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话 初次任务 ̄之二

    回到襄州第二天早上。

  就像前几天一样,王道、石绯、魏灵用早膳,叶敛一惯常例的迟到。

  晨星走出来,王道一见,不禁唉叫道:「不会吧?又有任务?」

  原来,晨星还是穿著破布衣。平素没事,他的衣著一向齐整,狻有商贾模样

  ,前天穿了破衣,便跑一趟原定帮;今日又穿破衣,王道很直觉得认为又有任务

  上身。

  「没有任务。」晨星摇头,看看桌边三人,道:「叶敛呢?」

  「我吃饱了。」石绯放下饭碗,疑道:「他今天特别晚喔……平常都是很准

  的在我吃下最後一口饭前出现的。」

  「等等找到他,一起到外庭找我。」晨星很慎重的吩咐,跟著也不坐下、不

  用早膳,迳向外庭行去。

  桌边三人也都感觉得出来,今天晨员外的脚步似乎特别重。

  「出问题了。」晨星走远之後,魏灵放下饭碗,低声喃语。

  王道惑然道:「有问题吗?原定帮不是很乾脆的答应了我们的提议?」

  魏灵道:「问题可能就出在那个提议……死王道,别吃了,快去叫叶敛。」

  四人二前二後,行至外庭。

  但见晨星双手负在腰後、右手中握著齐眉棍,在庭里踱方步。

  气氛相对有点凝重,魏灵已经觉得有点不妙、王道与石绯也笑不太出来、叶

  敛是出房後就一直板著脸孔,一齐走到了晨星面前。

  看到他们四个,晨星便向叶敛道:「吃早饭了吗?」

  叶敛摇头,由表情可以解读,吃不下。

  晨星不急著出声、王道、石绯、魏灵也没出声。半晌之後,叶敛才道:「答

  应了一件我办不到的事,觉得自己像个骗子。」

  「从帮主那听来的传闻,你二爹从来不骗人,但你乾爹似乎天天在说谎,你

  觉得你像哪一个?」晨星正色,面对叶敛。

  叶敛毫不犹豫,即问即答:「我不像他们两位天才,没有绝对守信的能力、

  也没骗人的才华,所以哪个也不像,我就是我。」

  「说得好。」晨星点点头,又踱起方步。

  叶敛暗叹,无语。

  其实我好希望我像他们两位其中一位,不用多,有他们一半的智慧、才学、

  天份,就够了……

  半晌後,晨星又道:「那你知道问题在哪吗?」

  「知道。」叶敛仍然答得很快:「我太嫩了。」

  显然,一个晚上下来,叶敛一直对於在原定帮许下『创建不输丐帮的大势力

  』这个极难实现的承诺耿耿於怀。

  晨星却摇头道:「不是你太嫩了。」他指著魏灵、然後指王道、再指石绯,

  道:「你、你、你,身为同伴,你们都太嫩了!」

  听闻此言,王道与石绯愕然对望、魏灵低头、叶敛再是一叹,无言。

  也是默认。

  这时,魏灵与叶敛在前、王道与石绯在後,四人各有各的动作。

  晨星右手忽然抽出,齐眉棍贴地一扫!

  「哇哟」一声,是石绯喊的;「唉哟」一声,是王道叫的;「啊哟」一声,

  是魏灵发的;静然无声,是叶敛闷的。

  一眨眼间,四人在地上倒成一团。

  晨星见了,大摇其头,道:「昨天在原定帮,药师小狼袭击叶敛,我看到你

  们的动作便有了底,一试之下,我随便扫了一棍,没一个反应得过来。你们连自

  保能力都没有,何德何能创建大帮?」说完之後,盯著四人,连声叹气、连连摇

  头。

  很糟,实在是很糟。

  晨星在四人面前从右走到左、从左走到右,走了几十趟,算步数约莫都能将

  这有四十几丈见方的大前庭绕三、四圈了,还是在走。

  走了一阵,晨星看四人仍然坐在地上,心中一烦,喝道:「你们还坐著干嘛

  ?起身啦!……阿辉!阿辉!」

  随著晨星的叫嚷,须臾便有个仆人出现。

  晨星还没等他走近,便道:「去找八根木桩来!立起来要比墙头高!」

  阿辉离去之後,晨星盯著面前四人,道:「等等一人拿两根,自己到池塘里

  把木桩架起,从今以後,从基本功开始,每人每天在木桩上跨两个时辰马步!」

  「喂喂 ̄你看,那是啥?」「跨马步啊,不懂吗?」「我知道是马步,可是

  干嘛跨那么高?还有个女人耶?」「天晓得,晨星家开武馆,总是有怪事。」

  每天每天,未时到申时,经过晨星家门前的路人,总会停下脚步,对踩在木

  桩上的四个人评头论足一番。

  王道和石绯还和开心的和路人打招呼、叶敛不以为意的闭目冥思、魏灵就老

  是遮遮掩掩。

  一个黄花大女,虽然平常是豪阔了一点,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前,

  便这么张开双腿在木桩上跨著大马步,换了谁来都会觉得丢脸哪 ̄

  但提过几次、问过几次,晨星总是不理不睬;即使在他们上桩时晨星打他们

  身边走过,正眼也没给一个。

  十天过去了,王道已经记住了十个路人当中四人的名字。

  魏灵已经习惯上桩前先系上面布遮住口鼻。

  叶敛有时会不小心打起瞌睡。

  石绯则算出自己脚下的大池塘里,一共有四支乌龟、十六尾黄鲤、六尾红鲤

  、两尾黑鲤、九尾彩鲤、预计今年春末会开二十四朵荷花。还有晨星家中共有仆

  奴二十一人,十二男九女。

  二十天过去了,路人开始会抛水和包子给王道。

  叶敛变成一上桩就开始培养睡意。

  石绯已经算出庭内东北角的ju花蒲开了六十二朵*、四十一朵白菊、其馀

  各色共计二十二朵,东南角的牡丹蒲还没结苞,仆役中女人三个负责厨房、三个

  负责洗衣、一个负责洗澡水、一个负责买菜、一个负责晨星起居;男仆五个负责

  洒扫兼照料花草鱼龟、三个负责粗活、两个负责帐房、一个负责宅邸安全。

  魏灵乾脆每次都盘起头发梳成冠,把自己装了成个男生。

  一个月过去了,路人和王道交情甚笃,固定有六、七人每天都来找王道聊天

  ,说东家长、论西家短。

  魏灵就直接去买了男人的衣服穿好才上桩。

  叶敛一上桩就睡著了。

  石绯连屋子前门和门柱上雕有六条龙、四支△、还有一千七百零四个洞、叶

  敛的右眉和左眉各有九百六十四和一千零二根眉毛也算尽了。

  前十天,两个时辰内四人落水总计,平均一天十三次。

  第十至二十天,落水总计,平均一天八次。

  二十天至二十五天,落水总计,平均一天四次。

  二十五天之後,两个时辰下来,再没落水记录。

  就这样,站桩站了足足一个月。

  第三十一天,四人正准备上桩时,晨星忽然走来,道:「过来。」

  四人对看一眼,跟著晨星走向外庭的西北角。

  那儿近日来架起了许多木桩,有些打上了木钉、有些系起了绳。

  应该要开始练些正格的东西了吧?四人心中的想法是一致的。

  但晨星却猛然旋身,曲身一脚扫向叶敛、右手一棍正打王道!

  都是打下盘!王道是反应不及,叶敛虽则看得明白,也立直身子捱他一脚。

  一脚一棍打下来,两个人身子微微一晃,仍然站定原地,浑没动弹半分。

  晨星立身、收棍,双眼在四人身上扫过一遍,点头道:「很好。」这才继续

  向西北走。

  叶敛忽然赶上几步,道:「晨大哥,这些日子,徐叔叔有否捎信来?」

  晨星没回头,边走边回:「帮主有要我们再出任务,但是我向帮主禀明过,

  要让你们四个重练基本功,所以任务暂停。」

  「没有别的事吗?」叶敛又问。

  晨星道:「你希望有什么事?」

  「没……」叶敛只能如此回答。

  还是没有诸葛涵的消息啊……

  他们已走进木桩阵中,晨星先叫过石绯,道:「你那截短杆给我看看。」

  石绯依言摸出短杆,交到晨星手上。

  晨星细细一瞧,这短杆长不过尺,是精铁所制,但拿起来比想像中沈。

  忽然脑中一动,将短杆向外甩动,『唰唰唰唰唰唰唰』七声响,一根尺长的

  短杆倏地变成一根八尺长的空心精铁长棒。

  晨星将每个连接处扭紧了,又向石绯伸手,道:「枪头给我。」

  「哇 ̄这样你也知道!」石绯狻为讶异,回手自腰後摸出了枪头交给晨星。

  晨星把枪头上杆後,便将长枪倒插於地,再招过王道,也要了他的单刀,与

  石绯的精铁管枪并插在地上,道:「长枪与单刀其实都非常被敌人夺去,练此二

  类兵器,须先熟习拳脚。这里有八根上了木钉的木桩,当初我师父便是用这种方

  法要我练拳脚,等到你们能各用二十招徒手将八根木桩击破、断裂,再来练枪法

  刀法。」

  石绯与王道站到木桩前,看到桩上满布的木钉,一时呆滞,无从下手,便又

  望向晨星。

  晨星道:「拳脚功夫不用教,每个人生来就会。适合的使劲方法、角度、该

  用多少力道,每个人也都不同,你们自己去试。如果打断了,就找阿辉,他会再

  帮你们架过。」

  接著,晨星走到魏灵面前,伸手。

  魏灵也很识相,交出了不离身的弓韬。

  晨星指著系著一绳双头的两根木桩,道:「用箭最重要的是眼力,相信你在

  箭村中早已练透了。但是身体的平衡也很重要,你开始练习在绳上行走,如果能

  在五个数儿内一步一步走过这长两丈的悬绳,你该会的就都会了。」

  魏灵点点头,跳上木桩,开始练走悬绳。

  晨星这才对叶敛道:「你睡了一个月,睡出了些什么来?」

  「功在自成。」叶敛如是回答:「从小二爹教我九华剑法,但也只教了流星

  、青云两剑诀,我再怎么使,也无法像二爹一样俐落。」

  晨星眉头一皱 ̄他倒有自己的想法。

  叶敛续道:「十三年来,我的基本功的确差了,但这都可以再练就好。我最

  大的问题,无法有二爹一半实力的问题,是在於诗意不足!」

  诗意?听了这句话,王道、石绯、魏灵都惑然望向叶敛。

  诗和剑法有何关联?

  但晨星却相当清楚 ̄天赋异才君聆诗,那一手无始无终、随意而发、随心而

  往的『诗仙剑』,是北武林盟主皇甫望所赞喻不已的『天下第一剑』!

  基本功,人人可以练;但九华剑法的诗意所在,能窥其究竟者,或许万中不

  得一二。

  叶敛身为君聆诗教养十三年的义子,自然是处处以这二爹为目标。

  『尽其所能,体会诗意』 ̄这就是叶敛睡出来的答案。

  若能体会诗意,自然便能领悟九华剑法的精髓。

  晨星不得不在心里叹息:「这和我是不同的境界啊……」

  就算经验不足、就算有点嫩罢,叶敛毕竟是接受过天才教育的人。

  至少可以肯定,他的抗压性就绝对高人一等 ̄有多少人能在身边只有两个同

  伴时,面对著随时会攻来将自己踏成肉的五千骑兵无动於衷?

  没钱就扁、从锦官城到渭水追杀他的四名大汉、还有那三名倭族刺客,虽然

  个个身手比自己好上许多,但叶敛总是没害怕过。

  如果叶敛能练出自己的实力、解决一些奎碍於心的问题,他绝对有潜力、有

  素质去建造一个不输丐帮的组织。

  这时,叶敛抽出无鞘剑,轻轻的将它插入软土处,道:「我该作什么?」

  晨星身子一抖,回神,看看一旁的梅花桩。

  那是用来练习脚步灵活度的。用剑,最重要的就是轻灵。

  不过也有例外,像是以刚猛冠世的镇锦屏。

  然後,晨星摇摇头,道:「你就去念书罢。」

  腊八,下雨了。

  雨势不大,水气却很重,城里一片雾。

  王道、石绯、魏灵三个坐在正厅里,看著庭院。

  这十来天练打木桩、走悬绳,他们已经确实了解到下盘稳的好处,摔还是有

  摔、跌还是照跌,但是脚步踏实了,出手动作便更有力道。

  石绯投入将门,整天要枪术师父教的就是枪法,师父拿他没辄,只得照教,

  基本功却荒废了。

  王道身裁高瘦,但生来是有几分蛮力,虽然说会用刀,其实却仅止於市井小

  民耍弄的程度。当日在灵州,他向宇文离挑战,只是耍了点小技巧,若是正面对

  打,宇文离用上真力,只怕今日便没王道存在了。

  箭村传统,无分男女,只要肯学,专技就是御、射两样,魏灵骑术不错了、

  箭法是极准了,却就少了底盘功夫。

  对这三人来说,晨星要他们作的事,的确对自身的能力有实质帮助,他们也

  练得很勤快。

  这一场腊八雨,在三人眼里当然是很碍事的。

  「练基本功不错啊,为什么叶敛不来练?」石绯忽然吐出一句话。

  屋檐落下的雨滴嗒嗒响,王道和魏灵没回答他。

  过了一阵,魏灵直盯著院里西北角、他们练走悬绳、打木桩的地方,道:「

  有人影……」

  王道、石绯顺势看去,但今天雾气极重,从屋内向外看,三丈远近便难能辨

  物,他们练习的地方距厅门足有七、八丈距离,自然是什么也看不到。

  练箭的人,原本眼力便是练得深了,这点常识他们心里倒是明白,王道便问

  道:「我看不到。什么人?」

  魏灵直盯著看了一阵,边回道:「看不清楚……他在踏梅花桩……动作好快

  、好俐落、好顺畅……」

  「是晨星吧?」石绯直觉性的应了一句。

  「找我?」晨星的声音忽然在背後响起。

  石绯一惊回头,愕然道:「你在这……那院子里踏桩的是谁……」

  魏灵仍在继续:「他下桩了……从地上拔起样东西……啊呀?」

  似乎情况有异,王道急道:「怎么?发生什么事?」

  「他……他跳起来,落地的时候,你们在打的八根木桩全都碎了!」魏灵只

  能这样讲,因为她想不到什么词可以形容那人碎桩姿势的自然、迅速。

  不过,只听这样的说法,他们心里却都了解,高手。

  晨星皱眉想了一阵,忽对院中叫道:「叶敛!进屋吧!」

  这一声喊下去,坐在门前的三人更是讶异。待得人影在雾里渐渐鲜明了,他

  们不自禁全站起身来。

  叶敛走到屋檐下,伸手将脸上的水珠抹去。

  「你领悟了?」晨星出声问道。

  叶敛轻轻摇头,道:「不算是……只有一句而已……『抽刀断水水更流』,

  这大概是我自行参悟的极限。」

  门口三人,仍然呆愕。

  因为晨星向他们解释过,所谓『诗仙剑诀』中的剑法,以诗意为先,诗仙剑

  诀的『一句』,等同是一般武功的『一招』。

  只有一句,便能有如斯进境?

  「我先去沐浴更衣。」叶敛扫视他们一眼,迳朝後进走去。

  晨星也离开了,三个人仍然坐在门槛上看雨。

  过了许久,王道忽道:「你刚说,为啥叶敛不来练基本功是吧?」

  石绯点头,道:「不过,现在知道理由了。」

  魏灵跟著代答:「因为他的境界和我们不一样……」

第四话 初次任务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