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重会旧部(上)

    “王爷,走吧,我们该上路了。”艳阳高照,清风微拂,在一片绿意苁蓉的茂盛林海之中,姚广孝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正牢牢的凝望着伫立于一座孤坟之前的燕王朱棣,恭声提醒他应该上马赶路了。

  今天已经是燕王离开应天城后的第十三天了,也是他们这一行人策马奔逃的第十三天了;在这十三天里,燕王一行近乎是不眠不休,日夜兼程,惟恐朱允文派出的追兵赶至而使得他们功亏一篑。

  十三天,它的效果的确是非常明显的,在长途滇马超强恒劲的作用之下,燕王一行这些天来就没有受到过任何阻碍,也没有看到任何追兵,一帆风顺,全无停滞。

  但是,它的代价也是相当惨重的,就如同黄子澄所讲的一样,在日以继夜的持续飞奔之中,人人带伤的燕王一行就早已将他们各人的潜力挖掘到了极限,而从逃亡后的第七天以来,连日飞奔的滇马就开始出现了暴死的现象,到了今日,他们就已经失去了八匹滇马和三名侍卫了。

  他们和它们都是累死的,都是在激烈奔跑之中突然暴毙的,他们死的安安静静,走的无声无息,所能留下来的,恐怕也只有对生命脆弱那无奈的感叹了。

  不过无论是人是马,既然死了就应该要入土为安;朱棣惜人惜马,不忍心让这些为他尽忠而死的侍卫战马暴尸荒野,随即就下令将他们就地掩埋;而此时朱棣就正伫立于这第三位暴死侍卫的荒坟之前,闭目不语。

  “王爷,上路吧,”眼见朱棣长立不动,站在一旁的姚广孝就再度出言提醒道:“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下来的。”

  “嗨。”朱棣长叹了一声,转过头来注视着伫立于身旁的姚广孝,这十三天的路程真是害苦了自己这个忠心耿耿的臣子,此时的他看起来面黄肌瘦,整个人都显得憔悴至极,这哪里还像是一个聪明睿智的谋士,简直就像是一个沿街乞讨的叫花子啊。

  不过这有什么好意外的呢?难道此时的自己会比姚广孝好吗?朱棣舔了舔自己已经干枯开裂的嘴唇,心中黯然的苦笑了起来,无奈的开口道:“姚先生,北平那方面有消息传来了吗?”

  姚广孝闻言轻轻的摇了摇头,心里也禁不住暗暗的叹息了起来;早在他们离开应天的第五天,姚广孝就将一只他们一直密藏用来以防万一的信鸽给放飞了出去,让它通知北平方面的人马前来接应,谁知在苦苦的等候了八天之后北平方面不但也未见人影,甚至连一点音信也没有传来。

  “好了,上马!”在很快的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之后,燕王朱棣就依然坚定的命令诸人上马,接着向着北平城的方向继续进发。

  地狱般的旅程又继续了一天,燕王一行离自己的封地终于只剩下大约百里的路程了,眼见大功将成,早就是疲惫已极的诸人心中都泛起了一种莫明的兴奋之感,手下也都不由得加上力道,飞速疾奔。

  可就在这眼看成功的时刻,一阵整齐响亮的马蹄之声就在他们所有人的耳边响起,眼看着远方突然扬起的漫天尘烟,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在伸手紧握住了各自的兵器之后,燕王一行就拉住缰绳放缓了马速,十分紧张的凝神戒备了起来。

  远方的尘烟越来越近,那内里包含的无数军马身影已经隐约展现在众人的面前,随着这支大军在不断的缓缓逼近,领头观望的朱棣竟在突然之间兴奋的微微颤抖了起来,更很快在下一刻激动激动的招呼着众人向着这支大军策马奔去。

  因为朱棣看见了,他看见了这支大军正高竖着一只威武的帅旗,而这只帅旗之上所绣的,是一个大大的‘燕’字。

  ‘燕’字帅旗,这是北平的驻军,这是他朱棣的军队。

  而事实也很快的证明了这一点,因为就在燕王一行的身形相貌终于被这只大军的领军人物看清楚后,领军众人之中就有一骑飞速的向着朱棣迎了上来,一边跑还一边高呼道:“父王!父王儿臣来了!”

  真是久旱逢甘露啊!这一声‘父王’终于使得朱棣再次感觉到了一种他已经很久未有感觉到的‘安全感’,当这股‘安全感’最终将朱棣的身体填满之后,早已是伤疲交加的他就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之间,朱棣就突然感觉到自己好象身处正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中,汹涌澎湃的海浪此起彼伏,不断的冲击着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那浑厚的力道竟会给他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快感;终于,在随着这些海浪的连续冲击,沉溺其中的朱棣就同样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一丝淤积也被这些浪花给冲散消融,在猛的吐出了一口淤血之后,朱棣悠悠的醒过来了。

  当朱棣睁开双眼之后,就看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大帐之内,自己身前身后正有两个人帮他运功疗伤,那两股浑厚的劲力在朱棣的奇经八脉之中四处游移,竟使得朱棣这些天来所积压下来的伤势大为好转,整个人都感觉到精神起来了。

  “嗨,道衍师父,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若不是多亏了你‘童子功’的神效惊人,只怕本王的内伤也不会这么快就可以好转啊。”在疗伤完毕之后,几乎已经痊愈的朱棣就向方才运功助他的一个慈眉善目的大和尚连声道谢,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呵呵,王爷言重了。”道衍和尚面目祥和,眉宇之间隐隐透出一股正道灵光,微微笑道:“其实还是多亏了有二公子的‘皇极至尊功’和老衲合力,否则其效果也不会如此显著;不过看来王爷事前就已经得到过高人的治疗了,否则老衲和公子也无法如此轻易的治愈王爷的内伤。”

  朱棣闻言一笑,缓缓的转过头来注视着眼前另一个英武非凡的年轻人,赞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高煦,干的好。”

  听到朱棣的赞许,这个燕王的二儿子朱高煦就显得十分高兴,眉开眼笑的道:“孩儿为父王疗伤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父王不必言谢。”

  “恩。”朱棣满意的点了点头,再问道:“他们怎么样了?”

  道衍和尚知道朱棣口中的‘他们’是谁,立刻恭声答道:“王爷放心,姚先生一行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他们所受的伤患也不轻,尤其长途跋涉之后更是疲惫不堪,老衲等已经派人去照看他了。”

  “好。”朱棣点了点头后又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启禀王爷。”道衍和尚道:“自从在五日前接到王爷的飞鸽传书之后,世子就派出了大量探子遍布于前往北平的大小道路打探王爷的行踪,直至前日我们才终于发现了王爷,这就立刻带人迎出来了。”

  “原来如此。”朱棣微微沉吟了一声又问道:“那本王不在的时候,北平的境况如何啊?”

  -----------------------------

  

  <a href=http://www.cmfu.com>

第三章 重会旧部(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