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之番外——小羽生病

    说在前面的话:呵呵,我答应让云如和小羽和谐团聚的,一直有写番外。只是,嘿嘿,比较慢而已。眼下,正好闪亮女主笔的命题作文是写自己书中人物的番外,就写了一点番外的番外。嘿嘿,是小羽回到三国时代和云如他们一起生活中的“悲惨”镜头之一。亲们喜欢看的就去捧场吧。有包月号的亲们,下个星期去女主笔比赛那里给梦投一票吧!谢谢大家!

  ………………………………………………………………………………………………………

  正文说明:

  说明一下,番外的设定已经完成,赵羽是活泼好动的惹祸精,延续了他以往没心没肺的特点。咱们的女主人赵云如却是护国夫人了,是真正当家之人。这样的一对组合,会给大家带来一个温馨的番外吧!所以,梦凝大声叫喊:俺不是后妈……

  ………………………………………………………………………………………………………

  番外之番外一:小羽生病——琴瑟琵琶

  庭院深深,湖光水色,美景处处在,人间天堂就是这里:洛阳城外的清新雅筑,一个不算“太大”的庄园,是皇帝御旨特封给义母护国夫人的府邸。为什么不在洛阳城内?汗,想想赵云如身边的这些人,洛阳城里哪里去找这么大的地盘呀!

  这个庄园很大,内里不仅屋舍众多,排列有序,还建了好几个花园,分布在庄园中的不同位置上,园中各色植物和花草水塘的布局也不相同。叹气,谁让赵云如的亲人们爱好都各不相同不说,还都不肯离开这里,有几个可恶的,更是直接带着老婆住进来,把自个的家扔了。

  虽然大家都一窝蜂地赖在这里不走,但有一处地方还是比较清静的,这就是赵云如本人的园子。家主的地位不得侵犯,神仙除外……赵羽就赖在赵云如最喜欢的花园里不走,一个人占据了一处小花园。

  赵羽占据的这座小花园,清幽雅致,园中树木不算多,却是一年长青,在洛阳,这种花园极其罕见。至于原因,却没人说的清楚,反正,赵羽就有这个本事,弄的到这样的树木(也不想想,他的两个变态爷爷连人体都能给改了,何况树木)

  花园里,清幽的树木环绕下,一个大大的池塘横在中间,精致的八角亭作为纽带,将水塘三面延伸过来的廊桥联系在一起,小小的水榭在池塘中央显得古朴典雅,别有情趣。

  眼下正值暑天,走在这样的花园中,感受仰面而来的清凉,闻着淡淡的花香,观赏池塘中盛开或半开的莲花,多么惬意呀!如果小亭子上没有人趴在那里哎哟地叫唤连天,这里就是人间仙境之一。

  赵云如匆忙地行走在通向凉亭的廊桥上,神色紧张地听着凉亭上传出的哎哟声,嘴里则不停地叹气。她急冲冲地从外面赶回,是大哥典韦派人找她,说她的三哥,郭嘉郭奉孝被人气的够呛,发誓打烂某人的屁股,连典韦都拉不住。赵云如头都大了,赶紧跑了回来。

  此时,打人的郭嘉早没影子了,凉亭中趴着的人哎哟直叫,典韦坐在旁边,抡着大蒲扇在扇他的屁股,一脸的心疼。此情此景,赵云如却很想发笑。

  “大哥,小羽怎么啦,把三哥气成这样。”

  “不知道。”典韦摇摇头,心疼地看着某人的屁股:“我问小羽,他不肯说。啧啧,这屁股,血都打出来了,老厚的板子,奉孝真能下的去手。”

  “大哥,你怎么没拦着,明知道小羽不敢反抗三哥。”赵云如不满典韦的失职了。

  其实,赵羽被郭嘉教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其他几个哥哥也有教育赵羽的行为。平时赵云如也乐得看笑话,反正赵羽皮厚,又是神仙,经得住打。可这次,似乎过分了,半边屁股上都沁出了红色,眼见得是挨的狠了,她也心疼起来。再说,这大热天的,受这种毒气,恐怕,某人再强悍,也要躺十天半个月了。

  “5555555555555……”看见赵云如走到了自己身边,赵羽马上放出了悲声:“云如,我冤枉呀……”

  赵云如摸摸赵羽的额头,感觉到温度不高,才叹气:“我说小羽,你哪次不叫冤,哪次真的冤枉了你?说说吧,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惹的三哥下这么重的手。”

  赵羽哼哼痛,看了一眼典韦,把头埋下去了。

  赵云如微微一笑,对典韦道:“大哥,你弄张布浸了水给小羽捂伤。这么热的天,伤口一定烧的很。”

  赵羽赶紧猛点头:“好烧呀……”

  典韦不疑有他(老实人呀)赶紧找布去了。

  赵云如这才坐到了赵羽身边:“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羽的脸上泪痕没干,委屈地抬头诉苦:“我只是跟三哥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他就气成这样了。”

  “无伤大雅的玩笑?你开这种玩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平时不过拍你几下,哪次被打成这样?啧啧,用板子打的,还是厚板子。”

  “是呀,是呀,好厚的板子。云如,你告诉秦大哥,家里不许放能拿的动的,这么厚的板子。”赵羽赶紧哀求当家的人。

  赵云如扑哧一笑:“你呀,还是神仙,怎么老就长不大?长不大也算了,还这么没记性。告诉你多少回了,三哥对你有气,你就是不听。他下手这么狠,你怎么不跑?”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赵羽呲牙咧嘴地挪挪身子换个位置,春凳上被汗浸湿了一大片:“我不能跑,我一跑,他更气。三哥的身体才算调养到位,大热天的,如果这口气出不来,憋在心里,他身体就有问题了。反正我皮厚,经打。不过,真没想到,他居然打起来没完了。如果不是大哥强行夺下板子,我的妈妈呀,这屁股就保不住了。”

  赵云如笑了,想想又摇头:“你呀,明明是处处为三哥着想,可每次都惹他生气。”

  “你也知道,三哥对我有气,他的前生被我连累,日子过的最不舒心。我对三哥也有愧,让他一次把气出完好了。其实三哥也喜欢我,他嘴上不说罢了。”

  赵云如叹气:“你们两个呀,都不让我省心。前生今世的,干吗老扯在一起。今天到底是为什么打你?”

  “三哥不听话,又去祁红苑玩了。我没忍住,就嘲笑了他一句话。”

  “嗯?”赵云如眉头皱了一下:“又去祁红苑了?还是找小荫?”

  “可不是。也不知道那个小荫姑娘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三哥愣是喜欢的要命,一天不见就丢了魂。哼哼,早知道他色性不改,我就不该让爷爷给他造返老还童的药。这下可好,身体一好,色心就上来了,还涨了力气……哎哟,好痛。”

  要说赵云如为什么听到郭嘉去祁红苑就皱眉头,还得从祁红苑本身说起。

  不高不矮的大门,雕梁画柱的门楼,古朴典雅的庭院,楼台舞榭、莺歌燕舞,穿梭的人们迈着紧张、优雅、渴盼、急切等等的不同步伐从各个弄堂里出来进去,本应显得嘈杂繁乱的地方,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雅致。

  这里,就是洛阳城中有名的祁红苑,也是大魏国帅哥们最向往的地方,因为这里面是大魏国最好的女子学校,里面的女子无论年龄,个个都身怀高超技艺和才学,而且,最让人垂涎的是,这些女子的美貌也都不凡哟。

  祁红苑是赵云如在赵羽的建议下修建起来的。祁红苑的前身是赵云如创办的抚孤所,抚孤所里的一些女子到了出嫁的年龄,赵云如就把她们集中接到洛阳来,原打算想让她们和洛阳城外的学院中的那些青年俊杰有个先期的交往,给这些女子有比较幸福的将来。

  赵羽知道这个地方后,觉得赵云如的想法还是太封建保守了一些,他引用赵云如,还有李记和赵琴、黄月英、蔡文姬等著名女子的例子,证明女子一点也不比男儿差,缺少的仅仅是和男子平等的教育而已。在他的极力建议和赵琴惟恐不乱的怂恿下,赵云如取得皇帝曹冲的支持,便将以前的抚孤所扩成了祁红苑,成为大魏国第一所女子学校。

  祁红苑中分四个分院,分别是海棠春晓、荷塘月色、桂蕊飘香、风中雪莲,四个分院侧重不同,培养出来的技艺和才学也不同,被世人看重的地方也不同。

  海棠春晓以教授舞蹈、鼓乐、编钟、茶艺等才艺为主,来这里的女子除了一般人家希望女儿多才多艺外,还有大户人家圈养的府中乐伎。这里的教员也以女子为主,连蔡文姬也被高价聘请来了,赵云如有兴趣也来客串一把老师,过足了当老师的瘾。

  荷塘月色以教授女子手艺为主,比如纺织、编织、刺绣、厨艺等等,这里的学生感兴趣的都是家庭主妇的手艺,大有学会两门回家,吸引老公喜欢的目的。这里的教员多来自宫廷御厨和各教坊的首席教师。

  桂蕊飘香里教授的则是诗书、绘画等才学。由于赵云如的传奇经历,大魏国女子好学成风,许多女子更是护国夫人的崇拜者,这里的学员都是赵云如的超级粉丝。所以,郎朗读书声在这里简直是天籁一般,引得无数青年男子跑到院子的围墙外听壁角,这已经成为大魏国的风景线之一了。

  风中雪莲里的学员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这些女子说起来应该不算学员,而是赵云如收养的无家可归之人。她们中间大部分人才情具佳,都受过一定的家庭教育,有的出身也很高贵。只是出于各种原因,她们成为了孤独之人。

  只是……战争能毁去生命,却毁不掉人的傲气,她们与大魏国之间多少都有些心结,所以,也不愿意嫁人。赵云如深感她们之志,又不想被人说三道四,边将她们安置在祁红苑中养了起来,并选其中一些感恩的人为她管理祁红苑的日常事务。

  至于祁红苑的主管大人,自然是赵云如的老公秦勇了,要说管帐,还得靠他,否则……某两个人都是能花不能算的主。需要秦勇管帐,是因为祁红苑是挣钱的学校,是私立的民办学校。

  赵云如虽然是大魏国的护国夫人,但不是官吏,而是商人。皇帝陛下的义母,皇后殿下的亲姑妈,没有廷俸禄可拿,当然要自力更生。所以,赵云如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赵羽有着前生的经历,也深知金钱的重要性,他比赵云如更爱钱。所以,回到这里世界后,赵羽“发明”“创造”了很多赚钱的生意,比如棉花的种植、玻璃的制造等等。

  于是,两三年里,赵云如的生意从非常红火发展到了热火朝天,德裕商行已经升级为德裕商社了。当然,没有人胆敢对此愤慨半句。话说,赵云如似乎也不是奸商……而赵羽嘛……

  赵羽既然这么喜欢挣钱,自然对祁红苑的管理上心,他不管帐,却可以客串许多角色,加上赵云如有意识地让他出力,于是,他就成为了祁红苑的副主管,主要负责教导一些学问,指导琴技、编排舞蹈等等。

  在祁红苑正门的接待大堂的左右两根大柱子上,有这样一对条幅:有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如此有创意条幅一般人肯定想不出来,它出自祁红苑副总管之手。

  祁红苑成立一年后,就在大魏国出尽了风头,大户人家和普通百姓都把孩子往里送,而从祁红苑里出来的姑娘,也成为争抢对象,不仅宫里的女乐和大户人家的艺伎,也喜欢到海棠春晓里抢人,各地的艺坊和手艺作坊也到这里高价聘请师傅。而洛阳城里的男人更是以能娶荷塘月色和桂蕊飘香的女子为妻自豪,甚至有人家刚把女儿送进祁红苑学习,就有人上门提亲了。

  如此火爆的生意场所,赵羽当然不要放过挣钱的机会,弄了这么一条幅,意思是:要来祁红苑,无论是学习的,还是找人的,统统要出钱。凡事要讲究本钱吧,祁红苑是学院不假,可那是民办学校,教学要给老师付工资,要买教学设备,要印制课本等等……。来祁红苑找人,也要喝茶吧,这些都需要本钱的。

  当然,祁红苑毕竟是学校,不是一般的场所,要在祁红苑喝茶,光有钱可不行,还要有品位。虽然不会来个三考,但,出口成脏之辈是会被扫地出门的。洛阳城里流行一句话:要看这人有没有品格,就看祁红苑接待不接待他。

  只不过,来祁红苑的也有不带钱的人,那就是赵云如和赵羽共同的兄长和朋友,比如某个偷偷摸摸来玩玩的老头子(曹某人)。至于曾经有名的浪子郭大人,那是这里的免费常客。只不过,貌似对郭嘉的这种行为,两个小的,赵云如和赵羽都是非常的不乐意。

  郭嘉同学是很强悍的人,家里说一不二,朝堂上人人仰望,连老主公曹操都不会说他半句重话。可是,俗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呃,错了,是人人都是克星存在。郭嘉的克星就是赵云如了。在义妹面前,郭嘉是处处吃亏,被管的死死的。

  郭嘉是个怜香惜玉之人,自觉得亏欠义妹太多,所以,很自觉地在赵云如面前放矮了半头。可是,赵羽这个小弟弟就不一样了,男孩子,而且是调皮捣蛋的男孩子,还曾经亏欠了他许多。虽然赵羽是什么神仙下凡,但,长幼有序,人间的基本道德神仙也要遵守。作为兄长,面对小弟弟的不听话或者恶作剧,嘿嘿……无需忍耐,无需忍耐呀!

  郭嘉被赵羽捉弄的在家里躺了三个多月后,终于可以出家门四处溜达了。在赵坚和赵宏的神奇药物治疗之下,他这三个月算是脱胎换骨,身体的状态似乎回到了青年时代。得意之下,郭嘉老毛病犯了,频繁出入繁花场所,洛阳人心目中的浪子又回来了。

  对于这个,赵云如和赵羽都气的牙根痒痒,连续说了郭嘉许多次。面对赵云如的教育,郭嘉表面上唯唯诺诺,背后继续小动作,让赵云如苦笑不已。而面对赵羽的说教,郭嘉则是不耐烦地恨赵羽两眼,然后继续我行我素。

  赵羽没办法,又不可能让两个爷爷把郭嘉的身体弄垮,只好不停地向赵云如打小报告。次数多了,赵云如也生气,干脆联合几兄弟加上三嫂子,对郭嘉采取了经济封锁。这下,郭嘉可是气的够呛,没地方发火,赵羽就成了出气包,不给赵羽好脸色看。可怜的赵羽,心中也有些内疚,所以,只好嬉皮笑脸地拿热脸去贴郭嘉的冷屁股。

  郭嘉没钱出去潇洒后,渐渐把玩闹的重点放在了祁红苑。一开始,他说要去教导桂蕊飘香的女子们学习计谋,赵云如同意了。没想到,老师没当几天,郭嘉就跑去了海棠春晓。他喜欢看那些歌舞,听那些声乐呀!

  恰恰这个时候,海棠春晓高价聘请了幽州的著名乐师荫荫姑娘来当学校的老师,郭嘉一眼就把小荫看上了。这下是魂不守舍地天天往祁红苑跑,缠着小荫姑娘让人家教他敲编钟。

  荫荫姑娘貌似很喜欢郭嘉,两人相处的时间越发多了起来。可这两人也好玩,一个不提娶,一个不提嫁,说是忘年交,可又是那种郎有情妾有意的意思。这样一来,祁红苑里不免有些话说出来,而郭嘉的几个夫人也脸色不好了。

  赵云如和赵羽知道后,为此伤透了脑筋,劝说郭嘉,劝不听,去说小荫姑娘,貌似也不好说。所以,这事几乎成了两人的心病。所以,此时听赵羽说起郭嘉又去找小荫了,赵云如脸上会有愁容出现。

  “唉,看来,三哥和小荫的事也该解决了。”

  “不用你费心了,已经解决了。”赵羽哼哼着说。

  赵云如一愣,旋即明白了:“三哥是因为这个打你的吧?你用什么法子拆散了他们?”

  赵羽切了一声:“切。云如,老辈子常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可不会当法海。”

  “法海?又是你们天上的人物?”

  赵羽眼也不眨地点头:“是呀,那家伙多管闲事,拆散别人的美好姻缘,被贬下天庭了。”

  “哦,那你是怎么解决三哥的问题的?”

  赵羽嘿嘿一笑:“也没使用什么手段,我就当着小荫和一堆学员的面,开了三哥一句玩笑。小荫姑娘当时就表明了态度:她只是崇拜三哥,绝对不会嫁给三哥。”

  赵云如想了想,甩甩头:“算了,想不出你会说什么,让三哥如此恼怒的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赵羽委屈地嘟囔:“也不是什么坏话呀,实事求是而已。”

  “你说说,我来听听。”

  赵羽嘿嘿,不好意思地把头埋了下去:“我只不过对三哥说:你都这么老了,还有能力娶姑娘回家吗?”

  “扑哧……”赵云如一个没忍住,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小羽,你太毒了。当着众人的面,你居然,居然说三哥不能,不能……天哪,别说三哥那么好面子的人,就算换了大哥这样的老实人,也非狠狠揍你一顿不可。”

  赵羽吐了一下舌头:“大哥不会,因为他听不懂。”

  “哈哈,哈哈,哈哈……”赵云如忍不住大笑起来。

  典韦拿着两块棉布和一个水罐急冲冲地回来了:“小羽没事吧?什么事让你这么好笑?”

  赵云如笑的都忍不住了,可刚才的话偏偏不能给典韦说,只好站起身来往外走:“大哥,小羽没啥大事。我去找两个爷爷,让他们晚上来给小羽治疗一下。告诉家里,不要做我的晚饭了,我去找三哥谈谈。哈哈哈哈哈哈,小羽,这下三哥一个月不会出门了,你就等着继续挨打吧。”

  赵羽哀鸣一声:“不会吧,还要挨打……我不干啦,我要离家出走……”

  典韦把一张浸了水的棉布贴在赵羽屁股上:“得了,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二十次了。”

  “55555555555555……”

  事实证明,最了解郭嘉的还是赵云如,此后不短的日子里,赵羽一直躲着郭嘉走路,一旦两人碰上,赵羽的屁股上一定会印下郭嘉的巴掌印。当然,在赵云如的威吓之下,赵羽的那句玩笑话还是没有流传出去。只不过,郭嘉真的为此停止了去祁红苑的行为。

  ………………………………………………………………………………………………

  番外之番外二:小羽生病——弹弦而歌

  秋高气爽,丰收满仓,赵云如从寿光回到洛阳心情非常好,很久没有到处走走了,这次出去一趟,舒服的都不想回来了,寿光的老人没有忘记她,商行的生意也好的出奇,如果不是眼看着就要入冬了,她还想在寿光多待一段时间。

  回到家里,意外地发现家中人口减少了很多,从进大门开始,到了正厅,也没见到几个家人,家中那些一看到她就要扑上来互相告状外带乱撒娇的老老少少更是不见踪影,这让她更加疑惑不解。赵云如看向秦勇,对方摇摇头,显然也是一头雾水。

  穿过了正厅往后走,里面急匆匆跑出一个人来,看到他们一下子扑了上来,赵云如笑了:“你们都在后面?知道我们回来了,居然一个也不出来迎接。说,是不是你羽叔叔搞的鬼?”

  扑到赵云如身上撒娇的孩子是周瑜的小女儿周竺,此时仰起头咯咯直笑:“不是,不是。姑姑,他们都不在家,出去了。大姐姐进宫去找皇后拿药,伯伯哥哥们出去准备会场,就剩下哥哥和我在家里守着羽叔叔了。哥哥在给羽叔叔扇风,让我出来玩玩。”

  赵云如眨眨眼,有点迷糊:“守着你羽叔叔?他又在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是,不是。”小周竺嘿嘿地笑:“羽叔叔生病了,趴在软榻上起不来啦。”

  “啊?”赵云如和秦勇一惊:“生病了?是不是发烧了?这些人干什么,小羽病了都不在家守着?”

  抱起周竺,赵云如和秦勇加快了脚步往里走。赵羽特殊的体质轻易不会生病,一旦生病就很厉害,可不能大意。

  周竺一点也不着急,还笑个不停:“姑姑,不怕,羽叔叔没有风寒,他是疼的走不动路了。大姐姐说,让他趴两天,屁股上抹点药就好。”

  赵云如的脚一顿:“屁股上?他屁股又肿了?是受伤?还是挨打?”

  “不是,不是受伤,是被打肿了。姑姑,姑姑,我看到了,羽叔叔的屁股肿的好高,大伯说,羽叔叔是青屁股小孩,让我们照顾羽叔叔,不要欺负他了。”

  “哈哈,哈哈,”秦勇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我们离开了一个月,小羽的日子有点悲惨。哈哈,如,你慢慢来,我先去看看。”他是边笑边跑。

  赵云如脸上也是忍俊不住的笑意:“竺儿真乖,告诉姑姑,小羽叔叔为什么又挨打了?”

  自从赵羽从天庭回来后,顽皮的性子闯了不少祸,惹的那几个义兄实在是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会抡起老拳招呼他。她在家的时候,那些义兄看在她的份上还能忍忍,她不在家的这段日子,小羽没有人护着,肯定吃了不少苦。不过,居然被打的屁股朝天,趴着起不来了,也过分了一点吧。

  赵云如强忍住笑,在心里回想了一遍赵羽挨打的历史,猜想这次又惹恼了哪个兄长?

  “姑姑,你走后,羽叔叔宣布,他要仿造天庭,搞一次竞技大会,号召全体大锻炼,以达到让国民强身健体,并广招青少年进行选拔,让国家提高军队能力。”

  “竞技大会?晤,也不错,找点正经事做做,免得惹祸。”

  “是呀,是呀,皇帝哥哥也是这样说,伯伯们都这样说,还都很高兴帮羽叔叔。”

  “哦?既然是好事,为什么打他呀?”

  “本来很好玩呀,可才开始训练,羽叔叔就挨打了。”

  “嗯?训练?”

  “竞技比赛项目之一是射箭,羽叔叔说,他要亲自教亨哥哥的儿子太史岳射箭,让他获得少年组的冠军,不辜负太史伯伯的家传绝学。”

  “嗯,这个想法不错。难道是你们的太史伯伯不乐意,所以打了羽叔叔的屁股?”

  “不是,不是。”周竺连连摆手:“太史伯伯很高兴,还夸奖羽叔叔终于出了一个好主意。羽叔叔就让太史伯伯把姑姑你送给太史伯伯的穿云弓拿出来,说要从小培养岳侄儿的臂力,太史伯伯就把穿云弓给他了。可是,羽叔叔没把岳侄儿教成神箭手,先把穿云弓弄坏了。”

  赵云如一听,脸有些扭曲:“我知道了,他把穿云弓弄断了,你太史伯伯当然要打他了。哼哼,这把弓可是你太史伯伯的心肝宝贝。”

  周竺摇头了:“不是,不是,羽叔叔只是把弓弦弄断了。”

  赵云如不信了:“弓弦拉断了很正常,换一根就好了,太史伯伯不会这么小气吧。”

  周竺却在点头:“就是因为这个打的羽叔叔。我亲眼看到羽叔叔玩断了弓弦。

  “玩断的?不是练习的时候绷断的?”赵云如有些了然了。

  “羽叔叔说,练习要有张有弛,练习之余要学会放松。射箭之余,他教我们唱歌。羽叔叔先唱,唱了两句后,说没有伴奏不好听,他就把穿云弓拿过来当乐器了。“

  “啊?穿云弓怎么能当乐器?”

  周竺学赵羽摇头晃脑说话的样子“羽叔叔说:闻弦听歌知雅意,古有侠士击剑而歌,他要试试能不能弹弓弦而歌。”

  赵云如翻白眼了,就听周竺继续道:“结果,他弹的时候,太史伯伯过来了,一看就生气了,羽叔叔一看太史伯伯生气,手一发抖,就把弓弦弹断了……”

  赵云如一头黑线地哼哼:“如此顽劣,挨打一点也不冤。竺儿,你羽叔叔弹的好听不?”

  周竺一咧嘴:“不好听,我哥说,羽叔叔弹弓弦和乌鸦叫差不多。”

  赵云如哈哈大笑:“该,既弹的难听,还敢弹断,更可恶的是居然敢当着你太史伯伯的面把穿云弓弹断弦,他不挨打,谁挨打?”

  周竺快速点头:“太史伯伯也是这么说的。”

  “于是,你太史伯伯就下了狠手?把羽叔叔的屁股打肿了?哈哈,那要打多少下呀。”

  “太史伯伯打了羽叔叔两回才把屁股打肿的。”

  “打了两回?为这一件事打了两回?”赵云如想着太史慈发怒瞪眼的样子就想笑。

  “是呀,第一次是用手打的,第二回用的大板子,就把羽叔叔的屁股打肿了。”

  赵云如额头上冒汗了,太史慈的年龄也不小了,早过了容易动怒的时期了,怎么会这么暴躁:“不会吧,你太史伯伯的气性没这么大呀。”

  “第一次太史伯伯打羽叔叔时,他穿上了打的安逸,结果被太史伯伯发现了,就改用板子狠狠打了羽叔叔第二次。”

  “啊?什么叫打的安逸?”

  “羽叔叔做的大裤衩,在屁股上用了好多层厚麻布,垫的可厚了。羽叔叔说,穿上它,挨打就不痛了,挨打也不难受了,打人的不知道,双方都很安逸,所以,取名字叫打的安逸。可是,大姐姐怕麻布不够厚,就悄悄往里面塞了两块木板。太史伯伯打了好几下后,把手打疼了,就发现了,更生气了,就说,既然你喜欢屁股上放板子,我就让你的屁股跟板子好好亲近亲近……”(特别说明:这段属于剽窃还珠格格。哈哈,本人看了还珠格格,就对这个有喜感。)

  赵云如这下再也忍不住了,放下周竺是哈哈大笑,想到赵羽可怜兮兮的样子,她笑的更厉害了:“你羽叔叔于是就趴在榻上动不了了?”

  “嗯,羽叔叔说,他无意之中当了一回贾宝玉,可惜没有一群姐姐妹妹来探望他。所以,刚才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那里长吁短叹。”

  “贾宝玉?”

  “羽叔叔说是一个跟他差不多爱玩的神仙。”

  赵云如笑的肚子快疼了:“这些小神仙都这么好玩呀。竺儿,走,咱们去看看你羽叔叔。”

  ^^^^^^^^^^^^^^^^^^^^^^^^^^^^^^^^^^^^^^^^^^^^^^^^^^^^^^^^^^^^^^^^^^^^^^^^^^^^^^

  文后啰嗦一下:《曹操的心路》最后一节也上传了,那个啥,汗,本来想把《曹操的心路》归总为一章,结果,提示我,单章不能超过两万字(我无语),没有办法,只好老样子更新最后一节了!老读者们麻烦你们去点开目录阅读了!!!

  

番外之番外——小羽生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