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毒’‘药’双施(中)

    说着,赵飞云便突然抬起了右手射出了一缕指风,将那个还在嚎叫不已的李松给射昏了过去以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赵飞云信步走出了这个关押李松的囚室,转头瞄了一眼正矗立在囚室门外的百毒童子,冷冷的说道:“刚才我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你什么时候可以成功的将这个家伙制作成你所说的‘药人’?”

  百毒童子满眼畏惧的看了赵飞云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将自己动荡的心神给压制了下来,缓缓的道:“启禀主人,制作‘药人’一般都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被制作者的功力越强制作起来就越是困难;若是想将李松这样的绝顶高手制作成‘药人’,属下恐怕至少也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才行,而且这其中还需要大量的珍奇药材,这个…………”

  “你要多长时间我不在乎。”赵飞云猛的打断了百毒童子的话,十分坚决的道:“你需要多少药材我也不在乎,总之我要你立刻开始着手‘药人’的炼制工艺,我不想让李松这个老畜生再这么好过下去!”

  百毒童子闻言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赵飞云的心狠手辣让他深深的感到了一阵阵强烈的寒意,直冻得自己连脊椎都感到发凉,为了避免引起他对自己的杀机,百毒童子急忙举止恭敬的连连答应道:“是是,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赵飞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正在暗暗发抖的百毒童子,在起步的同时又微微一笑道:“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是。”百毒童子低头答应了一句便迈步跟了上去。

  赵飞云带着百毒童子走出了燕王府中的地牢,一齐来到了一处景色秀丽的庭院之内,赵飞云眼看这庭院之内矗立着一副石桌石凳,便径自走过去选了一张向南的石凳坐了下来,然后伸手一指那张向北的石凳,示意着百毒童子道:“坐吧。”

  “属下不敢。”百毒童子闻言连连摇头,说什么也不敢和赵飞云平起平坐。

  赵飞云见状看着百毒童子微笑着道:“你为什么不敢做,因为你很怕我吗?”

  “是的。”

  “就像是怕天诛盟主一样?”

  “是的,在属下看来,主人就和天诛盟主一样可怕。”

  “是吗?”赵飞云似乎觉得这个话题很有趣味,兴致勃勃的问道:“那你在天诛盟的时候,曾经在天诛盟主面前坐过吗?”

  “没有。”百毒童子摇了摇头道:“天诛盟的等级制度极为森严,下级杀手是不能和上级杀手坐在一起的,而在天诛盟主面前更是无人能坐,也无人敢坐。”

  “百毒童子,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这酷似小童的身材样貌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后来被毒药变成这样的。”赵飞云并未对百毒童子的那一番话做出什么评价,反而移开了话题,询问起百毒童子的身材来了。

  这个问题对于百毒童子来说似乎极为敏感,百毒童子闻言之后那原本充满畏惧的双眼竟突然射出了两道充满了怨毒和愤怒的视线,整个人都因此而无法抑制的颤抖了起来,直过了良久才从牙缝里勉强的挤着道:“这是天生的。”

  “是吗?”赵飞云似乎没有察觉百毒童子的愤怒,喃喃的轻道:“那你这一生肯定受到过不少的歧视和羞辱。”

  “是的,多的数都数不过来。”百毒童子的言语之中透出了一股对世人强烈的憎恨,愤愤不平的自语道:“这种感受是主人你想都想不到的。”

  “也许我能想的到吧。”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赵飞云的语调之中竟然也透出了一股悲凉和愤恨的氛围,听得百毒童子在一刹那间竟然不由自主的对赵飞云产生了一种十分亲切的怪异感觉,令得他在一时之间不禁觉得万分诧异。

  “我小时侯也跟你一样,是个天生有异于常人的人。”赵飞云对百毒童子那诧异的眼光毫不理会,自顾自的苦笑道:“我一生下来便患有一种百年罕见的先天奇症----断阳绝脉,相信你也知道,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病症。”

  看着百毒童子微微的点了点头,赵飞云一笑之后便接着道:“所以我从小也跟你一样是在众人诧异和轻视的目光之中成长起来的,只有我的父母和有限的几个朋友会真正的关心我,爱护我,而他们也是我当年肯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但是这种人毕竟太少了;我永远都忘不了在我五岁那年一件事情;那时我的父亲带着我去参加一位权贵的寿宴,在那里,我被一群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给围了起来,他们对着我指指点点,把我当成怪物一样的讥笑讽刺,气得我当时就昏了过去,险些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百毒童子听到这里,脑海之中突然回忆起了一副和赵飞云所言相似的画面,一个令得他终生难忘的屈辱经历,一段使得他对世人刻骨仇恨的悲惨往事。

  赵飞云看了一眼百毒童子那张已经被戾气扭曲了的小脸,双眼之中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一丝同情的颜色,接着说道:“所幸后来我又给救了回来,但是我当时真是不想活了,我的肉体已经被无情的病症折磨的生不如死,我实在无法再忍受我的心灵也要被残忍的世人摧残的体无完肤,所以在当时我是真的想就此一死了之,彻底的得到解脱。”

  “那后来你怎么样了。”相似的经历使得百毒童子不由得开始关心起赵飞云的命运,也许这就叫同病相怜吧。

  赵飞云也感觉到了百毒童子的巨大改变,对着他微微一笑道:“当时我的父亲看到了我的这种情况,他就坐在了我的身边,轻轻的对我说‘孩子,爹知道你很难过,知道你很伤心;可是你既然可以为了那些伤害你的人去死,那你又为什么不能为了那些关爱你的人而活下去了;孩子,我知道你这一生的确遇到了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但是正因为如此,你自己就更不能对自己不公平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一生下来就被所有人看得起的,如果你想不被别人轻视,首先你自己就不能轻视自己,须知‘人必自辱,人方辱之’,只要你自强不息,总有一天你会让所有曾经看不起你的人知道,你----赵飞云比他们所有人都更出众,更优秀,该被看不起的是他们,而决不是你!’”

  赵飞云说到这里,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了一种幸福的微笑,喃喃的道:“也就是爹的那一番话,让我重新燃起了和命运抗争的希望和斗志,帮助我树立了一个崭新的人生理念和价值观点,使我在那时又坚强的活了下去。”

  “你真幸运,有个这么好的父亲。”百毒童子闻言凄然的羡慕道:“可是我就没你那么好运了,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除了打我,骂我以外,就只会以一百文钱的价格把我给卖给了一个人贩子,人贩子又把我卖给了另一个人贩子,那个人贩子再把我卖给了一个杂耍团,在过了两年猪狗不如的杂耍生涯之后,我又被一个看中了我的富商给买了回去,把我装在笼子里面当成了令宾客开心的玩物;最后,我终于遇到了我的师父----百毒魔尊,他将我带回了苗疆百毒教,悉心培养我成为他的接班人,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选我,他对我说-------施毒之人,他的心一定要比世上最毒的毒药更毒,因为也只有这样,这个人才可以真正驾驭毒药而不被剧毒反噬,而我从小受尽世人的ling辱,在我心中蕴涵的怨毒比之天下所有的剧毒都要毒上一千倍、一万倍,因此也只有我的心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毒最毒的毒药,它的力量足以将天下人全部毒毙,毒死!”

  “后来的事情果然也像我师父说的那样,等我学成‘百毒神功’之后,我师父便将当初把我卖来卖去的父亲、人贩子、富商,以及几十个曾经肆意ling辱过我的人带到了我的面前,要我亲手把他们全部毒死;结果我照做了,我毫不留情的用尽了我所有的毒药,把这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全部毒成了一滩浓水,连我的父亲也没有放过。”

  “从看着自己的父亲化成脓水的那一刻开始起,我便完全疯狂了,而因为我通过了考验,我的师父最终也把百毒教主的位子传给了我,在后来的十几年里,我为了报复世人而杀人无数,最后还投身到了天诛盟中,彻底成为了一个只为了杀人而存在------鬼!”

  说到这里,百毒童子的双眼之中突然流出了两行眼泪,痛苦万分的道:“可是谁又知道,我其实并不想做鬼,我想做人,我真的好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可是谁会把我当人,谁愿意把我当成人,天诛盟主他只是在利用我,把我当成是一件杀人的工具,在他的心目中我永远也只不过是一条狗,也许连狗都不如!”

  “如果我说我愿意把你当成一个正常人,你愿意接受吗。”赵飞云满脸微笑的看着百毒童子,轻柔的道:“其实你和我真的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之间唯一的差别就是我曾经幸运的拥有了很多你没有拥有的东西------关爱我的亲人,疼爱我的师父,以及………热爱我的情人;他们都是我最为珍爱的财富,也都是曾经照亮过我灵魂的阳光,虽然他们现在都已经不在了,但是他们却仍然还活在我的心中,也正因为我的心中还有他们,所以我至今都没有对世间的光明和希望失去信心,这也是我至今没有疯狂的原因。”

  “所以,百毒童子,在我看来我们根本就没什么不同,你比我也就是差了些运气,但是你依然还是个人,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百毒童子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在他注视着赵飞云的目光之中含藏了无穷无尽的感激和谢意,整个人都不住的微微颤抖,不能置信的道:“赵飞云,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有时可怕的像魔鬼,可有时却又仁慈的像圣神,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飞云闻言微微一笑道:“我是圣神也好,我是魔鬼也罢;反正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拿人不当人的人,在我的眼里,只有这种人才真的不能算是一个人。”

  百毒童子定定的看着赵飞云那张此时在他看来仿佛和太阳一样耀眼的脸庞,默默的在心中发下了一个坚定的誓言:对于这个人,对于这个平生第一次把自己当成人的人;哪怕就是要自己为他死上一千次、一万次,他也在所不惜,无怨无悔!

  

  

第十七章 ‘毒’‘药’双施(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