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又骗一个哥

    兄弟篇---第十三章又骗一个哥

  张辽得知赵羽就是在北海收服管亥之人后,竟然吓的跳了起来。赵羽毕竟还是个孩子,见张辽这样,他以为张辽怕了他,心想好不容易见到自己喜欢的偶像,不会就这样黄了吧,因此小嘴一撇:“怎么啦?我又不是妖怪,又没有多长两个脑袋,你用的着这样子吗?”

  张辽没注意他回话带上了哭腔,还沉浸在吃惊之中,一屁股坐了下来,压低嗓子道:“你好大胆,竟然还敢一人行走在外。”

  他的紧张吓住了赵羽:“为什么?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你干吗这么紧张?”

  张辽盯着他的眼睛说:“你还真是个孩子。你可知道,天下起兵的诸侯谁不想得到你这样的人才?你在北海就罢了,人家不能上门抢人,可你居然敢独自一人在外行走,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你的身份,不知多少人来找你麻烦。一个不好,你小命不保。”

  赵羽打冷颤了:“你,你别吓我哟!”

  张辽已经在苦笑了:“唉,真不知道你是真的聪明还是在骗我,如果我没看见你打马力的功夫和知道你救人的本事,怎么也不会相信你会是那个人。你也不像个厉害的人物呀。”

  赵羽一个激灵马上改口:“对,我是骗你的。我怎么会是那个英雄似的人物呢?嘿,你就当我刚才的话在胡说,胡说。”

  张辽这次大笑起来:“你放心,我可不是小人,不会靠卖你来换取利益。”

  赵羽也笑了,苦笑:“你刚才教我不可以显露自己的嘛!”

  张辽再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把他看的浑身发抖了才说:“赵羽,我看你年纪小小的便有这等本事,可否考虑留在我这里?”

  赵羽一听,好嘛,我还没动他呢,他倒想收我了。真像他刚才说的,他都会动心,那其他的人....看来,我以后还是低调行事的好。不知道他会不会强迫我:“将军欲留赵羽在死地乎?”

  张辽啊的一声:“你此话何意?”留不留的我又不强迫你,难不成你还想以死抗争?

  赵羽听出张辽的话外之音,他想了想回答张辽:“吕温侯也算个豪杰吧,可他名声太坏了,天下的名士不会为他所用。而他呐,应该是个刚愎自用的人吧,这样的人早晚必败于群雄之手。还有,徐州地处要道,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虽然这里的条件看着好,地肥人多,钱粮好像容易取得,可也树大招风,谁都眼红。这里,早晚要打打仗,我才不要留在这里等死呢。”

  张辽听的一愣一愣的:“你小小年纪知道什么?吕将军英雄也,天下谁人可挡?”

  赵羽撇嘴了:“如果他真那么厉害,怎么会被打的四处漂泊,这个地方还是从人家手中要过来的。”

  “你怎么如此说?乱世之中谁能称强,谁就可以夺取地盘,什么叫要呀?况且,我们现在困难,以后会有出路的。”

  赵羽嘿嘿笑:“兄长,势力的强弱不是靠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吕将军虽然厉害,可惜只是一人之勇。”

  “还有我们呀,我们会跟随将军的。”

  赵羽叹气了,知道一时间说服不了张辽:“兄长见解自然有道理。可是我与三哥说好了要去扬州接他回家,留在兄长身边的事,以后再提。”

  张辽也不想逼他,因此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在我这里休息几日罢了,不可以随便出去,免的被别人看见。”

  赵羽摇摇头:“可今天的动静闹的有点大,万一别人问起,你怎么说?”

  张辽一愣“这个....倒不曾想到。”

  终于把话绕回来的赵羽嘿嘿直乐:“我倒是有个说法。”

  “什么?”

  “别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的兄弟不就行了。”

  张辽愣了愣:“这,倒也使得。”

  见张辽上了当,赵羽是调皮地一笑:“难道我还不配做您的弟弟吗?”

  张辽看着他顽皮的笑容,也笑了起来:“如果你真是我弟弟,辽何其有幸呀。”那是,北海小神童,眼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如果真是我张辽的弟弟,嘿……

  顺竿子上爬,可是赵羽最拿手的,张辽话音才落,他就哈哈直笑,张辽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已经向自己跪了下去:“赵羽拜见哥哥。”

  张辽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了,兴奋外加高兴萦绕于胸,他马上把赵羽扶起来:“辽真是生有幸呀,能得到子玉这样的兄弟。”

  赵羽马上问:“哥哥今年青春几何?”

  “二十有八。”

  “二十八,那你比二哥还大两岁。就这样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二哥啦。”

  张辽有些晕头转向了,这都是什么呀。赵羽诡计得逞,乐呵呵地将几位哥哥的情况一一介绍了一遍,最后说:“和我成为兄弟的当然和他们也是兄弟哟,我每次结拜都算上了众哥哥。你既然已经答应做我二哥了,就要把他们都当成兄弟,否则你就是反悔哦。”

  张辽听的一脸苦笑,这种事情第一次听说,突然多出几个兄弟让他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一刻,他甚至怀疑起赵羽来了,怎么看,眼前的这个孩童都是一个调皮使坏的小子,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神之子呀。带着探究与怀疑的想法,张辽仔细询问起北海事件的始末来了。赵羽原本就没想骗人,他也没想到去隐瞒,特别是面对这些名人,因此是有一说一,从见到太史夫人到收服管亥的整个经过,详详细细地说给了张辽。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夸夸几位兄长,夸夸自己:“和我出城的就是大哥和四哥啦,我们三个有分工,我唱文的,他们唱武的,我如果不行,他们再上。说起来,管大哥也是个不错的汉子,杀了很可惜。”

  张辽仔细听着,没找到破绽,反而相信了他所说,从怀疑到羡慕再到佩服,听到这里,他问:“你当时真的不怕?十万大军呀。”

  赵羽嘿嘿地笑:“那是传言。其实那些军士大多数是老弱病残,真正有作战能力的,我和三哥清理的一下,才八千多。再说,他们已经那么可怜了,我只不过实话实说罢了,有什么可怕。”

  张辽叹气:“你真是厉害。这种做战的招数你也用的出来,可见,你的剑术应该不错。就我所见人中,属你胆大艺高。何时也跟我练练?”

  赵羽吐下舌头:“什么胆大艺高,我刚答应了管大哥单挑,就后悔了。只不过当时不敢反悔罢了。嘿,实话给哥哥说吧,我就是看准了管大哥的马不行,而我身子轻巧,所以才能一举成功。站在管大哥的马背上时,我心里害怕极了,强装镇静,哈哈,把他们都骗过了。二哥,你可不要对别人说哟,说出去好丢人!”

  张辽大笑起来:“你是神之子,还会害怕?”

  “二哥,别提什么神不神的了,真是莫名其妙的称呼。至于哥哥的功夫,我可是听的多了。我们比试的事情改天吧,今天我累了。哥,我睡哪里呀?”赵羽才不想和张辽比试呐,都不说输赢了,这种比试一点意思也没有,所以赶紧把话题岔开,并做出很累的样子。

  张辽被他骗过了:“唉,怎么看,怎么是个孩子。你受了伤,还是快去休息吧!”

  第二天,等赵羽起床已经是太阳照到屁股上了,睡了一个大大的懒觉,赵羽这个舒服呀!!收拾好自己,出来看见张辽正站在堂前的树下若有所思:“二哥,在想什么呀?”调皮地悄悄走到张辽身后,赵羽大叫一声。

  张辽被他吓了一跳,猛转身看见是他才松了口气:“羽弟总是这样调皮吗?我真怀疑你是不是那位北海解围的神仙之子了。”

  “哎,什么神仙之子,这种传言你老提它干什么?我真是不懂你们了。”

  张辽笑了:“传说中的你更厉害。什么武艺天授呀;什么神仙医术呀;什么治理郡县呢;什么懂得水利呀;什么训练军队呀;什么计谋超众呀。所以大家都在说,一个孩童如果不是神仙之子怎么会这么多?”

  赵羽听楞了,在寿光是有一些夸大的传说,但都没有当着他的面说,赵羽有所耳闻却没在意,今天听张辽这么一说,才知道这个传说太离谱了。不过他仔细想想,这些说法也不算传说,毕竟那些事情自己都做过。想到这里,他一时起了逞能的心了,心想,对呀,这些我都会,不仅这些,我懂的还多的多呢!我可是有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虽然这些知识放在这个时代,有点过分厉害,可我就是会,管他的,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想到这里,他看着张辽笑:“兄长说的有道理,可自古以来人小本领大的多的是,譬如甘罗十二岁为相。我是会这些,可为什么你们认为我特殊呢?难道知道的事情多不好吗?”

  望着赵羽清水般的目光和那一丝倔强的神态,张辽心疼了,他轻轻扶着赵羽的肩膀告诉他:“我不是说子玉懂的多不好,你要知道一点,甘罗有些特殊,他是秦王的人,秦国当时强大,谁要动甘罗的脑筋,也要掂量自己的分量。可现在是乱世,群雄纷争,对人才的争夺是不择手段的。你身怀绝世才华,如果已有主人,就可以受到庇护。可你现在仍然是飘摇于世的闲散人,各方的霸主都想得到你,又怕别人得到你,所以你的才华有多高,你的处境就有多危险!”

  赵羽听完这段话真傻了,他还从没想过这些,他来自两千多年后,在那个时代懂的越多越好,所以这些事情他根本就不会去想。而郭嘉虽是满腹计谋之人,可他毕竟没有在乱世中闯荡过,这方面的认知也相当于白痴。可张辽就不一样了,他经历了丁原、董卓、又跟着吕布四处闯荡,所以他很清楚这种人情来往之事。赵羽在打了一个冷颤后心道,我还是快点找到赵云好了,有哥哥庇护我,大树底下好乘凉呀。

  张辽看他听了这些话就一直发楞,就知道他没想过这些,因此叹口气接着吓唬他:“子玉,你虽是才学横溢,对人情世故却是不懂。你还是个孩子呀!这样下去你会吃大亏的。昨天幸好是遇上我,否则换一个有心计的人,你呀,处境就不好了。传到主公那里,你是想走也走不成了。”

  听他这样一说,赵羽脸色都白了,本来还想通过张辽去见见吕布,摸摸方天画戟,骑骑赤兔马,张辽一通话,把赵羽的这个打算给吓到爪哇国去了。心想,吕布我还是不要见了,在这里玩两天就走,别真弄出啥事来。想到此处,他赶紧答张辽:“二哥,我就在这里住两天。吕布我也不见了,如果可以,等我把四哥接回来的时候再来玩好了。”

  张辽就是不想让他出门,见目的达到,一个劲地点头说是。仿佛要印证张辽的话似的,一名亲兵跑了进来,说是陈宫和高顺过府求见。张辽一愣:“什么事情要到我这里说?”

  赵羽一下子就想到张辽的话上去了,眼看张辽要出去迎接,急忙拉住他:“二哥,他们不会是冲我来的吧?”

  张辽正这么捉摸呐,听赵羽这么一说,更肯定自己的想法了:“这可如何是好?那个陈宫是个工于心计之人。”

  这点倒是难不到赵羽,他笑了笑“我可是你弟弟,叫张羽。嘻...”

  “对,我怎么忘了?”张辽哈哈一笑,示意赵羽先回避一下,他迎接了出去。

  陈宫,书上记载的他很矛盾,开始他是一个县丞,因为仰慕曹操刺杀董卓的行为,救了身陷牢笼的曹操后,弃官追随曹操而去。但是两人走到吕家庄时,因为曹操误会吕伯奢的儿子要杀二人,曹操先下手为强地杀了吕家满门。得知误会后,两人在离开吕家的路上遇到打酒回转的吕伯奢,怕吕伯奢找自己报仇,明知道误会的情况下,曹操依然下手杀了吕伯奢,并说了一句恶名留千古的话:宁我付天下人,勿天下人负我。曹操的恶行激起了陈宫的反感,陈宫一心想为民除害,但又觉得这时杀曹操不好,就弃曹操而走,转而投靠了吕布,后来曹操攻打吕布的时候,他被俘虏了,曹操本不想杀他,但他一心求死,最后被曹操所杀。千古以来,陈宫都是正义之士的杰出代表。

  本来赵羽还是很佩服陈宫的,可在南下的一路上,他听到了关于陈宫的完全不同的说法。旅人谈论起刚过去不久的兖州之战时,说起陈宫,道他开始是一个县丞,曹操刚发家的时候,他是曹操帐下的一个谋士。还说曹操非常看重他,对他的赏赐很重,并说曹操待他如同兄弟,两家有通家之谊。要知道,三国时期,通家之谊是很难得的,能让一个外人见到内宅中的夫人,那是一种极大的信任。就这样的待遇,陈宫还不满意,他趁曹操攻击陶谦的时候,说服张邈在曹操后院放了把火,并迎接吕布进攻兖州,失败后就跟着吕布跑到了徐州。

  开始的时候,赵羽完全不相信这些传说,他上了心便故意去打探陈宫的一切。随着他的打探,他对陈宫的失望也日益加深。且不说陈宫根本没有什么救曹操之事,就是那些说他背叛曹操的事都是真的。虽然曹操屠杀徐州的说法也与三国演义上的记载不符,不说人数上的夸大,就是那个什么掘坟挖墓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但在赵羽看来,曹操也不是好人,仅凭他两次征伐徐州犯下的杀戮重罪,在赵羽心中曹操就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所以,三国演义上对曹操屠徐州进行了夸大在赵羽看来是完全能接受的。但是,陈宫本人事迹与书中写的完全相反就让赵羽无法接受了。一个正义之士一下子变成了背主小人,这让赵羽有点难受,他也是第一次对三国演义产生了怀疑。

  高顺这个人书上写他的地方很少,但却很出彩,他一直跟随吕布,本事也与张辽差不多,还是吕布手下最强的部队陷阵营的领导者,战胜过关羽,却输给了夏侯惇。只是吕布好像不喜欢他,还经常地数落他,但他对吕布很忠心,并为吕布殉了葬。

  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自己所知道的关于陈宫和高顺的资料,赵羽站在偏房门口等张辽的呼唤。被迎进正堂后,陈宫就和张辽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高顺则一直盯着门口。他们两个昨天就听说了街上的事。高顺是因为和张辽的关系好,派人打听事情原委,而陈宫却是上了心,刚到这里就出了这么个人,年龄小本事好,他当然要打听清楚了。两人打听到人被张辽带回府就没有了下文,都奇怪,所以今天是不约而同地前来探听了。张辽已明白他们的来意,将他们迎进来后,开门见山地说人是自己的弟弟,并马上命人叫赵羽出来见客。

  两人正好奇之时,只见外面进来一孩童:长发披肩,面如白玉,姿质风liu,一身白色的长衫说不出的风liu倜傥,再加上一脸天真的微笑,看的人目瞪口呆。

  赵羽故意忽视那两道审视自己的目光,先上前见过张辽:“哥哥唤我前来何事?”

  张辽忍住笑道:“羽弟,来,我为你介绍两位大人:陈宫,陈主薄;高顺,高将军。”

  赵羽这才转向两人施礼:“张羽见过两位大人。”

  高顺和陈宫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回礼。赵羽便笑着走到张辽的身边坐下,心想,看你们想干什么。

  张辽给他一个眼色:“羽弟,两位大人听得昨日之事,特意来看望你。”

  赵羽嘻嘻一笑:“谢两位大人关心,羽身体已无碍。”

  高顺只是上下打量赵羽,并未说话,陈宫笑道:“没想到小将军身手如此敏捷。以前却没听文远提起过有个小兄弟呀?”

  赵羽不卑不亢道:“兄长志气高远,少小便离开了家乡,我与兄长也多年未来往了。今日只是路过,听说兄长在此,特地前来拜见的。”

  高顺看着陈宫沉声道:“陈先生多虑了。文远当然有兄弟。”

  赵羽一听,敢情陈宫在吕布手下的日子也不好过,难怪吕布从不听他的建议。有高顺帮着说话,陈宫当然不好说什么了。高顺将陈宫顶回去后,再看着赵羽赞道:“果然是一家人,文远的功夫好,小将军的武艺也不低。”

  张辽听的嘿嘿直笑,心想,如果你知道他就是那位北海的神仙之子,会不会像我一样跳起来。高顺这人不错,我要不要告诉他?

  赵羽可不知道张辽已经准备出卖他了,还在回答:“兄长的武艺比羽高多了,我不过是凭借身体较为灵活罢了。”

  陈宫便问:“不知道小将军欲往何处去,能否在此多停留一些时间?”现在需要人,张羽虽然年龄小,本事还是有的,能留下最好。

  赵羽听明白了他的意思,面对他一笑:“陈大人,羽只能在此停留两日,我要南下去寻找四哥。大人的好意羽心领了。”

  “那小将军还回来否?”

  赵羽看着张辽笑:“兄长在此,自然要常来常往。”张辽笑的好开心呀!

  陈宫一听,笑了,只要你经常来就好,再带一个来更好:“如此,宫愿小将军早日找到兄长回到此处。”

  “多谢大人关怀,小子省得了。”

  

  

第十三章 又骗一个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