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凤翔番外篇:荷塘月色---诸葛亮的内心

    番外篇:荷塘月色---诸葛亮的内心表白

  那晚的月色很美,照在一池的荷叶上,散发着淡淡的,充满哀愁的光。凉亭里的燃起的清香味到非常淡雅,似乎就是荷叶散发出来的。案几上的琴也是名琴,着名的焦尾琴。这府里的任何用具都是精美无比,可藏殊送来这琴的时候,说是蔡先生用过的焦尾琴,云如花了很大的力气才为我寻了来,我当时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云如,云如,在我迷茫的睦子里,不时闪现出她那绝美的面庞。我从来不知她对我是如此痴情,她会因为我一句不经意的夸赞,就耗费无数精力来寻找这些东西,琴、棋、书、画,甚至我喜爱的颜色、吃食她都铭记在心。不仅如此,就连月英的喜爱她也顾及到了。我知道,她为这个府邸花费了很多心血,却毫不犹豫就让给了我,虽然,我是被囚禁在这里的。

  从梓潼被俘,然后押解到洛阳,我就被囚禁在了这里,至今也有半年了。我的主公和他手下的几名大将都死了,在我得到消息的那一刻,我的心就空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感受,不知道,我甚至也不知道曹操要怎样来处置我。要不是府邸周围不断巡逻的士兵,我还以为他们已经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了。

  元直来过一次,他现在很忙,曹操终于统一了这个国家,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他没有直接劝我归顺,也没有说什么想开之类的话,他只是向我诉苦,诉说他怎么都应付不下来的事情。说了很多,很多,他还说,士元也很忙,广元和公威也忙得难以抽出身来。我明白他实际想说的是什么,可我无法松口,我还无法面对我的心,或许是我无法从天水城下解脱出来,从那个人儿的那双清澈眼睛中露出来的绝望里解脱出来。

  在那以前,我一直拒绝自己去想对赵云如的感觉,因为她欺骗了我,一直在欺骗我,不仅欺骗我,她还一直在利用我。曾经,我为她心动,一个奇女子,拥有那么强的智慧,拥有男人也没有的勇气,做出那些比男人还强的事情,我很佩服她,也很欣赏她。在初始相交的那两年,我想,我是喜欢上她了,如果没有后面的变故,或许我能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把她拥进我的怀里。但这一切在夏口变了,所有的情感,所有的理智全变了。在夏口得知她的欺骗后,我心里就充满了仇视,我一个学富五车的男人,被一个女子玩弄,那种感觉让我痛恨,仇恨蒙蔽了我的眼睛,从那以后,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打败她,我要用我的能力来证明我比她强。

  为了这个目标,我精心设计了一系列利用她,针对她的计划。计划的实施一直很顺利,她上当了,让我们顺利地离开了许都,我们顺利地来到了成都,顺利地开始了争夺天下的战斗,直到我兵发天水后惨败。

  那时,我才明白,我依然输了,输在了她的手里。我对她的一切利用,她都能反过来加以利用,她的确比我强,这让我更不甘心。月英对我说,她能感觉到云如是爱我的,可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个深爱着对方的人,会丝毫不顾及心爱人的感受去做那么多伤害对方的事情。哪怕是在天水城下,她临求死之前的表白,都让我认为那不是真实的。后来,我在得知她并没有死的时候,还曾懊恼我又上了她的当,否则,真带上她的“尸身”走,她哪有活的可能。

  这种想法直到元直那天走前的一番话,才让我犹如五雷轰顶般了解了她。元直告诉我一个秘密,一个让我震惊的无法相信的秘密,云如她,她居然冒死救下了孙策和周瑜,并把他们秘密安置了起来。她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她真的太注重情义了。

  后来藏殊来了,三天两头地来。他说,云如依然很关心我的安危,很关心我和月英还有孩子的健康。他告诉我,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就是云如的府邸,是云如专门让给我一家居住的。藏殊还说,云如在天水伤的实在是太重,整整三个多月,才算恢复了生机。也由于伤势的沉重,曹操专门把她送去了梅花小居,因为只有那里的温泉才能让她好转。而重症中的她,依然关心我的一切,她让她的手下,不顾一切代价护卫了我的性命。

  我想起了那几个奋力阻止我寻死的家人,那几个我的亲兵护卫。他们一直跟随着我,从新野到成都,再到梓潼,处处护卫我的安全,原来他们都是云如的手下。我眼中突然显现的泪水让藏殊叹气。那时,他对我说:“老师既然不愿意出来,就好好在此休养吧!殊儿现在在世子身边做事,有些事情要来请教老师,也请老师成全我,好吗?”

  我答应了他,他是云如的孩子呀,我自己无法解开心结出去,能帮帮这孩子,也算我还云如的一点情吧!

  从那以后,藏殊经常来,每次来都问我一些治理国家,医治战争疮伤等方面的问题。我觉得很奇怪,很多问题都是君王或丞相考虑的。在我的追问下,藏殊只好实说,这些都是魏王世子让他来问得。本不想再回答他的问题,可藏殊说了一句话,我就妥协了。他说的是:老师一身本事是为一个人,还是为一国人?这句话是云如在天水城下,倒在我怀里的时候说得,她说她为我可惜,因为我的才华不应该只为一个人而用。

  我看着手中紧紧握住的石头,上面的血迹已经被月英洗干净了,她说,云如姐姐不会喜欢这上面的血迹。是的,她不会喜欢,我也不喜欢呀!云如,你知道吗?当我拿起这枚带着你鲜血的石头起身时,我的心也是痛的,非常非常地痛。那种失去挚爱,失去了一半生命一样的痛心,你也经历了吧!而你的痛心,我的痛心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月英轻轻走进了凉亭,把一领锦袍披在我身上:“相公,歇息了吧!殊儿说,明天,明天云如姐姐要来,她从襄阳回来了。”

  “她的身体好了,是吗?”我低低地问。

  月英点头:“殊儿说是。只是,殊儿请我们不要在云如姐姐面前提起战神的事,他说,姐姐好像已经不能……,不能运枪了。她的手臂伤到了经脉,无法恢复了。”

  我的心又痛了。这是我下的令,当初为了擒拿她,我命令攻击她的弓箭要以射她的四肢为主,这样她就能失去抵抗了。虽然得知她已经没事了,可我依然心痛如绞,我如何能坦然面对那具被我如此伤害过的身体?

  月英明白我内心的感受,轻轻过来靠在我身上:“相公,你不必太自责,尤其不要在云如姐姐面前表现出来。你知道她不喜欢看到你的愁,你的悲。那些事情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泪水流下来,我捂住了脸:“月英,我一直就没有相信过她,没有站在她的地位为她想过。她对我的欺骗和利用是为公,而我却是为私。无论她对我们做了什么,她都没有想过伤害我们,不仅没有,还一直在暗中护卫我们。可我呢,我不仅在利用她,还直接伤害了她,当她满怀悲伤绝望倒入我怀中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我永远失去了和她做知己的资格。”

  月英紧紧抱住了我:“云如姐姐能理解你,能得。你们毕竟都是一样的人,都是。”

  我苦笑:“是的,她能理解我,也能原谅我,可是,她不会再把我们当知己,当所爱之人了。月英,我为什么做不到孙策那样,即便不放她,也不会去伤害她。当初,我要是答应了她的请求,给了她机会,我们之间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月英摇头:“可你明白,一旦她真的束手就擒,等待她的生活,恐怕是她更不愿意的。而当时的你,能做到像她对孙策那样吗?作为一个囚犯去面对蜀王,应该是她最不愿意的。”

  是的,她不愿意过那种被人摆布的日子,不愿意去当一个人质,所以,她宁愿选择一死。我叹声气,苦笑:“月英,我一直想不明白,天水城下,云如是真的选择了死,还是……”

  月英僵硬了一下,转而有些气恼地看着我:“相公,到今天,你怎么还……。唉,你不明白,当一个女人得知心上人对自己毫无感情可言的时候,她就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勇气。我想,云如姐姐说的是实话,如果你放车队离开,不去利用他们强占天水,姐姐会成全你,做你的囚犯。可惜,你让她失去了生的希望。”

  “月英,你相信我吗?我虽然下令伤害了她,可我没有想她死呀!我以为一切能在我掌握之中,当事态突然出现意外的时候,我们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我真的没想到,她就那样丝毫不抵抗地……,她从来不是一个肯放弃的人呀!”

  月英轻叹一声握住我的手:“云如姐姐了解你比你了解她要深刻的多。她可以当你的囚犯,却不可能去做蜀王的囚犯。她这次出行,恐怕就没准备活路,除非你……”

  月英的话让我想起云如在天水城下的话:“如自从离开洛阳,也没打算活着回去。今日,我死在这里,上报主公之恩,下全伯符之情,死得其所。”

  云如,这真是你要的结局吗?你把一切都预料到了,你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包括了这处宅院,甚至连我的后半生你都安排好了吗?我真的不是你的对手呀。如果,如果我当初在许都就认输了,何至于有今天。

  月英叹口气起身:“别想了,就让这一切都过去吧!其实你也说对了,云如姐姐不会再和我们作知己了,殊儿说,她这次回洛阳也只是待几天,然后还会回襄阳。以后,恐怕她不会再公开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我呆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一个曾弛姹风云的女子,失去了自保能力,她肯定不原意面对世人的怜惜。云如,她是那么骄傲的女子。月英还在叹气:“殊儿说,姐姐说,她对我们已经没有了内疚之意,可另外的两个人她还亏欠着他们。所以,姐姐怕是要去陪他们了。”

  另外两个人?我恍然:“是孙策他们吧!曹操会同意吗?云如的能力加上孙策的本事,曹操能放心?”话说出口,我却苦笑了,曹操怎么会不放心,云如是忠心于他的,任何人也不可能剥夺了云如的忠心,即便是我,更何况孙策。再说,曹操可能也希望云如为他看守住孙策吧!

  月英苦笑:“相公,到今天你还不明白?姐姐怕是已经把自己的心给孙策了,他比你强呀!一个女子面对孙策这样的男人,面对这么多年的呵护,能不动心吗?”

  我愣了,不相信地看向月英:“你说什么?云如她……”

  “一个女人,在她日夜渴望的爱得不到的时候,另一个人的爱会给她活下去的勇气。相公,也许在天水以前,姐姐是爱你的,可天水以后,重生的姐姐就把爱转向了包容她的男人,那就是孙策。相公,我为姐姐高兴,她也算有一个很好的归属了。”

  “是谁告诉你的?月英,你想过没有,云如可以和孙策在一起,却不可能嫁给孙策,嫁给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你明白吗?”

  月英沉默了一会摇摇头:“姐姐,姐姐的命是不是太苦了?相公,你还是不答应归降吗?或许,你的执拗也会让姐姐心中不安呀!”

  “或许吧。”我转身看看池塘里的荷叶:“月英,我今天真的后悔了,后悔当初和云如的争斗。也许,我早在夏口就应该答应她,和她一起回梅花小居,我们三个一起……”

  “不可能。相公,你放不下,姐姐也放不下,你们两个注定不走在一起就要成为敌人。这是你们命中注定的结局。可是,战争已经过去了,一切的恩怨也就了断了。我赞同殊儿的话,大战过后,国家颓废,作为一个有志之士,一个有能力的人,你不应该再坚持你所谓的信念。出去吧,就算你把姐姐的职责承担起来,她很希望你这样做,所有的人都期望你这样做,也包括了我。”月英这是第三次劝我接受命运了。

  “月英,不要逼我,让我再想想,再考虑考虑。”我依然放不下以前,放不下心中的一切。

  清白的月光把荷叶照亮,荷叶上反射出的光带了一些幽暗,就像我的心情。明天,等明天见了云如,我又该说什么?如果她也说出月英这样的话,我又该如何应对,我还能硬着心肠说不吗?不知道,我依然不知道。

  

凤翔番外篇:荷塘月色---诸葛亮的内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