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话 倭族刺客 ̄之一

    劫狱,这是一定的。

  段钰走在前头,中间是宗飞妍扶挽困顿不堪的程至清、後面叶敛拖著状已

  痴呆的石绯。

  光明正大的劫狱,段钰一路向前,不管是一般狱卒、还是闻讯赶来的卒头

  、以及此事上报之後吐番王派来的将领、不管是一个、两个、还是十个,都只要

  『一击』!

  一击之力、崩天溃地;一击之後、队离伍散!

  段钰每一个举手投足,皆集天地万物之气以为己用。其实叶敛心里暗暗觉

  得,且不说一般狱卒,即使要君聆诗硬接段钰一击,下场一样是筋折骨断!

  叶敛早已看得痴了 ̄这才算得上是天下第一高手啊!

  有石绯在旁,吐番士兵不敢放箭。只是,就算他们放箭,段钰只需一导气

  风便能将箭支吹落,仍然不构成威胁。

  山狱中连连响起『碰』、『咚』的声响,士兵们心里也晓得 ̄每一声,就代

  表一个英勇的吐番战士死在劫狱人的手下……

  段钰一路打出山洞,就向西走。

  後面吐番还有追兵,但是他们一见到段钰,连接近都不敢了。

  前方,已见到王道、魏灵准备了马匹候著。

  「哇 ̄你们都准备好逃命了,这不是一开始便打定主意整我了!」石绯只能

  叫苦连天,但又能奈何?

  王道见了段钰一路打来的情状,惊讶、羡慕,待他们赶到近前,连连说道

  :「真的是绝了,绝毙了!绝顶啊!」

  对王道的言语,段钰毫无反应,只回身面对的追来的吐番士兵。

  大概有四五百人吧……一个一个打太浪费时间了。

  「不许再追,否则,我会毁了你们的逻些!」不知他们听不听得懂,但这一

  声力盈丹田、足气而放,吐番士兵全部吓得倒退跌坐。

  段钰冷哼一声,回身上马,道:「快走,马上雪崩。」

  果不其然,山顶上已隐隐传来轰轰声,其势如千军万马驰来!

  一刻钟後,发生冈底斯山大雪崩,淹去了四分之一座逻些城。

  这使得平均半年攻击大唐一次的吐番在当年的攻击计划只得全部取消。再一

  次进攻大唐时,已是公元七七三年八月,距前一次发兵的时间,足足隔了十六个

  月。

  马重英将令牌借给石绯,造成此一劫狱事件,也被夺去兵权足足六年。

  当时,在段钰强势压阵之下,吐番兵不敢深追,一行人早已逃逸。

  通过唐古喇山口以後,宗飞妍向叶敛道:「我们要到昆仑山去,你们回中原

  吧。」

  叶敛只点点头。他心里明白,到昆仑山去这一趟,必是要劈开他们所谓的『

  天门』到天界去。此去之後,恐怕今世再无会期。

  程至清将叶敛拉过一旁,道:「我们被吐番劫去之後,我曾向涵涵说,不能

  让旁人知道她姓诸葛,是静的女儿。那孩子生性慧颖,两岁便会书写姓名,她一

  定记得。你回中原以後,务必要尽心探查她的下落。」

  叶敛再次点头。面对这些人,不知道除了点头,自己还能作什么。

  分离之前,段钰终於出声道:「到逻些的路上,有三个人一直在跟踪我们

  ,跟到过了青海湖才离开。回去的路上,自己小心。」

  「我知道了。段叔叔,我还有一个问题。」

  段钰看著叶敛,但眼神很柔和,是在等著他发问。

  「如果今天你出手歼灭一支军队,可以避免将有的战祸,但是也会害得被你

  杀死的士卒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那你会作吗?」这是叶敛的问题。一个问了十

  几年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

  「杀将。」这是段钰的回答。

  叶敛思索半晌,才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段叔叔、程阿姨、宗阿姨,你们

  保重。」

  「三位再见啦。」王道笑盈盈的道别,他当然不晓得,那几个人要去的地方

  ,会是个连段钰这般身手,可能也无法自保的世界……

  这一趟路,九成九会是有去无回……

  叶敛看著他们从西北行去,摇了摇头。

  这不是我要的答案。

  「靠 ̄」王道伸了个懒腰,身子向後一仰,便倒在床上,道:「这段路明明

  就是在游山玩水,怎么我觉得浑身痛。」

  「哪有人游山玩水天天吃风睡土的!」石绯出声抱怨道:「要不是你们乱搞

  ,至少在吐番境内我们还可以好吃好睡……结果……现在我连见到族人都会怕!

  给你们害死了!」

  王道坐起身,道:「第九十四次。段钰一走,你一天抱怨一次,累不累啊

  ?你怎么不直接说给他听?」

  石绯道:「他一个呼吸大概就把我闷死了,我哪敢和他抱怨!」

  这时,小二送来饭食,叶敛才道:「先吃饱吧,没闷死你也怕饿死了。」他

  坐下後便拿起箸大快朵颐,毫不客气。

  说真的,在唐古喇山口和段钰分手以後,这一路向东,要躲吐番人那也罢

  了,走来尽是丛山峻岭、不然便是险涧急滩,什么虎豹蛇熊也打了一堆,三个月

  来没睡饱吃好过,好不容易再回到锦官城,终於可以放心,真是想好好休息。

  「对了,趁著人不在,我多嘴问一句。」王道一屁股坐到叶敛旁边,低声道

  :「我怎么看,魏姑娘虽然不是什么绝世佳人,也还眉清目秀,对你又体贴周到

  。而且你也把所有的财产都放她身上,摆明了是很信任她。可是怎么她约你去玩

  ,你一概不应,只作正经事?」

  叶敛听了,盯著王道看了半晌,只摇头。

  「现在不珍惜,跑掉就没了喔。」王道又多补充一句。

  「我最多把她当夥伴,就像你一样。」叶敛回答道:「如果你也想和我牵手

  逛街、说些甜语蜜言、几年後和我拜堂的话,那我认栽了。」

  「靠!我又不是太监!」

  「我也不是。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对,我也不是。但是再次来到锦官城,又想起乾爹和二爹两个活生生的前车

  之鉴,对女人,不可不防。

  说难听一点,合当命中无缘。

  「吃饭?真悠闲。」忽然有人从窗外进来,一个、两个、三个!

  这三人进房以後,竟也狻大方的与叶敛等围桌而坐。

  三人皆身著紧身黑衣、面覆黑巾,狻似夜行装,但是却感觉得出来,他们不

  是汉人!

  「倭族人?」叶敛直觉反应,脱口而出。

  「嗨,你小子反应挺快。」三人中为首者道:「栗原辅文、栗原苗、北川球

  ,要取你性命。」

  「是这三个了……」叶敛心中想著 ̄在渭水上、以及段叔叔所说的跟踪者,

  应该就是眼前的三个倭人。

  叶敛回道:「要杀我还先通知,感激啊。不过理由可以说一下吗?」

  对,理由,我想很久了。

  「诸葛静、君聆诗。」栗原辅文道。

  怎么这么快就有人知道了?叶敛听了这两个名字,也不禁有点惊心。

  尤其是 ̄北武林盟主皇甫望一向尊崇二爹的『九华剑法 ̄诗仙剑诀』才称得

  上是天下第一剑,这事在中原人尽皆知,他们却全然不惧,若非未曾听闻,就是

  有大靠山。

  再不然,就是他们本身也强到不将二爹放在眼中!

  「好,我接了。时间地点。」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到你或我倒下为止!」

  至死方休?漂亮!

  「只是,你比我想的要不知死活。」栗原辅文一挥手,发出四声轻响。

  转头望去,只见四枚『镖』准确无比的钉在一幅挂画的四个角落。

  这一手,又快又准,至少已证明他是打暗器的一流高手了。

  「准备好棺木了吗?」忽然是三人中较瘦小的那位出声,听声音像是个女人

  ,应该是栗原苗。

  王道听了许久,忽然回道:「靠!早就准备好了!你们的!」他抓起一根筷

  子,砰地一声,插进桌面。

  叶敛挥挥左手,要王道冷静点,但右手却也不觉的握紧了拳头。

  「加那。」栗原辅文说了一句汉人不会听得懂的话,站起身。

  栗原苗、北川球也一起,三个人从哪儿进来、便自哪儿出去。

  叶敛走到窗边,已经不见人影。

  「靠!真是靠******!目中无人嘛!」王道嚷嚷著。

  叶敛也觉得火大,他们把『君聆诗』这三个字若无其事的吐出口,诚然是将

  汉人都看得小了!

  现在的君聆诗,在朝是各路军№迎之唯恐不及的参军人选;在野是丐帮帮主

  徐乞与北武林盟主皇甫望都赞赏不已的天才,诚可以算得当今中原首屈一指的人

  物,这些倭族人却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模样,王道与叶敛身为汉人,不能不气!

  叶敛看著钉在挂画上的那四枚怪镖,喃声道:「武功好就了不起了吗?」

  「这个嘛……」石绯沈寂许久,这时才出声道:「刚刚看那个栗原辅文打镖

  ,又快又准。武功好不见得了不起,不过至少杀得了你。」

  「这倒是。」王道看看那四枚镖,再看看自己插的筷子,也觉得程度似乎是

  有点差距。

  王道忽然想起来 ̄他们要杀叶敛的原因,是诸葛静、君聆诗?忙问道:「敛

  !你认识诸葛静和君聆诗?」

  叶敛皱眉、摇头。半晌後才拍拍腰间的无鞘剑,道:「我只和君聆诗有过一

  面之缘,这柄剑是他送我的。说认识,那还劬不上。」

  如此说法,王道与石绯如何听不出来他有意隐瞒。

  「对了,你会不会觉得……我们这样大江南北跑来跑去实在是很累。」王道

  坐下扒了两口饭,忽然又提出这个问题。

  叶敛却回道:「如果嫌累,那就不要跟了。严格来说本来就没你们的事,而

  且现在还有人要取我性命,我也不想连累你们。」

  「谁怕连累啊!」王道放下饭碗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要找人吗?你

  又好像和丐帮有点关系,怎么不拜托丐帮的人找?天下多少乞丐,只教三个有一

  个是丐帮人,也比你比了千双腿万支眼,难道不会比较快吗?又何必自己跑来跑

  去?而且我们这样四处奔波,就是有了消息,天晓得要到哪儿去通知你啊?对喔

  ……你要找的人,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叶敛皱起眉头,道:「你前半段话说得很有道理,我会考虑。不过 ̄干嘛一

  直探我身份,这很重要吗?我都没探你了。」

  「你要探就探咩,反正我爷奶爹娘叔伯姨婶兄姐能死的早死光了,活的也给

  吐番人宰了,现在只怕连我钱莹师父,也找不到其他答案来告诉你我是谁了。」

  王道说完,石绯已变了脸色。

  这王道与吐番人有不共戴天之仇,又主动答应照顾我,该不会有天把我带到

  他祖先牌位前挖心掏肺祭拜吧?

  「过去了,算了,不是昨天前天的事,也不是你杀的。」王道看看石绯,露

  出笑容。可是石绯见了,更觉得他是笑里藏刀……

  叶敛思索半晌,才回道:「我要找的人……是『天纵英才』的女儿。」

  「诸葛静?!」王道的嘴一下子张大了。

  「诸葛静是谁?」石绯插话道:「汉人从父姓,那她的名字是?」

  「涵。」叶敛回答了一个字。

  其实诸葛涵的名字,程至清在冈底斯山狱时就说过,但是当时石绯一听他们

  要劫狱,早已惊成木人,接下来的话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对了……涵?乾爹是不是想到南宫寒才取了这名字?

  南宫寒 ̄听程阿姨说起他,好像他什么事都知道、什么事都算到了,是个未

  卜先知、算尽天下事的高人……二爹怎么没和我提过他?

  看来有机会,可以去拜访他一下,说不定他可以回答我的问题。

  「左额上有个『囚』字、名字叫诸葛涵……线索有是有了,不过你要有命去

  找才算。」石绯又多说了一句。

  叶敛默然 ̄心里晓得石绯指的是那三个倭族人。

  视线又不禁移到挂画上的四枚镖……等他们一出手,或许我真的连三招都走

  不了。

  石绯道:「我是会帮你一起打啦,可是在我看来,就算再加上王道和魏灵,

  恐怕结果还是一样,只是多撑一会儿。」

  「靠!谁会输给那几个倭贼!华夏民族三千年的武术成就,还打不过他们?

  」王道嚷嚷著,他终於从听到诸葛静名头的震撼中恢复了。

  叶敛叹道:「只可惜我们没有这种造诣。」

  一样是九华剑法,二爹绝没有藏私,但是一样的剑法在我和二爹手上,威力

  相去可能差到十倍有馀……

  王道忽道:「可惜来不及要尽断七情教两手,不然哪会怕他们。」

  「那个人间凶器?你敢喔?」石绯吐槽道:「我光看到他的眼睛就快窒息了

  ,我不信你不会。连看著他都办不成,更别说开口要他教!」

  「这也是喔……」王道搔搔头、又摇摇头。

  叶敛实在很想叫他们放心,先吃饱再说,可是那四枚镖看在眼里,这『放心

  』两个字却又吐不出口。

  「敛!」王道忽然叫道:「你还没说,你到底是谁?」

  「君弃剑……」叶敛又一叹,道:「诸葛静和君聆诗的义子。但是这没有用

  ,乾爹十年前就给仆固怀恩派来的刺客杀了,二爹也一段时间没和我联络。而且

  ……二爹武功的精髓,我只怕学不到一成……」

  王道先是愕然,接著道:「不过……至少你有别的靠山可以找吧?」

  叶敛摇头道:「没有,除非刚好遇到。你们知道归知道,别说出去,你应该

  晓得现在军№割据大势已成,多少人想找二爹出仕,我也快变通缉犯了。」

  「那先投靠我师父吧。」王道又是忽然想到:「我师父有个朋友叫梅仁原,

  他的武功就真的靠得住!不过奇怪了,魏灵去衙门探他们的消息,快一个时辰了

  ,怎么还没回来……」

  才刚说完,房门砰地一声被死命推开!

  三人回头看去,见魏灵喘著大气,呼吸还没转顺,已急急叫道:「钱家被抄

  家了!」

第三话 倭族刺客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