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返回北平(下)

    北平城内一早就已经接到了朱棣将要回城的消息,是以在此时燕王的王妃朱徐氏,燕王世子朱高炽早就已经带同着一众文臣武将来到北平城外十里之地列队相迎;燕王等一行来到时,只见到锣鼓齐鸣,旌旗飞舞,无数人影早已恭候在此;王妃朱徐氏和世子朱高炽眼见燕王率众而来,立刻带领众人翻身拜倒,齐声高呼道:“恭迎王爷返回北平!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朱棣见状急忙翻身下马,带领着自己的二儿子朱高煦快步走到众人的面前,双手将王妃和世子给扶了起来互诉衷肠,劫后余生,再见亲人,双方都是满心激动,感触良多。

  赵飞云跳下马来,远远的看了看正在各诉衷肠的众人,心中不禁暗暗的赞叹了起来;燕王王妃朱徐氏乃是大明开国元帅---徐达的长女,更是经朱元璋钦定的燕王正室王妃,赵飞云看她外表虽然是生的端庄秀丽、雍容华贵,好象是一副三步不出闺房的少妇的模样;但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眉宇眼角之间都十分自然的透着一股英气烈劲,心知其必定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中豪杰,实在不愧为将门之女,燕王朱棣可以得到如此的贤良内助,也实在是他莫大的幸运。

  看完了朱徐氏,赵飞云就又将自己得眼光转向站在一旁的燕王世子朱高炽,这个人第一眼看上去给人的印象十分普通,几乎没有一点过人出众的地方,如果要论神采风范莫说是和朱棣相比,就是比之他身旁的弟弟朱高煦那也是远远不及,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分别,而此时朱高炽就老老实实的站在朱棣的旁边,静静的聆听着父母和弟弟的谈话,除了朱棣发问之外从不插嘴,而且每一句话都是说的非常缓慢,好象要想上很久一样,若是让别人看来必定以为此人平庸愚钝,只是虎父犬子罢了。

  可是赵飞云不是别人,正因为他不是,所以独具慧眼的他就可以看的出这个朱高炽的高明过人之处,此时的这个朱高煦正在仔细的聆听着众人的谈话,频频的转头看向赵飞云这一边,双眼中的神色不断变换,其中更隐隐的绽放出了一种伤感和了悟的颜色,赵飞云观人于微,心知这个朱高炽其实乃是大智若愚,为人锋芒不露,胸中更暗藏一颗十分罕见的仁者之心,此人如若能够得到良臣辅佐,假以时日必定可以一鸣惊人,大有作为。

  而相比之下,那个正在夸夸其谈的朱高煦在赵飞云看来就比朱高炽肤浅逊色的太多了。

  朱棣和徐王妃谈话良久,终于转身招呼众人上前,而他更是自己走上前去拉着赵飞云,亲自将他带到了徐王妃的面前,十分热情的介绍道:“夫人,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赵飞云赵兄弟,此次本王可以活着回到这里实在是多亏了赵兄弟的帮助,我们真是应该好好的谢谢他!”

  “赵先生义薄云天,全力襄助我家王爷脱险,妾身无以为谢,请受一拜。”朱徐氏诚恳的说着感激之词,双膝更是突然一软,就要对着赵飞云跪下去;而看到母亲要跪,朱高炽和朱高煦也一齐都要跪了下去,以表达对赵飞云感谢之情。

  他们这一跪不要紧,可把赵飞云给吓了一跳,王妃世子乃是皇族成员,身份极其尊贵,赵飞云纵然再怎么高傲也不会不知轻重的受他们跪拜;可是在自己面前的燕王王妃乃是千金贵体,所谓男女有别,赵飞云身为男人绝不可以碰触王妃的身体,所以此时赵飞云别无他法,惟有侧身一避,及时的让开了三人的跪拜,同时弯腰抱拳道:“王妃多礼了,王爷曾经对我赵家有恩,我今日所为也是投桃报李,谈不上有什么恩情;再说王爷可以虎口脱险乃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并不是我赵飞云一个人的功劳,所以王妃和各位公子实在没有对我行此大礼的必要。”

  举止话说大方得体,既没有矫揉造作,过分自谦;也没有居功自傲,盛气凌人;众人听了之后都一阵点头赞叹,心中不禁都对赵飞云生出亲近之意。

  朱棣闻言也是一阵长笑,伸手将王妃和世子等人给扶了起来, 十分惬意的道:“怎么样啊夫人,我说了赵兄弟此人非同一般吧。”看着王妃微笑点头,朱棣接着笑道:“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个荒郊野地呆着了,还是赶快回到王府去,本王离家多日,也实在是太想念那个地方了。”

  众人闻言尽皆称是,一齐都随着朱棣翻身上了马,直直的向着北平城中的燕王府邸前进而去,因为得知燕王朱棣今日回城,无数百姓都早已在道路的两旁恭候多时,载歌载舞的欢迎朱棣归来,赵飞云一路走来,看着这种欢庆热闹的情景,心知朱棣这些年来在北平城中确实甚有作为,很得人心。

  燕王大队缓缓前行,几个时辰之后就来到了燕王府邸的门前,赵飞云四下一看,发现这北平城中燕王府的规模竟比应天城中的燕王府大上了十倍也不止,其富丽堂皇、宏伟壮观就是比之应天皇宫竟也差不了多少,燕王朱棣的超凡实力在此实可见一斑。

  众人随着朱棣走进王府大厅,盛大的宴席竟早已经准备就绪,燕王朱棣虽位高权重,但竟也亲自招呼众人入席,然后才带着王妃端坐于大厅正中主位,主持大局。

  本来这一切都很正常,可是这一坐下来,众人就觉得有些怪异了,古时大宴从来都分有上、中、下三个座位品级,各以众人的职位高低依次落座;而所谓左尊右卑,最高品级的左首上座一向都应该是由燕王世子---朱高炽坐着才对,可是今日燕王朱棣却亲手将朱高炽和朱高煦一齐引入了次一等的右首上座,而让赵飞云一个人端坐在最高级的左首上座之上,可见对其的器重之深,也算是不可思议了。

  是以在此时此刻,除了姚广孝和冷彪等随朱棣一齐从应天回来的人以外所有人都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向正独自端坐于左首上座的赵飞云,神情之中都满是不解之色,他们实在是无法明白,一个看上去刚及弱冠,又是初次来到这里的年轻人有什么资格获得如此超凡的殊荣。

  赵飞云端坐于左首上座之上,明白自己本领的他此时完全觉得心安理得,对各方面射来的猜疑目光根本毫不理会;随意的抬眼四下看去,赵飞云只见到除了世子和朱高煦可以坐在右首上座之外,其余好象道衍和尚、鹿玄真人、姚广孝等朱棣最为器重的文臣武将都只能坐在左右首的中座之上,而至于像冷家兄弟这样的王府侍卫因为品级不够就只能坐在下首末座,做了个陪席之人。

  而至于高全盛此时就挨着姚广孝坐在右首中座之上,看来因为自己的关系,朱棣对他也是十分的优待。

  宴席很快就开始了,一道道色香俱全的山珍海味很快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的桌台之上,因为朱棣安全归来,众人的心里都是十分的舒畅,除了道衍和尚等在与天诛盟的拼杀之中身负重伤的人都未有饮酒之外,其余诸人相互之间都在不住的推杯换盏,高声谈笑,一时之间气氛极其融洽。

  终于酒过三巡,燕王世子朱高炽领先站了起来,对着燕王朱棣举起了金杯,高声祝道:“恭喜父王今日安然归来,从今以后父王必定长命百岁,福泽无穷!”

  世子这么一说,众人当即都站了起来,一起举杯向朱棣祝道:“恭祝王爷长命百岁,福泽无穷!”

  “哈哈哈哈,好好!”朱棣见状也站起了身来,举起金杯一饮而尽,高声呼喝道:“全靠诸位的鼎力相助,愿我燕王一脉从此一帆风顺,万古长青!咳咳咳咳………”

  看到朱棣因为饮酒而牵动了内伤发作,坐在他身边的王妃就立刻将他手中的酒杯给拿走了,朱棣没有违逆王妃的好意,微微一笑之间便抬手喝退了大厅内的闲杂诸人,更下令将厅门紧闭,就在诸人都是不明所以的时候,燕王朱棣便又十分严肃的开口喝道:“可是我朱棣虽然逃出虎口,却难以逃出这个天下,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今朱棣和朝廷如今已经是水火不容,诸位说说看,我朱棣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反了他!反了他!”能入此席者都是对朱棣铁杆忠心的大将,此时听到朱棣如此说话,几个性格较为卤莽的武将就率先叫了起来,其中还包括二公子朱高煦。

  “阿弥陀佛。”见到如此情景,道衍和尚率先站了起来,向着朱棣道:“王爷,经过了应天城中的一番变故,如今皇上对王爷已经是欲除之而后快了,等他知道此次行刺王爷的计划失手之后必定会恼羞成怒,不但会对王爷严加防范,甚至还可能是立刻出兵来攻打王爷;而王爷的实力虽然在诸王之中是无人能敌,可是比之朝廷的百万大军终究还是大有差距,所以老衲认为王爷现在还是不宜动兵,因以退为进,以和谈的形式麻痹朝廷,暗中等待时机,积蓄实力再行反扑。”

  “恩。”朱棣闻言看了看一言不发的赵飞云,缓缓的点了点头道:“道衍师父言之有理,诸位还有什么别的意见吗?”

  -----------------------------

  

第八章 返回北平(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