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话 稀家团圆 ̄之一

    除夕夜,有四个人送牢饭,难得丰盛的一餐。

  只是,无论是狱卒、或是牢房中的人犯,这一顿饭,吃得狻无味。

  狱卒是委屈 ̄好好的大年夜,居然还轮班 ̄

  人犯分两种:一种是不甘,还有一种是随遇而安。

  往常送饭人,都是衙里的饭婆;除夕夜迳自不同,另找了无家室的孤人来送

  ,才不会扰了百姓的团圆。

  四个送饭人,个个蓬头垢面。当先推车的汉子,是府衙在路上临时找来送饭

  的无业游民,他另寻了三个朋友一同吃这一顿免钱饭。

  一年一度的大年夜,就算只是牢饭,已经够他们酒足饭饱了。

  狱卒替他们开了狱门,四人堆著偌高饭篮的两轮车,鱼贯而入。

  但推车的汉子明显不知规矩,一迳将两轮车向前推去,狱卒见了,便叫道:

  「喂!我的份呢?」

  推车的汉子一怔,赶紧曲身在饭篮堆中寻了一阵,才挑出一篮子,道:「官

  爷,抱歉。」把饭篮子递给了狱卒。

  声音,装得嘶哑;形容,非常猥琐。

  狱卒庸了,竟看不出这推车汉子的步伐刚稳、筋骨傲立。

  狱卒接过饭篮,啐了一口,在这除夕夜被派来守狱,已经满骨子不悦,还碰

  上这不识相的浪人,烦死了!

  推车汉子与他的三名同伴缓步向前,一间一间的将饭篮配给了各牢房。

  成都府狱,偌地大了,配完了一车,竟才走了一半。

  推车汉子看看他的同伴,三个皆是摇头。

  四人推著车出了牢房,到厨下又满载了一车子饭篮进来。

  狱卒迳自大快朵颐,一口酒、一口肉,四个送饭人出去时,开了狱门;回来

  时,狱门仍是开著。

  四人再次的一路送饭。

  走到第三十七号牢房,推车汉子瞥了一眼牢中人犯,眼睛一亮 ̄

  再看看他的同伴,三个都点头。

  锵啷一声大响,狱卒急急起身,朝里叫道:「干什么?大年夜的别……」

  话还未说完,身子便向後倒去。

  就著狱中的火光,狱卒的喉头已钉上了枚袖箭。

  一看,距离狱卒最近的人,除了牢房中的犯人,是尚在十馀丈外的送饭人。

  昏暗的地道中,那是无比准确的手法!

  「开门!开门!放我们出去!」狱中的人犯个个开始大嚷,每一个人所说的

  都是同一句话。

  原先的推车汉子,已持了把宽刃重剑在手,右侧,一律正砍;左侧,一律斜

  劈。

  只是简单两个动作,极富劲道的动作,无论左右,一剑过去,门锁皆落!

  或许没人能认得,但那又确确实实是『枯松倒挂』其中两式!

  锦官绝剑镇锦屏!

  「大家各自逃生罢!」推车汉子砍落的偌多门锁,一把宽刃重剑早已缺口难

  计。他抛下破剑,朝著身後足有近百数的犯人大嚷一声。

  一阵喧嚷,人犯们在狱里各自找了刑具作兵器,一股脑儿冲出牢狱。

  至於劫狱的四个送饭人,并没跟出。

  四人都脱去了污秽的袍子,内里的衣饰光鲜亮丽,哪有半分落魄模样?

  其中两人找清水洗净了脸面,大喇喇地在狱卒专用的桌边就坐了。

  另两人扶著他们救出的人犯坐下後,便有一人说道:「哥,先吃饱吧。」

  被救的犯人听了这声称呼,再看看原本扶著自己的姑娘,虽然满脸污泥仍未

  洗去,但那优雅的身段与身上自然散发出的ju花香味,已说明她原本大家秀的

  身份,不禁笑道:「老妹!你果然来了!」

  「当然会来。」一镖射死狱卒的曾遂汴将酒瓶凑在鼻头嗅了会儿,便觉得不

  甚对味,一迳递到对桌梅仁原面前,道:「这个我不要。」自行在怀中摸出了另

  一个小酒瓶。

  李九儿见了,道:「我们来劫狱,你还带酒喔?玩暗器的人就是这样,身上

  什么东西都能藏!」

  钱莹也款款就座,另拿了副碗筷出来,自行用食。

  曾遂汴笑道:「各人自有各人癖,我们莹姑娘还不是一样,绝不用他人碗筷

  ?」

  钱柜见他们仍谈笑进食,不禁心中起疑,道:「你们怎么还不逃?等等必会

  有狱卒下来看视……」

  「混蛋!左腿给你先吃了!」梅仁原扒下右鸡腿,一边恼火的踢了倒在地上

  的狱卒尸体一脚。听到钱柜起疑,便道:「就是要他们下来呗。先吃饭再说。」

  「是咩,先吃饱才有力气打。喂!不要太随便,说好左边鱼眼是我的耶!」

  李九儿看到曾遂汴伸手便要去挖左鱼眼,急忙出声表明所有权。

  钱莹只吃了几口,便放下饭碗。

  「莹姐!现在就别挑食了啦……」

  四个劫狱犯人,『没钱就扁』,以及他们的搭救对象,钱柜,便这样在空无

  一人的狱中吃著牢里的年夜饭。

  不到半刻钟时间,外头已起镇天价响的打锣声。

  听到锣响,梅仁原抹去嘴边的油渍,起身道:「好啦,开工罗。」

  曾遂汴将酒瓶中最後一滴酒倒进口中,道:「先交给我,免得弄破衣服。」

  「有了!还有五个!」赶到牢房的狱卒大叫著。

  「一个。」曾遂汴打了个哈欠,挥手。

  倒下第一个。

  杂乱的脚步声一阵响,「二、三、四、五。一个不差。」曾遂汴继续计数,

  点过倒在地上的五名衙役,笑了一声:「轻松愉快!」

  「换衣吧。」钱莹第一次出声,没钱就扁一齐行动,一下子就把五名倒毙衙

  役身上的整齐卒衣脱下,套到了自己身上。

  当然,也包括钱柜。

  成都城中,灯火通明。

  一般百姓,户户都在守夜,彻夜点灯;街道上满布著衙役的行踪,追捕被放

  出四处逃逸的人犯。

  由於是临时上工,许多衙役还搞不清楚状况,只听了同仁说人犯越狱,於是

  几乎所有人都是捱家捱户的搜,找穿著囚服的逃犯。

  太顺利了。没钱就扁带著钱柜,依照计划,一路行向东门。

  但钱柜给关太久了,饮食不足、睡眠不足,体力相对薄弱,跑了一阵,便显

  得有点脚软。

  钱莹一把扶住兄长,道:「你们先去开路。」

  城门已调来大量士兵把守,梅仁原、李九儿、曾遂汴三人更不打话,扑上便

  杀!

  很快便有人认出他们,「是没钱就扁!」一名嗓门奇大的卒子嚷嚷著。

  当初魏灵臆测的名称,如今成真,钱莹在钱家被抄後,正式与梅仁原、李九

  儿、曾遂汴三人合称,成为成都官方为之头疼不已的首号要犯!

  「混蛋!多嘴!」李九儿将鞭尾倒甩,卷上那卒子的颈项。鞭在她手中犹如

  长蛇盘绕、灵动之极。一卷一收,在卒子脖上留下深痕,卒子倒地连声咳嗽,再

  也出不了声。

  曾遂汴与梅仁原一左一右,不一时已将四十馀名的守门士卒收去大半。

  这三人正是打得兴趣,身後却忽然传来一声「救命!」

  是钱柜的声音?回头一看,东门大街上,钱柜、钱莹两兄妹的身影,早已被

  百馀名卒子围堵淹没。

  但或许是『没钱就扁』在锦官城中威名太著,众卒一时无人上前。

  即使他们所围著的,只是一个病恹恹的逃犯、与一个穿著役服、满脸污泥的

  姑娘。

  梅、九、汴三人互看一眼,不约而同窜上道旁住家屋顶。

  但脚步还没在屋沿上踏实,身後嗖嗖连声大响!

  三个人都曾有对敌魏灵的经验,自然听得出来是箭矢破空!急忙纷纷落地,

  闪身躲到城门下。

  城墙上,已布下了数十名从箭村找来的箭手。

  「怎么样?」梅仁原问了一句。

  由於合作许久的默契,这句没由来的话在曾遂汴与李九儿听来却是相当了然

  ,曾遂汴细数著钉在住家屋顶上的箭枝,半晌之後,回道:「二十八……不,不

  可能。」

  梅仁原的意思是,由他前去突围救出钱莹兄妹,要曾遂汴同时发暗器攻击城

  墙上的箭士。但曾遂汴算过人数,却远远超出自己能力范围所及。

  以李九儿的鞭艺而言,一次对付三、四名箭士所射来的箭还勉可为之,十人

  左右便极为危险,更遑论将近三十人了。

  道上众卒的包围圈渐次缩小 ̄钱莹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一次能够抵挡一涌

  而上的百馀名士卒。

  钱莹扶著钱柜,脸色也不禁变了。

  难道有人预知了我的计划,在此地设下埋伏?不然这些个笨蛋不可能集结得

  这么快!

  梅仁原等三人枯立城门下,束手无策!

  难道眼睁睁看著钱莹就擒?

  这时,城门上忽然杂声大作!

  「没钱就扁,快快脱身!」梅仁原跨出几个大步,朝城墙上一看,十馀名为

  他们所释出的囚犯,正在城墙上攻击守株待兔的诸箭士!

  「上!」梅仁原端起宽刃剑,招呼了曾遂汴与李九儿一声,当先杀进狱卒的

  包围阵势。

  什么叫锦官绝剑镇锦屏?

  一剑一命、一刀一卒!

  毫无虚巧、毫无花招,来来往往便是奋力相对,所谓镇锦屏,以其刚猛强势

  ,端端稳坐天下五大剑学之一!

  镇锦屏只有八招五十三式,梅仁原更只有习得『枯松倒挂』、『地崩山摧』

  等两招一十四式,但就凭著一十四式,再加上曾遂汴与李九儿从旁策应,也足够

  让他在士卒的包围圈中砍开缺口,直奔至钱莹身旁!

  昔人有云:镇锦屏,勇冠天下剑!

  杀到钱莹身边,再回头,包围圈又复合了!

  「操!怎么会这样?」曾遂汴看著地上二十馀具被梅仁原一式 ̄还用不到一

  招,仅是一式 ̄便毙命的士卒尸体,再看看围著他们的士兵,疑道:「他们什么

  时候这么不怕死了?」

  钱莹道:「他们……不是城里的士兵,是苗人。」

  听了这句话,愕然,望向钱莹。

  钱莹皱著眉头 ̄她观查很久了,在炙盛的火光下,分得出来包围圈中的士卒

  ,全都不是汉人。

  李九儿疑道:「怎么会有苗人插手呢?」

  钱莹道:「崔宁他……大概快要有动作了。」

  崔宁,剑南战区节度使。

  「先杀出去再说!」曾遂汴翻翻手腕,两手指缝中共计亮出了六支袖箭。

  这时,梅仁原以剑撑地,忽然单膝跪落!

  「九儿、阿汴,你们先逃吧。」钱莹同时浅笑道。

  是种失望的笑。

  李九儿、曾遂汴二人早已惊愕之极,看到梅仁原咬牙切齿,斜睨一人!

  那人也在笑,但是种得意的笑!

  钱柜!

  「我怎么没想到……崔宁会先收买你……」钱莹喟然,为自己的失算感到可

  叹。

  钱柜退後两步,道:「不是我愿意,但是从小锦衣玉食,忽然被抄了家、坐

  大牢,过著暗无天日的生活,我真乱受不了的。抓到你,除去崔宁的心头大患,

  可以换我日後的安逸,我左算右算,实在没有不答应崔宁的道理。」

  李九儿闻言,愕然道:「你……可以连亲妹妹都出卖……」

  钱柜道:「这个世道,只有自己值得相信。」说完,又退了两步。他刻意屈

  身,让自己和钱莹、曾遂汴成一直线,使得在曾遂汴的视线中,自己的身体完全

  让钱莹挡住。

  因为他太清楚曾遂汴打暗器的功夫。

  但梅仁原与钱莹还是一动不动。

  钱莹稀眼,叹道:「我真的没料到,你学了十年的打穴,从没用过,第一次

  试,居然便试在我身上……」

  钱柜不断退步,苗族士兵的包围圈也不断缩小。

  梅仁原道:「你们快走……现在的距离还够你们窜上两侧屋顶,城墙上的箭

  士已经被赶散了,你们还有机会出去。」

  曾遂汴环视四周 ̄是没错,少了梅仁原,他和李九儿无法强攻,很难突破包

  围网。

  如果要把梅仁原和钱莹带走,拖是拖得动,但是这样就绝对跑不掉了。

  这一点,李九儿当然也心知肚明。

  要是抵抗到他们两人被点的穴道解开呢?至少要一刻钟,那太久了。

  当地一声轻响,曾遂汴捏在左手无名指与小指间的袖箭,因为发抖落地。

  那是一种准备抛弃同伴的愤怒与愧疚。

  曾遂汴拉著李九儿,缓缓向左移步。

  钱柜一直很专注的看著曾遂汴,他当然有听到梅仁原说了什么,这时见曾遂

  汴已决定离开,忙一挥手,叫道:「抓住他们!」

  但这手一挥,话才说完,忽然『唉哟』一声,捏紧了自己的小臂。

  只是提手的动作,曾遂汴眼明手快,便将袖箭准准的送到钱柜右手小臂上。

  然後,「走!」

  苗族士兵是一涌而上、曾遂汴是连手连发、李九儿是长鞭乱舞!

  只冲到左侧士兵面前,李九儿长鞭送出,连卷住两名士兵的右腕,一扯将他

  们拉到面前,又与曾遂汴极有默契轻跃而起,两人分别在两名士兵头上落足使力

  ,使士兵的刀枪构之不著,腾上屋顶,窜出东门!

  「居然给他们跑了!」钱柜恨恨地望著逃逸的两人,看到深陷埋肉的袖箭,

  非常不甘心。

  跟著,他走到梅仁原与钱莹面前,道:「不过,缺了你们,那两个也成不了

  大事了。」

  由於脖子无法转动,钱莹与梅仁原只能斜视对方。

  同时苦笑。

  钱莹道:「我比较遗憾的是,因为你这种人而丢命,太不值得。」

  钱柜却摇头道:「不,那没么严重,你不会丢命。」

  梅仁原道:「我们还有利用价值么?」

  钱柜道:「说是利用,却也未必。梅仁原你是死定啦 ̄至於我这老妹……」

  他用衣袖一点一点抹去钱莹脸上的污泥,道:「谁叫你艳名远播,你长得这副模

  样,崔大人舍不得杀你,还特地吩咐,一定要完好无缺的将你带到他面前。如果

  他满意,大概就不会调你去当军伎吧。」

第五话 稀家团圆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