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赌局(一)

    

  兄弟篇---第十四章赌局(一)

  送走两个人,张辽在屋里转圈,看的赵羽头晕,心想古人遇到事情都喜欢转圈吗?他明白张辽在想什么,因此嘿嘿一笑:“二哥,明天我就走,你放心吧。”

  张辽满脸的不舍:“再住几日可好?”

  赵羽摇头了:“我知道二哥舍不得让我走,但是,我是去救四哥,兵贵神速呀!”

  “啊?你四....,子义兄弟有生命之忧?”张辽有些郁闷,只道赵羽在找借口。

  赵羽也不瞒他,将太史慈的处境大致说了一下。张辽一听:“孙策已经打到扬州了。”

  赵羽愣了,啊,不会这么快吧,现在才是秋天,孙策进攻刘鹞可是入冬了呀,难道我记错时间了?哎哟,我得快点走。想到这里,他一下子跳了起来:“不好,我要快点赶去。”

  张辽关切道:“子玉,为兄和你同去吧。”

  赵羽摇头了:“二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你不像我这么自由吧?嘿嘿,我也想你跟我走,可吕布他同意吗?吕将军不放你走,你私自跟我走,你可愿意?”

  张辽摇头了:“不可能,我也不会背主而走。”说完这句话,张辽有点内疚,身为兄长不能和小兄弟一起同甘共苦,他觉得这是自己的不对。

  赵羽看出张辽的内疚,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幸福,被人时刻关心的感觉真好。不过,为了让张辽不要这么内疚,赵羽笑道:“你不会背主,那么,如果你以吕侯偏将的身份正大光明地带兵南下,或者别人认出你来,这算不算你们正式对扬州宣战?”

  张辽被他一提醒,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子玉提醒我了,这样做更不可能。唉,兄就只好在这里等你们回来了。子玉,你可要快去快回,免的我惦记。”

  赵羽一个劲地点头:“二哥放心,我会平安地带四哥回来的。”

  被张辽送出城后,赵羽快马加鞭直奔长江,这回他哪里也不想停留了,什么去看刘备袁术之类的打算被他扔在了脑后。而这时,江东兵祸连连,袁术和刘备也快打起来了,从徐州到扬州,一路上不仅有大批的难民,还有穿梭不断的兵士。赵羽是边跑边祈祷,刘鹞呀,你可要坚持下去等我到来呀。这天终于到了长江北岸,无数的人从江南岸往北岸跑,赵羽赶紧拉过一个人问他:“江南怎么啦?你们为什么都往北跑?”

  这人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吓得赶紧说:“你...你不知道呀,小霸王把刘刺守打败了,现在正追着打呢!到处是兵,不跑,命没了。”

  赵羽急了:“你知不知道刘刺守现在人在何处?”

  “好像听说是到什么牛将军那里去了。”

  赵羽把人放开仔细回想了一下书中的内容,牛将军?没听过这号人呀。再一想,刘鹞败了,那太史慈肯定去了泾县,我还是赶往泾县吧。整整三天,赵羽是人不离马,脚不沾地,运气真好,等他一人一马冲进了泾县,孙策大军的尘土都看见了。

  冲进城的赵羽没时间和守城的士兵废话,喘着粗气大喊:“找太史慈来,我要见他。”喘了几口气,赵羽补充道:“我是他兄弟,特来见他,快带我去。”

  兵士不敢怠慢,急忙带他去见太史慈。太史慈刚接报孙策大军已经向泾县开来了,马上就到,刘鹞已经跑的人影子都不见了,他正在气闷,心想,刘鹞果然是个无用之人,他若听了我的话,怎么会败的这么快?现在倒好,我这里还苦苦支持着想替他出气,他到不知道已经跑到那里去了。现在孙策朝我来了,肯定要报神亭之仇。唉,就这二千军士,这个城也不知道能守几天。真让子玉说对了,我这下真的有危险了。

  正在想心事,太史慈突然看见赵羽跑了进来,他大吃一惊:“子玉,你怎么跑来了?”

  我怎么跑来啦,还不是你不听我的。赵羽心里埋怨着,可看见太史慈心力交瘁的样子又心疼了:“四哥,我说过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来帮你的。”慢慢从马上下来,喔唷,腿都麻木了,差点站不起来。

  太史慈赶紧扶住他:“子玉,你怎么....”

  赵羽不顾自己,赶紧让小兵将小白带去好生看护了,并嘱咐一定要喂它上等草料。这三天,他累,小白也累的够呛。看着小兵小心地把小白带下去,赵羽才笑道:“没事,我跑了三天没下马,嘿嘿,休息一下就好。”

  太史慈的眼泪下来了:“子玉,我后悔未听你之言了,唉。”

  赵羽呵呵笑了:“现在大家都没事了,别这样呀,让人看着笑话。”

  太史慈突然一个激灵:“哎呀,孙策大军就要到了,子玉,你不该来的。”

  赵羽耸耸肩,故作轻松:“正因为这样我才来呀。”我可不让你跟了孙策去送死,不过,我这算不算让孙策倒霉,想那孙策放下一切不管,尽起数万大军就为了太史慈一个人,嘿嘿,得不到太史慈,他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太史慈哪儿知道他在想这种事,如果知道了,心里是什么滋味,那可就说不清楚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我死乃自找,如果你....”

  赵羽哈哈大笑起来:“兄长小看我了。我既然来了,就有把握回去。难道兄长还信不过我?”

  太史慈听的一振,想了想又焉了:“孙策亲提大军前来,正是为了报仇。泾县城小,兵也少,怕是守不住。就算能守,又能守多久?孙策又不是管亥,他本人英勇斗不说了,手下猛将如云,兵勇强壮,可不是管亥那种老弱残兵。”

  就在这时,小兵来报,孙策大军已经围城了。太史慈苦笑着加了一句:“想走也走不掉了。”

  赵羽心里也在叹气,懊悔自己在徐州多玩了两天,耽搁了时间。只是,太史慈没到这种地步可能也不回跟自己跑路吧?他心里打鼓,脸上不带出来:“既然已经被围,就先做好准备守城,待我想一个出城的法子。”

  看着赵羽镇定自如的表情,太史慈也安定了少许,他暗暗发誓,实在危险,拼死也要把羽弟送出去。来到衙门的大堂上,看看天色还早,赵羽心想根据书上记载,孙策是晚上派人来放的火,现在没事情我还是先洗个澡吧。想到此处,他唤人:“来人,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太史慈一愣,没想到他这个时候还讲究这些。赵羽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真跑去沐浴了。躺在澡盆里,赵羽惬意地闭着眼睛休息,脑袋里不停地想着各种逃跑的方法,可都被他否定了。主要是太史慈太引人注意了,身材高,长相有特点不说,孙策手下的主要将领都认识他,况且孙策本来就要生擒他,肯定全军上下都嘱咐好了,想混水摸鱼不太可能。冲出城吧,一是孙策的武艺可比管亥强多的多了。他手下的将领也很厉害,两个人不可能打得过这么多人二是孙策的兵也都是精兵,不像那群要死不活的黄巾军。再则说真要冲出去,得死多少人呀!他可不想杀人,不杀人能冲出大军包围才怪。他仔细回想了一遍史书上所记载的孙策,轻财仗义,豪爽真诚。恩,优点有时候就是缺点,好好利用一下。

  等他从澡盆里出来,已经拿定了主意,天色也黑了,注定这是个不眠夜。太史慈坐在堂上等他,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赵羽扑哧笑了出来:“四哥,怎么啦?英雄气短啦?”

  “子玉,你休息好了?”又一想,不对:“哎,子玉,你叫我什么?”

  “四哥呀,怎么啦?”赵羽故意逗他。

  “四哥?我怎么又降了一位?”太史慈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就是有点郁闷,为什么你找的人都比我大?

  赵羽哈哈大笑:“运气好,又找了一位哥哥,嘻,比二哥大,所以你们都降了。”

  太史慈望着他苦笑:“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

  “嘿,不笑,难道哭吗?好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真的?”太史慈跳起来了:“什么办法?你快说。”

  赵羽摇摇头:“你我先到城上看看外面的情况再说。”

  两人站在城墙上望向孙策大营,营盘扎得密密麻麻的,把小小的县城围困的水泄不通,看来孙策是真喜欢太史慈,摆明决不放过他了。赵羽看了一会儿,叫来小兵询问围城情况,果然是三面紧一面松,东面的人马安排得较松较稀,与书上记载的一样。

  太史慈听小兵说完,立刻就说:“子玉,我们找时机从东面杀出重围吧。”

  赵羽给他一个白眼,下城墙去了。太史慈莫名其妙地跟在他身后。到了城下,赵羽让太史慈召集来所有士兵,趁召集兵士的机会,赵羽对太史慈解释道:“兄长,今天夜里孙策肯定会来袭击。这里的城墙太低,只能辛苦这些兵士了。你把兵士分为三组,从亥子时起轮流守卫城墙,不需要大张旗鼓,只悄悄地伏在墙体中,看见有人翻墙上来,全部活捉,记住,一定要全部活捉,这些人还有用。兄长和我也不要休息了,就在此处巡视。”

  太史慈听的直点头,他也不多说,就让周围的士兵将赵羽刚才的话传下去,全部照做,不得有误。怕这些士兵没了斗志,赵羽嘱咐他们:“不是我们不体恤你们,今夜是大家最辛苦的时候,只要过了今夜,我保证你们这次再无性命之忧,所以大家不要掉以轻心。”众兵士听他这么一说,真的打起精神认真巡逻起来。

  ^^^^^^^^^^^^^^^^^^^^^^^^^^^^^^^^^^^^^^^^^^^^^^^^^^^^^^^^^^^^^^^^^^^^^^^^^^^^^^^^^^^^^^^^^^^^^^^^^^^

  太史慈却抓住了赵羽话中的意思追着问他:“子玉,明日我们便可以脱离此处了?你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赵羽摇摇头说到:“主意是有,但还不是时候说。我这样安排是因为泾县城墙矮小,孙策今夜必派人前来放火,逼我们出城。”

  太史慈一听:“那正好呀,我们便可以趁天黑从东门冲出去。”

  赵羽故意叹了一大口气:“唉,如果真这样做,我们便中计了。”

  “啊,这是为何?”

  “兄长,我与兄长打个赌可好?”

  太史慈愣住了:“什么时候了,你还胡闹。”

  赵羽“哎”了一声:“我说的是正事,如何胡闹了?”

  “那你什么意思?”

  “我想与兄长打赌,赌东面是条死路。”

  太史慈眨眨眼想想:“为何?难道是诱敌之计?我派人出去再看看。”

  “嘿,不用不用,我早料到了。哼,孙策此计专门针对兄长你来的,可他的对手现在是我了。四哥。你想,他这么多人马,手下之人也是高手,为何围城却是三紧一松?今夜他派人放火,就是想逼我们奔走东门。他一定派军士在东门外很远的地方设下了重兵和埋伏,等我们冲出去人马疲惫之时,突然杀出,到时候,你我必成俘虏。”

  太史慈想想:“如此,我们可就死定了。”

  “兄长敢不敢与我赌?”

  太史慈摇头:“不赌。”

  赵羽却要逼他答应赌注,因此哈哈一笑:“这样,如果孙策真在东门外设下了埋伏,那明日兄长一切行动都要听我安排,如何?”

  太史慈苦笑“也罢,反正我也不敢走东门了,明日便听你安排。”

  见目的达到,赵羽才得意地将自己想出的逃脱之计说给太史慈听。谁知道太史慈听了之后却跳了起来:“不行,这样太冒险。”

  太史慈之所以反应这么大,是因为赵羽想出的计策太冒险了。原来赵羽想到历史上孙策非常喜欢太史慈,攻打泾县的计策也都是围绕活捉太史慈定的。而孙策本人被江东人爱称为孙郎,长相很美,又好笑语,生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根据这些,赵羽我想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法,那就是不避不逃,直接与孙策面对。既然孙策是个干脆的豪杰,他想要太史慈,赵羽也想要太史慈,那就用江湖方法来解决。具体就是赵羽决定单挑孙策,以输赢来决定太史慈的归属。虽然太史慈在这里面的处境比较尴尬,不过可以一劳永逸,也不用打一场血腥之战,即符合了孙策的性格,也符合了赵羽做人的原则,两全其美的好方法。太史慈才不会想这些,他听完后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让赵羽去冒这个险,孙策的能力他很清楚,所以坚决反对这个方法。

  赵羽苦口婆心地解释了半天,嘴都说干了,太史慈来了一句:“如果一定要这样才能有活路,那我来打,至少我与孙策打过,还能一拼。”

  赵羽哭笑不得:“兄长上次也没赢了他呀。这次你在下风,恐更不行。兄长难道认为我不行?”

  太史慈就是摇头:“孙策不是管亥,马也好,动作更快,你那方法不行。”

  哎,闹了半天,他还以为赵羽还会用对付管亥的办法对付孙策。赵羽呵呵笑道:“兄长,我的本事可不只这一点。”太史慈还是摇头,赵羽便道:“要不这样吧,我们俩个先比试一下如何?兄长和孙策在五五之间,如果我赢了,就照我的方法去做,输了我们另外想办法。”

  太史慈想了半天,终于点头同意先和赵羽比试比试。两兄弟到了校场,赵羽先提醒太史慈:“四哥,我的枪法不同寻常,你要小心了。”

  太史慈看他没用剑,先是一愣,再听到他的话,看了看他手中的枪:“子玉,你的枪法力量太小,还不如你的剑。”

  赵羽笑了:“又过了一年了,哥,我的力量和枪法和以前比不可同日而语哟。”

  太史慈笑笑:“你说了没用,我来领教领教才知道。”说完打马上前。

  赵羽嘿嘿一笑,他的乌滕枪法脱胎于梨花枪法,少了一些柔软,却多了变招,特别是赵云教他的枪法已经被他完全融合到了自己的枪法之中,在加上以清新自然功为主,太极气场为辅的内力贯注在枪上,一年多的训练,他的枪法已大成,连典韦都讨不了什么好去,更别说太史慈了。只不过太史慈也有典韦无法比拟的优点,那就是速度奇快,赵羽要和太史慈比试也是为了在太史慈身上学习一下以快打快的技巧。

  眼见太史慈已经启动,赵羽没有动,只是将手中长枪轻轻在马头前按太极气场挥舞着等太史慈的到来。太史慈见赵羽挥动长枪并不出击,怕伤到赵羽,他悄悄收起了三分功力。然而,在两人的气场碰触在一起后,太史慈方后悔自己留手了,太史慈感觉到就在赵羽的码头前,有一股力量阻碍了自己的前进,他的速度优势显不出来了。

  几下碰撞之后,太史慈的去势已用完,他自好拔马回头,再次进攻。这次再来,他他已经由开始的小心翼翼变成了全力进攻了。赵羽脸上也没了淡淡的笑,两眼死盯着太史慈的枪头,全身投入阻止枪头进入到身前半尺。

  三十回合过去,太史慈停了下来,赵羽扬声笑道:“怎么样,四哥,我还可以跟孙策一战吧。”

  太史慈点点头:“子玉的防守很厉害,不过,我还想再看看你的攻击能力。”

  赵羽应声“是。”一拍小白,首先启动,在接近太史慈时,手中长枪急速舞动起来,枪风在内力的激荡下,发出凛利的声音,化出几个影子,呼啸着直奔太史慈的面前而去。

  太史慈显然没想到他的攻势竟然有如此声势,急忙用尽全力来架我这一枪。可等他的枪架上去的时候,他一愣,感觉到枪上的分量不强。就在他这一楞的瞬间,赵羽的枪体已经借着他这一架,突然弯曲斜着刺向他的手臂。太史慈眼看藤枪突然弯了出去,枪头直刺身体,他惊呀的反应都没有了,赵羽却吓的赶紧将枪回收,斜着滑了出去。

  “哥,你发什么楞?想吓死我呀!”太史慈没事,赵羽倒喘上了。

  太史慈还在发楞:“子玉,你的枪....”

  赵羽偷笑了,干脆上前将枪递到他手里:“嘿,我告诉过你这枪法不同寻常嘛。”

  太史慈仔细观察手中的枪,不相信地用力弯了弯,然后放手,枪体马上恢复挺直。太史慈看的大奇:“好奇呀!”

  赵羽笑着接过来:“这枪是用百年乌滕树的精华所做,枪体可以自由弯曲,而且是遇力越强,枪体的反弹力越强。嘿,再加上我的内力,当然可以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了。”

  太史慈这回是赞不绝口了。赵羽趁机说道:“如何,我可赢得了孙策?”

  太史慈想了想:“孙策出枪速度不如我,但力量极大,我也说不准。我是依靠速度来牵制他的力量。”

  赵羽点头:“那兄长再接我一招试试。”说完,全身挺直,开始急速舞动长枪,用的正是赵云所授的枪法,

  瞬间,太史慈只看到赵羽手中的枪体,却看不清枪头了,只见火光下一片幽黑的光芒向他撒了过来。太史慈大喊一声好,不敢怠慢,起手舞枪挡了过来。两枪相碰,各自荡了出去。赵羽的力量还是差了少许,这一枪如果是赵云使出来,太史慈挡的就没这么容易了。

  眼下二人相视一笑,太史慈放心了:“这样的速度加上特殊的枪法应该能让孙策吃个亏。”

  “既然兄长已经答应,你我便收了吧,我还要留点精神对付孙策。”

  两人在笑声中回到城墙上。不到半夜,孙策果然派大将陈武带着几十名士兵摸上城墙,这些人没想到城墙上已经布下了埋伏,全部被活捉了。陈武身手不错,却不是赵羽的对手,在赵羽的剑下走了不到十回合,就被剑架在了脖子上,乖乖地被关了起来。那还没有爬上城墙的几个小兵听见了城墙上发生的一切,赶快回去向孙策汇报去了。

  赵羽和太史慈站在墙上,看着对面营中先是一阵骚动,然后排列在营外准备出发的人陆续返了回去,孙策收兵了,想是知道事情不成功,便放弃了夜袭的计划。太史慈嘱咐士兵加强巡逻,他和赵羽一起回衙门安排明天的事情。

  孙策果然放弃了夜袭的计划,他没想到太史慈防守的这么严密,以陈武的本事竟然也失手了。收兵回营后,他叫来周瑜商量明日是否强攻。周瑜也没想到太史慈这么强,竟然让他的计划失败了,见到孙策他笑道:“这个太史慈真是员难得的大将,一定要活捉他,这样的人才不可以放过。”

  “正是。神亭一战,我就爱上了此人,真是有勇有谋的大将呀。此次败刘鹞不喜,能得到太史慈才是大喜之事。”孙策也是啧啧称赞。

  周瑜道:“太史慈虽勇,然绝不是大军的对手,泾县城门不固,明日我们猛功三门,太史慈必然从东门突围,到时候也是一样的效果。否则大军一涌而上,也可以擒了他。”

  周瑜的建议正合孙策心意,他舒展了一下身子:“公瑾,吩咐他们明天尽量不要伤了太史慈。”

  周瑜点头就走:“我这就去安排。呵呵,明日生擒太史慈,你定要亲自出马。”

  孙策笑道:“知我者,公瑾也。”

  

第十四章 赌局(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