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话 云梦初起 ̄之一

    『柔风掌』,这是武林中人对於北武林盟主皇甫望的另一个尊称。

  因为他在淮北各门派、组织踢馆的时候,凭一对肉掌就打得所有对手无招架

  之力,却也一个人都没有伤到。

  这么温和的武学,称其为『柔风』,实是优雅相称之极。

  但是皇甫望却常常说,自己这点本领实是微末道行。曾有一个人,在同一时

  刻,独力应战八位或剑艺、或拳脚、或内功、或仙气、或智计举世无与比肩的高

  手,还一直抱持著『不伤人而得胜』的理念对敌。虽然最後他失败了,但过程中

  已证明他确实拥有这种实力。这一个人,才真正堪称为『天下第一人』。

  这段话,自从统合北武林之後,只要听到谁称赞自己的武艺,皇甫望就会将

  它重覆一次,就算听的人已经倒背如流,他一样叨叨絮絮似无尽期。

  这一个人的名声,也就在皇甫望的大力赞赏之下渐渐传开了。

  後来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大家早就认识了。

  这时,皇甫望又开始了另一段名言……

  「人言剑,皆举天下五大剑派,其实还有另一个无派剑法,虚幻胜于云梦、

  猛烈不逊镇锦屏、刚正犹过林家堡、疾速未输太清、自然同於木风……」

  换言之,此剑法是集五大剑派之所长於一身了。

  那是什么剑法?什么名头?

  皇甫望不晓得此套剑法实名,只能回答一个人人都听过、但从没人见过的词

  儿……

  『诗仙剑』。

  「一个人厥然一身的开始,要仅记得这段时日,那么即使日後当你曾风光一

  时,却又失去所有,想想你的开始,就不会那么难受了。至少,你可以学著去习

  惯。」

  二爹是这样说的,所以,我真的什么都没有。

  不,还是有……一柄二爹随身佩用的无鞘剑。

  我,就像被赶走一样的被二爹驱离了身边。

  实际上我当然不是被赶走的,我有我的目标。二爹能教我的,已经教完了,

  但是我仍然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所以,我必须自己去找了。

  至於从何开始?

  ……逛街吧大概。

  二爹是各路军№争相邀请的对象,我的名字也红得紧,不过好在没有人真正

  知道我的长相,所以,改个名字就行了。

  但我的名字当初可得来不易,拖了足足年馀才定下哪!怎么能说换就换呢?

  让我想想……嗯……

  好!就用同形字吧!以後,我的名字就是『叶敛』!

  万层云中,难得出现了一丝曙光。

  远处传来了几声犬吠,中原虽乱,巴蜀边境倒是显得平和。

  叶敛踏上锦屏山,找到了一处衣冠冢。

  木板制成的墓碑,十三年前为人以手指刻下的文字仍然十分清晰。

  『织锦之墓』。

  「失去一切……真的那么严重吗……」叶敛喃喃之语,心里很清楚,二爹告

  诉他的那段话,起因就是二爹失去了这衣冠冢的所有人。

  不过就是女人罢了!叶敛是这样想的。

  但是,二爹为了冢中的女人,一生再也不近女色;诸葛静也不知何故,在灵

  山战後便回到锦官箭村,再也不问世事,放著一身经天纬地之地而不用……

  虽然程度有所不同,但是叶敛的两位养父,都为女人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所以,『女人是祸水』!叶敛坚信这一点,打定主意绝对不会爱上女人!

  女人也是人,可以用来交朋友,可若一旦碰上情,那就没完没了。

  嗯 ̄与其说不碰女人,或许说是不碰『情』字更贴切些罢。

  叶敛与君聆诗分手之後,先到蜀地,便是想找诸葛静问个清楚。

  『究竟为什么要躲起来?』

  这个问题,叶敛想了十三年了。

  轰然一声,日头不知何时已为云层掩去,平地里炸了一声响雷。

  快下雨了,叶敛缓步行近身的树下躲雨。

  景色是一片雾茫,心中也是。

  应该先去哪儿呢……

  叶敛轻轻吁了口气,脑门上却忽然感受到一股腥臭。

  有蛇!准备咬我了!

  有感觉与产生反应几乎是同一时间,但叶敛右手刚刚放上腰间的无鞘剑柄,

  耳中却已听到飕然一响!

  移出两步,抬头一望,只见一根箭杆将一条赤尾青蛇的头钉在树干上。

  青蛇的身子还盘在枝上微微抖动,不久便垂了下来。

  叶敛再回头望向箭枝来处,才发现出箭者距自己还约有四十馀步。

  「真神!」叶敛心中一赞,这距离或许不算挺长,但在茫茫雨中、目视物不

  甚准的条件下能有如此箭法,实在相当了得!

  而且……就算先出手的是箭,叶敛在攻击上还是具有距离的优势,但他的剑

  还未出鞘,箭枝已准确命中蛇头,这种速度……可怕!

  发箭者快步走近,叶敛仔细一瞧,对方一头长发全都淋湿了,覆住了一半的

  面容。不过,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是个女子。

  本来应该道谢的,但对方是女子,叶敛眉头一皱,便不作声。

  那女子能在雨中、於四十馀步外发箭命中蛇头,那是何等眼力,对於叶敛表

  情的转换自是看在眼里,却也不甚在乎,迳自走到树下将韬中水倒去後,便拧起

  了头发。

  雨继续下著,两个人没多望对方一眼,各自也不出声。

  叶敛的心中却响起了个念头……

  很久以前,乾爹曾说过个故事,说起了他童年所住的村子。虽然後来二爹带

  自己去过一次,但那已是十年前的事,後来爷儿俩再也没有涉足巴蜀境内,叶敛

  对於到那小村子的路迳,记忆已不甚清晰。

  只是,心里很清楚的记得乾爹说过,『村内人人均擅箭艺』!

  思绪至此,雨已停了,女子将韬执起负到背上,便要发步离去。

  叶敛见状,不禁出声叫道:「你知道诸葛静吗?」

  走,稀落的屋舍已全都穿过了,前头带路的女子还是不停步。叶敛心中不禁

  怀疑:「乾爹的屋有这么偏吗?」

  但抬眼一望,已无屋舍,面前是村中人的公墓地。

  女子没一丝犹豫,迳自穿逡著公墓地中的小路。

  见这态势,叶敛心头一凛,便知道自己会看到什么。

  墓碑,『诸葛氏静.妻谢氏之墓』。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叶敛还是呆愣了好一阵子。

  一时之间,只觉得身体每一条筋络都不对劲,他搔头、摸鼻子、拉衣服、扯

  头发、调剑带,作了很多很多毫无意义的动作。只有双眼一瞬不移地盯著墓碑。

  终於把身上每一寸能摸的地方都摸尽之後,叶敛才蹲下身,马上又改蹲为跪

  ,磕了个头。

  然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作,跪著发。

  当然也没有发现身後多了一个拿著镰刀的老人。

  老人拍拍叶敛的肩膀,问道:「你是季云什么人?」说著,自顾地割起了墓

  地旁的杂草。

  叶敛身子一抖,猛地回神,毫没考虑地应道:「乾儿子。」话才说完,便不

  禁有点後悔,这不是自曝身份了吗?

  老人却没一丝惊讶,只淡淡回道:「他们俩死於非命。九年了,当年朔方节

  度使派的人来过之後,第二天一早便有人发现他夫妻俩陈尸屋内,他另一个老婆

  和小女儿不知哪去了。估计应该是给带走了罢。」老人一边说,一边割草,很漠

  然、很无所谓。

  彷似诸葛静是死是活,对他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叶敛也发现,『君弃剑』对这村老根本是没有意义的、诸葛静也一样。在一

  个只愿有平静生活的环境中,管你是天纵英才或是接受天才教育的天才二代,都

  与路人甲并无不同。

  「朔方节度使?」叶敛喃喃自语,站起身,忽然一笑。

  如果记得没错,九年前担任朔方节度使的人,是仆固怀恩。

  那是种怀抱自信的笑容。

  老人瞥了他一眼後,继续手上的工作。

  箭钉蛇头的女子早已走了。

  叶敛回身,步出公墓。

  报仇是种很无聊的事,二爹说过无数次了,所以叶敛心中并没什么报仇的念

  头。

  只是,至少该去找回乾爹的小女儿罢。

  目标:灵州。

  常山,北武林盟,皇甫宅邸。

  皇甫望在书房中阅视著各方送来的信件。那些信件都是他派在各地的探子送

  来的,主要的探查方向,则是南武林盟的动态。

  管家皇甫徒走了进来,道:「老爷,有客。」

  「哪位?」皇甫望眉头深锁,仍自看信,只随口回了一句。

  皇甫徒道:「是丐帮帮主。」

  皇甫望心头一耸,连忙放下信件,道:「那何必通报,直接让他进来不就好

  了?快请!」

  皇甫徒闻言,急急退出。过不多时,便有一名三十出头的精壮乞丐步入。

  皇甫望能够统一北武林盟,此人居功厥伟。

  淮河以北有十六门派、三十八帮会,倒有十七帮会是由此人代皇甫望降下。

  仗的同样是武功,他胜过了十七帮会的草莽英雄,获得这些人的认同与降伏,他

  才说皇甫望是自己的大师兄,要求诸英雄归附北武林盟。这样一来,的确替皇甫

  望省下不少功夫。

  在统一北武林的过程中,皇甫望得到『柔风掌』的称号,以表示其武学之柔

  和谦淡、有容乃大;相反的,丐帮帮主则被呼为『玉笛丐』。

  因为他最大的特徵,便是身上带著一根与身份毫不相称的碧绿玉笛。

  此人属木色流第三代传人行五,原名徐乞。

  皇甫望让徐乞上座後,道:「五师弟,这是第一次在常山看到你,有什么大

  事吗?」

  徐乞道:「盟主想一统南武林吗?」

  皇甫望眉头一皱,道:「我虽然派人打探南武林各门派帮会的动静,但是自

  觉并无馀地南下干涉。一者虽然林家堡没落,但南武林尚有天下五大剑派之一的

  云梦剑派在,未必会让我们插手;二者我木色流原本便极少南下,即便以力征之

  ,只怕南方群雄不会服从。」

  徐乞摇头道:「不,我知道北武林目前的能力无法再去一统南武林,我指的

  不是要大师兄干涉南武林的内事,是想问问,有没有兴趣帮一个大有前途的家伙

  。」

  皇甫望疑道:「前途?多有前途?」

  徐乞一昂首,道:「如果我们帮他,三年之内,他可以一统南武林九派四十

  三帮。」

  三年?皇甫望心头一惊,自己可花了足足九年时间统一北武林,何许人有能

  力只用三年?

  皇甫望当下问道:「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

  徐乞微微一笑,道:「大师兄也认识,君聆诗。」

  「是他?」皇甫望的语气狻为疑惑:「他会出来行动?他可是已经足足六年

  毫无音讯了……」

  徐乞道:「想找到他不难,而且我也有绝对的信心,他会行动。」

  「那何必三年?一年就够了!」皇甫望哈哈一笑。

  徐乞却道:「不,需要三年。」

  皇甫望道:「南武林如今群龙无首,有意一统的门派并无特别突出者,以他

  的能力,何须三年?」

  徐乞正色道:「半个月前,丐帮洞庭大会时,有个不是丐帮的人与会了。」

  皇甫望道:「又是何许人?」

  问得相当平淡。想丐帮七月半的洞庭大会也是武林盛事之一,许多草莽英雄

  都会不请自到,有外人在场并不奇特。

  徐乞呼了口气,道:「元仁右。」

  皇甫望道:「云梦剑派回梦堂主?……但回梦堂位於衡阳,距洞庭并不甚远

  ,他到场一观,似也不奇。」

  徐乞道:「云梦剑派从未有任一门人到场与会过,他出现已是怪事。更何况

  他还上台挑战黄大哥,打折了黄大哥的左臂;又遣门下二十四徒摆下回梦剑阵,

  击破了我丐帮莲花阵……云梦剑派素来不问世事,现在却公然挑衅丐帮……我觉

  得,这只代表一件事。」

  皇甫望点了点头,道:「没错……应该要三年。」

  皇甫望并非庸材,自然明白这件事有什么干系。

  首先,既然云梦剑派素来不问世事,今番回梦堂主携众出现於丐帮大会挑战

  丐帮,已经表示云梦剑派准备把丐帮压在下面。

  丐帮活动范围向来是长江以北,大致上可算是北武林盟的一部份。且丐帮又

  是江湖第一帮会,挑衅丐帮,自然便是挑衅北武林盟。

  如果要挑衅北武林盟,单凭云梦剑派之力能成吗?相信元仁右并非自作主张

  ,定是云梦三蛟的命令。既然如此,便表示云梦剑派准备一统南武林、再吃下北

  武林。

  既然云梦剑派有所行动,则任何人想统一南武林,便得先过云梦剑派这关。

  当然,这关绝对不好过,即使是为世人称为『天赋异才』的君聆诗也一样。

  其实武林分为南北,只是便於统一草莽,即使南北合为一体亦无大碍。

  但云梦剑派的第一个行动便是公然挑战丐帮,在不明了其意欲何为的当下,

  徐乞与皇甫望都不会希望统一了武林的,会是云梦剑派。

  更何况,他们当然是站在君聆诗这边的。

  皇甫望其实也很想,很想再次一睹心中的天下第一剑。

  只是,黄楼的绝技棍法『捻丝』仍自稳立天下三大绝学之一,这十馀年来武

  艺精进,又方当四十出头的盛年,世人已公认他绝对有自己开宗立派的实力,竟

  尔败在云梦剑派回梦堂主的手下。

  云梦剑派有二堂:本堂聚云、分堂回梦,堂主分别为于仁在、元仁右。在二

  堂主之上,尚有为世人称为『云梦三蛟』的楚兵玄、屈兵专、景兵庆三人。

  所谓蛟,即是水中之龙,若其遇云,必可遨於九天之上。这是世人的共识,

  也是他们给云梦三蛟的评价。

  又有所谓『英雄造时势』,看来云梦三蛟已不甘落没了。

  徐乞忽然忆起一件事……

  十三年前……那位王者曾说过,他的副手的确是云梦剑派中的高手,但胜过

  他的人,在云梦剑派中还是所在多有。

  以徐乞的眼光来看,同使归云晓梦剑派,元仁右一定胜过王者的副手。

  那位副手曾与徐乞的师父、木色流第二代传人行五的黑桐战过一场,黑桐认

  输了。

  元仁右只是分堂堂主,本堂的于仁在、还有云梦三蛟,想来必当皆在元仁右

  之上。且不论日前落败折臂的黄楼,就观战过程来说,徐乞自认打不过元仁右。

  君聆诗行吗?

  我说,当然行。

  徐乞与皇甫望都只擅以力服人,君聆诗不一样。

  他可是『天赋异才』!没理由不行,是吧?

第一话 云梦初起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