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兄弟之谊

    明天晚上12点,正式PK开始,梦将放量,估计更新次数达到四次以上。有时间的亲亲们,都来支持一下小羽吧!

  …………………………………………请求支持…………………………………………

  兄弟篇之---第十六章兄弟之谊

  回到城里后,赵羽再也忍不住了,告声得罪,冲进房间连吐了几口血。这可是他第一次受伤,浑身痛的要命,孙策的力量算是被他好好领教了一番。太史慈跟在后面吓的脸色苍白。赵羽吐了几口血,胸闷得感觉总算消除了,抬头看见太史慈苍白的脸,赶紧安慰他:“四哥,我没什么大碍,只是几天没休息体力不支,再加上刚才一战消耗过剧,方才如此。休息两日便没事了。你还是出去陪孙将军吧,我要睡觉了。”

  两兄弟跑回房间的举动也让孙策和周瑜看出赵羽受伤不轻,周瑜便跟了进来,一听之下却被惊的楞在当场:“啊,小将军竟是如此……”说不下去了,心想他几天没休息还能如此作战,看来实力真比伯符还强,以后遇上此人为敌恐要多加提防。

  赵羽却不知道他在动这种脑筋,要紧说:“谢周将军挂念,我真没事。还请将军莫要声张。”

  周瑜点头:“如此请小将军先歇息了,我就不打扰了。”说完退了出去。

  太史慈安顿赵羽躺下看他闭眼睡了过去,才悄声退出去陪孙策他们说话去了。孙策已从周瑜处得知赵羽情况,见太史慈过来,赶紧问他赵羽情况如何,太史慈告诉他们暂且无妨。孙策放了心,突然笑道:“当日在神亭,如子义擒我,当杀我否?”

  太史慈笑到:“未知可否也。”

  孙策大笑:“子义真丈夫也。惜不能与吾共事。”

  太史慈默然片刻道:“我与子玉有约,请恕慈不能为将军效力。”

  孙策点头叹息:“子玉真是奇才,他小小年纪竟如此本事,听公瑾言到他几日未曾休息,唉,还能与我一战。他才十六,再过几年世上恐无人是其敌手。”

  太史慈笑了:“子玉本事确实奇高,我也曾败在他手中。不瞒将军,子玉才十三,”

  孙策眼睛都鼓出来了:“十三?天,今日还好是我输了,否则传了出去,我可怎么自处?”

  太史慈有些激动,心想孙策真是真诚之君子:“子玉就是怕将军因为他的年龄而出手顾虑,才故意多说了几岁。唉,他做事真的很出人意料。”

  孙策好奇了:“子义,你与他如何相识的呀?”

  太史慈一笑:“子玉是先认了母亲为义母,才认识我的。”他也没有任何隐瞒,将与赵羽相识的过程说与孙策和周瑜等人,听的众人心神俱醉。

  半晌,孙策才答道:“以他一人之力,面对十万贼兵,竟一战成功,唉,恨策不在也。”

  程普更奇:“早听说北海之事,没想到他如此小,原来他还真懂理政之事,哈,还真是个将军。”周瑜在一旁脸色阴沉不发一言。

  孙策羡慕了半天,又有些奇怪地问:“你们兄弟难道真愿听命于北海太守?孔融虽有大才之名,并无实际才能呀!”

  太史慈摇头:“没有,我们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我们三个做哥哥的都在等子玉找到其兄长赵子龙再做以后的决定。实话说与将军,若不是子玉仁慈,不愿以万人性命创一人之业,我等兄弟早奉其起事了。”这种话他都说,真是....

  孙策看了一眼众人,大家的脸色都变了。周瑜言道:“既然如此,你们兄弟可否先在江东安顿几日?”

  太史慈明白他的意思摇摇头:“非我能做主。如果子玉愿意,我们兄弟均无异议。”

  众人全部绝倒。如果太史慈刚才所讲的众人还可以接受的话,现在话中的意思让众人晕了。孙策便道:“子义,我听子玉所言,也不看好刘鹞,你不是也来了嘛。再说,他再好也不过是一孩童,你们……”

  太史慈笑道:“我在认识子玉之前便接到了刘鹞的书信。要说我们为何都听他的,主要是五弟的本事真的很大,连我们的三哥,素有鬼才之称的郭奉孝也说他不是子玉的对手。在寿光子玉是政、军一手抓,做任何事都游刃有余,否则我们兄弟也不会有奉他为主的想法。至于我自己,我来之前子玉曾经对我说刘鹞不足以担当大事,是我不忍心有负刘鹞赏识之恩才来的,走之前子玉对我说,刘鹞日后必遭大败,到时候他会来救我性命,我当时便发誓,如果真如他所言,我从此就跟随了他,不再投效别人,所以我不能答应将军。”

  周瑜看一眼孙策:“未曾想赵子玉竟还有如此本事。”众皆点头。

  孙策叹气:“先前我只道少年英雄无如公瑾者,未曾到此人比公瑾还要厉害,难得如此年少,不仅文武全才,更兼计谋出众,我们几人想出的计策竟被他一人看破。我以后再不敢小窥天下英雄了。惜,我与之无缘。”

  看看天色将晚,太史慈告辞。孙策和周瑜送他出门后,周瑜将孙策拉住,众人坐在堂前还在消化太史慈所说之事。他们还不相信太史慈说赵羽因为仁慈而不愿争霸之事,毕竟在乱世拥有兵力和地盘才是自保的方法,赵羽他们有寿光之地,数万之兵,几员大将,赵羽一身本事,不起兵才是怪事。他们可没想到赵羽还真不愿意起兵,像他那样的人在乱世中只能是用怪来形容。

  周瑜阴沉着脸劝孙策:“伯符,你可要拿定主意,赵子玉此人果如太史慈所讲留不得。太史慈和其兄弟都欲奉他为主,以他们的本领竟甘心居于一孩童之下,可见赵子玉日后必成劲敌。”

  孙策明白他们的意思,直摇头:“我知道,但我不能做不义之人。”

  程普道:“将军,做大事不可拘泥于小节,有此人在,吾等恐难成大事。”

  孙策还是摇头:“无信无义如何服众?大事又如何可成?”

  潘璋赞同孙策的话:“正是,中原大乱,吾等应网络人才,杀了此二人,恐祸不远也。”

  周瑜沉思半晌:“以太史慈所言,他们都未有落脚之处,我们再争取吧。”

  孙策点头:“其实能与之为对手,亦是一大快事。哈哈。”

  赵羽一觉醒来已是掌灯时间,他没有起来,而是躺在榻上运功走遍全身,检视了一遍身体,嗯,伤的不算太厉害,看来还应该加强实战经验,今天虽然胜了,可太冒险了,这就是经验不足的原因。检视完身体,赵羽满意地笑了。这时,房门被打开,太史慈走了进来。

  赵羽望着他却没动:“四哥”

  “子玉,身体如何?”

  “没事了。唉,小霸王果然厉害,我感觉比兄长你还强些哦。”

  太史慈松口气,没有计较赵羽的揶喻:“唉,你呀,没事时跟个孩子般,也怪不得别人将你当孩童对待。今天还吹牛,什么十六了,明明才十三嘛。”

  “四哥,我马上就十四了。”鼓起腮帮子反驳了太史慈后,赵羽才满足地说:“嘿嘿,如果伯符将军知道我的年龄,恐不愿意一战,如此一来,你我便是闯营而走,死伤不免,我心不忍。其实呀,有此一战,我受益颇多哟。”

  “你也太冒险了,如果你真有什么,让为兄怎么……”太史慈还心有余悸。

  赵羽嘿嘿一笑:“哎,四哥,你怎么变的婆婆妈妈的,不像个大丈夫。”

  太史慈乐了,羞他:“一口一个大丈夫,你有多大?”

  “四哥,你又取笑我。”撒娇过后,他一脸向往地说:“我以后会爱惜自己,不再做傻事了。不过四哥,你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上战场,经验不足嘛。再说孙将军真的很厉害,我若不行险恐难赢。不过想想伯符将军之神采....啧啧,挨这一下值得。”

  “啊?!这是子玉将军第一次上战场吗?”孙策和周瑜站在门口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过来已经有段时间了,正好听到他们兄弟谈话。

  赵羽的脸都红了,在兄长面前撒娇很正常,可让外人看见很不好意思,赶紧坐起身:“啊,怎么好意思让两位将军来此,赵羽失礼了。”

  孙策缓过劲来了:“小将军身体无碍吧,策实在担心。今日与子义将军一叙,方知将军竟以疲惫之躯迎战策,如果小将军因此而伤的话,策心不安。”

  赵羽横了太史慈一眼才笑道:“怎么会?这是我提出来的,不关将军的事。再说,我真的没事,许些小伤,将息一日便好了。”

  太史慈在周瑜身后做手势,意思是不关我事,是他说的。孙策和周瑜看着他们都笑了。孙策笑道:“看你兄弟情深,我亦想弟妹们了。”

  赵羽的好奇起来了:“听闻将军有一弟名权,字仲谋,人谓其天生贵胄之像,可是真的?”

  孙策笑道:“未曾想小将军于此等事也如此明白。”

  “嘻,我没别的爱好,就是好奇心重。以后定找个机会与他结识一番。”

  周瑜看一眼孙策,对赵羽道:“既然小将军有心,便与我等一道回府如何?”

  赵羽一听就明白了:“我明白公瑾将军之意,但我有事要做,以后有机会定当上门拜访。哎,我还真想见见江东英豪们。”

  孙策看看话头不对急忙接过去:“策自扫屋以待。”

  赵羽哈哈一笑:“那敢劳动将军,我听说公瑾将军在江东还有一称谓,叫做顾曲周郎,然否?”

  周瑜点头,赵羽兴奋起来:“有机会一定要领教将军的技艺,不知将军善于何种乐器?”

  周瑜淡淡道:“吾等士大夫,当然是琴瑟,难不成弄妓者之流?”

  赵羽早明白在三国或三国以后的很多年代里,只有琴瑟方成为高雅之物,那个时期流传下来的古曲都是以琴为主。只是,他没想到周瑜如此在乎这些,因此踌躇了一下方说:“恕我无礼,在我看来,只有美好的乐曲,没有贵贱之分的乐器,说话不周之处,还请公瑾将军原谅。”

  周瑜眨眨眼,疑惑道:“瑜不知其他乐器也可出清雅之音吗?”

  赵羽尴尬地挠挠头:“我从小随家父游走四方,有些事情过于放荡,所以,嘿嘿,还请公瑾将军原谅。”

  “如此说来,小将军定是此道中人,瑜也愿意聆听小将军之技艺。”

  孙策笑道:“今日天色已晚,小将军可再休息,明日为二位将军设宴,小将军可能来?”

  “当然要来。伯符将军请客,一定要去的。”赵羽立马答应了下来。

  太史慈将孙策他们送出去后回转来就一直默默不语地想心事。赵羽见他神情奇怪,不由地问他在想什么。太史慈叹口气:“子玉,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可也说不上来。”

  赵羽以为他还在担心,因此笑道:“四哥,明天不会是鸿门宴,如果你不放心,我们现在就走。”

  “这倒不必。伯符将军很义气,不会出尔反尔。况且你的伤势不轻,还是多休息两天的好。”

  “哥,我的伤势真的没什么,你放心好了。”

  “子玉,依你看孙将军可是可以相助之人?”太史慈终于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既然你自己不愿意自立为主,我想,我们可以……”

  “四哥认定他是明主?”

  “恩,我观孙将军待人真心实意,是有信有义之辈。他凭自己的力量已经站稳了江东,霸业有望。我想大丈夫立于世上,当凭胸中之气,拔剑驰骋,建立功勋,方是为人一遭的道理。本来我和三哥都有助你之意,可……”

  赵羽点了点头明白了:“三哥也不止一次对我说过,可我自己明白,要让我拼杀以挣天下,不如遁隐于世的好。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不能为之。实在辜负了兄长。”

  太史慈苦笑一下:“唉,正是如此我才想,凭你的才识,三哥的本事,大哥的武艺,我们几兄弟连手,应当在孙策处有用武之地。我看孙将军身边的人也都是血性之人,断不会嫉贤妒能。”

  “是,兄长分析的绝对正确。可我有誓言在身,不能这样做。不过,四哥要是真的舍不得孙将军,留下便是。等哥哥在此地站稳脚跟,我便将母亲送来可好?”

  “子玉。”太史慈大惊,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赵羽眨眨眼笑道:“四哥听我把话说完。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也跟三哥这样说过。三哥劝我自立,我却不会去争天下。几位哥哥都是非常之人,如遇明主一定能展示才华,所以我绝不阻拦你们。你们的将来把握在自己的手中,不能因为我而耽搁你们的前途。我只是请求兄长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去哦,不要将我当成敌人,好吗?”说到后面,他流泪了。

  昨天晚上,赵羽在想如果败在孙策手中该如何的时候,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知道历史的发展,到了危险的时候,他跑到几位兄长的身边救回他们的生命就是了,何必斤斤计较与兄长们是否和自己在一起呀。如果他已经出现了意外,那是老天的意思,他也无能为力了。

  太史慈如同安慰小孩子般,轻轻搽干他脸上的泪水:“子玉,为兄明白了。你不远千里牵挂于我,只身犯险都是为了我,这份兄弟情意,慈今生难报。因此我相信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带我们到什么样的地方,都一定是为我们好。你放心吧,为兄的绝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这是我对子玉的承诺。”

  赵羽抓着他的手,激动万分:“我保证,绝对不让兄长们失望,绝对。”心底的声音告诉他,这是我的诺言,哪怕让我用生命来完成自己的诺言,我也心甘情愿。

  

第十六章 兄弟之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