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分歧(3)

    女频PK票的投票地址:

  点封面下的女频PK投票就好!

  谢谢亲亲们的支持!

  …………………………………………………………………………

  郭嘉见赵羽不说话,还以为他孩子心性被自己反驳了有点不高兴,因此转移了话题:“算了,刘备此人我是看不上的,说说其他人吧!你觉得孙策此人如何?”

  “很好,非常好的人。真诚、直率、英气十足,小霸王就是不一般呀!”

  “真诚?直率?这样的人可以当你的朋友,却不是一方霸主的人选呀!唉,你和子义呀,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孙策也好笑,如果换成我,绝对不会放你离开,不仅不放你们,还会派人把这里的人全弄去江东。”

  赵羽吐吐舌头:“是呀,三哥说的有点道理。但是,伯符这样的主公也能获得很多人的誓死效忠,比如周公瑾。嘿嘿,他手下的人都很厉害哟,当然,他手下的确没有一个像三哥这样的谋士。”

  郭嘉闭着眼睛叹口气:“我玩得是阴招,不见得会得到孙策的重用,他怕是看不上我这样的谋士。算了,我也不想了。对了,子玉如何看曹操?”

  “凶残,狠毒,恶劣,不是玩艺。”在徐州进行了一个来回,赵羽对曹操的认知恶劣到了极点:“不过就是杀了他爹,他就这样在徐州杀戮百姓,又不是百姓杀了他爹,谁杀的,就去找谁呀,杀百姓算什么能耐。再说,陶谦也是好心,派人护送,可他也不知道人心险恶到这种地步。还有,那个曹嵩也真该死,他那么多钱财不是搜刮百姓而来的?哼,这种人死了也活该。”

  郭嘉睁眼看了赵羽好一会儿,突然大笑起来:“子玉呀子玉,我以为你出去一圈,多少能感知一些事情,谁知道你还是那么天真?杀戮百姓?呵呵,你知道曹操和陶谦在徐州打了几次?在兖州又打了几仗?你真的相信陶谦的鬼话?好心护送,这么幼稚的谎言你居然也会相信。哼,陶谦就会骗你这样单纯的人。”

  “三哥,陶谦可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是仁慈长者。他想和曹操拉好关系嘛!谁知道人心隔肚皮,用人不当造成这样的恶果。哼,主要还是怪曹嵩敛财太多。”

  郭嘉长叹一声捂住脸:“天哪,我怎么会认为你是霸主人选?太天真了吧!陶谦如果是仁慈君子,如何从丹阳跑到徐州来称霸?怎么会打击和杀害徐州才子?天,你怎么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难道陶谦干的这些龌龊事你都不知道?”

  赵羽的确不知道郭嘉说的事,丹阳?貌似在江东。杀害徐州才子?没听说过,拼命回忆,书中也没有写过。看着赵羽眨巴眼,郭嘉就知道自己说对了,他叹息一声:“子玉,你看人总看好的地方,但并不是人人都如你一般善良。我只提醒你,这个世道是强者的天下,不是仁慈者的天下。如果是,公孙瓒能赢吗?刘虞多好的君子,被他杀了。陶谦如果没有一点铁血手腕,他在徐州是站不住脚的。好了,他的事你慢慢去打听,我只分析你说的陶谦买好曹操的这次事件。我来问你,曹嵩住在何处?又在何处遇害?”

  赵羽从陶谦为人的震惊中缓过来,仔细想想:“曹嵩住在琅岈郡,在华、费之间被杀。”

  “呵呵,原来你的听说是这样。我告诉你,曹嵩遇害地点在费县,费县可不是琅岈郡所属哟。曹嵩的隐居地是在泰山华县,曹操派泰山太守去迎接。你想想,如果曹嵩是隐居在徐州,曹操会派泰山太守去吗?”

  赵羽一愣,书上写得是隐居琅岈郡,难道是书上弄错了:“难道不是琅岈?陶谦不是还热情招待了曹嵩吗?”

  郭嘉笑了:“招待?你去泰山华县打听一下,都知道曹嵩此人。曹嵩居住在兖州,又是从泰山南下许都,怎么会经过徐州?还热情招待,撒谎都不带眨眼睛的。你仔细想想这其中的问题所在。陶谦居然派兵到曹操的地盘上去护送曹操的父亲。曹操自己派的人都还没到,他倒抢了先。派兵越界,这算什么?我再告诉你,陶谦是公孙瓒的盟友,他与曹操是敌人,两人打过仗,陶谦输了。这样还派兵护送敌人的家眷,并全部护送到死路上去了,嘿嘿,嘿嘿,倒真的是仁慈呀!”

  郭嘉的分析让赵羽跳了起来:“怎么会?陶谦绝对不会派人去杀曹嵩,他又不傻,难道不知道杀了曹嵩会引起双方的战争,他既然已经失败过了,就不会再去招惹曹操才对。”

  郭嘉冷笑道:“陶谦的本意或许不是要杀曹嵩,而是想用曹嵩一家当人质,逼曹操和解或归附自己。真的将曹嵩攥在手心里,曹操就是不听话归附于他,也万万不敢再与他作对。扣留人质是敌我双方经常使用的手段,何况孝道是最受人瞩目的品德,弃父母与不顾的人,也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更无法成就大业。可惜,陶谦的如意算盘打得好,派的手下却是笨蛋,或许那些士兵真的见钱眼开,或许是被曹嵩发现不妥进行了反抗,反正杀人的恶果摆在了那里,任凭陶谦如何狡辩,也是事实。这样说来,曹操兴兵报仇,根本是师出有名。”

  赵羽想了想,虽然还有点执着于三国演义中的解说,但却更加相信了郭嘉的说法,再说,郭嘉的说法更符合实际一些。看来,后人也是摸不清事实真相,但曹操残杀徐州百姓的恶性在,索性大家就相信了陶谦的话。哼,这也是曹操自找的:“不管怎么说,就算陶谦怀有恶意或者就算陶谦让人杀了曹嵩,那都是陶谦的错,曹操在徐州大开杀戮就是不对,这点,任凭他有一万个理由也说不过去。人命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上面的人做错事,这些老百姓就该死?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招谁惹谁了?他们又凭什么低人一等?众生平等,如果连这一点浅薄的道理都不能明白,争霸天下就做不到。天时、地利、人和,人和最重要,曹操这么做,只能让徐州百姓憎恨他,只能激起徐州百姓的反抗之心,当徐州百姓人人都想找曹操复仇的时候,曹操还想得到徐州?做梦。”

  

  

第十九章 分歧(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