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话 人海茫茫 ̄之二

    吐番军退走第二日,叶敛、魏灵难得好好的吃顿早餐。王道、石绯自是同席

  而坐。

  「虽然说我答应照顾你……」王道放下手里的马奶,向石绯道:「不过你那

  老爹还真奇怪,居然问也不问一声就答应把你留在中国了。他还真放心喔。」

  「他当然放心。」石绯道:「他本来就不想来打中国,现在我人留在这里,

  他回去就好交代。只要我继续待在中国,日後就不会由他领兵来犯。」

  「也有可能他回去以後,藉口他的义子被中国扣质,所以必须前来讨回。」

  魏灵冷冷瞪著石绯,光语气就非常的不信任。

  石绯一呆,无言以对。

  的确是两种都合理。

  「别这样说嘛 ̄叶敛不是说人都有文化吗?好歹也会有信用吧。」王道赶紧

  打个圆场,又朝叶敛道:「你不出个声?」

  自起床以後就沈默不语的叶敛这才看看眼前三人,最後盯著王道说道:「有

  件事问你……冤狱的犯人,要去哪里找?」

  王道回道:「对喔,你昨晚就说有事问我,就这个?那就不一定咧,罪行重

  大者,可能得送到京师大牢;一般罪犯大概在府衙地牢就找得到了。不过你说冤

  狱……路大人上任七年,应该没冤狱才对吧。」

  「不是路嗣恭,是仆固怀恩!」叶敛道:「七年前仆固怀恩所囚犯人,如今

  要到哪里找去?」

  王道听了这个名字,便摇了摇头,道:「那,你可能一辈子也找不到那个冤

  枉的犯人了。」

  果然啊……叶敛咬著牙,满肚愤恨,但无奈。

  魏灵却不明白,问道:「为什么找不到?」

  「因为七年前仆固怀恩叛变,约同回纥、吐番进军中土。当时吐番沿途大掠

  ,把仆固怀恩囚在灵州的犯人也全劫去,共掳走了中国万馀民众。後来郭子丁出

  面说服回纥退兵,回纥答应了,吐番顾虑自己孤军深入,也退去了。回纥趁机从

  後方攻击吐番,劫回汉人四千有馀。」说话的是隔壁桌的人,女人。

  叶敛接道:「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我要找的人在吐番?在回纥?还是在中国

  ?这……这要我从何找起……」说完,他用右手食指轻点眉角,狻觉无力。

  更或甚,我乾妹早就不在人世,那又找个鸟蛋?

  「找人吗?」隔壁桌的女人站起身,走近来道:「我们是回纥行商,一辆货

  车走遍天下,或许可以帮你打听一下。」

  叶敛软软的转头望去,看到一个背刀的粗犷精壮汉子、一个病恹恹似要生不

  死腰间挂剑的白面小子、还有一个……钱莹。

  不对,不是钱莹……只是那女人双眼的光芒似乎是说自己从来不会吃亏,天

  下处处可交易的情状溢於言表,她的精明干练就是初次见面也看得出来。

  叶敛看完,不置可否,又扭过头去。

  「我是王道,这小鬼是石绯,那边是叶敛和魏灵。还没请教三位?」王道却

  很热情的打了招呼。

  那女人一笑,应道:「我是瑞思,白面剑客是我的保镳,白(音览)重,

  是宋左生水。另一个是我的丈夫宇文离。我说啊,你们还是没讲过,要找的人

  是谁?」

  对喔?要找谁?王道也满肚子疑惑的看著叶敛。

  叶敛闻言一呆 ̄是啊,我……我根本不知道那乾妹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徵

  ?我只知道,她姓诸葛。

  可是,一个三岁便失了父母、天降无枉之灾的小娃儿,也未必记得自己的名

  字啊!

  想到此节,叶敛更是颓然,摇头应道:「我……我也不知道要找什么人。」

  王道忽然说道:「当年仆固怀恩的犯人,会剃光头发,在左边额头烙上个『

  囚』字……」

  叶敛听了,眼中光芒一闪,起身叫道:「那就是左额有个『囚』,约十三、

  四岁的小女孩!」

  他这一喊,魏灵、王道、石绯都愣了。

  短短不到一日,王道和石绯都觉得叶敛是个非常沈稳的人,可以评为处变不

  惊,没想到这几近於无的小小线索,竟能令他激动大叫?

  他们怎能想到,外表看来如此自信满满的叶敛,能把一个重大目标的线索从

  无变有,虽然有得非常渺茫,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即使是人海茫茫,终於是有了些微的头绪。

  王道笑道:「至少是有点线索罗。呃 ̄瑞思,那辆是你们的货车?」说著,

  他指向客栈外一辆高、宽皆达八尺、长近一丈,满载货物的大型货车。

  瑞思应道:「是啊,怎么了?」

  「要两匹马才拉得动……遇到山路得用上四匹。」石绯看著那货车,插口了

  一句。

  「两匹就够了。」宇文离站起身道:「遇到山路,我来就行。」

  石绯看著宇文离手臂的块状肌肉,和他背著的一柄九环刀,惊羡道:「你一

  定可以一刀劈开三匹马!」

  「是五匹。」白重在旁补上了正确答案。声音冷峻,令人不寒而栗……

  王道看著宇文离,忽然说道:「宇文兄,我们来比试一下。」说完,也抽出

  了腰後的单刀。

  王道身材高瘦,但对於臂力有相当自信,一样是用单刀,听到宇文离的力量

  如此强大,他不禁生出了一试的心理。

  宇文离望向瑞思,这种事他也是由老婆拿主意。

  瑞思点头,宇文离才回道:「我接受。不过力出难收,不保证点到为止。」

  客栈外,冷清的街道即是极佳的比试场所,仆仆风沙中,王道与宇文离相距

  丈馀,对面而立;叶敛、魏灵、石绯、瑞思、锺聚於一处,站得稍远。

  石绯见宇文离形状威风凛凛,反观王道瘦长得略显纤弱,气势便已差了一截

  ,便低声道:「这还要比吗?」

  「吐番人就是吐番人。」魏灵不屑的冷冷应了句。

  石绯不解,疑道:「吐番人怎了?」

  「中国武术的奥妙,不是以力取胜。」白重代为回答。

  瑞思也点头附和:「以体型力量来说,我老公是赢定的,不过他的力量最多

  用来打打强盗,遇上真正的武术高手,那就没皮条了。」

  「开始吧!」叶敛大喊一声,跟著轻声道:「那宇文兄还是会赢。」

  宇文离跨步,一瞬便冲到了王道面前!

  「狻快!」观战的魏灵似是有感,又接一句:「不过没有梅仁原快。」

  王道压低身子,落地一刀!

  这一刀以刀面击打地上,激起阵阵黄土飞扬。

  宇文离一刀劈落,刀上九环当当乱响,转为一声『喳』,刀锋已砍入地面足

  有尺馀。

  王道早已不在原地,但烟尘中,宇文离一时也无法细寻对方身影。

  王道静悄悄的曲身逼近赵炎。

  在外围,白重觑得亲切,不禁赞道:「很聪明。」

  聪明,的确很聪明,以力搏力,王道再有自信,也决不是宇文离这等壮汉的

  对手,他以刀击地扬起尘烟,再摸进宇文离身旁,的确是较有胜算的打法。

  便在此时,一阵大风吹起,吹散了烟尘!

  怪风!尘土一散,宇文离见著王道所在,手上略转,便以刀背砍向王道肩头

  ,王道猝不及防,挡格闪躲皆无所能,肩头扎扎实实捱下一刀背,痛得王道大叫

  一声:「哇靠!」

  「好啦!收手!」瑞思叫道:「胜负已分了!」

  石绯、魏灵叽叽喳喳的怀疑这阵怪风从何而来,宇文离很快已见到路边缓缓

  走过的一男一女。

  这对男女约莫三十来岁,看来风尘仆仆,似乎只是四处游历的旅人。

  但那男人冷冷瞥了宇文离一眼,却教宇文离打骨子里也麻了!

  白重与瑞思走近宇文离,看到那男人,也教那股无法言喻的威压感震慑。

  大家都注意到那对男女,也有种感觉 ̄那怪风一定与这凛然的男人有关系!

  叶敛见到那男人,心里却暗暗一笑:「找到了!」

  王道早已不懑的冲上前去,叫道:「是你插手吧!」跟著伸手便要抓他的衣

  襟。

  「别冲动啊!」旁边的女人急忙出声,但也不及 ̄只见王道脱线风筝般倒飞

  十馀丈,跌在地上爬不起身。

  骇然!宇文离以手肘顶了顶白重,低声问道:「他刚刚……有出手?」

  「没有。」白重低声、同时也是颤声回道:「遇到高手了……而且是绝顶

  高手……」白重感觉得出来,那男人只是以一股『气』,便将王道倒震出去!

  那男人又冷冷的扫视众人一眼,这一眼将他们的动作、思想全钉死了!

  说是吓呆,并不为过。

  跟著,他迳自跨步前行。

  女人忙向众人施了一礼,道了歉,在後跟上。

  一看,男人已停下脚步,叶敛挡在前头。

  男人瞪著叶敛,似乎眼神就能将他杀死……

  叶敛也不禁有点股栗,但仍强打精神出声道:「日子久了,有点不认得。段

  叔叔,宗阿姨,我是『善酿』的拖油瓶!」

  进到客栈,瑞思、宇文离、白重、魏灵坐在一桌,虽然表面强自镇定,仍

  看得出来四人已是惊弓之鸟,王道直接是瑟缩著连大气也不敢呼一口,唯有石绯

  兴致盎然,直盯著瞧。

  叶敛与那对男女同桌,低声交谈。

  瑞思偷偷瞥了他们一眼,回头道:「两年来我们在中土四处行商,也遇过不

  少好手。不过这一个……恐怕境界差太多了。」

  白重只点点头。宇文离则道:「没想到叶敛认识这样的高手……」

  魏灵听了,不置可否 ̄叶敛是『天赋异才』的养子,认识这种人似乎是理所

  当然。

  王道颤声道:「怎……怎样都好,我只希望他赶快离开!」听他语气,著实

  已将那男人视为凶神恶煞。

  石绯还没出声,却见叶敛已领著那对男女走了过来。

  一股威压感使然,一桌六人登时全体立坐。

  那女人见了,笑道:「不要太紧张……他不吃人。」

  六人一个劲的点头,但在男人的目光注视下,身体仍然硬。

  「宗阿姨,先办正事。」叶敛道:「我先和你们介绍,这两位……女的名为

  宗飞妍,是我的阿姨辈。」

  宗飞妍微笑颔首,六人还是在点头。

  叶敛笑笑,只能摇头,续道:「另外这位,姓段,近年来有人称他为『尽断

  七情』……」

  「段钰!」六人中有五人同时大叫!只有石绯不认识他。

  王道已呆然,口中只是连声说著:「难怪……难怪……」

  瑞思、宇文离已在细细打量著段钰,白重则低声道:「名不虚传。」

  魏灵疑道:「怎么说名不虚传?」

  「我们在旅途上,曾经听说……现在公认中原武林第一人是北武林盟的盟主

  『柔风掌』皇甫望,但是如果『尽断七情』要争,皇甫望的位子决计不保。」瑞

  思代答道。

  宗飞妍对段钰笑道:「你的名头也不小,连一群小鬼都知道。」

  段钰冷哼一声。

  叶敛等他们叽喳完以後,才又道:「这三位是瑞思、宇文离、白重,他们

  是回纥人,在中土当行商;这位是魏灵,我在锦官城认识的夥伴;那是王道,本

  地人;最小的是石绯,吐番将军马重英的义子。」

  宗飞妍一一作礼,段钰凛然独立。

  叶敛又转向魏灵等道:「现在有件事要你们帮忙,一样,找人。」

  「又是找人?什么人?」石绯首先说道。

  宗飞妍道:「找我的姐姐,程至清。她七年前被仆固怀恩所囚,我获得讯息

  赶来此地,她人却已不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到了哪里,只说经过一段很长、

  很颠簸的路。後来我们就失去连络了。我和石头走遍大江南北,仍然杳无音讯,

  走著走著,又绕回了灵州。」

  说得很简单,但是声音中有几许苍凉。

  在场者并不知内情 ̄程至清、宗飞妍姐妹皆有神性,能使仙术『传心术』,

  隔地千里仍能以心音交谈。她一句『失去连络』,天知道那是有多大的变故!

  「特徵呢?」接著是瑞思出声。

  「白,皮肤很白。」宗飞妍不假思索,当即回道:「像雪一样的白!」

  魏灵点头……她见过。但是那是小时候的事,现在没有助益。

  瑞思、宇文离、白重经过了一番讨论之後,瑞思代表回答:「没见过。」

  「如果又是仆固怀恩的私犯……那我也不知道。」王道应道。

  石绯却道:「我好像见过……」

  魏灵道:「你在哪见过?」这口气,是说你远在吐番,怎可能见?

  「在逻些,」石绯却回答得很切确:「吐番首城。六年前的事,一个像雪一

  样的美人……因为她拒绝成为我王的妾室,我王下令拖她游街,然後囚入大牢到

  她老死为止。」

  「这么说……清姐现在应该在吐番的大牢里了?!」宗飞妍得到此一线索,

  语气显得十分激动。

  「走。」段钰吐出一个字。然後,跨步就要出门。

  石绯忙叫道:「你去哪?」

  「当然是去吐番!」宗飞妍回道:「多谢你的帮忙,我们身有要事,先走一

  步。」

  石绯又道:「逻些大牢卫兵像牛毛一样的多!」

  「杀!」段钰足下不停,又回一个字。

  然後,客栈酒柜上,装了三斤酒的大酒瓮砰然碎裂!

  不是破,是碎!酒液挟著瓷粉流了一地!

  段钰不是开玩笑,便是万人大军在眼前我也不怕,看牢房的小兵於我又有

  何难?!

  王道与魏灵骇然不已 ̄若昨天此人已在灵州,叶敛又何必犯险与马重英会面

  谈话?只怕他一口气便足以闷死五千吐番骑兵!

  叶敛跟上道:「等,我也要去!我也有事找程阿姨。」

  「那就走吧!」宗飞妍回得很快,她是寻姐心切啊 ̄

  「我也去!」魏灵、王道同声喊道。

  「我不跟你还能去哪?」「我师父要我跟好你的!」一前一後,两人又各自

  补上一句。

  石绯见状,叹道:「那我又得回吐番啦。」

  王道疑道:「又没人逼你去?」

  石绯道:「你自己说要照顾我的,不作数啊?」

  「呃 ̄那就一起去了。」王道哂笑回答。

  宗飞妍看著段钰 ̄这么多拖油瓶,看你的意思呗?

  段钰撇过头,装作不见。

  宗飞妍於是笑道:「他没意见,我也没意见。瑞姑娘、宇文离、白重两位

  兄弟呢?你们去吗?」

  「不了。」瑞思回道:「我们还要继续去行商。叶敛,我们路上会替你注意

  。」

  叶敛一笑,拱手作礼道:「多谢了。」跟著转向宗飞妍:「宗阿姨,事不宜

  迟,我们出发吧。」

  於是,决定了下一个远在他国的目的地。

  吐番首都逻些城。

第二话 人海茫茫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