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心结(3)

    简雍愣了一下,想了想回答道:“杀俘不祥,这的确不是君子所为,可受伤的敌卒……,确实是有被杀的现象。战场上很少留下受伤的俘虏,一般都是就地解决,这也有原因。如果是绝对胜利的一方,有时间也有财物来安置这些受伤的降卒,也能不杀,可战争进行之中,一般情况下都顾不上这么多,毕竟行军之中,俘虏都难监管,更何况这些伤兵,不杀又怕留下后患。”

  “后患?他们已经是伤兵了,还能成为什么后患?伤兵也是人,他们家中也有父母妻子儿女,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都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为什么同为人类,为什么都是军士,竟能对自己的同类下这样的毒手?我不明白,我想不明白。”赵羽很激动。

  “因为你没带过兵,没有经历过战场的厮杀,不知兵之危者的含义。”赵云在赵羽的问话出口的时候,就明白了赵羽郁闷的原因了,曹操坑杀降卒的事情早传遍了大江南北。虽不知赵羽亲身经历了官渡之战,但明白了赵羽痛苦的症结所在,赵云毫不客气地点出重点:“战场上瞬息万变,把握全局取得胜利和保全大多数人才是主帅要考虑的事情。伤兵却是军队绝对的拖累,他们会把有能力的军士也拖累成累赘,会在紧要关头成为扭转战局的关键。这点你无法体会。子玉,没有人愿意扔下自己的同伴,没有人愿意对别人举起手中的刀,可是,活命和取胜才是军士在战场上的选择,想比之下,其他的都不重要。”

  “其他的都不重要。”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赵云的话,赵羽跌坐在座位上:“可那些伤员也是人呀,是人呀!”

  “别人也是人。”太史慈也看出了端倪,顺着赵云的话说了下去:“带着一个伤兵走,就可能付出伤亡几个正常人军士的代价。你想想,打仗途中,能允许拖延吗?战场上,能允许你发善心吗?子玉,你为什么不肯……出仕,不正是你无法面对这样的残酷吗?可你更无法阻止这种残酷的事情发生。因此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躲避,远离战场。坚持你的选择吧,我现在也认为你的确不适合出仕。”

  赵羽还是有些迷茫地抬头看向他们:“可曹操下令坑杀的伤兵并不是战场上的拖累,曹军已经大获全胜了,没有必要伤害他们呀!”

  简雍冷笑一声:“这就是曹操的残忍之处。此人做事心狠手辣,他将青壮军士留下,却杀了那些伤兵,一是减少己方的付出,消去拖累。二是警告,警告那些被留下的俘虏,警告自己的士兵。”

  是呀,仅仅是因为这些,仅仅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就忍心毁掉数万生灵,就像曹操在徐州的屠杀行为一样。赵羽抱膝坐在那里,眼中的泪已经没有了,代之的除了不忍,还是痛苦:“我以为一个霸主不仅要掌控手下的人才,还应该掌控天下人的人心,却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个世道,百姓的命比蝼蚁都不如,在上位者眼里,从来没有他们的位置。而我更想不到其他人的冷漠,两万降卒,他们被杀的时候在想什么?他们没有反抗,就这样听之任之了,而活下来的人,居然也不认为这么做有多大的错。杀敌一万,自损八千,我一直以为那不过是战争的残酷,现在才想到,这些死去的士兵里,真正死在敌方刀枪之下的能有几成?又有多少是死于这种冷漠与无奈?认命,认命,命在这个时代就这么不值钱吗?”

  赵羽的问题赵云他们无法回答,行军打仗是武人的天职,失败者就要接受最为残酷的命运,这是他们一直接受的教育,因而眼前的赵羽让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赵羽这种尊重生命的态度和观念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思想意识,行军打仗是武人的天职,失败者就要接受最为残酷的命运,他们没有想过这种命运是否公正,因此面对赵羽的痛苦,他们唯一能感受的只是赵羽的善良。

  简雍也是一个善良的人,但他的善良也仅仅出自于对弱者的同情,却不会有赵羽这种生命平等的思想。他虽然无法理解赵羽这种过分的善良,却为这种善良而感动:“我听主公说起你不愿意出仕,一直疑惑不解,今日方明白你的确不适合出仕为臣。子玉你还小,再多磨砺一番,才知道这个世上有许多事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好。想当年在徐州我们和袁术一战,战败又遇吕布背叛,处境异常艰难,没吃没药,几乎无法生存,我曾亲眼见到士兵杀了一个重伤的同伴,吃……”

  他虽然没说下去,可赵羽的脸色已经苍白了。当年那一战他也知道,但没有想到刘备他们居然败到了这种地步,连刘备这种仁慈明主的手下都要发生自己的伤兵被杀了食用的惨剧,这还算是人间吗,简直是地狱:“先生,你们,你们没有制止吗?”

  赵羽颤抖的话语深深刺伤了简雍的心,他的手颤抖着,眼中含泪:“如何制止,兵败如山倒,身后有追兵,前面无出路,那种境遇……,我们每个人心里凄惨无比,可就是无能为力。”

  太史慈忍不下去了:“子玉,别说不现实的话了。你在那种情况下一样无能为力。死去一个必死无疑的重伤兵,换取健康军士活下来,大家还有出路,否则,只能死更多的人。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是你想不到的残酷景象之一。所以,子玉,你必须尽快从官渡被杀的伤兵中解脱出来,因为你没有错,你不需要因为他们的死而自责。”

  “自责?”赵云终于发现问题了:“子玉,你去了?又救治了不少人?而那些被杀的……”

  “别说了,哥,别说了。是,我去了,我尽力救治了好些人,有些人逃掉了,可有些人却……。如果,如果我能救更多的人,如果我能安排更多的人离开……”

  “我说了,那不是你的错。”太史慈粗暴地打断赵羽的自责:“你不需要为他们的死内疚。子玉,你如果继续过现在的生活,以后还会看到比这更惨,更悲的场面,或许,你还会亲眼目睹我们几个的伤亡。将军阵上亡很正常,小兵的死就更多。所以丢掉你的幻想,扔掉你的仁慈,学会适应这个世道吧!”

  简雍被太史慈的话吓了一跳,再听到赵羽的话人都呆了:“天哪,你居然去官渡战场上救人,而且是救败军士兵。你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吧,如果曹军因为你的行为而把你当成袁军,那时你就死定了。”

  望着三个变了脸色的人,赵羽苦笑:“我还是知道一点厉害,所以是扮成了曹营的大夫。”

  赵羽去了官渡,亲眼目睹了战争,还参与了伤员救治,这个事情太重大了,简雍和赵云同时想到要把这件事向刘备汇报。两人出言又安慰了赵羽一番后,一同离开去找刘备了。而太史慈已经后悔了,他光顾给赵羽解开心结了,却忘了顾及其他。眼下也不容他后悔,急忙嘱咐赵羽:“你就说自己是听说文远二哥受伤了才去的官渡,救治伤兵也是不忍心,明白吗?”

  赵羽莫名其妙地看看他,发现太史慈异常严肃,他急忙点头,太史慈这才放心:“子玉,以后这种行为不可以了,要去也要告诉我们才行。你千万不能这么大意,要知道刘使君和曹操可是死对头,虽然你不是刘使君的臣子,可我们毕竟在这里,你又寄身这里,不能不有所顾忌。”

  赵羽这才想到这种问题,赶忙连连点头作保证。而这次精心准备的谈心就这样被打断了。赵羽虽然还沉浸在悲痛中,心结却慢慢打开,他不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又把自己定位在历史看客上,因此心里倒也真没多少内疚。不过,这次的事件也教育了他,在以后的岁月里,战场上救人还是他执意要做的事情,但对敌方战俘伤兵的安置却周密了许多。而曹操这种坑杀降俘伤兵的事情也没再发生过了。

  

  

第六章 心结(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