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话 云梦初起 ̄之三

    半夜,叶敛在睡梦中身子一抖,睁开了眼,房门才刚被打开。

  开门的那人见叶敛已弹起身子,道:「你自己醒了,那正好,接班时间到罗

  。」

  叶敛应了声好,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带上无鞘剑後,便出房、一迳行出客栈

  大门。

  外头倒是火光通明,放眼望去,这护货的约莫三十来人,围著八辆货车。再

  细细一看,三十来人里,倒有十人是衙役。专司对付『没钱就扁』的特约巡捕魏

  灵,一个女流之辈,三更半夜了,也还俏生生的立在一旁。

  「这些衙役必是钱式向府衙要求派来的……」叶敛仰头一望,自思道:「快

  要三更天了……看来没钱就扁还未出手。但是这么多人,他们要怎么行动?光明

  正大的来抢,未必恁地托大。如果是我,该如何下手……一个人来,恐怕魏灵一

  个娘儿们便够应付,所以至少得来两个……」想到这儿,忽然倦意又来,腰一挺

  ,再打了个哈欠。

  没料到这才吸了口气,还没吐出去,却感到额头前一样利器自右而左射过!

  跟著惨叫不绝,回头望去,护货的三十馀人竟已倒了二十来个!

  「有人发暗器!曾遂汴来了!」魏灵随即出声嚷著。

  「现在才喊,太迟了!」叶敛心中暗暗咒骂,朝右首望去,果然在客栈墙角

  见著了人影。身随意转,足下使力,跟著便要纵出。

  忽地身後隐隐感到又有某物破空而至,回头望去,只见夜空中一条舞蛇击向

  魏灵!

  「鞭?是李九儿,两个了!」叶敛脑身皆动,俯身拾起一颗石子,迳朝飞蛇

  端末的客栈屋沿扔去!

  轻轻一声响,石子又落回叶敛脚边。

  另一个人影,护在纤瘦的李九儿身旁,显得壮硕许多。

  李九儿手中长鞭毫无阻碍,一迳卷住魏灵身後弓,手一收,魏灵惊觉之时,

  武器已到了对头身上。

  叶敛的心不禁凉了半截 ̄三个全来了!

  这时客栈中已交班歇下的钱府家丁与衙役皆已醒来,叶敛正期待他们能及时

  赶出,却听到客栈中传出了震天价的撞门声和怒吼声:「他奶奶的!谁把门封死

  了!」「天杀的贼厮鸟动作恁快!老子才进房不到一刻!谁快来把门开啦!」

  听到这阵声响,叶敛便知道了……钱莹也来了!既然梅仁原、李九儿、曾遂

  汴都在客栈外,只有钱莹能这么清楚哨卫换班的时间,又这么快的将众人的房门

  封死!

  但是……不,不对啊!

  叶敛抬头,朝梅仁原叫道:「你们无非是来劫财,但今日钱府的货物是绸缎

  ,你们三个人,如何带走偌多的布匹?这一趟未免太没道理!」

  梅仁原微微一呆,李九儿却已嫣然笑道:「你见过强盗作事要理由?」

  叶敛还未来得及回话,只见曾遂汴也跃上屋沿,叫道:「我的名字都告诉你

  我们很随便了,这什么笨问题!」说完,信手一扬,一把黑色弹丸洒到了货车上

  ,发出了轻微的波波响声。

  鼻子告诉叶敛,那是一砸即碎的包油弹丸……

  梅仁原燃起火摺,看看叶敛、再看看站在阴影下而未成为暗器目标、兵器却

  又被李九儿夺走束手无策的魏灵,冷然道:「暗器没有喂毒。」言罢,一手便将

  火摺朝货车投去。

  距离太远,根本没有机会去截那火摺,叶敛只能听著八声『轰』,半边脸让

  熊熊大火映照得红透,木然的抬头望著梅仁原。心里,有种输得彻底的感觉。

  但是那一句『暗器没有喂毒』,却教叶敛暗暗打了个突 ̄没钱就扁,似乎不

  是想像中穷凶极恶的盗贼?

  一种未经思考的反射动作,见到梅仁原转身势欲离去,叶敛回过神时,自己

  已上了屋沿,左手扯著梅仁原的衣袖。

  李九儿见状,扬臂就是一鞭子毫不留情地抽在叶敛左手背上。

  叶敛吃痛,左手收了,右手又搭上梅仁原肩头。

  梅仁原回头,抖肩甩掉了叶敛的手,道:「你不去救火,拉著我作啥?」一

  边也制止了李九儿和曾遂汴再向叶敛攻击。

  叶敛低声道:「我想见钱莹。」

  一旁李九儿、曾遂汴已哑然失笑,梅仁原愕然道:「找钱莹该当去钱府,找

  我有啥屁用?」

  叶敛没回话,但他相信自己的眼神很真、很诚恳、很坚持。

  李九儿止了笑,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这个梅大哥说可以接他一剑安然无恙的小

  伙子,虽然李九儿自己也算是小鬼一个;曾遂汴则向梅仁原道:「大哥,别鸟他

  了,再待下去,里头那些人快要破门而出罗。」

  叶敛听了,马上接道:「对,我们可以先走,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安排我和

  钱莹见面。」用著一句『我们』,竟是把自己当成『没钱就扁』的成员了。

  「跟得上就跟吧。」这是梅仁原今夜在黄家村最後一句话。

  离开黄家村近十里,梅仁原在旷野上缓下脚步,身後李九儿、曾遂汴已经把

  叶敛和梅仁原隔开了五、六尺距离。

  梅仁原站了定位,回头道:「你只有一次答话的机会,我不满意答案,就不

  需要再谈: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可以让你见到钱莹?」

  「好,我也有个问题,你也要回答我。」叶敛回得倒很快。

  梅仁原道:「小鬼,别这么有自信,我先问的,你先答,如果我满意你的答

  案,我自然也会回答你的问题。」

  「我的答案是……因为世上有种人,称作『天才』!该你了。」

  听了这句话,曾遂汴把眼瞪得老大;李九儿再次打量著这个年纪与己相彷,

  但的确是有点怪里怪气的小鬼。

  「天才……十几年前曾经出过四个天才,但是这四个人,最长寿的只活到四

  十岁,如今不是过世、便是失踪,当天才也未必就比较好。」女人的声音,不是

  李九儿。

  叶敛笑道:「不论梅兄对我的答案满不满意,钱姑娘倒似乎挺清楚。」

  梅仁原的视线没一瞬稍移,看著叶敛道:「这答案不错。你想问我何事?」

  「你的镇锦屏是哪学的?」叶敛问得比答得还快。

  快,快到让『没钱就扁』全都呆住。

  李九儿愣愣的道:「老大……你真的只向他出过两剑?」

  钱莹走到梅仁原身侧,温然道:「『地崩山摧』的起手二式。」

  叶敛望向钱莹,微微一怔……

  好女人的女人!她穿著粉绿绸裳、浅黄丝衣,一张瓜子脸清秀端庄、气度闲

  淑典雅,哪有半份盗贼模样?

  而且……她衣著如此,从黄家村跟了这十里路,显然速度并不逊色,也毫无

  疲惫流汗之态,仍像刚梳妆完的时候……

  「你呆啦?答案已经给你了。」钱莹淡淡一笑。

  叶敛道:「这个答案只说明当晚你在现场、梅兄的确会『镇锦屏』,但是似

  乎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钱莹道:「你既然知道镇锦屏的名头,也该晓得赵瑜过世以後,会使它的人

  还剩哪些人,当然就是从那些人身上学来的。」

  叶敛的目光在这大上自己三、四岁的姐姐身上多停了一刻,才道:「接下来

  ,我想知道你打劫自家货物的理由。」

  「你很嫩……」钱莹轻笑,摇头道:「这个世道,作正经生意,和官府打交

  道是没有用的,找个靠得住的绿林草莽还安稳些。现在的强盗,要的是珍珠、玳

  瑁、象牙,这些东西才值钱,不是什么绸缎布匹、金怠铁,所以真正的大盗不

  会打正经生意人货物的主意,凭我家的人丁充足,一般盗匪也还不放在眼里。听

  你自命为天才,却只有这点程度,实在令人失望得紧。」

  叶敛呆了 ̄听这话中意思,钱府作的生意倒是算『不正经』的那类,才会需

  要和官府打关系,免得被盘查扣押。如此说来,『没钱就扁』专动钱家货物,倒

  是避免不法货物流入锦官城了。至於钱家运的不法货物到底是什么?一时却无遐

  去细想。

  「那是我家的货物,损的是我家的财产,我没必要唬弄你。作这点生意也没

  什么不好,至少能供我锦衣玉食。只是,著实缺德了些个。还有,你回头让魏灵

  也离开府衙罢,她的存在对我们的确造成影响了,我会负责她家所需要的怠子,

  希望可以减少这么一个对头。你也不用再到我家来了,我知道你只是缺盘缠才会

  答应魏灵接这案子,这些怠票给你。」钱莹说完,随手便自怀中摸出几张怠票递

  到叶敛面前。

  叶敛犹豫半晌,才伸手接过。同时也闻到这些怠票放在钱莹怀中所染上的淡

  淡ju花香。

  钱莹浅浅一笑,回头道:「走吧。」

  『没钱就扁』,便这样消失在叶敛的视线中。

  一个人,呆呆的向北走。

  昨晚回黄家村悄悄向魏灵辞退这份差事後,叶敛有了旅费,自然要继续向灵

  州去。

  不过真的走得很呆……钱莹那一句『你很嫩』让叶敛对自己打了问号。

  钱莹每一句话,仔细想想也是很浅显易见的道理,怎么我一点都没警觉到?

  我应该是个天才啊,怎会连这种小事也要人教呢?不在二爹身边,我真的成不了

  事?

  这个社会,好像并不是像我想的那么单纯……想找出我那个不知名的乾妹,

  又要从哪儿著手?

  呆呆的走,忽然撞到一样东西,退了半步。

  抬头一看,四个彪形大汉。

  「这些人才像是强盗。」叶敛在心中笑了。

  虽然是在夜里,但就印象来说,梅仁原英姿爽朗、钱莹甜美秀丽,李九儿、

  曾遂汴虽然没记得很清楚,但他们给人的感觉,著实是『不差』,叶敛打心中一

  直也觉得他们不是一般匪贼。

  甚至以他们在黄家村的行动来说,可以评为『训练有素』……

  「你们要劫财吗?」叶敛笑笑,问道。

  真巧,我才刚有收入而已,就遇到强盗……

  强盗甲扬扬手里的单刀,道:「不尽然,奉命宰你。」

  听了这句话,叶敛不禁变脸……我惹过什么人吗?

  还没问清楚,甲乙丙丁一起舞起单刀围了上来!

  如果只是一般强盗,以叶敛现有的能力,对付四五人倒还不难,但这四人却

  又极有默契,二人专司守御、二人奋力攻击,叶敛操著手中仅有的『寸铁』无鞘

  剑,且架且退,一时竟找不出任何破绽可以一次将甲乙丙丁尽数撂倒!

  叶敛愈打愈怕……这四人绝非一般强盗!

  我到底惹过什么人?为什么忽然有人奉命宰我?不对,大大不对!

  就这一时分心、一时疏忽,原本就招架的狻为无力,竟给一刀削过胸口!

  这一刀虽不甚深,划破的衣襟却也很快的染红了。

  叶敛立足不稳,踉跄一步便跌坐在地。

  四刀齐上,唰然四箭!

  四箭射穿四把单刀,震慑了五个人。

  「魏灵!先走!」强盗甲大叫一声,乙丙丁毫不犹豫,齐身退去。

  魏灵走近前来,摸出金创药,见叶敛仍是呆愕模样,道:「脱了上衣。」

  叶敛这才回头,褪下外裳,接住药瓶,自己在伤口上抹上药粉。虽然有点刺

  痛,也没吭声。

  魏灵道:「哪路人,知道吗?」

  叶敛先是摇头,上好药以後,自己撕了上衣当布条裹伤。包扎好之後,披上

  了破烂到像破布的旧鹤氅,才回道:「『没钱就扁』背後是不是还有组织?」

  「我不晓得。我接下这案子後,一向只管这四个人……严格来说是三个人。

  会是他们吗?我昨儿回家,我娘已经收到一张莫明奇妙的千两怠票……正好和『

  没钱就扁』其中三人的悬赏金额加起来相同。你为什么不撕旧氅衣?你的上衣看

  起来还很新啊,洗过补过还能穿的。」

  「上衣是刚买的,当然新……不过这件鹤氅是我乾爹留下的,当年我们穷到

  翻掉,这鹤氅就是我们在深秋夜里的被子。」叶敛很珍惜的紧紧拉著鹤氅,道:

  「昨晚『没钱就扁』,尤其是钱莹和梅仁原对我的态度还算相当友善,不至於一

  夕过後就对我动杀心,而且钱莹也依约送钱到你家了,可见她的确不想多有树敌

  。但是除了他们,我没有和其他人有过利害关系。当然有可能是钱式,但是如果

  钱式有能力收买身手这么好的强人,昨天看到我就不会那么高兴,所以我觉得也

  不会是钱式。所以我判断,应该是『没钱就扁』背後还有组织,昨晚他们向组织

  回报过我的事以後,那组织想除掉我。再不然,最後一个可能……」说到这里,

  叶敛双眼直直盯著魏灵。

  意思是表达得很明白了,魏灵随即摇头道:「怎么会是我?」

  叶敛一笑,道:「当然有可能,因为你知道我的身份。不过可能归可能,我

  觉得不是你。」

  魏灵道:「距离这么近,我说不定打不过你。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没钱就

  扁』所属的组织想取你性命?有人识破你的身份?」

  「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叶敛将叶瓶抛还给魏灵,侃侃言道:「若是有

  ,那或许就是云梦剑派;若是没有,对方的身份就比较难以确定。但我可以肯定

  ,起因一定是我看出了『镇锦屏』!」

  看他说得轻松呢!魏灵却早吓出了一身冷汗!

  云梦剑派!那可是天下五大剑派之一!叶敛怎能说得如此坦然?

  叶敛没去注意魏灵的表情变化,仍自言道:「十三年前赵瑜身故之後,普天

  之下能使『镇锦屏』的人,据称只馀木色流第二代行五的黑桐老前辈。如今几乎

  已濒临失传。我能识得它,在某个我还没想清楚的环结上,或许就足以替我惹下

  杀身之祸……不过这件事日後再去处理,现在最重要的,我要先赶到灵州。告辞

  了,很高兴认识你。」

  见叶敛势欲走人,魏灵忙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叶敛回头,摸了摸眉角,惑然道:「干嘛?有必要吗?」

  「我想,有吧。」魏灵道:「别忘了,我也识得『镇锦屏』。而且,那四个

  人再来,你一个人很明显应付不来吧。」

  叶敛道:「那你娘呢?」

  「她啊……有钱就能过日子了。一个村妇,钱莹也不会去为难她吧。」

  言已至此,叶敛其实不需要什么拒绝的理由,只要说一句『不想让你跟』就

  行了。但他却说道:「就当我救你、你救我,互相救一救吧……说真的,要不是

  你,我还赚不到这笔怠子、惹不到这多出来的祸事。你可得好好负责啊!」

第一话 云梦初起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