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话 倭族刺客 ̄之二

    『钱家被抄家』 ̄王道听到这句话,满脸惊愕,张大了口说不出话。

  魏灵道:「我在官府怎么问也问不出原因,转到钱家去看,大门已经上封条

  了。只是……钱家与官府的关系一向不错,怎么会过几个月就变了样子?」

  「那……那我师父咧?」王道忽然回神,拉著魏灵急问。

  「应该和梅仁原在一起。」叶敛代答道。

  魏灵拨开王道的手,疑道:「你有线索?」

  「没有,我说了,是『应该』。」叶敛用右手摸著眉角,道:「现在我说的

  是一个假设。有可能是我们离开锦官城以後,官府一时找不到适当人选对付『没

  钱就扁』,所以他们益发嚣张,有可能甚至将钱府对外省道的生意管道全部洗劫

  一空,钱府对官方失去利用价值,於是索性冠罪将其查封。」

  魏灵道:「可是钱府再怎么说也是锦官城内第一富商,就我所知,每年缴给

  官府的税赋不下万两怠子……」

  「杀鸡取卵!」叶敛打断道:「既然没有钱莹所说那样『走私货品』所获的

  利益,钱府的税赋不足官方使用,於是乾脆将钱府连根拔起。问题是,到底是什

  么东西这么有价值,这巴蜀又产不出的?巴蜀号称天府之国,由来富饶,大江南

  北各项产物此地皆不匮乏,有什么东西需要自外地运来,价值又超过钱府的赋税

  ……?你接下特约巡捕这个工作之前,『没钱就扁』打钱家货物主意多久了?」

  魏灵道:「听说大约一年。」

  一年……就是去年的三月了。

  去年三月出过什么事,会造成某项物品物价大涨吗……?

  去年三月,河北大旱,米价涨到一斗千钱,但是巴蜀的米不少了,不需要自

  外地运进。

  还有,就是李勉、王平定五岭以南。

  五岭以南……啊!有了!

  叶敛拍案道:「钱府偷运的物品,就是象牙、珍珠、玳瑁!原来钱莹早就同

  我说过了,我怎么给忘了!」

  「你有线索?」王道问了一个魏灵问过的问题。

  叶敛道:「这次有了。去年三月,李勉、王平定五岭,五岭以南的陆州、

  州、海门等地,一向自海外运进不少象牙、珍珠、玳瑁,既有乱事,居民北逃

  ,必然带著这些轻又值钱的家当,到了北边较安定的地方,再将那些东西卖给当

  地富商换取盘缠。乱事平定以後,这些东西恢复向中央纳贡,平民拥有的机会就

  少了。但是北方富商仍然想要收藏,於是这些东西变成奇货可居。崔宁那个家伙

  ,藉钱府对外贸易之便,与钱府勾结买卖这些原本属於中央的货物,再高价转卖

  黄淮以北的商人,之中自然有厚利可图!」

  「靠!你怎么都知道!」王道又叫道:「那我师父呢?怎么找她?」

  叶敛道:「我想不用找,『没钱就扁』现在应该也是惊弓之鸟,他们连连破

  坏官方的好事,崔宁小肚小眼,必不肯放过他们。现在只要我们多多露脸,他们

  应该会主动与我们取得连系。王道,这次合你的意了。」

  王道疑道:「合我的意?怎么?」

  「听不懂喔?白痴!我们要留在这城里一阵子,到你师父出现为止啦!」石

  绯再次吐槽。

  叶敛微笑,颔首,又道:「当然也可能有另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王道问得还是急,对於他那个小师父的安危,他倒是狻为挂

  意。

  叶敛道:「其实我在第一次到成都,见过梅仁原他们四个以後,我就一直觉

  得他们有靠山。是哪个势力、在朝还是在野,我都不清楚,不过也可能钱家被抄

  家以後,钱莹就和他三个夥伴找那个靠山去,现在根本不在成都附近、甚至不在

  巴蜀了。现在是哪一种情况,我还无法肯定,反正大家都累了,就先选择留下来

  ,在城里休息一段日子看看情况。如果一直没有他们四个的消息,我再找丐帮的

  弟兄帮忙打听吧。」

  十月四日,锦屏山。

  叶敛再次到了衣冠冢前。

  织锦之墓。墓里有一件大红镶白羽披风、和一把剑。

  是君聆诗往日的佩剑,椎心。

  十月四日,是织锦的祭日,也是叶敛十三年前正名的日子。

  那天,二爹和另一个人,帮他取名为『君弃剑』。

  但是,命名为弃剑,君聆诗却教给他九华剑法、在告别时又送了他不离身的

  兵刃 ̄至今仍未开锋的无鞘剑。

  送剑予弃剑,是何原由?叶敛还是想不通。

  如果是要防身,不该让剑艺未精的小鬼用一把钝剑吧 ̄君聆诗也很清楚叶敛

  并不好斗,不太可能主动攻击他人的。

  可恶的二爹,作什么事,总是不肯给我明确的理由和答案!

  我又不像你,生来就是绝世天才!

  「弃剑?」背後忽然有人叫。

  叶敛回头,看到一个乞丐,一个很熟悉的乞丐。

  这个乞丐约莫三十出头,露在衣外的面、颈、手臂有著不少伤疤,体型略小

  ,只有七尺出头,但精悍干练。

  而且他有一项与表相全然不符、却又广为人知的技艺:吹笛。

  当然不是吹笛弄蛇这等技俩,他吹五律。

  只吹身上那管笛,一根碧绿玉笛。

  所以,人人称他为『玉笛丐』。

  身份,是木色流第三代行五,现任丐帮帮主。原名:徐乞。

  叶敛一见他,登时喜上眉梢,也打招呼道:「徐叔叔!我现在名叫叶敛!」

  「叶敛就叶敛,反正我也不会写,会念就好。」徐乞迳走到衣冠冢前,撮土

  为香,作了一揖。然後向叶敛道:「你二爹没来吗?我有事找他。」

  叶敛耸肩道:「我也是来碰运气的。很明显没碰成。」

  徐乞眉头略皱,思索半晌後,道:「没关系,交付你也成。接不接我的案子

  ?」

  叶敛笑道:「当然接。刚好我也有些问题。徐叔叔先说吧。」

  「这案子满大的,也很长……」徐乞一屁股坐在山坡上,道:「我一次是吩

  咐不完啦。你过些日子,到襄州去找晨星。」

  听到这名字,叶敛眼睛一亮,道:「就是四月徐叔叔派到灵州的那个七袋弟

  子?」

  徐乞道:「对,是他。他是襄州人,那段时间刚好到了朔方战区去,所以我

  找他带人过去。他可是黄楼大哥的嫡传弟子。接下来这段日子,我会不定时派些

  任务给他,你就和他一起行动。至於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你二爹一统南武林盟

  。」

  「南武林……云梦剑派?!」叶敛面有惊色 ̄那是自然,任谁都知道,现在

  的南武林盟,最具声望的就是云梦剑派,想一统南武林,其馀皆先不言,光云梦

  剑派这一关就不好过。

  徐乞呼了口气,道:「一点一点来……我最好的想法,是先找到你二爹,这

  样花三年时间应该可以完成目标。如果无忧一直不肯现身,就只好由我和皇甫师

  兄出面主持大局。没问题吧?」

  叶敛点点头,道:「没问题。」如果有二爹在,当然没问题。

  徐乞道:「换你了,你要问我什么?」

  叶敛道:「徐叔叔有没有听过『没钱就扁』?」

  徐乞想了会儿,摇头。

  这种地方小贼,还不够格让堂堂丐帮帮主记得他们。

  叶敛转向『箭村』的方向,道:「还有件事要请丐帮上下的弟兄帮帮忙,我

  想找个人。」

  「和你乾爹有关?」徐乞见了叶敛转身,以他的见识,自是料想得到。

  叶敛道:「对,乾爹的女儿。我到灵州那一趟,遇见段叔叔,去了吐番逻些

  城的冈底斯山狱救出程阿姨,问到了一点线索 ̄她年约十三岁,左额会有个『囚

  』字,名字是『涵』,涵天盖地之涵。」

  「!」徐乞啐了一口,道:「丐帮上下没几个人会写字,你说那么多有啥

  用?我们也不可能在路上把每个小女孩的头发翻开来看她的额头、还是遇人就问

  名字。这是难了一点,尽力而为罢。还有吗?」

  「徐叔叔对倭族刺客了解多少?」叶敛又问。

  「倭族刺客?」徐乞忽然有点心惊。

  叶敛道:「对,他们一共三个人,穿黑衣紧身衣,脸上也有黑色的覆面巾,

  全身包得紧紧的,只露出了一对眼睛。」

  徐乞听完,已然变脸。

  十三年前,那个『云南第一杀手』,已经被江闵岫一刀授首,但是红桧师伯

  当年便说,他使的是倭族武术。

  他和倭族一定有牵连!而他,从来只听从当年的云南王的指示!

  云南王.稀罗△!

  难道他没死?不可能!不可能的!他被一刀捅中灵台穴,自跃入万丈深谷,

  不可能没死!

  灵台有损,百脉俱废!

  就算他活著,也是个废人……

  废人?

  堂堂的丐帮帮主 ̄玉笛丐徐乞,浑身发颤、流起冷汗、牙齿不断打架……

  如果有人替他把脉,会发现他心律不整;如果那个时代有血压器,会量出他

  的血压急遽上升!

  因为,徐乞脑中的影像,现在满满的是当年那『天弃鬼才』 ̄领悟『劲御仙

  气』第七重『仙气功』境界的段钰被他徒手击败、天纵英才布下足以倒转阴阳

  的人八阵对他废而无用、贯天地万物之气尽集一击之力的天下第一绝技『苍天有

  泪』被他一刀打破!

  他化不可能为可能!他在一天之内、在灵山顶上,让许许多多的绝代高手目

  睹一生也无法达成的境界!

  他是奇迹的创造者、他是最接近『神』的『人』!

  云南王.稀罗△!

  「不管发生什么事,躲他们!绝对不要和那几个倭族刺客发生任何接触!任

  何!」徐乞疯狂的嘶叫著,叶敛也呆了……

  云南王.稀罗△……

  叶敛踱步回成都,路上还是直想著徐乞那惊慌失措的模样。

  徐乞这十几年来,凭著一身硬功打响了自己与丐帮的名号,敢拚敢闯的胆识

  、真材实料的武艺,任谁也不会怀疑。

  一般认为,正值壮年的徐乞,其手底下的斤两并不逊於当今天下第一人 ̄他

  的同门师兄皇甫望。

  即亦,眼下已经确切获得肯定的武林高手中,徐乞无疑是第一流的人物。

  是什么事情会让这等人物吓得连一点气度都拿不出来了?

  由於君聆诗没有提过喀鲁,叶敛并不晓得喀鲁此人的特色,也就不会联想到

  稀罗△身上。否则,对於徐乞的反应,他也不会那么意外。

  左掌拖著右肘、右手抚著下巴,叶敛还在想 ̄那几个倭族人难道也有靠山?

  而且这靠山大到连徐叔叔都惹不起?

  边走边想,已近成都城门。

  忽地,脑中一闪,似是有了点想头。

  也是同时,右手手背一痛!

  叶敛退了两步,看到自己右手手背上,钉著一枚四角怪镖。

  和栗原风雪射到画上的四枚是一模一样。

  叶敛用左手拔下四角镖,眼前一个黑影落下。

  一身黑衣、黑巾面,是倭族刺客。

  来人体型显得较为矮胖,有点圆,看来是当天入到房中後一言不发、也狻为

  名符其实的北川『球』。

  叶敛看看右手,泊泊流出的血还是鲜红色的,看来镖上无毒。

  北川球落地後仍一本常态,一言不发,左手却『消失』了一瞬。

  叶敛一呆,左肩又中一镖!

  连暗器的来向都看不见,这搞屁啊?

  叶敛连连退步 ̄现在双手都受伤了,拔了剑也拿不住、拿得住也挥不动、挥

  得动也没力道……

  妈的,难道我要等死?这太夸张了吧?

  跑吧……跑给他追,这球一般的家伙,脚程应该不怎么样才对。

  叶敛主意已定,双眼盯著北川球,脚步慢慢向右横移。

  北川球也静静的注视著叶敛,右手手腕一翻,指缝中已多出了三只四角镖。

  叶敛现在也很肯定两件事:第一,上次栗原辅文只是『秀』一下而已,他们

  的实力应该不只打暗器准;第二,不管这几个倭族人身後有没有让徐叔叔害怕的

  靠山,遇到他们,我都该开溜!

  正面遇上根本没胜算啊!

  北川球似乎也感觉出叶敛想走,快速移动几步,已跑到了叶敛的右前方。

  叶敛见状,拔腿便向左狂奔!

  成都城有四个城门,没人规定我要往哪个跑吧!

  叶敛跑著,回头一看 ̄北川球在追,但是,似乎没有想像中那么顺利。

  北川球的脚程和体型不符啊!根本就没有甩掉!速度是半斤八两!

  北川球一边追,一边觑著叶敛两条腿,但是由於有宽大的鹤氅挡住,一时无

  法准确的捕捉到目标。

  等他瞄准,叶敛已沿著城墙角向右转,顿时又失去目标!

  下一刻,却见叶敛又倒退两步,这次对著侧面,叶敛整个右半身尽在北川球

  掌握中,北川球觑得便宜,右手一扬,三枚四角镖已脱手送出,目标全在叶敛的

  腿上!

  叶敛双眼直盯著正前方,似浑然无觉。

  北川球却见到城墙角一个人影闪出,然後,是瓷器碎裂声。

  那人自遍地的酒浆与瓷片中捡起一枚四角镖,看著北川球道:「手里剑?射

  破我的酒瓶了,你要赔我啊!不过……你听得懂吗?」

  北川球仍然不言不语,朝著叶敛又是一镖 ̄这一镖直对脑门,不浪费时间!

  叶敛急忙缩身,但在此之前已见那人将原本系著酒瓶的绳子一甩一卷,竟将

  北川球射出的手里剑卷在绳中。

  叶敛看呆了 ̄我连看都快要看不见、看得见也躲不掉、躲得掉也躲不完全的

  暗器,你接得这么准?

  「在锦官城地界用暗器伤人,好歹先和我打声招呼,你没作到,我就想管了

  ,更何况是倭人打汉人?啧 ̄你到底是听懂没?作个表示吧!」那人表明了地主

  的身份,明显对北川球相当不以为然,但是又想起对方可能听不懂汉语,无奈的

  再问了第二次。

  北川球却只略皱眉头,然後,下定判断,转身离去。

  「答案也不给一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比我还随便。」那人满肚子火的看

  著流了满地的酒,朝叶敛道:「他不赔,就算在你身上,你赔。」

  叶敛身子一震,才回神道:「谁赔都行?你还不是普通随便……原来你们还

  在成都,钱莹呢?」

  那人道:「喂!我刚救了你耶!你不叫我曾恩人,好歹也要叫曾前辈,有够

  没礼貌。」

  叶敛道:「曾遂汴一向很随便,你自己说的,还在意称呼?」

  「好啦,随便。」曾遂汴指著地上的酒,道:「这才是重点,赔我吧。」

  叶敛右手摸著眉角,惑然道:「怪了……魏灵说过,你曾有几次差点栽在她

  手上,她的身手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怎么我完全应付不来的对手,你这么轻松

  就打发掉了?」等手背的血流进衣襟,他才觉得湿黏,又把右手垂下。

  曾遂汴不屑道:「那小女娃太自以为是了吧?我哪里打不过她了?好男不与

  女斗,我让她而已。不过……钱莹还真没说错,你有够嫩,真的很嫩。」

  听到曾遂汴如此说法,叶敛不吭一声,眉头紧皱,只能默认。

  曾遂汴见状,便道:「你要找钱莹是吧?我带你去啦。不过,先买壶酒赔我

  才有得谈!」

第三话 倭族刺客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