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古道撕杀(五)

    而这样一来效果的确也十分显著,在层层人墙井然有序的逼压之下,天诛杀手的活动能力逐渐受到了限制,再也不复刚开始时的那种游刃有余,而除了最强的金带杀手仍然可以在这无边的人海之中缓慢移动以外,其余的杀手基本上都被那严密的人墙给包围了起来,除了拼尽全力的招架从四面八方而来的袭击以外基本上已经是难有作为了。

  须知行军打仗和江湖对阵大大不同,一旦身陷在这乱军之中,四面八方就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袭来攻击,除了最基本的招架斩杀以外什么虚招诱敌的江湖伎俩都无法起到作用;而除了武艺高强的金带杀手可以凭着自己那一身强横的护体罡气勉强暂保平安之外,武功稍逊的其他杀手都很难冲破那坚实的人墙,无法翻身。

  而在天诛盟中金带杀手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副盟主可以调动的最多也就只有十个人,而在应天一战之中,法劫和尚和红蓝双衫客已经全部死在了赵飞云的手上,而剩下的人中又有一位因身在远方而难以招回,所以如今副盟主一共只带来六位金带杀手,实力大为减弱。

  六位金带,这个阵容如果是用来对付一般的武林门派绝对是无往不利,但是若然用来对付燕王却还是显得大为不足,因为在此时燕军的阵营之中,可以对抗金带杀手的高手就有四位:道衍和尚、鹿玄真人、上官龙影、上官龙啸,在加上精于合击的‘华山双fei剑’,他们六人的实力就足以阻挡住五位金带杀手,令得他们寸步难行。

  而天诛杀手连日奔波,虽然每个人在大战之前都服食大量的人参灵药培元补气,但是那严重损耗的体力依然难以得到恢复,是以在这个时候面对上和自己同级的高手,战力大减的他们都感到有些力不从心,难占上风。

  道衍和尚等大占优势,冷彪等人也同样毫不逊色,在这些铁甲精卫的协助之下,冷彪等人在对付那些次级杀手的时候也同样是稳占上风,连连得手。

  在一阵绚丽的紫金刀芒之中,冷彪一口气砍落了三个铜带杀手的脑袋,眼看着满地打滚的人头,此时意气风发的他战意空前旺盛,那原本还残存的疲倦之意也被一扫而空,在大喝了一声以后,冷彪人随刀走,又在无尽的人海之中寻找起自己的猎物起来。

  突然间,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传入了他的耳中,冷彪随声望去,只见在远方的一个坚实人墙突然被无数道凌厉之极的剑气从内里冲破了开来,那绚丽的剑气通体雪亮,隐隐带起一股灵幻的金光如莲花般绽放,无数燕军被这道无坚不摧的剑气绞至支离破碎,瞬间就在冷彪的面前扬起了一层浓密的血雾,中人欲呕。

  冷彪没有被这种恐怖的景象吓倒;相反的,在感受着这道非常熟悉的剑气的时候,冷彪那双似乎已经被血雾侵蚀了的眼睛就终于看清楚了那道剑气的主人,在悲伧的惨嚎了一声之后,冷彪就突然好象疯了一般的扑了上去,绚丽的刀光在刹那间化作了无尽的刀海,不顾一切的向着那持剑的独臂之人狂涌了过去,一边砍还一边喊道:“萧子期!你给我去死吧!”

  萧子期刚凭着‘柔霞雪剑’的无匹锋锐摆脱了燕军阵型的纠缠,连气都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耳边就传来了一阵炸雷般的怒喝之声,在猛然回首之间看清了那熟悉的紫金刀芒之后,惨败断臂的仇恨也立刻充斥上了他的心头,在奋力挥舞着宝剑招架的同时,近乎绝望的萧子期也同样歇斯底里的对着冷彪狂吼道:“姓冷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紫金、雪白;两道宝光各夹带着他们主人的无限仇恨交拼在了一起,冷彪和萧子期都将对方恨到了极点,长刀利剑都是只攻不守,激起无匹的刀剑之气四下飚射,两个人的身影只在瞬间就隐没在了那不断变幻的紫白宝光之中,斗得难解难分。

  燕王朱棣综观全局,见己方的形势渐渐好转心里不由得的大是欣慰,转头笑着对朱高煦道:“高煦,看来本王这十几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这支铁甲精卫的战斗力果然是非同凡响。”

  “当然!”朱高煦强兵好武,听到朱棣的赞叹也是非常高兴,十分得意的道:“父王,您的大军本来就是天下无敌的,今日我们铲除这些天诛杀手就权且当作是活动一下筋骨,来日我们再挥军南下,把那建文小子的江山给夺过来!”

  朱棣闻言喜在心头,可是他还未来得及回话,一条幽暗的人影在此时竟然已经冲破了千军人墙,直向着他们父子二人飞扑过来,绚丽地金带划破长空,一边逼近一边还在口中高喝道:“死到临头还他妈的发皇帝梦;朱棣!当日在应天城让你侥幸逃脱了,今天老子一定不会再让你生离此地!”

  朱棣闻声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黑衣,腰间紧系一条金带,真气弥漫地双拳之上各戴了一只蓝灰色的手套,杀气腾腾的进逼而来,声势非常浩大。

  此人正是当日在应天王府之中现身的那个金带杀手,此时的他双拳破空,那猛烈强横的拳风甚至已经吹到了朱棣的脸上,但是胸有成竹的朱棣就依然没有丝毫要闪避招架的意思,就那么气定神闲的凝视着飞逼而来的狂猛双拳,一动不动。

  朱棣的举动令得金带杀手莫名其妙,就在他心下疑惑的时候,一声惊天狂吼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此时的朱高煦眼见朱棣受袭,护父有责的他周身就突然绽放出了浓烈的紫气,‘皇极至尊功’如同火山爆发,带动起朱高煦手中的‘雷霆战刀’也顿时光华大盛,‘皇极神功’透刀而入,‘雷霆战刀’登时拖出了一道长约三尺的浑厚刀芒,炽烈刀芒峰锐无匹,驱动起那怒海狂涛般凌厉刀气以一种足以分天裂地的骇人威势向着金带杀手迎了上去,以一种最浩大的声势让金带杀手明白到了一个事实:如果自己不立刻撤招招架,那么在他自己的拳头还没有碰触到朱棣的时候,他自己的身体就已经被这无坚不摧的刀势给劈成两半了。

  如此明显利害关系,就是白痴也知道该如何取舍;金带杀手投鼠忌器,在千钧一发之际收回了攻出的双拳,硬挡来刀。

  “轰!”的一声高下立判,金带杀手乃是仓促迎敌,又是处于守势,在硬挡了朱高煦那劲道十足的刀势之后竟然硬生生的被这一刀中所蕴涵的无匹神威给劈飞了出去,浑厚的刀劲如排山倒海般直透经脉,直震得那个金带杀手双臂欲折,五内俱伤,不能置信的想道:“这怎么可能,看这个小子也不过就二十多岁,可这功力竟然几乎和我不相上下,他怎么会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二公子朱高煦天生神力,自小就勇武过人,罕有匹敌;在七岁时修炼了‘皇极至尊功’之后,他那惊人的天赋更是使得他进境非凡,一日千里;到了今时今日,他便已经将‘皇极至尊功’第七重境界修炼到了八成火候,初登上了超级高手的武学殿堂。

  而且朱高煦并不只是武艺高强,在兵法战略上他也有不俗的成就;多年来朱棣和塞外的蒙古贵族激战连场,朱高煦都在其中立下过不少的战功,其赫赫武功实在甚有朱元璋和朱棣的英姿风范,所以他就十分受到朱棣的宠爱。

  而所谓‘恃宠生骄’,朱高煦因为战功显赫,又得朱棣宠爱,是以一直都不把他那个体弱多病、一心只知道钻研文治典籍的‘儒雅’大哥朱高炽放在眼里,更处心积虑的想要取代他的世子之位;而如今朱棣遇险,正是朱高煦在其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是以此时的朱高煦就一心要让朱棣看到他的非凡本领,在大喝了一声以后,朱高煦便一跃而起,直向着那个负伤飞退的金带杀手进逼了过去,执意要让朱棣亲眼看看自己如何杀敌立功。

  朱高煦因立功心切而离开了朱棣的身边,这一切的景象都被远处正在严密注视着燕军动向的副盟主看在了眼里,眼看着朱棣身边已经再无保护,副盟主登时喜上心头,立刻蠢蠢欲动了起来。

  因为连遭败绩,是以大失皇宠的副盟主如今已经是背水一战了,为了可以万无一失的诛杀朱棣,副盟主就没有在计划布局之上少花心思,而无论是‘摄魂魔曲’,还是‘傀儡金刚’,甚至是派出这一众天诛杀手硬闯军阵,副盟主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用这些来清空朱棣身边所有的保护,给自己制造出一个得手的可趁之机。

  因为副盟主明白,今时不同往日,今日朱棣已不在是当日应天城中那个孤立无援的可怜虫了,如今的他麾下千军万马,身边高手如云,如果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强攻,是没有任何成功希望的。

  所以他就要等,等待一个可以动手的时机,而为了让这个时机快些来到,副盟主就先后数次将手下战将派了出去,让他们去牵制住朱棣身边所有的军士高手,等到朱棣再度变成孤身一人的时候,他-----天诛盟副盟主就终于可以出动了。

  -----------------------------

  

  

  <a href=http://www.cmfu.com>

第四章 古道撕杀(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