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话 寻云访梦 ̄之二

    在城陵矶过了一夜,与瑞思等三人告别後,叶敛行至码头,向众舵夫打听锺

  所说、位於湘江流域『聚云堂』的详细位置。

  但是,城陵矶这么一个重要的船运城市,操船为业的人十占二三,问了几百

  个舵夫,小舵夫问大舵夫、大舵夫再问回小舵夫,每一个都听说过云梦剑派、却

  没一个知道聚云堂究竟在哪!

  叶敛站在众舵夫中,忽然又觉得无力了。

  这些个舵夫,於洞庭周边自是极熟、湘江也是平均每人都去过二三十次的老

  地方,但从未有人见过聚云堂。

  听说在湘江流域,聚云堂竟是一个找不到的地方?

  云梦剑派顶著偌大名头,自有其开宗立派的处所,怎可能没人见过?

  可是,众舵夫的头摆得像百馀支铃鼓齐摇,著实又叫叶敛无从下手。

  叶敛无奈,只得离开码头,再想办法。

  若是真的万不得已,顶多就沿著湘江一路走,总会有消息……

  「到岳阳问问好了……」叶敛心想。

  一样在洞庭湖畔,但岳阳是比城陵矶要大上许多的城市。

  岳阳只在城陵矶南二十馀里,走个把时辰便能到了。

  叶敛沿著洞庭湖边南行,他讨厌水,但是云梦剑派的名头,却起源於古云梦

  大泽,可以肯定它的所在离洞庭湖不会太远。也只有在洞庭湖边,比较有机会打

  听到有用的消息。

  湖边有许多人在垂钓,几乎每隔百尺便有一名钓者。

  但离开城陵矶二里,有一段湖边没有人。那段湖岸是沙岸,沙滩平缓的延伸

  ,连叶敛也知道这种岸不适合垂钓,钓线所及之处最多钓到巴掌大的小鱼而已。

  一边走,一边望著湖景。

  湖天一色……好大的洞庭。

  气温还是冷的,湖面上雾的一片,把湖景也抽象化了。只能隐约见到湖

  面上三三两两的船支,有游船、也有打渔的渔船。

  说也奇怪,闻到风带来的水气,竟觉得并不那么讨厌了。

  看著开阔平和的景色,叶敛的心忽然也开阔了起来。

  「箫湘烟雨……」叶敛喃喃自语,面对放眼胧的洞庭,想到的竟是段钰

  手中的剑。

  宗飞妍称为『天下第一灵剑』的箫湘烟雨剑。

  「箫湘烟雨……好美的名字……有机会我想见见铸它的人……」叶敛心想著

   ̄是何方高人,能铸出这么美的剑、定下这么美的名?

  这把剑,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出生』的呢?

  「哎呀?」叶敛忽然叫出声,停下脚步。

  有样东西勾到了他的後襟。

  回头看去,却见一名六旬老人单手後举,手上钓竿连接著的钓线、钓线绑著

  的钓勾,就勾在自己的後襟上。

  老人起身,走向叶敛,解下了钓勾,一言不发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叶敛走上前去,道:「老丈,此处地形钓不到大鱼的。」

  老人将自己的钓勾在叶敛眼前甩动,道:「我并不放鱼,也不在乎有没有

  鱼。我只是想静静的等候罢了。」

  是岁月累积的生命智慧吗?这位老人狻能享受自己生命的乐趣。

  老人一甩手,将钓线抛出,钓勾在升起不久的东方旭日映照下,划出了一道

  怠光落入水中。

  「或许问老人家会有消息。」叶敛心想,便问道:「老丈,您知道云梦剑派

  的聚云堂在哪吗?」

  「你找聚云堂作什?」老人将钓竿插在沙地上,双眼直盯著湖面,反问。

  叶敛不假思索,随即回道:「我想拜师学艺!」

  这个答案是从他离开襄州开始就决定的。只要能先混入云梦剑派,用什么理

  由都无所谓。

  「你叫什么名字?」老人回头瞥了一眼叶敛腰间的无鞘剑,又问。

  叶敛道:「我叫昭佥。」

  这一个名字,也是想过的。

  将『昭』字的日与刀合写後,其形似『尹』,尹下有口,即是一字『君』。

  佥,是将『剑』的刃旁去掉。即亦『弃剑』。

  无论是用了近年的叶敛、或是昭佥,这两个假名都明明白白表示出来,他心

  中仍然只认定君聆诗所取的『君弃剑』才是自己唯一的名字。

  但是这两个假名取来,用的都不是太罕见的字,只要他本身没有太显眼的行

  动,自然没有人会想到他就是君弃剑、天赋异才君聆诗的义子。

  老人缓缓站起身,走到一旁滩上的小船边,用一支左手拖著船舷、一甩。

  就只是一甩!小船用离地最高时也不过尺馀的高度,射入原本相距三丈有馀

  的湖中!

  这一手,就足以证明这老人身手极佳了!

  「上船。」老人出声道。跟著,他身上关节也没什动作,身子已弹起二丈来

  高,直接落到小船上。

  叶敛心中已然计较 ̄说不定这老人,便是云梦剑派三老之一?

  在此等高手面前,叶敛也不敢造次,自显笨拙的涉入水中,攀上小船。

  叶敛上船後,人还没站稳,小船已向南一线疾驶。

  有多疾?此时距岳阳尚有十八里左右路程,但叶敛却觉得自己上船後还不到

  一刻钟的时间,偌大的岳阳城墙已经眼前一掠而过!

  原本看来广阔无际的洞庭,不知不觉已达其南岸。

  小船速度不减,直接窜入湘江。在逆流而上的过程中,却不再一线前进,而

  是顺著水流左拐右斜,船身也摇晃得让叶敛跌跌撞撞,几次差点栽进湘江中。

  而那老人,却是立著身子,不动如山。

  叶敛好不容易习惯了船身晃动,勉强坐好身,双手紧紧抓著左右船舷。但才

  一抬头想向老人问话,却见到一样长条形物体疾向自己射来!

  叶敛反射性的向右侧身,右手同时已抓紧无鞘剑柄,向下而上、顺势一挥!

  那物事给叶敛一击,由於是长条形,叶敛是打中了它的前头处,後部便向下

  回动,又击向叶敛。

  由於它已经失去的射来的力道,叶敛将左手一探,便将它的尾部抓住了。

  原来只是一支船桨。

  「不错。」老人一笑,船也停了。

  眼前是一片竹林,由於船行过速、又兼左摇右摆,叶敛知道这里仍是湘江水

  域,但是哪一段,却又丝毫不能肯定。

  老人跳上岸,回头道:「跟进来,别跟丢。」

  叶敛急忙下船,紧紧跟在老人身後进了竹林。

  老人走在竹林里,又是九弯十八拐,以叶敛的感觉来说,转这个弯似乎便要

  转回曾走过的路径,但每一株竹子的位置与他所记又完全不同。

  老人走著,说道:「我云梦剑派初以兵学立派,虽然近三百馀年来,世人只

  知归云晓梦剑法,但是对本派而言,兵法才是看门本领。这奇门遁甲之术,自是

  雕虫小技。」

  「难怪……我问了那么多当地人,竟没一人知道聚云堂的位置……」叶敛感

  叹道 ̄云梦剑派果然是有它的实力,鼎鼎大名、当之无愧啊!

  老人道:「错了。现在要去的是回梦堂。聚云堂在衡山。」

  叶敛颔首 ̄虚实反覆,变换莫测 ̄令世人对於聚云、回梦二堂的位置也给弄

  混了。

  「前辈应该是云梦剑派中的耆宿?」叶敛问道。

  老人道:「云梦剑派向来没有耆宿。吾乃屈兵专。」

  果然!

  屈兵专、景兵庆、与云梦剑派现任掌门楚兵玄,三人合称云梦三蛟!

  传说中,屈兵专最擅兵学与相人,现在的聚云堂主于仁在、回梦堂主元仁右

  即是他所提拔。

  楚兵玄武艺最精,由屈兵专所相中筋骨资质上等者,便由楚兵玄教授武艺。

  景兵庆相对学杂,虽说在武艺与兵学方面各及不上楚兵玄与屈兵专,但用另

  一个角度来看,却又是集二人优点於一身。

  云梦剑派,一切是谜,会有这些传说,一切都只是传说。

  都是猜的。

  叶敛自然是打探过这些传说,一听屈兵专自报名号,即佯喜道:「您是认同

  我的天份了?」

  屈兵专回头瞥了叶敛一眼,上下打量了一阵,回头又走,同时缓言首:「如

  果你够认真……有机会等仁在当上掌门後,接任聚云堂主。」说完,他伸腿踢了

  一下小路旁的竹子,再向右一拐。

  叶敛跟上一看,眼前已经是一处大殿。

  大殿上空,约只是三丈高处,的布著一片雾气。

  叶敛跟著屈兵专走进大殿,放眼望去,一落一落的石块、各色不同的石板、

  还有些地方,地面上的空气感觉上味道就不一样。

  云梦剑派,真应重新正名为『云梦兵派』。

  叶敛看得有点呆了,一迳前行,忽然左肩被人一拉,他一惊觉,顺势左跃。

  屈兵专道:「看好路走!这里是回梦堂的回梦大阵,凭藉著各方位不同的阵

  势,可令人入睡、或产生幻觉、或迷失途迳。你刚刚差点踩进阵眼。」

  叶敛疑道:「阵眼?那不是会破阵吗?」

  屈兵专道:「本派钻研兵学千年、摆下的阵势数有千万,岂有这等易破?这

  阵眼是各位同气所聚、精华一体,一旦踏进,别说破阵,是必死无疑!」

  叶敛转眼观察刚刚自己差点踏进大殿正中的『阵眼』,也不过就是个二尺见

  方的小台子,台子四角各立著一根高二丈的短石柱,铺地的石板刻划著太极图。

  一时之间,并不觉得这小小台子有多么可怖。

  叶敛才要转头,倏然间却见殿中无数阵法中的诡异气流各拮出一丝,汇入太

  极!

  而後自太极图的阴眼与阳眼将气流向上射出,与大殿上空的雾气汇为一体,

  聚而不散。

  这就是回梦堂上空会有雾气的起源吧……

  「走吧。」屈兵专出声道。

  此时,叶敛深深感觉到……

  如果一对一交手,或许普天之下没有人会是段钰的对手。

  但是,若是精锐尽出的多数人作战……以兵学立派的云梦剑派,才真正占了

  极大优势。

  这一趟,恐怕不只是要了解云梦剑派究竟是不是敌人,可能还要去知道更多

  更多。

  否则有朝一日,正式与云梦剑派碰头时,将会一败涂地!

  屈兵专带著叶敛,循大殿在各阵法中的短小路径前行,穿过一处堂门,到了

  空旷的中殿。

  说空旷,是布置上,整个中殿约有十来人,或练剑、或对奕、或试摆阵法。

  他们原是自行其事,屈兵专一走进去,各人纷纷起身,远远朝著屈兵专一揖後,

  又复各自行动。

  屈兵专招来一名练剑中的弟子,道:「叫仁右到内厅来。」

  那名弟子应了声是,朝著叶敛友善一笑。

  因为他是由屈兵专带进来的,即代表屈兵专相中此人的天资优异。如果要收

  徒,其实由其他仁字辈门人教授即可,屈兵专却指定回梦堂主元仁右来见,可见

  得此人极得屈兵专重视。

  由屈兵专重不重视一个人,几乎可以肯定此人日後成就如何。他现在肯定叶

  敛日後必是成就不菲,故显得十分和善。

  叶敛也颔首回礼,跟前屈兵专步不稍停,持续向内行去,叶敛也急急跟上。

  进入正厅,即名为『回梦堂』,屈兵专行到内进,走到内厅,便迳在主位坐

  下了。

  一般厅堂,主位向来有左右,这内厅正中的大位则只有一张椅。想来在回梦

  堂中,屈兵专的地位是独一无二。如此说来,则楚兵玄、景兵庆两人定不在此。

  屈兵专坐下以後,很快有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儒士也行进内厅。

  这人一身蓝色儒袍、头戴葛巾、颔下三绺文髯、面貌清朗、双目炯炯而精光

  内敛。

  他进厅以後,屈兵专便道:「仁右,这小夥子交给你,是你的关门弟子。」

  「知道了,师叔。」元仁右答应一声,朝叶敛道:「你的名字?」

  叶敛正在仔细的观查元仁右,压根儿只觉得他是个温文尔雅的读书人,真的

  是他打折了黄楼的右臂?

  忽听得元仁右问话,叶敛急急答道:「我叫昭佥。」

  元仁右道:「根据派谱,你这代的弟子名中需有『戎』字,既然你要拜入本

  派门下,今後需更名为『昭戎佥』。或者你想自行更名?」

  叶敛道:「不用不用,堂主说了就行。」一边想道:「掌门那代名中带『兵

  』、堂主这代是『仁』、我这边是『戎』……刀兵之中夹著温文气息,云梦剑派

  立名果然极合兵道。」

  「嗯,过来。」元仁右领著叶敛回到正厅上,正厅中央壁上挂著的一副画,

  道:「这是本派创派祖师吴子,只需拜祖师即可,无需拜师。本派素以兵学为主

  ,文无第一,青出於蓝的机会所在多有,徒弟胜过师父,也是本派的光荣。故不

  需过份计较师徒关系,只要保有礼节即可。」

  叶敛暗想道:「呼 ̄还好不用向他磕头,不然我就真的对黄楼伯伯不起了。

  拜拜吴起,他是先人,也没什么不可。」於是随即跪下,向吴起画像磕了三个响

  头。

  元仁右再将叶敛带回中殿,指著殿中数人,向叶敛道:「本派仁字辈门人目

  前仅馀八人,含我在内,四人在回梦堂中,他们是你的师叔辈。其馀大部份是你

  的师兄姐。平日就在此熟习自己想练的一切,无论是兵法、布阵、心法、剑术、

  身法,若有疑惑不解处,可自寻人问之,他们会指点你。」

  叶敛应了声是,元仁右便离去了。

  自由学习,成就高低关系到自己的努力多少……

  但是,是否会因为不想被对方胜过,故意隐瞒某处精要?

  忽然,听得金铁声响,叶敛望去,见到二人击剑。

  对……这就是天份最重要的部份……从实战里在对方的招式中看出关键点,

  再加上自己的学习能力,势必成为实力成长多寡的重大要素!

  成就一切看自己,云梦剑派,极为务实……

  也是在这样不断的自我要求中,才造就今日的云梦剑派……

  虽然纵观而言,人数不多。但是却很明白表示……

  兵在精,不在多!

第六话 寻云访梦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