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救星天降(一)

    绚丽的紫芒从天而将,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正在发生的一切却无力去改变些什么,甚至就是想喊出些什么也无法做到。

  因为他们就要输了,一个输了的人是没有资格说话的。

  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只有赢的人才有资格说话。

  而在这里,在此时,只有副盟主即将要成为赢家。

  赢家,多么令人舒心的名词;在失败了那么多次以后,自己终于又再度成为赢家了。

  眼看着身下束手待毙的燕王朱棣,一股无法形容的兴奋感就在此时充斥在副盟主的心头;他明白,只要他一剑下去,他以前所失去的一切就都会回来了,而且会比以往更多,更好。

  明天会更好的!现在副盟主的心里充满了希望。

  只可惜,世上就是有那么些事,就是有那么多不公平的事,它使得一些人就是无法得到希望。

  副盟主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希望注定要被一些东西给毁灭。

  将希望变成绝望。

  这个毁灭希望的东西就是一片树叶;一片很普通的树叶;一片无声无息的自远方飞驰而来、又无声无息的挡在朱棣头顶上的一片树叶。

  让副盟主的美梦彻底化为泡影的树叶。

  在毫无预兆之间,副盟主这本是志在必得的一剑就突然被一片自远处飞来的树叶给挡了下来,副盟主在万分惊诧之间就觉得剑下的树叶之上所蕴涵的劲力坚韧之极,自己这凌空一剑的威力竟然尽数被它给挡了下来,无论如何也难做突破,待到自己力衰气竭的时候,这惊人的劲力便猛然反扑,一股精纯无比的浑厚真气透剑传来,直把自己连人带剑震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定下来。

  惊人的巨变就发生在刹那之间,当副盟主最后站定下来的时候,那片挡下他必杀一剑的树叶才刚刚从朱棣的身前飘落下来,眼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所有人的心里都充满的惊奇和疑问,其中尤以副盟主心中的疑问最大。

  副盟主凝视着飘落到地上的树叶,内心之中充满了说不出的惶恐和不安,如果只是说到落叶飞花、草木伤人那自己自问也可以做的到,但是如果要说到以一片普通的树叶,挡下一把削铁如泥的‘凌霄宝剑’与自己几近七成功力的绝强一击,而那片树叶还能够保持丝毫无损,放眼天下,能做到这点的恐怕也只有天诛盟主一人而已,自己是万万没有这个本事的。

  天诛盟主决不可能作出这样的事情,那唯一可能作出此事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电石火光之间,朱棣和副盟主的头脑之中就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个人的身影;在下一刻,他们又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片树叶飞来的方向。

  他们的目的一致,都是想要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想,只不过他们一个希望猜的对,一个渴望猜的错。

  正午的烈阳普照大地,在众人焦急视线的尽头,两个活动的身影就在无数人的期待和惊惶之中缓缓的显现了出来;这两个人骑坐着高头大马,身穿着戎装军服,各自的面目都被一顶军用的头盔给遮掩了下来,使得场中众人无一能看清那二人的面目。

  二人策马缓步而来,其中一人在横扫了一下全场之后就突然笑着对他身边的人道:“怎么样啊,高大哥,我早就说过朱允文阻挡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先一步杀人灭口,现在你该信了吧。”

  “哼哼。”另外一人闻言微微的摇了摇头,苦笑着道:“还真是给你猜中了,你这小子可真是料事如神,你大哥我都不得不写个服字给你了。”

  那人闻言一阵长笑,猛的翻身下马,径直向着朱棣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笑道:“王爷,久违了,看来你如今的境况实在不好啊。”

  来人边走边说,更慢慢的将自己头上的头盔摘了下来,当朱棣终于看清楚了眼前之人的庐山真面目后,完全确定了心中所想的他登时欣喜若狂的道:“真是久旱逢甘露啊!赵兄弟,本王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赵飞云眼看着满面喜色的朱棣微笑不语,缓缓的伸出了一只手搭在朱棣的肩头之上,浑厚无匹的九阳真气透体而入,为朱棣治疗满身的伤患,内伤深重的朱棣得其相助,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仿佛正沐浴在一片山川灵秀之中,浑身上下真是感到说不出的轻松舒坦。

  九阳真气疗效如神,在朱棣体内运转了数个周天之后,朱棣体内郁积的淤血都化作了暗红色的血雾从朱棣周身的毛孔之中缓缓的散发了出来,朱棣一时之间只觉得满身的伤患大为减轻,一种重获新生的美妙感觉好似已经将他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彻底充满,令得他整个人又开始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骤然的睁开双目,此时朱棣的双眼之中又再度闪现出了两道摄人的光彩,在感激的看了看伫立于面前的赵飞云后,朱棣就突然伸出双臂抱住赵飞云的肩头,叹息的道:“真是多亏了你啊,赵兄弟,你在这本王就彻底放心了。”

  “王爷客气了。”赵飞云微微的笑道:“王爷当日曾经说过我可以随时前来北平,不知这句话如今还算不算数啊?”

  “哈哈哈哈!”朱棣闻言仰头大笑,豪迈的道:“赵兄弟你肯来就是本王天大的福气,哪怕就是要本王亲自为你牵马驾车、清屋扫榻也毫无问题。”

  “谢谢王爷。”赵飞云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打扰了。”

  “哈哈,好!好!”说到这里,朱棣突然看见赵飞云那一头斑白的头发,疑惑的问道:“赵兄弟,你的头发………”

  “没什么了不起的。”赵飞云无意提起自己的伤心往事,淡淡的回避道:“只是小事一桩罢了。”

  朱棣闻言当即知趣,他的眼光登时又转向了跟随赵飞云一起前来那个骑士,微笑着问道:“赵兄弟,这位是………”

  “啊,这位是我的朋友,高全盛高大哥。”赵飞云微微一笑之间转头道:“高大哥,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燕王爷。”

  “哈哈。”马上骑士一笑之间便摘下头盔,对着朱棣施礼道:“在下高全盛,参见王爷啦。”

  “呵呵。”朱棣微笑之间抱拳还礼,道:“高大侠不必客气,阁下既然是赵兄弟的朋友那就一样是本王的朋友。”

  伫立在一旁的副盟主在赵飞云出现后就一言不发,赵飞云那鬼神莫测的身手令得他心惊不已,可是在见到赵飞云和朱棣那旁若无人的言谈轻笑之后,一种被漠视的感觉又令得他无法忍耐,猛然间提高了嗓门喝道:“赵飞云,你究竟想干什么!”

  赵飞云闻言看了看副盟主,好似刚刚才看见这个人一样,微微的摇头道:“真是想不到啊,大名鼎鼎的天诛盟主竟然会是阁下,这可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赵兄弟你搞错了。”朱棣笑道:“此人并不是天诛盟主,他只不过是天诛盟主手下的一条狗---天诛副盟主是也。”

  “呕,是吗?”赵飞云闻言剑眉一挑,看了看副盟主因朱棣的话而绽放出怒意的双眼,淡淡的道:“也罢,副盟主就副盟主吧,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究竟是应该叫你副盟主呢,还是叫你大师伯?你说呢?我爹赵伯谦的大师兄、正道五大宗师之一、点苍派如今的掌门人---‘飞仙灵剑’李松。”

  副盟主闻言长叹了一声,缓缓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清奇古朴的苍老脸庞,微微的苦笑道:“云儿,你到底还是把我给认出来了。”

  “嗨,我又如何可以不认识你呢。”赵飞云闻言也是长叹了一声,幽幽的笑道:“在我七岁那年,我爹就曾经带着我来到了点苍派,一睹了大师伯的非凡神采,当时师伯一把‘凌霄宝剑’、一身‘紫霄玄功’真是让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大开眼界,我当时还一时意气的说日后一定要拜师伯为师,好好修习那如仙如梦的飞剑神技。”

  “嗨,时光飞逝,人面全非;今时今日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看着赵飞云那露出微微苦笑的脸庞,李松突然正色道:“云儿,今日你可以给师伯行个方便吗!”

  赵飞云无意装糊涂,闻言一笑道:“师伯的意思是要我不要阻止师伯诛杀燕王。”

  “不错!”李松点头道:“燕王朱棣心怀叵测,意图谋反,如果云儿你可以助我诛杀此逆贼,皇上必定重重有赏!”

  在场众人闻言后不禁一惊,一齐将目光投向赵飞云,等候他那决定性的回答。

  赵飞云横眼一扫,诸人各色的目光就已经尽收眼底;而在场诸人之中,惟有朱棣在此时依然神情自若,毫无惶恐之色;在淡淡的瞄了朱棣一眼之后,赵飞云就微笑着对李松道:“大师伯你的意思是说因为燕王想要造反,所以你就要杀他。”

  “对!”李松回答的十分干脆,毫无半分犹豫。

  “那还是请大师伯先杀了我吧。”赵飞云同样十分干脆,毫不犹豫的笑道:“因为我也想造反。”

  “你………”李松碰了一鼻子灰,神情之间不禁微微的显露出了气恼之意,恨恨的道:“云儿,你清楚你在说什么吗!”

  “清楚;我当然清楚。”眼看着道衍等人露出了释然之色,赵飞云就十分轻松的道:“我至少已经清楚了整整超过十年了,大师伯你怎么忘了呢?早在十年前,我赵氏一门不就已经是谋反作乱的乱臣贼子了吗?”

  “这………这如何可以相提并论!”李松心头一急道:“伯谦当年是被人陷害的。”

  “哈哈,终于有人肯承认我爹是被人陷害的了。”赵飞云闻言仰首望天,喃喃的长叹道:“可惜啊,可惜,这整整晚了十年,晚了十年啊!”

  李松眼见赵飞云因自己的话而黯然神伤,急忙再接再厉道:”不晚;云儿,当今的皇上宽厚仁慈,心胸宽大,只要云儿你可以手刃朱棣,立下大功,那皇上一高兴,说不定就可以为伯谦平反昭雪,还他清白。”

  “大师伯,你说完了吗?”眼看着闻言陡然一楞的李松,赵飞云冷冷的笑道:“我真是觉得有些好笑,当年我爹明明没有谋反,可是朱元璋却硬要说他是逆贼,将他罢官免职、满门抄斩;哼哼,说我们谋反是吧;好啊!反就反了吧!既然所有人都说我们赵家是逆贼,那我就摆明车马的反给所有人看!今日我赵飞云明明白白的告诉师伯你,我就是要造反!”

  -----------------------------

  

  <a href=http://www.cmfu.com>

第六章 救星天降(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