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凤翔三国番外——曹操的心路(2)

    俺还是厚脸皮地为新书《水月宝鉴》打广告,敬请驾临。有PK票的朋友,请支持一二,谢谢大家!

  …………………………………………………………

  封元离开后,我开始认真思考起来。一旦冷静下来,我很快就想通了一些事情:子云几次三番说退隐;朝堂之上的不自在;每次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都是短短几天,通常见面后就匆忙离去;一年四季商贾装扮,把脸搽的那么难看;声音低沉,有时候还带点沙,可一旦说话急促或生气了,声音就会突地尖锐起来;身子骨看起来那么弱,却有战神的能力;还有她少年时代给我们的那种弱不禁风的感觉,经常类似撒娇般的神态,小心眼似的报复捉弄人的手段。

  呵呵,以前我没有这方面的觉察,因为每次在一起,我们总是说很严肃的事情,总是在探讨大事,总是在决定生死问题。我们都欣赏子云的聪明、睿智、才华、机灵还有她那天下无双的口才和敏捷的反应,浑然没有注意子云的一些动作、神情是多么的女性化,就是有时候想起她的小性子,大家都拿来开玩笑了。

  想通了这些,我身子有些燥热,脑子里一遍遍出现的都是子云的那张脸,如果没有那些粉……。赵如,赵子云,嘿嘿,赵云如,原来你的名和字是这样变化来的,名叫云如,人如云般飘渺无踪,这就是你的意思吧!呵呵,想起第一次见到的子云,面白如玉,神情如云,飘逸中带着不着尘世的风姿。这幅容貌配上女装,啧啧,比史雅还美吗?很想立刻就见到女装的子云,这个封元,真有眼福呀!在邺城被奉孝他们捉弄后的子云,娇羞的样子真是让我难忘。

  一阵的兴奋喜悦过后,内疚涌上了我的心头。这么多年了,子云为了辅助我,把自己放到了那么危险的境地里,为我操劳奔波。我想起暗探给我的关于子云的一切,她是怎样不辞辛劳亲自跑到那些战略要冲去视察,然后熬夜将路线画出来;她是那样重视每处的地形,山川河流的分布,不放心那些伙计绘制的地理图,每一幅都要亲自查验,精心核对计算;她是怎样在乡间,在城镇里寻访人才,每经过一处地方,都要细心查访可用之才;她又是怎样操心她的生意,而实际上却是为了挣钱来养活养马场、水军还有老幼孤寡们。

  都说她富裕天下,可仔细想想,她身上的饰品很少有过变化,她用在自己身上的钱财怕也只有那两个宅院了,还是必需要有的宅院,她把钱都用在了我的身上!

  还有我每次出征前的准备工作处处都有子云的心血,她总是亲自去探查敌人的情况,收集他们一切弱点分析给我,让我战无不胜,我取得今天的成绩,子云才是我最大的幕后功臣!不仅这些,交到我和文若手中的那些文案建议,那些整治河流、改良耕种、加速畜牧生产、武器改造等等的文稿又耗费了她多少心血,我简直无法想象这些都出自于一个女子之手。

  想到这些,我心里隐隐作痛。一名女子,辛劳半生都是为了我,十七年了,一个少女就这样成了一个女人,为了我,她放弃了多少?这样一想,我又得意起来。男人,谁不渴望别人的崇拜和敬仰,我做到了,不仅手握重权,还得到了子云这样的奇女子的青睐,这让我异常地满足。女人在我心目中是弱者,是需要我们精心呵护,是增加男人生活乐趣的人。像史雅、莲彤那样的异族女子本应是异数,但子云的秘密让我重新审视我的观点了。

  在屋里傻呆呆地想了好久,我才在护卫的焦急中走了出来。望望蓝天白云,摸摸头,再回身看看屋里,我有些弄不清楚自己在哪儿。刚才的一切都像是我在做梦,就是现在,我都还没从梦中清醒过来。回到大堂,众人等的有些心焦,几个心腹更是紧锁了眉头,好像遇上什么大的难事一样。呵呵,他们在担心我。这一瞬间,我有一种自豪感,别人无法得到的自豪感。

  我的得意和满足让堂上等待的众人很是疑惑,呵呵,他们怎么会明白我的心情,特别是鬼机灵般的郭嘉和荀攸,还有老而奸猾的贾诩,见风看舵的刘晔,肚子里有主意的司马懿。我耐不住兴奋,朝郭嘉狠狠看过去几眼,把这家伙看的一头雾水,嘿嘿,任你机灵似鬼,也不知道子云的秘密吧。结拜兄弟,嘿嘿,好想立刻看看郭嘉一脸的窘境。

  但是,这个秘密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这是我的秘密,是我和子云之间的秘密,至少目前的情况下,我还不会宣布这个秘密。等子云回来后,我要与她好好商量一下她的今后了。

  子云的今后会是什么?嘿,她是冲儿的义母,那是不是表明她也愿意跟从了我?可是,她真的愿意跟了我吗?无数次说起的退隐是她要隐居山林还是想嫁为人妇?万一她不愿意跟从了我,我又该怎么办?这是一个要好好考虑的问题。仔细想来,似乎她的确不愿意跟我,毕竟在她心目中还有不少夫婿的人选,远在江东的孙策他们不说,就我身边她的这几个义兄,还有一个诸葛亮都是难得的俊才。

  而在这些人中,我的条件最差,虽然我拥有强大而绝对的权利,我可以掌握他们每个人的生死,可是子云不喜欢权力,她甚至在刻意远离权力的中心,而作为我的女人,就不得不参与到权利斗争的中心中来,而她多次表示了对这种斗争的厌烦。

  想到这里,我有些沮丧,我或许可以用强迫得手段来得到她,可她的性格根本就容忍不下我的强制。再想想,子云对孙策和周瑜一直都不同,那种时刻关怀,事事操心的样子让我嫉妒,当然,因为敌对的关系,因为孙策他们也处于权力的中心,子云或许不会期望成为吴侯夫人。可据眼线提供的情报,子云好像对那个诸葛亮情有独钟,她和诸葛亮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呀,那个赵芸儿的名字好像就是在与诸葛亮结交后编出来的,难道……。

  唉,我大大叹了一口气,心里顿时烦闷起来。

  “主公,北边可有变故?”郭嘉走至我跟前,小声询问。

  我抬头看到他脸上掩饰不住的焦急,堂上也是鸦雀无声,哦,我又出神了。呵呵,把这些人吓到了:“哦,没什么大事,我在想平叛的事。”

  我的回答显然让众人不满,特别是我的智囊们,他们嘴里不会说出来,埋怨的神色还是落在我眼里。我呵呵一笑:“奉孝,真没什么大事,是我的私事。好了,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接着说。”

  毛玠纳闷地看着我道:“主公要给赵如封地。”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郁闷道。可再次冷场会让众人更不安,因此我想了想道:“这件事暂时放放,我想等子云说服了赵云再说。赵云的事是子云做的不对,朝堂之上还有些看法,我不能不予理会。”

  我的强词夺理让大家都有些发呆,郭嘉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沉默不语了,他们知道我不会亏待子云,因此从来不会为她争什么名利。

  崔琰却不同,他一贯告诫我处事奖罚要工整,因此他站了出来:“丞相,赵云是赵云,赵如是赵如,兄弟效忠不同的人,不是他的过错。丞相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不奖赏赵如的功劳,恐怕会让众人失望。”

  他说的对,可我不想那样做,我不想把子云再当成普通臣子来使用了。想了想我回绝道:“赵如隐瞒赵云的事并不是我不封赏他的原因,而是要赵如反省自己的过失。她若还不能尽快从商人的转换成臣子,对她就没有好处。再说,从一个白衣之人一跃而成侯爵,已经算破格封赏了。好了,这事我自有主张,我说了算。再议其他人吧!”

  对子云的封赏就这样被我按了下去。事后,面对郭嘉他们的疑惑,我拿赵云作了借口。一听到我提到赵云,郭嘉他们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其实,他们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哈哈,捉弄聪明人很有成就感,我想,我能理解子云平时看我们时的笑脸是什么意思了。

  自私让我的心硬了起来,在我暗示了三次后,封元终于明白了我的心意,他默默领受了我的杀意,主动接下了北上联络的军令。不久,封元牺牲在剿匪战役中的消息回来了,伴随消息回来的是他的尸体。尸身保存的很好,他走的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怨愤,没有一点不满,仿佛在他得知了子云秘密的那天,他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我重重封赏了封元,让他以侍从之身位列侯爵,并让他的儿子继承了这份荣耀。没有人提出异议,他的成绩有目共睹,也没有人怀疑封元的死是我的强迫,我当然也不会有任何表达,包括子云我暂时也不会让她知道,因为她会受不了的。

  子云的工作有成效了,荀彧带着诸葛亮来了洛阳。文若说诸葛亮还没有完全从刘备的立场上转变过来,但已经有所松动。我同意了他的建议,让诸葛亮再跟随他一段时间。我没有直接面见诸葛亮,但在诸葛亮和胡昭会谈的时候,我躲在侧室旁听了很久,他敏捷的才思,对世道独特的见解都让我很满意,而他对冲儿的关心和教诲也让我很高兴,这样的人才能为我所用,何愁天下不定!

  诸葛亮的到来也给我带来了一丝烦恼,他和子云的关系果然不一般。离开洛阳前,他在城外的山里和一个女子盘桓了三天,我的人虽然无法靠近他们,可那女人随身侍奉的老仆人他们却认识,那是子云在襄阳的老管家。

  我得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那女子就是子云本人。她居然用女子之妆和诸葛亮游玩了三天,我的心犹如刀割一般痛了起来隐约中,我仿佛看到了子云嫁给了诸葛亮,她用嫁人作为她的隐退,但这个男人却不是我,这种想法让我痛苦也有些不知所措。子云不是一般的女子,我不可能强行将她抢进府中,我该怎么办?

  那三天我不知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谁都知道我在发火,每个人没有事都不敢往我身前靠。我真想立刻把子云喊回来,立刻把她纳入我的怀里,如果我只是典韦那样的将军,只是奉孝那样的重臣,我已经这样做了。可我没有,因为我是主公,是一个掌握了大半个天下的主人。我可以不顾虑那些冷嘲热讽,可以不在意旁人的讥笑谩骂,可我不能不顾忌我的事业,不能不顾忌我的天下。

  子云不仅仅是一个女人,她还是我身边最倚重的谋士,是我军队的战神,是寒门庶士的典范。多少双眼睛看着她,多少人想通过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些人中还包括了我。我无法做到无视奉孝他们的存在,更无法蒙蔽自己的双耳让赵云他们受世人的讥讽。我可以不顾一切,他们却不能,子云也不能。

  就在我犹豫彷徨的时候,子云来见我了,一如既往般的随意,一如既往般的得意。她依然把自己定位在我的谋士和亲人的两种身份上。面对她对封元的哀伤,面对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我几次到嘴边的话竟说不出口。犹豫再犹豫,我曹孟德什么时候也这样胆小起来,可我真的做不出强迫子云的事情来。

  我强打精神应付着子云的搞笑,她看出我心情不好,故意说些自己的笑话让我笑,我只能笑,笑着笑着,随着她的开心,我也真是三天来第一次开心地笑了。笑过后,我想,干脆再过一段时间吧,等子云把赵云说服了,等赵云凭借自己的本事为我立功后,我再揭穿子云的秘密,再请求她进我的内府,那样对我们来说,都好,也是顺理成章的好事吧!

  就在我还在思考如何面对子云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件突然发生了。首先就是小皇帝莫名其妙地封我做魏王,还以强硬的口气不准我推辞。大汉从白马盟时就宣布了异性不封王的政策,一直延续至今,刘协小儿却突然封我为王,这让我感觉惊异,心中不仅没有高兴的感觉,反而隐约感觉要出事,而且是大事。

  事情接二连三地来了,十天后荀彧带来了一份让我非常恐慌的诏书,皇帝东巡?摄政?没等我看明白诏书的意思,荀彧就昏倒在我面前,这一倒就没起来,我去探视,似乎清醒的他却一言不发,闭目流泪,我什么究竟也没探问出来。这种情形让我们大家都有些心慌,郭嘉便提醒我,恐怕子云出事了。

  郭嘉的预感真强,没等我派去许都的人走到那里,那边的消息到了,同时来的还有子廉的请罪文书。子廉虽然在文书中极力为子云做了开脱,但她擅夺兵权放走刘备、赵云、董承等人的行为却是板上定钉的事实。我立刻就联系到荀彧的病,很奇怪的病,还有荀府门前天天监视那个小管家呆瓜。

  而此时,我以魏王之尊在皇帝东巡期间摄政和赵如公然夺取将将印放走朝廷罪人的消息在洛阳城里传开了,早在我下令封锁消息之前就传开了,这其中的名堂越来越复杂了,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我做出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赶快保护子云,很明显,就在我身边有一股势力急切想要子云的命。

  没等我的人去接,子云自己来洛阳了,没见我们中的任何人,而是直接去了府狱,这让我万分恼火。稀虑按我的要求去提审了一次,结果给我带回一份子云的认罪供词,完全是一幅主动找死的供词,这让我大为光火。稀虑聪明地知道自己理会错了我的意思,吓的浑身发抖地匍匐在我身前。

  我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淡淡地告诉他这份供词的内容只限于三个人知道。稀虑明白了我的暗示,恐慌地回去了,第二天他忐忑不安地告诉我,昨天晚上和他一起的随从得重病死了。我满意地点点头,我不在乎这些小人物死多少个,我只在乎我注重的人会不会有事。

  稀虑走后,我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去见了子云,稀虑还算懂事,为子云安排的房间不错。我进去时,子云正没心没肺地看着案几上的美事流口水。不知怎么啦,我心里不舒服起来,她怎么能这样,闹出这么一件大事还跟没事人一样那么随意悠闲。

  气呼呼地一屁股坐下,才抬头就看见子云直挺挺地跪在我面前。这是她第二次给我下跪,第一次她打了我,这一次又是重重的一击,说实话,跟第一次一样,打的我头疼。

  几句话下来,我的怒气消失了,子云坦诚了她上了诸葛亮的当,也坦诚了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更是一句话就点明了我和她的处境:能开脱她可以找无数个借口,但唯独不能使用“为我”和她“是女人”这两个方法。众人的悠悠之口是我和她都无法直面的,这还关系到我的属下之间的明争暗斗,更是直接关系到冲儿的未来。我没有再和子云多说什么,既然她已经尽力了,那么后面的事情就由我来做好了,必要的时候,我也能运用一下强权。

  离开监牢后,我已经整理了一个大概的计划,洗脱子云的关键有两个人:文若和赵子龙。文若看来是许都事件的关键人物,而赵子龙是我能名正言顺地把子云放出监牢的人。回到府里,我找到了众人,一副深高莫测的询问后,了解了我的心腹们的态度,他们果然明里暗里反对我处置子云,而那几个心中有鬼的也不敢明确表示反对。嘿嘿,我可以进行我的计划了。

  首先,我暗示荀攸,为了你们荀家和文若的性命,你应该去做一点事了。荀攸虽然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却躬身领受了任务。其次,我暗示郭嘉,你们这些聪明人应该知道该对赵子龙采取什么手段,我不方便出面,你们不应该有这个忌讳。郭嘉他们面对我的提示心里亮堂着呐,我看他们早就有了这方面的打算,只是我没有表态,他们不敢动手而已。

  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折,荀攸回馈的消息证实了我的猜想,皇帝的出走果然有荀彧的作用,他竟然为了小皇帝与诸葛亮联手了。我想不到却又在情理之中,默默思考了两天,我让荀攸带话给荀彧,既然病了就多休息休息吧。子云明显使用了保护荀彧的手段,既然他现在对我已经没了威胁,我也乐得成全子云的一片慈爱之心,再说,杀荀彧对我来说,也是一件痛心的事。或许子云保护荀彧也是为了最终保护我。

  也许老天要帮忙,汝南多年的平静被一股来历不明的匪徒打破,忠于汉室的臣子被杀死了两百多人。接到消息后,我无喜无忧,哼,这些臣子与我都没有关系,我本来都懒得杀他们,既然有人代劳,我也不会不高兴。况且还有一个让我高兴得因素在里面,郭嘉他们早就开始在汝南、襄阳、巴郡等地散布我要杀子云的留言,赵子龙听到后,肯定会回来。只是,他回来恐怕低头也难,但有了汝南说不清楚的袭击事件,赵子龙的低头就容易多了,呵呵。

  果然,赵子龙很快回到了洛阳,还带着一身的伤,哼,这个刘备比我心狠呀,我杀人就一刀,他连人心都杀。赵子龙很快就答应了做我的征北将军,他为了妹妹也是啥都不顾了,想想也为他们兄妹伤心,特别是子云,她为了我,付出的实在太多。

  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我费了这么多心力将许都事件压平,子云居然还埋怨我没亲自去慰问赵子龙,还吃豪门的醋,简直是没心没肺…………虽然生气,我还是去安慰她了,再次握紧她的手,我心里才安定下来,这么多年了,只有握住她的手,我才能平静地面对一切,或许是兖州背叛事件留下的阴影一直徘徊在我心里的缘故吧!

  子云怄气般地想抽回手,我则死拽着不放,我在害怕,害怕我一旦放开她的手,就再也不能掌握她了。子云没有继续挣扎,她脸上很快就露出满意的笑容,我知道,她要的其实不是我的恩宠,不是体面,她要的是我的信任,是一如既往的相处。

  这一次的谈话,子云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让冲儿离开她,回到我这个父亲身边。我差点以为子云要彻底放手,要做退隐准备了,幸好不是,我舒了一口气,同意了她的想法,毕竟,这两年,冲儿实际上已经回家了,我也开始了考验他的工作。

  与此同时,我也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一口答应了子云要带冲儿去泰山观看封禅之地的要求,实际上是答应了子云一直想让我做的事:以曹代刘。我或许做不到,但我会让我的儿子做到,我,曹操,有这个资格让我的儿子得到我应该得到的荣耀,我有资格让曹家走上历史的巅峰。

  子云和冲儿他们回到洛阳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出征汉中的准备,同时我也下了决心,等我从汉中回来,就正式和子云摊开来说,不管怎样,我都要把她纳入我的内府,那个时候,赵云应该取得了平匈奴的功绩,没有人再会对他们兄妹说三道四。那个时候,作为堂堂魏王,也应该正式迎娶一个与我相配而且能辅助我更上一层的王妃。

  当然,作为对子云的了解,我暗中布置给郭嘉一个任务,那就是看好子云,不允许她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离开洛阳。下这个命令也是无奈,因为子云给我提出了一个我绝对无法接受的建议,那就是让她南下江东去说服孙策来降。孙策决不可能归降,作为一个霸主,有能力与对方一战,当然不会屈膝投降。

  子云想的太天真,她过于看重自己和孙策他们的友情了,她以为孙策他们还会把她当生死之交,她怎么就想不到,十来年的友情来源于一个骗局,谁能忍受这种欺骗。

  汉中之战非常顺利,张鲁本就没有与我对敌的勇气,他的弟弟倒是想倾全力阻止我军于关外,却在出发的当晚从马上摔下身亡。失去了唯一对抗我的力量,张鲁很快就送来了投诚信,我率领大军一仗未打,顺顺利利地到了汉中城,顺顺利利地完成了汉中防卫的交接,带着张鲁等汉中老臣回了洛阳。

  当然,能这么顺利地得到汉中,子云的功劳非常大,她不仅早为我筹谋好了镇守汉中的能员大将,还暗中策划了张卫的死,原来,子云早了解到张卫不会轻易投降,所以暗中安排了人,一根小小的毒针就能让战马发狂。

  得知这一真相后,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既喜又忧,喜的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恐怕没人能驾驭子云;忧则是我有一种感觉,我怕是无法得到子云了,她不愿意的事情,谁能强迫?

  兴高采烈回到洛阳的我,在见到郭嘉的苦瓜脸和荀攸游离的眼神时,就感到不好了,果然,城门口迎接我的臣子里没有子云,庆功宴上也没看到她的影子,她真的去江东了?带着这个疑问,我望向郭嘉他们,他们躲避着我的目光,心虚的连酒也不来敬了,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凤翔三国番外——曹操的心路(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