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话 人海茫茫 之一

    在渡过渭水的船上,叶敛细细算来,加上在子午谷中共有三次,从离开锦官

  城以後的二十天来,那四名彪形大汉对自己的狙击竟达到十二次之多。

  而且……他们狙击自己的动机,似乎要再探讨一下。

  魏灵见他若有所思,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过渭水就到△翔战区了。」

  「我知道……」叶敛似有点摸不著头绪,回道:「我想,那四个人攻击我的

  原因并不是『镇锦屏』这三个字,也应该和『没钱就扁』没什么干系了。」

  「你怎么知道?」魏灵问得很讶异,那四个人一出现就是挥刀,根本没有交

  谈过,听到他们说过最多的话就是『上』和『走』两个字,叶敛又是怎么有线索

  了解他们行动的理由为何?

  叶敛摸了摸眉角,道:「他们从没攻击过你,我可不认为那会是什么『好男

  不与女斗』的****理论。我可能树立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对头……」

  知道归知道,但会是谁?谁会对我动杀心?叶敛怎么想也想不出来。

  「不过至少知道,我没惹上云梦剑派,那就还不算太糟了。」叶敛又补上一

  句,狻有如释重负之感。

  魏灵点点头就算你是『天赋异才』的养子,要惹五大剑派还是惹不起的,

  既然与云梦剑派无关,实在是个好消息。

  这时叶敛忽然走出船舱,向梢公喊道:「船家,再快一点,不然你船要沈了

  !」

  梢公一听,似早就习惯在这世道作生意的原则,二话不说,舵是摆得又快上

  了三分。

  魏灵赶上甲板,疑道:「你怎知船要沈了?」

  「气。」叶敛淡然应道:「有杀气。」

  杀气?又有人来狙击了?「等等,你……」魏灵忽然觉得不对,道:「你什

  么时候……」

  「我本来就会!」叶敛很快打断:「只是不熟而已,试十次总有九次不灵。

  这次是运气好吧,让我感觉到了。」他望水面看去,找到了三支会移动的竹管,

  梢公加速之後,距离已渐渐拉开了。

  三个?怎么少了一个?……算了,能避则避。

  叶敛在船板边找到了备用的舵,走到梢公身边一起摆。

  对付那四个大汉,已经相当吃力了,只怪我诗意不足,无法悟出九华剑派的

  精髓。多亏魏灵箭艺精湛,能打退他们十二次算是运气不错了。这次只来三个,

  想必他们有所把握,还是先走人比较妥当!

  将近渭水北岸时,忽然自东方飞来一支鸽子,迳停在叶敛肩上。

  叶敛放下舵,解下鸽脚上的短笺,脸色很快沈了。

  那是一种惊讶、无奈、愤怒接踵而来的情绪表现。

  魏灵见了,迎上来道:「谁给你的信?」

  「大人物。」叶敛简单回答,跟著说道:「上岸之後,日夜兼程,五天内要

  到灵州。那些刺客,别管他们了。」说完,拾起舵,摆得是更加用力了。

  梢公和魏灵见了他的表情,一个著力摆舵、一个愕然无语。

  渡过渭水以後,连原本预定要落脚歇息的△翔府也不去了,只在虢县买了六

  匹快马,迳采最短距离披星戴月赶赴灵州。

  在渭水发现的那三名刺客,自然是被远远抛下。

  往灵州的路上,叶敛不言不语,只是一个劲的加鞭。马累死了,便换匹再走

  。如此自渭水北岸赶到灵州,也足足花了四天时间。

  到达灵州以後,只见街景荒凉,行人三三两两,浑似个鬼城般。

  叶敛犹如未见,随意找了间还在营业的客栈,要了两间房後,向魏灵道:「

  快去睡觉。」便自己冲进房里去了。

  魏灵还是摸不著头脑,他最著急的应该是探出那乾妹的下落才是,怎么一来

  就马上赶著要睡觉?

  她推开叶敛的房门,想再问清楚点,却见叶敛已和衣躺在床上睡著了。

  看看日头,不过午时而已……魏灵现在也能肯定了,晚上他一定有事。

  算了,睡就睡吧……反正没日没夜的赶了几天路,也早就累翻了。

  就在他们上chuang歇息的期间,灵州城内在申时、酉时两个时辰内,涌进了千馀

  名粗壮汉子。

  这一天,是公元七七二年四月九日。

  亥时,叶敛霍地起身,桌上有盘半温的饭菜。

  他很乾脆的将那些食物『收拾』以後,出了房门,朝客栈大厅看去,魏灵已

  全副武装等著了。

  「靠,你比我还快。」叶敛回房洗了把脸,才下楼向魏灵道:「快走,出西

  门。」

  魏灵跟出客栈以後,见他作了一个哨呼,才问道:「到底有什么事,现在可

  以说了吗?」

  「且走且讲。」叶敛到马厩牵了马後,一迳望西行去,一边向後面的魏灵解

  释道:「根据徐叔叔的情报,今夜丑时,有一队五千人的吐番骑兵会开到灵州来

  。徐叔叔知道我要到灵州,便先传书於我,再与北武林的皇甫盟主商议,调动了

  渭水以北、丰州、胜州以南的一派四帮草莽前来协助,要我在不惊动灵州百姓的

  情况下让吐番直接退兵。所以现在要赶到城西,在吐番骑兵接近灵州以前先将他

  们拦下来。就这样,还有不懂的吗?」

  魏灵听完,反问道:「一派四帮?一共多少人?」

  「大概千馀吧。」叶敛随口回道。

  魏灵一听,便勒停马匹。

  叶敛查觉,回头道:「干嘛不走了?」

  魏灵道:「你疯了吗?吐番兵训练有素,足足五千骑兵,怎么可能会是千馀

  莽夫挡得住的?再怎么算,都不可能打得过的!」

  「五千……」叶敛冷笑一声,道:「近二十年来,我中土内忧外患不断,人

  丁锐减,就是这边境重境灵州城内的常备军士至多大约也只有万馀。但吐番再怎

  样托大,也不可能只用五千骑兵就想前来掳掠。」

  如此说法,魏灵如何不懂?当下道:「你的意思是说,後面还有?那……那

  就更不可能打赢了!」

  「一定还有。」叶敛回得很肯定:「不过我也没说要打。」

  「什么意思……」

  「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去了。」叶敛说完,又继续朝西狂奔。

  魏灵慢了半晌,还是跟上,但不禁要心里打锣要一个才十六岁的小鬼领著

  千馀莽汉就挡下吐番大军,这太疯狂了吧!

  叶敛一路向西前进,离了灵州城足足三十里才停下脚步。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除了魏灵,灵州内一派四帮、千馀名的汉子也全到了。

  待人到齐以後,叶敛才朗声道:「丰州吞沙帮、绥州精枭帮、同州同浊帮、

  泾州胜景派、中原丐帮,五路英雄,远道辛苦。」

  五路人马吆喝一声,由唯一开宗立派的胜景派掌门、也是创派者庄景胜出声

  道:「下是?」

  「叶敛!」叶敛道:「庄掌门应该很清楚我是何人,不过现下请称呼小子为

  叶敛!如果还有疑虑,可请丐帮黄楼伯伯出面一认,他识得我。」

  「黄大哥受伤了。」一名丐帮六袋弟子向庄景胜道:「庄掌门,我也认得他

  ,没错,是他。」

  「是吗?那好。」庄景胜听了,便让三位寨主将群众留下,四个人再加上丐

  帮领队来的七袋弟子晨星,将叶敛拉到一旁。

  晨星另外带著一名年轻人,首先向叶敛道:「叶公子,这人听到我们所要作

  的事,坚持今晚要跟来见决策者。你认得他吗?」

  「不认得……」叶敛就著月光,细细看著那身材瘦长、似乎年龄与己相彷的

  少年,疑道:「你找我?你认识我?」

  那人道:「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但你应该记得我师父,是她要我来

  找你的。」

  叶敛道:「令师是哪位?下高姓大名?」

  「我师父是钱莹,我叫王道。」那人如是回答。

  庄景胜听了,不禁怒道:「混蛋!哪有人直称自己师父名讳的!你应该说『

  家师姓钱、讳莹』才是!」

  「庄掌门,算了。」叶敛出声道:「那钱莹我见过,是个二十岁的姑娘,这

  位王兄年纪也不大,看来应该是幼时玩过拜师游戏,便以此为称。」

  庄景胜闻言,点点头,便不说话了。

  「好了,说正事吧。」叶敛将王道招到自己身後,道:「还有接到吐番後方

  动作的消息吗?」

  晨星道:「目前没有……但是从摧沙堡出发,攻到这儿,急行军一日可至。

  恐怕若先发的五千骑兵有所不利,摧沙堡大军也会有行动。」

  四位掌门、帮主,一闻此言,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仍不禁色为之变!

  摧沙堡是吐番最接近中土的重兵屯驻地,若发大军压境,别说在场的千馀人

  ,便是这一派三帮人众尽出,只怕也给他们淹了过去!

  「那就好办。」叶敛却露出自信的笑容道:「只要让这五千人自行撤退便成

  了。三位掌门、帮主,晨大哥,你们吩咐下众多燃火把,朝西北排成一横列,待

  见得吐番军至,便缓缓向前。前进十丈,便将原本的火把插在地上。这里遍地黄

  土,不怕火把倒下。插好以後,再点上新的火把,向前十丈,再插上。如此重覆

  三次即可。记得保持距离,趁著夜色,切勿让吐番军亲切见著我们人数不多。」

  子末丑初,前方探哨的丐帮弟子回报,马蹄声渐响、而且势大,确定是吐番

  军已经到达。

  「君……叶兄弟,只靠虚兵就能让他们撤退吗?」晨星很不安的又问一次。

  「当然不只,前面由我来,他们一定有人能通汉文吧。」叶敛牵过马匹,跨

  鞍上马,看看身侧,魏灵、王道,一左一右,比自己还快准备好。

  晨星看到魏灵,疑道:「叶兄弟,这位……你还没介绍?」

  叶敛道:「她喔,本来是锦官城特约巡捕,名唤魏灵。现在是我的……」他

  看了魏灵一眼,魏灵居然低下头去,叶敛脑中轰然一响,忽然惊觉不妙,便接道

  :「我的搭挡。这不是重点,记得,要朝西北。」

  这应该是最好的答案,叶敛心中是这样觉得。

  我可不想落得和两个乾爹一样的境地……

  说完,扬鞭拍马,迳向西南方行去。

  魏灵忽然又绷起了脸、王道则是呵呵一笑,在後跟上。

  要拉开足够距离,确保吐番军无法察觉我方势弱。由於此一理由,叶敛快马

  加鞭,犹不时回头观望确认距离是否妥当。

  当吐番军已明显出现在眼前时,他也觉得距离够了,於是勒停马匹,回头看

  看魏灵、王道,笑道:「别紧张嘛,太紧张就露瀣了。不然你们在这等我就好,

  我自己去。」

  「谁紧张了!」魏灵语气强横,蛮不认输。

  王道也道:「师父要我来找你,我还不太清楚到底要作啥,当然得看看。」

  「那,下马吧。」叶敛下马以後,将三匹马的马绑在一起,免得马匹乱跑

  ,同时道:「我也不知道钱大姐要你找我作啥。对了,你是灵州人?」

  「嗯,我是。怎么了?」

  「晚点再说。」叶敛眼见吐番军队已离自己只剩三箭之地,便低声道:「沈

  住气,一个闪失就没命回去了。」轻咳舒喉之後,大声叫道:「贵国军队进我国

  境,有何见教?」

  深夜无人,四下寂静,吐番夜行至此,自是人禁声、马枚,忽然闻此一喊

  ,登时全军止步。

  统兵将领知道行踪暴露,出马喊道:「来者何人?」

  「会汉语,那还好。」叶敛舒了口大气,回道:「在下只是朔方兵马使府中

  小小从事,听得贵国进军,特向兵马使大人请命前来接风!」

  背後王道低声道:「操!什么时候你连郭大人都认识了。」

  「吓他而已,有郭就有郭子丁,现在郭元帅的声名,是比皇帝老爷高多了

  。先抬郭元帅出来压压阵。」叶敛笑著回道。

  吐番将军一听,回头向使从吩咐了几句,居然下马徒步向前。

  魏灵见了,道:「他……一个将军,该不会想自己过来吧?」

  「我看是会。」叶敛道:「虽然说他们是蛮夷,但是也有自己的文化。文化

  这种东西并不是只有汉人才有。这次行动,成功一半了。」

  魏灵心中却犯疑打仗和文化有关吗?

  一步一步,那将军竟已走到身前,先是拱手一礼,才问道:「本将马重英,

  还没请教下?」

  叶敛道:「小子叶敛,见过马将军。我说马将军,其实这几年中吐边境不宁

  ,非是一天两天,将军这一趟的意图我们都是很清楚的。不过我想请教将军,孙

  子有云: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粮,则内外之费

  ,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後十万之师举矣。又有云:凡

  为客之道,深则专,浅则散……」

  「去国越境而师者,绝地也!」马重英很快的接口。

  叶敛一笑,拱手一礼道:「马将军能颂孙子,果然将才。那么,小子想表达

  的意思,马将军应该也很清楚。而且……」叶敛朝著後方一指,马重英一齐望去

  ,只见漫漫黄土上、昏黑月光下,一列火光缓缓前行,跟著,又出现了第二列、

  第三列……

  马重英皱起眉头,道:「莫非郭元帅亲至了?」

  「将军认为呢?」叶敛又是一笑,道:「其实中国之大、英才之多,又何只

  郭元帅一人?二十年前壮盛南诏、占领的云南王稀罗△,将军知其人否?」

  马重英一听,脸色不禁大变他曾经很细心的观察过胆敢在大唐最盛时期就

  攻打的大理,想知道他们何以如此大胆。结果,才发现大理只是中计,中了

  南诏稀罗△之计,反倒使得南诏国轻松的zhan有并统治长达八年!

  稀罗△这个人,的确了不起!

  叶敛看著马重英,跟著道:「但是後来稀罗△战败了,能打胜他的人,现下

  可还活得好好的。他只是隐居不出罢了,如果他对吐番的侵略行为忍之不住,挺

  身领军相抗,将军认为吐番可有能力应付?」

  忽然一个声音道:「你是说『天赋异才』?但是十几年来,他似乎并不曾有

  过任何动作。」

  马重英回头一看,愕然道:「你知道那个人?」

  叶敛道:「好吧,就算他之前都没有动作,之後呢?且不说他,眼前又如何

  ?」

  马重英望著远处的火光好整齐的列阵不禁摇了摇头。

  叶敛见状,便道:「将军心中应该有定案了。士兵们远途劳顿,要不要进灵

  州城内补充水浆?」

  「不了……」

  「我要!」

  前句是马重英,後句是後来的小伙子说的。

  马重英听了,斥道:「石绯!不许胡言!」跟著向叶敛道:「这是我的义子

  石绯,年纪小,口不择言,叶公子别当真。」

  那名唤石绯的年轻人道:「爹,我想到中国。」

  马重英闻言,望向叶敛,道:「叶公子能代为照顾我儿吗?」

  「可以!」王道抢声喊道:「交给我就好!」

  马重英点点头,再拱手一礼,便自回身。

  须臾,吐番军连夜撤去。

  

第二话 人海茫茫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