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话 寻云访梦 ̄之一

    叶敛走到南门,忽然停下步伐。

  「你要去哪。」魏灵拦在前头,虽然字句是问话,但口气不是。

  叶敛很清楚,近乎不告而别的行动,她会生气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

  「这次我必须自己去。」叶敛回道:「过些日子我就回来了。」

  魏灵道:「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要去……」叶敛顿了一下,略作思索,才道:「湖边。」说完,便将身

  上的鹤氅脱下,递到魏灵面前,道:「换几个钱,我没路费。」

  「要去多久啊?」魏灵接过鹤氅,在身上摸了两锭怠子给叶敛。

  从吐番回来以後,由於石绯生在将门不忧三餐、王道几乎算是半乞、叶敛也

  一直有君聆诗照顾,一行四人的财产自然都交给较有理财观念的魏灵。

  「嗯……几个月吧。还有……帮我照顾寒星,可以吧?」叶敛接过怠子,想

  起了几刻钟前才刚收的徒弟。

  魏灵虽然很直觉性的应了声好,马上又觉得不对,疑道:「帮你照顾?你和

  寒星是什么关系?怎么忽然要照顾她了?」

  叶敛苦笑道:「我被她强迫,当她的师父。」

  魏灵道:「你也会被强迫?看来这小鬼倒是你的克星。嗯……她父亲刚过世

  ,你当了人家的师父,不多陪陪她吗?要作什么,迟些再说吧。而且也可以顺便

  等王道和绯更练熟些,需要的时候,我们也好帮你。」

  「不……我现在要作的事,只能我一个人去。」叶敛说完,就在南门码头前

  租了船,顺汉水而下。

  魏灵捧著鹤氅,目送他走远之後,才转头离开。

  这件鹤氅,是诸葛静的遗物,几乎也可以说是叶敛最重视的东西,叶敛将它

  留下,那他就一定会回来取。所以,魏灵才会甘心给他路费。

  湖边……指的,当然是洞庭。

  洞庭周边,最值得叶敛关心的是……

  云梦剑派。

  魏灵回到晨宅,将叶敛的鹤氅收好以後,便开始找寒星。

  但是不在房间、不在前院、不在厨下、不在厅中,甚至连小狼一根毛也找不

  到。

  魏灵又在宅子里绕了一圈,走到後院,看到柴房门开著。

  靠过去一看,寒星仍骑在狼背上、药师小狼脚下却压著北川球!

  北川球双手双脚还是被绑缚,任小狼踩在他的胸腹张牙咧齿,双眼毫不退缩

  的与小狼对瞪著。

  魏灵见状,急叫道:「寒星!不要伤他!」

  「我不管!他的同伴杀了我爹和雷伯伯!我还会算数的,两个才抵一个,我

  还吃亏!」寒星回头叫道,语气诚然愤怒。

  她只是个刚满十一岁的小孩儿,但也晓得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哪!

  魏灵道:「晨星都告诉我们了,你也听到啦!他只是那些倭族人的弃卒,根

  本和杀你爹的人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他也是被害者啊!」

  寒星又转头看著北川球,北川球仍然是硬派的不露一点惧色。

  药师小狼的体积本就比一般狼硕大,它的牙齿一合,绝对有能力咬断人的咽

  喉。

  但魏灵却看得出来,寒星的眼神已和缓不少。

  「你早半刻、或是慢半刻来,我就不用这么犹豫了……小狼,算了。」寒星

  拍拍狼颈,药师小狼马上温驯的从北川球身上退後回到地面。

  其实寒星本来也只是想出出气,就算魏灵没来阻止,她也未必真的会要小狼

  攻击北川球。

  魏灵松了口气,忙拉著寒星退出柴房。

  寒星问道:「既然他的同伴也不要他了,留著他作什么?怎不一刀杀了?」

  魏灵道:「话不能这样说……上天有好天之德,再怎么大仇,也不能说杀就

  杀。而且……他被同伴抛弃,这辈子大概没机会再回倭国见他的亲友,比起我们

  ,或许他更可怜……」

  寒星听了,笑道:「魏姐,你的口才比笨师父好。」

  叶敛在汉水乘舟,顺流到鄂州,再溯游向上到洞庭。

  洞庭是大湖,中国闻名的胜水。

  但叶敛没有到湖上,只在洞庭与长江的汇流口、城陵矶便上岸了。

  冬天吹北风、夏天吹南风,北边是长江、西南方是洞庭,一整年下来都是水

  气。

  叶敛才刚进城,便觉得身上已湿透了,好不喜欢这种感觉。

  除了水气,还有很多的……鱼味。

  眼睛看著街市,摊贩十有四五是卖鱼的。

  喔 ̄天啊,我不是讨厌鱼,但是……我不想和鱼睡在一起!

  可是……一来,天色不早了,不在城陵矶下榻,恐怕就很难找到地方过夜。

  当然,可以选择睡在船上,不过这样似乎……就像因为不想睡硬木板,所以决定

  睡地板一样。

  二来,人人都知道云梦剑派在两湖,但是,两湖偌大,是在两湖的哪儿?

  就近打听是一定要的。

  寻找客栈,找到客栈。

  接著,在客栈的门口,看到三个店小二,在初春冷风里已让汗湿透了衣襟,

  正在使尽吃奶的力气推著一辆大货车。

  那货车宽有八尺、长有丈馀,上头堆满了比人高一个头的大量货物。

  叶敛走近去看,愈看愈觉得这辆货车好眼熟。

  三个小二推得满头大汗、肝火上升,见了叶敛看闲,一人没好气,开口便骂

  :「你看什么劲?著我们推不动这辆车很好玩么!」

  叶敛忙道:「我不是看有趣的。想问问小哥,这辆货车的主人是什模样?」

  小二道:「一个女人、一个壮汉、一个白脸小生!他们和我们打赌,如果我

  们能将这辆车推到马房旁去,要给我们打赏十两怠子!不然我们早架了马来拉车

  了,又不是吃饱没事干,专来作这费劲事!」

  叶敛一听,又问:「他们住店吗?住哪间房?」

  「二楼三号、四号房。」小二答完,又开始卖力推车。

  叶敛也不急著进客栈,只是好奇 ̄车主人说,这车虽大、重虽重,两匹马还

  是拉得动,怎可能三个大男人推它推得快虚脱了,它却纹风不动?

  三个人的力量是比不上两匹马没错,但也不至於推都推不动啊……

  叶敛低头看看车轮,忙忙转头走进客栈。

  转头的时候,不禁笑了 ̄整人嘛!车轮子上有手脚,是不知道怎么弄的啦,

  但本来应该是完整圆型的车轮居然凸出一块卡在地上,怎么可能推得动!

  叶敛行到三号房前,伸手叩门。

  「哪位?」房里传出极为粗犷的男声,叶敛至此已确认了对方身份,故不答

  话,一迳推门入内。

  房里,果是坐著回纥行商,宇文离与瑞思夫妻俩。

  「叶敛啊!」宇文离非常热情,起身就先给叶敛一个拥抱。

  他雄壮英武,这一抱居然使上了七分力,叶敛缩著身子,全身骨头都给他抱

  得喀喇喀喇乱响。

  待得宇文离放手,叶敛已面容呆滞。

  宇文离见了,不好意思的搔头道:「忘了留力……不好意思。」

  「……还好……我还有气,骨头也没断……」叶敛扭扭身子,竟然觉得全身

  痛。

  「左额有鲸印的十三岁女孩……我们路上没有遇见过。」瑞思开口,说的正

  是叶敛最关心的事。

  听到这话,叶敛脸色也不禁沈了。

  瑞思道:「先坐吧……还有什么其他线索吗?」

  叶敛让宇文离拉著移位就坐後,道:「我问到她的名字,叫『涵』,涵天盖

  地。不过由於她的父亲太有名气,她应该会改名。我只能猜她名中『涵』字不会

  换。还有……她的父母郎才女貌,先天条件很好,所以应该生得不错……这也是

  猜的。」

  「猜的……」宇文离笑道:「我记得那是你乾妹吧?以前人常说,乾妹是『

  送人自用两相宜』,你有兴趣?」

  瑞思道:「老公,别闹了。叶敛,你自己一个人?王道和魏灵呢?」

  「他们在襄州。我来这……有事要作,必须自己一个人作。」叶敛接过宇文

  离递来的茶,道:「你们听说过云梦剑派的详细位置吗?」

  听到这名头,瑞思与宇文离也不禁愕然对视。

  因为,『云梦剑派』四个字,在当代,就连贩夫走卒也会耳闻。

  十三年前,天下曾有五大剑派。但其中镇锦屏已近乎失传、木色流传人较有

  名气的只剩皇甫望与徐乞、林家堡灭了、另一个传说中绝顶的蜀山仙剑派三年来

  完全消声昵迹,是故云梦剑派几乎已被默认为天下第一剑派。天下武术又以剑为

  尊,云梦剑派等於是天下第一大派。

  兵圣吴起创立的云梦剑派,以其虚实莫辨的归云晓梦剑法著称,创派千年、

  成名八百馀年,从来就没有人怀疑过这个常闻名而不见其门人、神龙见首不见尾

  的隐逸派门的实力。其馀使剑的派门尚有青城、长年与云梦剑派打对头的鄱阳剑

  派,评价与声势均大不如云梦剑派。

  这时,白重也走进房,道:「我曾听说……」

  「等等!」瑞思赫然打断,正色向叶敛道:「你要去作什么?我听说云梦剑

  派的元仁右曾主动挑衅丐帮……」

  叶敛道:「丐帮的事还用不著我插手……是桐柏山的原定帮。去年我走了一

  趟原定帮,想说服他们接受支持我,反对云梦剑派统治南武林盟,他们答应了。

  结果几天前,两个曾经正面放话要取我性命的倭族人,杀了原定帮的两位领导。

  我怀疑与云梦剑派有牵连,想去查清。」

  瑞思道:「怀疑?只是怀疑?你就这样找上云梦剑派,如果他们真的有意图

  ,那你就死定了!」

  叶敛道:「我觉得……是责任……我害一个小女孩莫明奇妙丢了爹,人死不

  能复生,我不能赔给她什么。我能作的,就是至少……至少查明理由。锺,你听

  说过云梦剑派的位置?」

  叶敛的声音显得很凄 ̄因为,这对於寒星、对於原定帮,都是无妄之灾。这

  一切灾难的源头,自然是被倭族人盯上的叶敛。

  白重望向瑞思,要看她的意思。

  大事,总是瑞思在作主的。帮人送死,算是大事。

  瑞思思索许久後,道:「难道不能用现有的状况来判断云梦剑派的意图?」

  叶敛摇头道:「没办法,我作不到。」

  瑞思又沈思了一阵,默然半晌後,才道:「就我在路上听说的,也不太能将

  云梦剑派与倭族人之间的关系连接起来……但是机会不大吧?以云梦剑派的实力

  ,想一统南武林,应该不用借助倭族。」

  栗原辅文曾说,是云梦剑派要求他们的师父派人前来协助。所以他们才会将

  叶敛锁定为攻击目标。

  但是叶敛觉得不能全盘皆信,毕竟倭族是外族,打不定他们是故意想造成汉

  人内呢?

  「我还是要去一趟,探清楚。」叶敛毅然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答应收寒星为徒那一刻,便下定决心了 ̄不能再沈默、再按兵不动的决心!

  瑞思点了点头,白重确定她同意将线索给叶敛,便道:「听说来的,聚云

  堂在湘江流域、回梦堂在衡山。再向当地人问问,应该会更清楚。」

  叶敛微笑颔首 ̄至少,是将目标缩小不少了。

  同时……不禁要想到两个天才。

  如果是乾爹或二爹,在我这样的处境,他们一定不需要入什么虎穴去探情报

  ……

  他们,只需要动动脑,就可以知道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了!

  这两个天才的头脑,到底是怎样造构的?

  「对了……老公,抓一支上来吧。还有,别和他们玩了,也不过就是十两怠

  子嘛。」瑞思说完,宇文离笑笑走出房门,过没多久,便听到门口『喀咚』一声

  大响。

  叶敛从窗口探头去看,只见原本在推车的三名小二,二趴一仰倒在街上,仰

  倒那人的肚子上放著一锭怠亮晃晃的元宝。宇文离拖著货车转进了巷里。

  叶敛回转,道:「他的力气愈来愈大了。」

  白重道:「前阵子我们到交州,买了些异宝。回来时在珠江有水贼、过都

  庞岭时有山贼、下了湘江有变民,都是想抢行商货物换些怠钱,我和阿离有不少

  次也应付到险象环生。」

  叶敛点点头 ̄在这世道,不管是干哪一行的,护身能力真的很重要。

  忽然,他看到白重背上的长剑,才想起他也是使剑的人,便问:「你的剑

  术是在回纥学的吗?」

  白重道:「对,回纥的部落,总有几个武师教授功夫。便是学不精,也可

  强身健体。」

  「那你应该是属於学得很精的。……就你们回纥人的看法,用中立的观点来

  看,你们觉得中原……哪边占优势?」叶敛又问。由於前年丐帮大会上元仁右出

  手打伤黄楼,使得云梦剑派声势一举胜过了丐帮。丐帮所隶属的北武林盟也毫无

  动作,也令皇甫望的评价相对下滑。

  对於中原的领导地位,云梦剑派愈来愈具有『舍我其谁』的气势了。

  「云梦剑派声势最望。」白重直言不讳,也表示了与现下叶敛相同的想法

  :「因为云梦剑派至今除了挑衅丐帮,尚无其他动作,狻有一出手便要一惊人

  的架势。实力尚未见底,是云梦剑派极大的优势。」

  叶敛听了如此说法,不禁沈默。

  如果云梦剑派真的要出手,难道没有阻断他们气势的方法?

  「不过我听说……云梦剑派也有克星。」白重又补充了一句。

  叶敛精神一振,忙问:「什么能克?」

  白重道:「只是听说……听说诗仙剑诀专克归云晓梦!」

  诗仙剑诀!

  叶敛一呆,宇文离已进了房,左手上抓了一支鸽子,右手抛了块烧给叶敛

  ,道:「你喂它吃,它会记得你。以後有事我们就可以联络你了。」

  天色暗下,叶敛已回房。

  「你今天话显得很多喔。」瑞思说道:「居然还提到诗仙剑诀。现在会用的

  人,只剩你的偶像不是吗?」

  白重没回话,迳自出房。

第六话 寻云访梦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