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人皇 人杰(下)

    燕王府的设置极为周到,在凉亭之内早就已经备好了一瓶佳酿美酒,朱棣亲手为赵飞云斟满美酒,微笑着说道:“这一瓶乃是我王府珍藏的百年竹叶青,请赵军师品尝。”

  赵飞云也不客气,拿起酒杯来就浅尝了一口,闭上了双眼静静的回味道:“好酒,此酒色泽碧绿,味香气醇,品之如飘然于云端之上,匚段耷睿匚段耷畎!?

  “哈哈,‘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朱棣也端起酒杯来浅品了一口,闭目笑道:“古人视酒为圣贤长伴,这其中也许确有不同凡响之处啊。”

  “也许吧。“赵飞云闻言长叹了一声,睁开双眼微微的苦笑道:“只可惜看来我和王爷看来是无此福份静下心来参悟这圣贤之道了,因为我们将要走的路绝不是圣贤之路。”

  “不错。”朱棣闻言也是苦笑了一下,幽幽的叹道:“的确不是,只可惜箭在弦上,我们已经是非走不可了。”

  看着朱棣此时罕有的露出了一丝悲凉的神色,赵飞云突然话锋一转道:“王爷相信神话传说吗?”

  “不信。”朱棣笑道:“本王从来不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本王只相信我自己。”

  “好!强者本来就应该相信自己!”赵飞云满意的点头道:“只可惜世事有时就是难以尽如人意,有些你相信的东西却做不了,有些你不信的东西却偏偏要去做,有时候甚至还非要做到不可。”

  听出赵飞云似乎话中有话,朱棣的神色在那一刹那间变的无比严肃,极为认真的道:“愿闻其祥。”

  赵飞云笑道:“王爷在北平苦心经营数十年,如今兵强马壮,粮饷丰足,已经足以和朝廷一争长短了;而王爷现在唯一所欠缺的,也就是‘时机’和‘时势’了。”

  “‘时机’………‘时势’…………”朱棣闻言默默的沉吟了一会儿,严肃之极的道:“请赵军师赐教。”

  “所谓的‘时机’就是‘撤藩’。”赵飞云笑道:“这我方才在酒宴之上已经将过了。”

  “不错。”朱棣点头道:“赵军师的确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是这具体该如何施行还望明言。”

  “呵呵,王爷所担心的就是如何既能让朝廷撤藩,又不会因此而使自己的实力受损吧。”看着朱棣肯定的点了点头,赵飞云笑道:“其实这根本就是小事一件,只要赵某略施小计,要想将这祸水移走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眼见朱棣闻言双眼放光,赵飞云微微一笑道:“其实朱允文想要铲除藩王的心思早已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了,而王爷则更被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誓要除之而后快;而他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对王爷下手,无非就是因为目前王爷的实力太强,而他的朝局还不稳定的原因罢了。”

  “而经过了应天的那一场风波之后,朱允文非但没有将朝局稳住,反而使得其更加混乱,搞得各方面都是一团糟;我最近听说朝廷已经公告天下,把王爷的这次出逃说成是朱允文特别恩赐王爷返回封地养病,想来这也是朱允文为了平息民间盛传的有关于自己弑叔流言的无奈之举了。”

  “而这招虽然暂时可以权宜一下,但是如此一来,朱允文就更没有理由来攻打王爷了;一个原本目空一切的帝王一下子接连吃了这么多的闷亏,想来朱允文现在一定是愤怒之极,极想找个出气筒好好的出口怨气了。”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把其他藩王推到前面来,让他们来做朱允文的出气筒。”朱棣若有所悟的笑道:“同时也来做本王的替罪羔羊。”

  “不错,就是这样。”赵飞云笑道:“其实王爷和诸王的关系一向是不亲不疏而又唇齿相依,诸王既畏惧王爷,而又不得不依仗王爷;就好象这次王爷在应天受害,大部分的藩王因为担心唇亡齿寒都曾经上书为王爷求过情,朱允文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对这些藩王必定极之恼恨;而如果我们想要把这个‘撤藩’的祸水引向其他藩王,最值得利用的也就是这种恼恨。”

  “赵军师你就赶快明言吧。”朱棣急不可耐的道:“本王究竟该怎么做?”

  “首先,王爷要在北平城中做出一幅如临大敌,好象正在积极备战的模样。”赵飞云道:“其次,王爷要派出信使,给那些曾经为王爷求过情的藩王送信,信中要大谈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以及王爷在应天所受的诸般屈辱,言辞一定要至情至性、感人肺腑,总之务必要给人一种王爷正在极力笼络诸王的感觉;但是在信中切切不可提及任何有关起兵谋反的事宜,否则恐怕会给朱允文抓住把柄。”

  朱棣微笑着点头道:“赵军师的意思就是要让朱允文产生一种本王想要和诸王联合起兵错觉吧。”

  “不错。”赵飞云道:“朝廷的‘天眼密探’遍布天下,我相信北平之中肯定也存在着朝廷的密探眼线,如此一来这些人就一定会把我们的这一番大动作通知给朱允文知道,到那个时候…………哼哼,就有好戏看了。”

  “朱允文会相信吗?”朱棣有些担心的问道。

  “其实朱允文相不相信并不重要,关键的是他敢不敢拿他的江山社稷来赌这么一把。”赵飞云自信十足的笑道:“相信王爷也知道,这个朱允文并不懂军事,所以他决不会想到我们的真正战略是‘笼络诸王,单独起兵’;而当他知道王爷的这番动作之后,我相信他九成九会认为王爷是想和诸王联合起兵,到那个时候,他的江山社稷就会受到巨大的威胁,以他对王爷的畏惧程度,无论他对王爷的这番动作相信与否,他都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可是王爷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一来朱允文根本就没有如此的胆识和魄力敢于立刻不顾一切的来铲除王爷,二来他为了洗清弑叔的罪名,刚刚才向天下表现出对王爷的亲近态度,要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反口来攻打王爷,谅他无论如何也丢不起这个面子;所以我料定他一定会采用‘釜底抽薪’和‘敲山震虎’的方法来对付王爷和诸王的联合,也就是说,朱允文一定会先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剪除掉北平周边的几个实力较为弱小的藩王;这样的话,一来朝廷不必费太大的力气,二来除掉了他们就等于肃清朝廷将来攻打王爷的障碍,三来则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震慑诸王让他们明白和王爷联合的下场;一举三得,朱允文真是何乐而不为啊。”

  朱棣闻言后不禁忧上心头,略微不安的道:“可是如此一来,诸王会不会真的被朱允文吓怕而不敢和本王联合呢?这样的话对本王的‘笼络诸王’的策略可是大为不利啊。”

  “哈哈哈哈,王爷不必担心。”赵飞云笑道:“诸王本来就都是朱允文的长辈,朱允文自上台以后对诸王的那一系列不利举动相信早就已经让诸王十分不满了,如果朱允文再真正的动手铲除藩王,相信诸王一定会把朱允文恨之入骨,只是忌惮于他朝廷的强大实力而敢怒不敢言,到那个时候,如果王爷告诉他们------王爷愿意不要他们一兵一卒的为他们出气,王爷认为他们难道会不答应吗?如此一来无论王爷是胜是败,对他们都没有丝毫的坏处-----王爷若是胜了,诸王自然是出了一口恶气;就算是王爷败了,于他们也是丝毫无损,而且到那时朝廷元气大伤,说不定他们还能够趁乱发难,得到些好处;这么好的事情,如此稳赚不赔的‘坐山观虎斗’,世上有谁会拒绝啊。”

  “哈哈哈哈!好!好!!!”朱棣闻言疑虑尽去,猛的拿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欣喜万分的笑道:“果然是天衣无缝的妙计!本王立刻命人在北平城中大肆动作,再命府中儒者设计出一封感人至深、词文并茂的‘感谢信’,本王这次一定要让朱允文这个混帐小子栽在我朱棣的手上!”

  “等这些事情都传到了朱允文那里以后,王爷就务必要将北平城中的朝廷密探全部铲除,让朱允文在一瞬间彻底的变成瞎子和聋子。”赵飞云笑道:“因为只有一个人在突然间对某件事一无所知的时候,才是他最恐惧害怕的时候,也是他最容易犯错的时候。”

  “没错!就这么办!”朱棣坚定的点了点头,突然又话锋一转道:“这‘时机’赵军师是说完了,不知这‘时势’二字又是代表什么呢?”

  -----------------------------

  

  

第十二章 人皇 人杰(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