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明皇起兵(上)

    

  “反了!反了!这个混帐朱棣!朕看他是真的准备要造反了!”数日之后的应天皇城之内,高坐在金龙交椅上的朱允文正狠狠的将他手中那刚刚接到的密折专奏摔在地上,整个人都开始了不可抑制的大发雷霆。

  而此时的黄子澄正垂手站立在龙台之下,因为忌惮于朱允文的天子之怒,所以这个太常侍卿就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此时的他只是慢慢的弯下了腰去将朱允文扔在了地上的奏折给拣了起来,从头到尾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整个人都禁不住失神的自语道:“来了,来了,终于要来了。”

  “李松失败!百毒童子背叛!天诛盟在这一战中几乎损失了一半的精英!”看着黄子澄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朱允文在恼怒之余不禁觉得更加气愤,怨气十足的怒喝道:“这个该死的朱棣,这个该死的赵飞云!好不容易让他们拣回了一条狗命逃回了北平,竟然这么快就开始行动了;而且竟然还做的这么嚣张跋扈,怎么明目张胆!简直就没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啪”的一声巨响猛的在幽静的大殿之内响起,原来是因为朱允文太过愤怒,以至于不自觉的将龙椅的一个把手给硬扳了下来。

  “皇上稍安勿燥,请听微臣一言。”眼见一向冷静的朱允文如今竟然会如此失态,黄子澄急忙站出来劝奏道:“以微臣来看,虽然此次行刺朱棣的行动因为赵飞云的突然出现而功败垂成,但是如今的局势却还没有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我想皇上依然还是有能力控制大局的。”

  “呕?是吗?”朱允文闻言精神不由的一振,急忙问道:“黄卿对此有什么高见吗?”

  “启奏皇上。”黄子澄上前一步,恭声奏道:“从密报上来看,如今朱棣在北平城中广集粮草,扩充军备,广募新兵;更向各地藩王发出了所谓的‘感谢信’,其狼子野心已然是昭然若揭,路人皆知了。”

  “这个狗奴才!”朱允文满心怨气,恨恨的道:“朕当初真应该一剑杀了他!不然也不会有今日之患了!”

  “皇上不必过分担忧。”黄子澄奏道:“只是单一个朱棣造反其实并不可怕,想那北平不过一隅之地,无论是钱粮和兵马和朝廷相比都有天渊之别,根本就难以动摇皇上的根本,微臣担心的是其他藩王会不会和他联手啊。”

  “就那些个窝囊废!朕就是借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朱允文恨恨的说道:“这些家伙全都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废物,再多朕也不放在眼里!”

  “皇上此言不太准确。”黄子澄上前一步奏道:“人性本贪;在诸王之中,野心勃勃的绝不在少数;这些年来,这些藩王一个个割据一方,他们广积粮草、私铸铜钱、招募敢死之士,俨然一个个都已经成了国中之国;而野心从来都是随着实力的增长而膨胀的,到了今时今日,微臣恐怕窥视皇上宝座的人远不止燕王一个,就好象大宁的宁王一样,这宁王手下紧握着八万铁骑,个个骁勇善战,其实力就是比之燕王也相差不远;如果只算他们单个的实力那当然是远比不上朝廷,可是若是让他们联合了起来,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而他们之所以至今仍然未有行动,无非就是因为群龙无首,使得他们无法联合,如果现在燕王愿意站出来带头,微臣只怕…………”说到这里,黄子澄畏惧的偷看了朱允文一眼,不敢再说下去了。

  “只怕什么!”朱允文朱允文强忍着怒气,冷冷的喝道:“给朕说下去。”

  黄子澄咬了咬牙,把心一横高声奏道:“微臣恐怕诸王会群起谋反,天下大乱啊!”

  说到这里,黄子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静等朱允文对自己的言论作出回应;因为诸王虽然可恶,可终究他们也都是皇室中人,帝王至亲,黄子澄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如此猜度,随时都有可能背上一个‘离间皇族、扰乱朝纲’的罪名,这个后果才是真正的不堪设想。

  而朱允文在听了黄子澄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也犹如万花筒一般的变化了起来,整个人都陷入一种寂然的沉默之中,由此也可见黄子澄的话对他的震撼是何等的巨大。

  沉默,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好久,直等到朱允文的面色又稍微缓和了一点的时候,这位年轻的大明天子才又缓缓的说道:“诸王都是朕的长辈,他们欺朕年幼识浅,从来都非常看不起朕,在朕还是皇太孙的时候,他们见朕之时就时常直接称呼朕的小名,简直就是把朕当成了毛孩子一样!到了朕登基为皇,这些藩王来信祝贺的也是寥寥无几,倒是朕想要诛杀朱棣的时候,这些个混蛋就一个个急不可奈的来上书求情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随着“啪”的一声巨响再度响起,那龙椅上仅存的一个把手便又被怒气迸发的朱允文给硬拌了下来,看来若是接下来朱允文还要发泄的话,这整张龙椅可就保不住了。

  黄子澄见状连忙奏道:“皇上,自先太子驾薨以后,朱棣便已是朱氏藩王之中最为年长者,等到先皇驾崩,这朱棣俨然已经成为了朱氏一族的族长;再加上他军功大,声望高,是以大部分的藩王都愿意以他马首是瞻;就好象这次为他求情一样,虽说这也只是诸王担心唇亡齿寒的自救行为,但是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出朱棣在诸王心目中的声望之隆,所以这次朱棣发信笼络他们,微臣只怕成功的几率极大。”

  “就好象刚才微臣说的一样,朱棣一家造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诸王一起联合造反,到那时烽烟四起,天下可就要大乱了!”

  朱允文闻言不禁愁上眉头,忧心冲冲的问道:“那黄卿有什么对策吗?”

  “皇上,其实要破坏诸王的联盟不外乎两种方法。”黄子澄扬声奏道:“这诸王都是同气连枝,想要击溃他们,要么我们就‘擒贼先擒王’,一下子就将他们的首领彻底击溃;要么我们就‘釜底抽薪’,削其羽翼,一步一步的慢慢蚕食他们。”

  “黄卿的意思是…………”朱允文若有所悟,试探的问道。

  黄子澄道:“燕王朱棣的实力实在是太强,而如今朝廷的时局未稳,更何况皇上刚刚才下旨安抚过他,一时之间我们实在不宜操之过急的去攻打他;微臣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先将北平外围的几个实力较为弱小的藩王,如周王他们先来治罪,这样一来我们可以‘釜底抽薪’,既除去了几个藩王,又扫除了将来进攻燕王的障碍;这二来也可以达到震慑诸王的效果,让他们不敢轻易的答应和朱棣合作,只要可以令得诸王在一段时间之内都保持观望的态度,那等到我们稳定住了朝局之后,就可以易如反掌的先除掉朱棣了;而只要朱棣一灭,那其余诸王就成了无头之蛇,难有作为了。”

  看着朱允文闻言后露出了赞许的目光,黄子澄的精神不由得一振,再接再厉的奏道:“微臣建议皇上可以先发出圣旨,请那几位藩王入京,如果他们来了,皇上就可以以他们贪赃枉法的罪名不废一兵一卒的软禁他们;如果他们不来,皇上就可以以抗旨不尊的名义攻打他们,反正以他们那种弱小的实力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所以无论他们来与不来,只要皇上先礼后兵,就必定可以稳操胜券。”

  “黄卿的办法果然不错,既非常的稳妥,也非常的合乎情理。”朱允文闻言点了点头,忽然又话锋一转的喝道:“可是黄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些藩王真的尊旨来京,那朕不就没有借口去攻打他们啦,那你叫朕如何可以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

  看见皇帝突然反口,黄子澄顿时不知所措了起来,面对这毫无预兆的无常天威,黄子澄在这一刻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立刻翻身拜倒,口中连呼道:“微臣愚钝,请皇上示下。”

  朱允文猛的站了起来,迈着一种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走下了龙台,一边走一边冷冷的喝道:“诸王之所以看不起朕,无非就是他们自认为朕这个侄子毫无建树,软弱可欺;朕又如何可以被他们看扁,所以朕决定这一仗无论如何都要打,而且要打一定要打的漂漂亮亮!这一次朕一定要让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混蛋们看清楚,朕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皇帝!”

  -----------------------------

  

  

第十六章 明皇起兵(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