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凌霄飞剑(下)

    “休伤我父王!”随着一阵震天动地的狂吼,本是志在必得的副盟主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一股浑厚凝重的杀意给笼罩了起来,这股杀意自上而下,铺天盖地,已经牢牢的锁定住了他全身七处致命的要害,杀伤力十分惊人。

  朱高煦眼见朱棣临危,救父心切的他就立刻弃下自己对手飞奔而来,此时的他高举长刀,倾尽全力的砍向副盟主的后背,意图围魏救赵。

  谁知副盟主在感觉到了朱高煦的攻势之后身形虽然顿了一顿,却也没有任何要招架闪避的意思,朱高煦一刀猛的砍在了副盟主的背上,惊觉他的护体罡气竟然是坚韧之极,自己这威力足以开山断岳的一刀竟然只能入肉半分便无法再进;而就在朱高煦大为震惊的时候,一种痛彻心扉的剧痛就在那一瞬间从他的胸口传遍了他的全身,原来就在朱高煦的长刀陷入了副盟主护体罡气的时候,副盟主便立刻闪电般的反手击出一掌,狠狠的将朱高煦整个人给轰飞了出去。

  朱高煦的武功远不如副盟主,他的进攻也仅能为朱棣争取到一点极短暂的时间,但是就凭着这几乎是转瞬即逝的瞬间,已经足够功力深厚的朱棣奋力的击出一剑,直向着空中身形停滞的副盟主小腹刺去。

  副盟主的灵觉何等高明,朱棣的这种小动作如何可以逃过他的法眼,在轻松的轰飞了朱高煦之后,副盟主就立刻一剑刺出,正好点在了朱棣刺出的那一剑上。

  朱棣刹那间如遭雷击,从剑上传来的力道好似一把铁锤一样重重的敲打在他的心扉之上,不过这种情况早已在朱棣的意料之中,在借着这股浑厚的剑力入体之后,朱棣就全力的聚运起‘气吞天下奇功’,将这股剑力转至左掌,猛的一击地面,身形就借着这一掌之力向后飘去了。

  “混帐,朱棣你好狡猾!”眼看着即将到嘴的肥肉不翼而飞,大失所望的副盟主不禁火冒三丈,在痛骂了一声以后就立刻想飞身追出,再接再厉。

  只可惜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明亮如灿烂红日般的巨灵手掌就突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继朱高煦之后,道衍和尚也终于杀败了自己的对手飞身赶来,更在关键的时刻挺身救主。

  “童子功!”在一眼看出道衍和尚的武功路数之后,应变神速的副盟主便立刻运剑成轮,灵变无方,幻紫色的气劲仿佛化为了浩瀚银河,无数繁星在内里点点闪烁,直向着道衍和尚的全身笼罩而去。

  旷世剑法的确威力无伦,只可惜道衍和尚也绝非无能之辈,此时的他眼见强招临门不慌不忙,双手合十之间烈日般的真气如山洪爆发,无数似真似幻的掌影身形从内里显现了出来,好象佛法无边,无处不在。

  道衍和尚心知副盟主的功力远在自己之上,若然以硬拼硬只能重蹈朱棣的覆辙,所以道衍和尚此时身法如电,以旷世轻功带出无数虚实难辨的身形掌影围困副盟主,尽量为朱棣的逃逸争取时间。

  道衍和尚的武功远在朱高煦之上,副盟主虽然技高一等,但若是想要将他击退也至少需要十招以上的工夫,眼见此时朱棣的身影即将消失在那茫茫的人海之中,心急如焚的副盟主突然大喝一声,猛的将自己手中的宝剑甩了出去,直取即将逃走的朱棣。

  离手宝剑如同离弦之箭,带起一道绚丽的虹光直取朱棣的脑门;朱棣在奔跑之中突然觉得脑后生风,一股炽烈的杀气冲击的他脑后剧痛,危急之间朱棣本能般的侧身一闪,飞驰的宝剑贴面而过,一股森冷的剑气几乎将朱棣的脸也冻僵了。

  甩手一剑好似落空,可是朱棣的危机却并没有任何的解除;落空的飞剑擦身而过,突然在空中打了个弯后又向着朱棣飞驰而来,如此匪夷所思的情景就好象正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空气中操纵着这把凌空飞剑一般。

  “‘凌霄飞剑术’!”道衍和尚眼见此景,心弦剧震的他登时失声惊叫,难以置信。

  “说的对!正是‘凌霄飞剑术’!”眼见道衍和尚因为震惊而身形稍缓,抓住时机的副盟主双掌发力,祭起了一股坚韧无比的幻紫气劲如巨网一般将道衍和尚身周的空间全部封锁,道衍和尚失了先机,受困于幻紫气网之中无法脱身,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运足了功力硬挡副盟主的雷霆双掌,以硬拼硬。

  紫光赤芒结实相拼,只达到‘烈阳境’的‘童子神功’远不能和已经达至‘紫霄诀’的‘紫霄玄功’相提并论,在这一拼之下道衍和尚只觉得双臂欲折,五脏六腑也好似在这一击之下被震移了位置,‘童子神功’全面溃败,道衍和尚连一丝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就被副盟主那沛不能挡的惊人掌力给震至吐血飞退了。

  ‘凌霄飞剑术’乃是点苍派中一门神奇无比的剑术,其要旨在于以气驭剑,心剑合一,纯以‘紫霄玄功’的颠峰功力遥控佩剑,使其彻底脱离了所有速度和距离的局限,完全达到了一种近乎于‘仙法’的境界。

  因为这种剑法实在太过厉害,所以一直都是将其作为点苍派的镇派绝学,非掌门不传,是以当年的赵伯谦虽然也同样拥有‘紫霄玄功’的顶峰功力,但是他就没有学过这门堪称剑中‘仙法’的旷世剑术。

  眼见障碍全部消除,暂得安宁的副盟主顿时静下心来全力操控起‘凌霄飞剑’,‘凌霄飞剑’威能尽展,那原本有形的剑锋在副盟主的全力催动之下彻底化成了一道无形的虹光,绚丽的虹光犹如横空紫电,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在朱棣的身周来回穿行,刹那间紫芒漫天,虹光如雨,‘凌霄飞剑’仿佛在此时化身成为了天外流星,既无迹可寻,又无可抵挡。

  朱棣无法看清飞剑的轨迹,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运足了玄功护住身体,再以绵密的剑势护住全身要害,所幸‘龙腾剑’乃是稀世宝剑,足以匹敌‘凌霄飞剑’的盖世神锋,所以尽管朱棣一时之间被飞剑切割至遍体鳞伤,但是总算不至于立刻毙命。

  全力的防守只能支持一时,朱棣的形势已是越来越糟;可是刚刚抽身的朱高煦和道衍和尚在各中了副盟主一掌以后也都在全力的运功疗伤,暂时都无法前来救援;而‘凌霄飞剑’攻守兼备,副盟主在遥控飞剑之时周身都布满了一层坚韧无比的护体罡气,一般军士尚未近身就已经被那坚实浑厚的护体气墙给当场震毙,根本无力救助燕王。

  眼看朱棣败亡将近,可胜券在握的副盟主就突然感到一阵危机从背后传来,在天诛杀手的人数不断减少的形势下,上官龙影和上官飞燕这两大高手终于也可以从那混战的状态中抽身出来,在眼看到他们世家的希望危在旦夕的时候,两人就不约而同的一起飞身扑上,各施绝招击杀副盟主。

  副盟主武功高深莫测,大占上风的他此时就根本没有要转头对付身后二人的意思;上官龙影在飞奔救主之际,突然看到一道绚丽的紫芒迎面飞来,森冷的杀气直透五内,冻得上官龙影牙关直打颤,上官龙影心知来着非同小可,在猛的一把推开身旁的上官飞燕之后当即奋力抬起手中的镔铁判官笔迎向飞驰而来的紫芒,以其毕生功力硬挡这举世无双的‘凌霄飞剑’。

  一拼之下优劣立判;上官龙影手中的判官笔难挡‘凌霄飞剑’的无匹神锋,硬生生的被飞剑从中间剖开,‘凌霄飞剑’紫芒闪烁,势如破竹,在毁去了上官龙影的镔铁判官笔之后又摧枯拉朽的将他的整条右臂彻底绞碎,上官龙影兵毁人伤,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凌霄飞剑’给击退了。

  “大哥!”眼看着上官龙影惨败飞退,几乎魂飞魄散的上官飞燕在惊叫了一声以后就飞奔到了上官龙影的身边,看着上官龙影那血肉模糊的右臂,上官飞燕一时之间不禁怒气冲霄,在帮上官龙影止住了流血之后,上官飞燕就猛的站起,想去找副盟主报仇雪恨。

  “等等!”眼看妹妹又要不自量力,脸色苍白的上官龙影拼命强忍住那无比的剧痛,艰难的道:“千万不要去!这个人的武功实在太厉害了,只怕就是家主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可千万不要去送死!千万不要!”

  上官飞燕想为大哥报仇,但是又被上官龙影死死拉住而无法抽身,在眼看着副盟主在伤了上官龙影之后又立刻运起飞剑攻向朱棣,上官飞燕的心里真是又气恼又无奈。

  逼退了上官龙影之后,副盟主心知如若再不尽快解决朱棣,那随后麻烦就会越来越多,是以在招回了飞剑之后副盟主猛的运上了全力攻向朱棣,决心在数招内将其诛杀。

  因为上官龙影的突袭为朱棣赢得了一瞬间的空闲,可是就在他还来不及喘一口气的工夫,夺命飞剑便又再度袭来,其声势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浩大,朱棣在仓促之间只能挺剑硬挡,可是飞剑神威实在远为强大,朱棣一挡之下当即虎口爆裂,连‘龙腾宝剑’也脱手而飞了。

  没有了‘龙腾宝剑’朱棣就没有任何可以抵挡飞剑的办法,眼看着那绚丽的紫芒就要将朱棣的咽喉洞穿,一道仿佛从天外而来的紫金宝光突然从侧面撞在了飞驰的剑身之上,所带起的金铁之声尖锐刺耳,一直无往而不利的‘凌霄飞剑’竟然被这突然出现的紫金宝光给震开了半尺,再次落空了。

  飞身来救者正是冷彪,忠心耿耿的他在看见朱棣遇险之后就立刻弃下了萧子期这个死敌飞身而来,更在千钧一发之际劈飞了几乎将朱棣置于死地的飞剑,虽然成功的救了朱棣的性命,但是飞剑之中那浑厚无比的‘紫霄玄功’也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涌入了冷彪的经脉五脏,险些将他当场震昏了过去。

  眼看着多次即将成功却又功败垂成,副盟主心中的怒火就已经积压到了快要爆炸的地步,在看着破坏了自己好事的冷彪被飞剑震飞之后,怒火中烧的副盟主就猛的运剑向着冷彪飞去,决定先将他腰斩处死。

  只不过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副盟主的流年不利,反正就在他如此动作的时候,鹿玄真人的‘太乙剑法’就已经从他的左面狂涌而来;而在此同时,恢复了活动能力的道衍和尚也从他的右面飞身扑上,当世两大超级高手在同一时间从两边攻来,任凭副盟主再怎么厉害也非得全力应付不可。

  “混帐!”副盟主大骂了一声,猛的招回飞剑狂攻身侧的两人,快如闪电的‘凌霄飞剑’左右穿插,以一种压倒性的优势将鹿玄道衍二人刺了个遍体鳞伤,若非副盟主在连续运用飞剑的情况下功力已经是大为减弱,再加上鹿道二人的护体罡气也是十分坚韧,他们二人早就被这犹如‘仙法’的‘凌霄飞剑’给碎尸万段了。

  以剑法的速度而言,‘凌霄飞剑术’绝对是冠绝天下,无人可及。

  副盟主全力对付鹿道二人,骤得解脱的燕王朱棣禁不住瘫坐了下来,激战良久的他全身挂彩、大量失血,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使得他的视线都模糊了起来;一旁的冷彪在眼看朱棣几乎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心急如焚的他当即大喊了一声。

  “王爷!快逃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神智不清的朱棣在听到了冷彪的这一声呼喊之后头脑突然又清醒了过来,眼看着面前那犹如死神一般的副盟主运剑如飞,邪威无敌;一股强烈的求生***刺激的朱棣又再度站了起来,猛的转身飞奔而去。

  “朱棣!你别走!”副盟主的目标只在朱棣,眼见他即将逃走,副盟主当即抛下已经是伤痕累累的鹿道二人,接过宝剑便飞身追了出去;奈何朱棣钻入军阵之中,借重重人墙来掩护自己,副盟主一时之间只能紧跟其后,却无法出剑。

  眼看着朱棣和副盟主消失在乱军之中,朱高煦、道衍和尚、鹿玄真人、上官龙影、上官飞燕、冷彪六人都艰难的站了起来聚首在一起,在相互对望了一阵之后,这几乎都是满身伤痕的六个人就突然异口同声的道:“快去救王爷!”

  千军人墙很快就被穿过,当副盟主眼见身前的朱棣已无屏障的时候就猛的再次使出了‘凌霄飞剑’,绚丽的紫芒划破长空,直向着在身前不远处的朱棣飞驰而去,誓要将其一举诛杀。

  “啊!”在感受到了飞剑再次袭来的时候,已经全无依靠的燕王朱棣就猛的转过身来,强烈的求生***再度从他的身体里挖掘出了一丝潜力,逼着他在狂吼了一声之后不顾一切的使出了‘至尊皇拳’中的最后一式‘江山万世’,硬挡‘凌霄飞剑’。

  意志创造奇迹,在求生***的驱动之下,‘江山万世’的无边气海竟真的挡下了飞驰而来的‘凌霄飞剑’,朱棣拼尽一切的绝地反扑,终于为自己拼得了一个瞬间的活命生机。

  “休要伤害王爷!”只在电石火光之间,道衍等六人也飞身赶到了这里,在这最后的机会之下,道衍等六人也都将各自剩余的功力全数发挥了出来,六大高手拼尽所有,各自运使着他们最得意的绝招攻向副盟主,不能成功就誓要成仁。

  副盟主不愿意再撤剑抵挡了,已经是元气大耗的他在这个时候也不愿意再放弃这最后的一击‘凌霄飞剑’了,当道衍等六人最终将他们各自的压箱绝招轰在他身体上的时候,锥心刺骨的剧痛就驱使着副盟主猛的将他体内的一口真气顶点爆发了出来,厚达三尺的护体紫芒尤如火山爆发,狠狠的震开了都已经是七伤八痨的六个人;副盟主抓紧时机,灵动的身形在那一瞬间以一化六,好似分身有术般的同时向这六人各轰一掌,道衍等六人无可抵挡,只能几乎同时的各吃一掌,远远的被轰飞了出去,再也站不起来了。

  大局已定,副盟主扫除了所有障碍,夹带着这一口真气的余威收回宝剑,狠狠的向着朱棣当头劈去,绚丽的紫芒凌空斩下,仿佛要将这大地一切两半;朱棣笼罩在这片死亡的光辉之下,已是再无反抗能力的他此时只能睁目等死,眼看着那不断逼近的仙剑神芒,万不甘心的朱棣就突然在心中怒吼。

  “不!本王不甘心!本王不能死在这里!本王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做完!有太多的心愿没有达成!本王现在决不能死!”

  濒临死亡的这一刻,无数往事在朱棣的心头闪现,却又在瞬间消失,当过去的一切都远离他而去之后,朱棣就仿佛又再一次的看见了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过无数次的梦想----那把闪烁着无限光辉的金龙交椅。

  此时这把金龙交椅似乎就在自己眼前,它离着自己是那么的接近,也是那么的遥远。

  难道我真的坐不上去了吗?

  我不甘心啊!

  -----------------------------

 

  

  <a href=http://www.cmfu.com>

第五章 凌霄飞剑(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