。”那个官员似懂非懂,慢慢的点了点头,可随后又摇了摇头。

  旁边的那个官员眼见他似乎还是不明白,就又想开口再做解释,可就在他还未张口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了两只手分别拍了拍他们二人的肩膀,十分小声的道:“收声!不得妄议君父!”

  两人闻言吓了一跳,在回头看清发话之人原来竟然是兵部尚书齐泰,连忙急声应道:“齐大人教训的是!多谢齐大人,多谢齐大人。”

  齐泰教训完了这两个胡乱说话的官员之后,便再度坐回了自己的座椅之上,虽然他觉得在这个地方乱加议论实在不妥,但是今天这反常的事情也的确是让他十分的疑惑,在思前想后的一番之后,齐泰就转向身旁端坐闭目的黄子澄道:“黄大人,你看这事………”

  “咳咳。”黄子澄闻言轻咳了两声,对着齐泰轻轻的摇了摇手,一言也未出口;齐泰见此情景,心知也是问的多余,当即也不再张口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太监从门外走了进来,高声喝呼道:“皇上有旨,今日早朝暂停!”

  一言出口,众皆哗然;而这个太监就又开口道:“宣太常侍卿黄子澄立刻前往寝宫见驾!”

  “微臣尊旨!”在山呼万岁之后,太常侍卿黄子澄就不理议论纷纷的众官员,跟着那个太监出门去了。

  在穿宫过殿之间,黄子澄眼见身旁没有闲人,便低声向那个领路的太监问道:“请问这位公公,皇上到底怎么样了?”

  “嗨,一言难尽啊。”这个太监知道黄子澄乃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不敢有所得罪,非常老实的说道:“昨天晚上皇上不知怎么的很晚才回来,而且一回来就昏倒在地上了,那个脸色呀,哎呦,看的奴才心里啊是扑通扑通直跳;整个晚上太医都一直在皇上的龙塌之前伺候,俱他们说皇上好象是受了内伤,不过这还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皇上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惊吓;哎呀,你说说,你说说,这皇上可是万金之躯,哪里能受的了这种苦;这不,忙了一个晚上,这才刚刚醒过来,这一醒过来就要奴才来传召黄大人。”

  这个太监阴阳怪气,语调高低不平,说着说着就好象要哭出来一样,不过黄子澄总算还是把话听明白了,在随着这个太监来到寝宫门前之后,黄子澄就等在宫门外头,让那个太监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内里就传来了召见他的声音,在走到龙榻之前后,黄子澄就赶紧翻身拜倒,高声呼喝道:“微臣黄子澄奉旨觐见皇上,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黄卿,平身吧。”在听到黄子澄的呼喝之后,龙床上就发出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声音,黄子澄依言谢恩站了起来,双眼就很自然的向着龙床之上看去。

  只见此时在龙床之上,大明皇帝朱允文就好似一堆烂泥般的瘫坐在床上,那煞白的脸色惨不忍睹,整个人看上去就好象已经病入膏肓的一样,如此糟糕的情形真是真是把黄子澄这个心腹大臣给看得心惊肉跳。

  而在朱允文的身边,兰贵妃纪心兰就坐在床沿之上手捧着一碗燕窝服侍着朱允文,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那么的优雅华贵,但是只要再仔细的看,就会发现她那清丽绝美的玉容之上此时也深深的显现出了憔悴之色,看来她也是一晚未有合眼啊。

  朱允文双眼瞄了瞄站定于床前的黄子澄,转头对着纪心兰说道:“爱妃,你和其他人都退下吧。”

  “臣妾尊旨。”明白朱允文有机密大事要和黄子澄密谈,纪心兰当即答应了一声,起身带着寝宫之内的所有闲人退出门外回避了。

  “皇上,皇上保重啊。”在看到左右已经空无一人的时候,黄子澄便走上前去悲声奏道:“皇上万金之躯身系社稷安危,万万不能有丝毫的闪失啊!”

  “哼!朕还是皇上吗!”朱允文恨恨的道:“这些天来,朕被一班逆贼耍的团团转,甚至连朕的命也差点丢了!你说说,古往今来,有朕这么窝囊的皇上吗!”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只差一点黄子澄就将这句话脱口而出了,所幸他及时的收住了口,打听皇帝的隐私可是极大的忌讳,更何况还是他丢脸的隐私,黄子澄老谋深算,明白在此非常之时自己还是多听少说为妙。

  见到黄子澄一言不发,朱允文就也明白他的用心,在轻咳了一声以后便继续恨恨的道:“黄卿,你说对了,这一切的事情都是那个赵飞云搞出来的,朕被他害得好惨啊!”

  “皇上不必如此难过。”黄子澄安慰道:“那赵氏一门本来就是逆贼,他们和燕王一样都是居心叵测之徒,今次他们是有备而来,更是以暗对明,皇上一时疏忽也是情有可原的。”

  “嗨。”朱允文长叹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对黄子澄的这一番话并不能接受多少,只是苦笑了一声道:“也许吧………”

  说完,朱允文就突然伸手在龙床之上的某个位置按了一下,寝宫的墙壁上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幽暗的门庭,黄子澄双眼看着陡然从门庭之中飞身而出的黑暗身影,耳边听着朱允文严厉的下达命令道:“去给朕把副盟主叫来。”

  “尊旨!”在这个黑暗身影接到命令后消失了没多久,天诛副盟主就怀着满心的忐忑不安来到了朱允文的榻前,猛的翻身拜倒高声呼喝道:“微臣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副盟主,事情怎么样了?”朱允文看都不看一下跪倒于床下的副盟主,闭目喘息着道:“这次你可以给朕一点好消息吗?”

  “啊………这………这………”副盟主满心惶恐,左思右想之下终于还是不敢有所隐瞒,老老实实把整件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给说了出来,连‘盘龙玺’的丢失和白衣丽人的出现也未有隐瞒。

  而他在说的时候,朱允文就默默的将这一切的坏消息听在耳中,一言也不发。

  “皇上,其实如果不是莹月杀手她不肯出手,微臣相信燕王肯定逃不了…………”当将事情的经过讲完了以后,副盟主眼看朱允文那好似全无变化的脸色就接着添油加醋了起来,看他的样子是要把所有责任给推得一干二净。

  “好了!”朱允文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出声打断了副盟主的话,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古怪之极的微笑,淡淡的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莹月杀手袖手旁观的话,你就不会失败了,对不对啊?”

  朱允文的语调太过怪异,副盟主一时不明所以,在悄悄的向身旁的黄子澄射去求助的目光之后,竟发现连黄子澄也在刻意的回避着他的目光,副盟主这下便顿时感觉到了一种不详的预兆,这种预兆让他的整个人的心里都捏了一把冷汗。

  -----------------------------

  

  

第二章 最后机会(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