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赌局(二)(上)

    兄弟篇---第十五章赌局(二)

  当早晨的阳光暖洋洋地出现在天际时,孙策的大军已经做好了攻城的准备,撞车、云梯全上了,众兵士排列整齐就登孙策一声令下了。

  泾县的城里,守城的小兵一路跑去报信:“报,将军,孙策的大军准备攻城了。”

  太史慈最后一次问赵羽:“子玉,你真有把握我们赢了孙策就能放我们走?”

  赵羽坚定地点点头:“依孙策的为人,一定会。兄长放心好了。我们走吧。”

  太史慈也没别的办法,做好了万一的准备后,也只能跟在赵羽身后向城门走去。

  孙策和众将勒马站在距离在泾县城门几百米的地方,在他心中,已经将太史慈当作了自己的手下,正做着好梦呢。看着部队已经准备完毕,他意气风发地回头看看周瑜:“公瑾,可以开始了吧。”周瑜点点头。

  孙策将手一挥,攻城的命令还在嘴边,突然看见前面的城门大开,两匹马从城中缓缓走出,马上之人其中一个正是太史慈,而另一骑白马之人,身穿白衣武服,未着盔甲,只有一件雪白的披风飘在身后,面如白玉,儒雅风姿,双手轻拂胸前是雪白如玉,举手投足之间潇洒飘逸,出奇的灵秀,清幽之气盈盈透出,容颜孩童般年轻。而且整个人虽然神情是懒洋洋的,但是其脸上的微笑,让人一见之下如沐春风,顿生亲近之意。要不是腰下的剑,马侧横着的长枪,怎么看都是一春游的公子。

  孙策他们大吃一惊,显然毫无思想准备,目瞪口呆地望着出城之人。相比之下,赵羽却是激动万分,他马上就要与两个特高级别的人物对话了,兴奋得简直难以言明。哈哈,没想到回到三国先见的霸主竟然是孙策,再想想周瑜的丰采,羽扇纶巾,潇洒自如,意气风发,雄姿英发。我要与这样的人物见面了,哈哈哈,我高兴呀。在他身旁的太史慈看着他直皱眉头,心想打架有这么好玩吗?都是典韦把羽弟教坏了,今天生死未卜,他还能高兴成这样。

  赵羽才不管太史慈怎么想呐,看见孙策他两眼瞪得溜圆:哇,果然是英雄人物耶。年纪很轻嘛,嗯,好像死的时候都很年轻,身材适中,也不见的他有多壮呀,怎么会那么厉害。五官轮廓分明,真的很俊俏,还充满了硬朗之气,不,应该是霸王之气。嘿嘿,美孙郎,真是个美呀,我要溜口水了,签名,我要签名。心里想着,他再转头看看孙策身边紧跟的武将,哇塞,这么丰姿英俊,潇洒自如,星目朗眉,眼神流转之间一股风liu儒雅之气,让人油然而生敬意之人肯定是周瑜喽,啧啧,真的是儒雅高洁,顾目自盼,让人喜欢。我好喜欢他们呀!!

  且不说赵羽在那里自作多情,孙策他们却是一付苦思不解的神色,跟太史慈出城的这人是谁呀,怎么这样子看我们,大家不熟吧?我们是敌人吧?可他怎么笑成那样?此人有些高深莫测。片刻后,孙策反应过来,虽不知对方要做什么,他还是催马上前迎了上前,他手下众人忙赶上。

  待两边走近,赵羽这才收起心里的幻想,回头看看太史慈点点头。太史慈现在的头皮在发麻,看着前面的千军万马,心想,真是出城来找死的。可到了这个地步,也只好拍马上前,一抱拳:“孙将军带兵到此,可是欲取吾之性命?”

  孙策甩甩头,抛开对赵羽的猜想,大笑一声回道:“正为将军而来。我知子义真丈夫也,刘繇蠢辈,不能用为大将,以致此败,我敬重将军,将军可否....”

  没等他把劝降的话说完,赵羽眨眨眼接话了:“将军原来不想伤害我兄长呀。”

  孙策一愣,我话还没说完:“你是何人?”

  赵羽在马上微微侧身,笑容满面地回答:“赵羽,字子玉,乃子义兄长的结义弟弟。”

  孙策回头望望众人,大家摇头,没听过。孙策心想,等搞定太史慈再来和你慢慢交谈,他望了赵羽一眼问太史慈:“将军今日意欲何为?”

  太史慈心想,我意欲不为,奈何今天子玉说了算。他摇摇头,把眼睛看向赵羽。孙策明白了,看来要想得到太史慈,他这个兄弟是关键,太史慈怎么会听弟弟的,应该是弟弟听哥哥的才对,搞什么名堂呀?他的眼睛也看向赵羽了,有什么名堂你拿出来吧。

  赵羽也不客气:“我们已知伯符将军之意,今日出城相见便是为我兄长。”

  孙策一脸的疑惑:“既然如此,就将来意说明白吧。”

  赵羽先不说正题,而是邀功:“我想先告诉伯符将军,昨夜来人都很好,我们将他们暂时留在城中休息,晚上做事太辛苦了。”

  孙策一楞,你抓了我的人还要我说谢谢不成?看着赵羽一付懒洋洋讨好的样子,本来应该生气,可他就是生不起气来,想了想,真的说了声多谢。

  赵羽咯咯一乐,接着好心肠地说:“东门外的军士,将军也让他们回来好了。天气不好,一直爬在地上,南方潮湿,容易伤身体。将军霸业刚起步,人最重要,千万不要有无谓的减员呀。”

  孙策听的身体一震,回头去看周瑜,周瑜的目光正好看过来,两人交换了一下目光,孙策回头看着赵羽问:“你到底是何人?怎么看出破绽的?”

  太史慈一听,真让子玉说着了,还真有埋伏,哼。

  赵羽还在笑:“伯符将军什么样的人也,羽明白。就是你身后的众位将军也都是不凡之辈,所用计策怎会有破绽。嘿嘿,我只是想到以兄长的本领,伯符将军定不愿意伤害于他,要生擒我兄长这样的猛将,攻城的话,伤亡就无法把握了,因此我就想,将军会不会找点简单轻松的法子生擒我兄长呐?换作是我又该怎么做呐?看来只有用计将他逼出城外。想到这里,我就明白了,原来昨夜入城之人目的怕不是夜袭,而是放火扰城,城外的大军围城又是三面紧,一面松,原来孙将军是要逼兄长出东门。至于出了东门,当然就入了埋伏,这埋伏必定是绳索、坑道之类的。将军,我分析可对?”

  孙策和周瑜暗中倒吸一口凉气,忽略了赵羽最后一句卖宠的语气,不约而同地想到太史慈军中竟有如此人物,绝对不可以放过了他。稳定一下心神,孙策全身戒备起来:“如果刘繇有你在身边,策恐不得胜。”

  赵羽嘴一撇,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刘繇这么笨的人怎么值得我为他谋事,若不为兄长,我才懒得来此呐。”

  太史慈对着他瞪眼睛了,你骂刘鹞笨蛋,是不是也在骂我愚蠢呀?赵羽说完那句话就转头去看太史慈,还给他一个笑脸,那意思是你不听我的话,还不笨?太史慈想想,叹口气不理他了。

  孙策把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可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心想,你们俩兄弟这个时候还眉来眼去的,到底要干什么?想到问道:“你二人现打算如何?”好像也不像投我吧。

  

  

第十五章 赌局(二)(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