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话 寻云访梦 ̄之三

    叶敛还不急著向『同门』打招呼,先行走向大殿。

  大殿上是回梦堂历经千年不断精进、更新、研究出来的阵式,截至目前为止

  ,叶敛所认知到云梦剑派最坚强的实力也来自於阵。比起探查云梦剑派是否有与

  外族勾结,先搞清楚他们所布下的阵式有何玄妙,或许是更重要的事。

  另一方面,也是叶敛本身的好奇。

  由於让屈兵专带进中殿时,只是顺著阵中的迂回小路前行,除了中央太极图

  以外,其他的阵形,却没仔细看过。

  叶敛走到大殿外围,顺著小路缓缓行进。

  小路是很显明的安全地带,可能是因为整个大殿上的偌多阵式,都是由不同

  的人、不同时间排出来的,可能连云梦剑派最精通兵势的屈兵专,也不能保证百

  分之百了解它们所有特性。回梦堂外围已经有竹林迷阵保护,外人很难进入,堂

  内此处诸阵列下,『练习』的意味是更高些,为了避免门人误入阵中而受困,这

  条小路便是相当重要了。

  叶敛一步步走进阵势深处,不断环顾观查,发觉小路在离阵眼三丈的距离,

  围成了一个径长六丈的圆。若以小路内外为基准区分为内阵外阵,即可看出内阵

  中各阵的位置,共有八个主点;向内侧拉一点,是东南西北各立一阵;再内侧一

  点,是左右两个半圆、高度约与门槛相当的小围;最中间,自然就是地板上刻划

  著太极的小台。

  再看仔细一点……

  太极……?

  如果此阵势不是由外而内,却是由内而外延伸出去的话……

  嗯……

  叶敛几乎已经肯定此阵的布法了,此时忽然身後有人说道:「太极生两丁、

  两丁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叶敛猛然回头,眼前是屈兵专要他去联络元仁右时,他给予叶敛友善笑容的

  『同门』。

  虽然是有印象,但仍然不算认识,叶敛便直觉性的问道:「你是?」

  「我叫布戎武。」那人笑笑回道。

  叶敛这时也觉得自己问话太没礼貌,於是改变口气,道:「後进是昭戎佥。

  师兄能否将这阵势再仔细教导一下?」

  布戎武道:「你不是已经看出来了?」

  叶敛心里一惊,才发觉到 ̄不只是因为观查阵势看得出神,使得布戎武走到

  他身後,他仍毫无所觉。同时,也因为看出了整体阵势走向,脚下不自觉的转向

  ,或许已经是习惯性的破阵方向。

  布戎武见了叶敛表情讶异,虽然知道他已晓得如何破阵,仍微笑道:「就我

  刚刚所说的,这是以太极为本、向外延伸出去。最外头的八卦,分别吸取天地精

  华,流於四象阵中揉合後,向内经两丁阵粹出精中之萃,才汇合到阵眼太极。由

  太极向外放射。但由於外圈有历年来本派前代高人布下阵势,造成气流只能向上

  流,无法外窜,终又为八卦吸取,如此终而复始。而外圈之阵是『锁内不封外』

  ,外界气流仍有可能流入,再由八卦、四象、两丁重复粹取,渐次的聚集了本堂

  周边至少百里的精华。此处邻近湘江,故尤以水灵之气最盛。由於入夜後气流转

  换减缓,会有更多机会在气流汇合至太极时吸取到体内,在这里打坐一晚,对於

  内功的助益,胜於尘世静心吐纳一月。」

  叶敛恍然大悟,道:「云梦剑派的心法名为『游梦功』,所指即是梦中修习

  ,进境仍比醒时要高了!?」

  「没错。不过此阵精华粹取不易,数百年来才有如此规模。」布戎武仰首上

  望,表示他们头顶的雾气,即是所谓的『天地精华』,由於数百年不断周始,精

  华聚汇,才会形成看得见的雾状气体。布戎武一顿後,又道:「它算是种消耗品

  ,需得堂主同意,才能入阵中过夜。但每一夜最多一人、每一人在一月中最多也

  只能进入一次。即使是屈师祖,也必须遵守。」

  叶敛抬头一看,才发现半天已然昏暗。

  「原来黄昏了……」叶敛喃喃道 ̄不知在阵中究竟花了多少时间?

  布戎武道:「我是来招呼你吃饭的。走吧。」

  用过膳後,布戎武领著叶敛沐浴、换上了门生应著的宽袖右襟儒袍,再带他

  到大寝室去准备就寝。

  叶敛刚踏进寝室大门,便感到空气与外头不甚相同,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布戎武见了,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叶敛道:「寝室里的空气……比外头乾很多。」说完,便在室中逡巡了一阵

  ,果然又在墙角发现一处石堆。

  回梦堂只在湘江侧,水气相当重,寝室里却相对显得乾燥。这是让叶敛觉得

  空气有所不同的主因。

  布戎武道:「那是布来吸收水气用的,免得寝具发霉、也可以避免风湿。」

  云梦剑派,无处不留阵……

  第一天,过去了。

  接下来,除了每天早上朗读孙子的时间以外,几乎无时无刻,都是由布戎武

  与叶敛作各种练习 ̄包括观查天候与地形、基本相学、行军布阵等等。这些都是

  为将者所应该具备的能力。

  布戎武现年二十岁,但投入云梦剑派已足足十年,学艺虽不甚精,也算略有

  小成,以师兄的身份领叶敛学习入门基础,倒也教得称职。

  甚至连云梦剑派著称於世的剑法与身法:归云晓梦剑法、凌云步,布戎武亦

  是教得有声有色。

  叶敛也有一种感觉:没有其他的戎字辈、甚至仁字辈同门来作指点,绝不会

  是因为自私心理作祟,是布戎武教得的确不错!

  叶敛得屈兵专赏识,已是众所周知 ̄他是戎字辈弟子中,第一个让屈兵专点

  名由回梦堂主元仁右收入派中的门人。叶敛也在入门第十七天的晚上,就获得元

  仁右同意,入大殿围阵中过夜……

  当天晚上,叶敛要离开寝室时,所有师兄们都羡慕的望著他 ̄因为『十七天

  』这个时间,在云梦剑派历代门人中,排行第四!

  上一个比叶敛早的人,早在百馀年前便已化为骨灰了。

  叶敛也没有让屈兵专善识人的招牌砸掉 ̄不仅各项兵学、阵势一点即通,与

  同门、即使是仁字辈的师叔下象棋、围棋也赢多输少,甚至自从在大殿的『汇气

  阵』中过了一夜之後,再与布戎武练剑,叶敛已经开始留力了……

  叶敛非常非常谨慎,连一个晃儿也不敢有一点九华剑法的影儿 ̄世人皆知,

  当今天下真正能使诗仙剑诀之人,由於李白已经辞世,仅剩一个君聆诗。如果还

  有,则『君弃剑』是第一人选。

  所以,叶敛用的还是归云晓梦剑法。

  这一切,自然看在屈兵专与元仁右眼里。

  很快的,叶敛来到云梦剑派的日子,过了一个月。

  馀响入钟!

  归云晓梦杀著之一,布戎武使上手了!

  虽然这一个月来总是以叶敛落败作些,但布戎武自己心里也清楚,从叶敛出

  汇气阵以後,其实叶敛还有留手!

  叶敛又一次故意扑入布戎武的剑围里、又一次自己露出破绽。

  这不是第一遭了,接下来,不论布戎武以什么方式反击,叶敛就会自己慢慢

  显露败象。

  通常在扑进去以後,二十招以内,布戎武就可将叶敛迫败。但是由於只是练

  习,布戎武所用的招式往往也较和缓。

  甚至,布戎武觉得还留有让叶敛回手的空间。

  但叶敛总是不回手,宁可一点一点的退到无可再退……

  布戎武知道叶敛是故意的,他绝不是无法反击、是不予反击!

  今番布戎武决定一试,直接一招将叶敛……或许应该说,一招将昭戎佥逼到

  死地,就不信他不回手!

  甚至,十三年前在锦官城外、灵山顶上,当年云南王稀罗△手下第一把交椅

  雷乌,还曾用过这招挡下赵瑜与黑桐使出的镇锦屏八招之七 ̄剑馈峥嵘!

  镇锦屏素以刚烈威猛冠世,八招五十三式全是实招,纯以其劲道、速度达成

  破坏条件,更与黄楼的捻丝棍、中原第一剑式『苍天有泪』以破坏力并列中原三

  大绝技!

  以虚实反覆为要义的归云晓梦剑法,一招『馀响入钟』,却可当得『剑馈峥

  嵘』,便已说明其剑力一旦释出、必无虚发!

  叶敛也吓著了!馀响入钟的剑势 ̄一剑横胸、转斜前抖,不论要挽剑回守、

  或者出剑直刺,实是面面俱到!

  叶敛急忙收势後退,但退了一步、两步、三步,几乎已退到失去重心,却仍

  然感觉到布戎武的剑尖与自己的距离并无丝毫拉开、其剑势也无丝毫减弱!

  轻柔绵亘、灵澈波动 ̄这八字是归云晓梦剑法最高宗旨,以无始无终的剑势

  将攻击力化为虚无,令对方无可著力,只要一有破绽,便可出招索命!

  无论对手怎么退,归云晓梦剑法一样可将攻击点拉长,持续追击,直到击中

  为止!

  布戎武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手,但十年苦练,亦有小成,这一招使出来,叶敛

  即使预有准备,也未必真能接下,更何况他前一步才自露破绽?

  继续退、还在退,碰地一声,叶敛的背已撞壁了,布戎武居然还是不松手,

  其势非练剑,直是生死相搏!

  只是这一招、只是退步,只是这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已经把回梦堂中殿所

  有人的眼光集中!

  直到叶敛撞墙,几乎人人也都觉得布戎武应该要收招了。

  但是没有!叶敛原本与剑尖三尺的距离、减为两尺、减为尺半,布戎武仍无

  丝毫收力!

  来真的?叶敛也不知道,他偶尔能感应到杀气,但是现在不觉得布戎武有杀

  气。

  问题是,布戎武这一招馀响入钟,即使没有杀气,直接杀上来,是足以要了

  叶敛小命的!

  无论如何,必须还击!

  求生本能,上划一剑!

  这一剑上划,不偏不倚击在布戎武持剑的右腕,布戎武竟是连反应也来不及

  ,右手吃痛松开,但长剑仍有进力,自朝叶敛颈间飞去。

  剑在布戎武手上时便有抖势,叶敛也知道,虽则中点在颈间,其实上至印堂

  、下至膻中、左右及於二肩,皆在剑势之内!

  叶敛反应也是恁快,布戎武才刚松手,左臂贯力,便在胸前一扫!

  平素以臂隔剑,至少也是断了半臂,但幸得布戎武已然松手,馀响入钟来势

  虽猛,却无後劲,这一隔之下,长剑也给叶敛弹开。

  但叶敛的左臂却也少不得开了条大口子,当场血流如注。

  中殿上十馀人见叶敛至少保住小命,都松了口气。

  练习受伤,那是常见;但若出人命,就不太必要。

  元仁右也在此时出现,他一现身就已站在叶敛身旁,伸指点了叶敛左肩的肩

  贞穴,道:「湖海浩瀚第一式,使得不错。但是没有必要这么退让,被逼到退无

  可退才肯还手吧?等等到大厅来,屈师叔有事吩咐。」跟著转向布戎武道:「戎

  武,先带他去包扎。」说完,便一迳行进大厅。

  「有意试我?难道……被看出来了?」听了元仁右的言词,叶敛心里生出了

  警觉。但是元仁右却又要布戎武帮他包扎伤口,却又似乎没有敌意,甚至是很正

  常照顾徒弟的行为。

  在元仁右身上必是看不出其意图的,叶敛将眼光转到布戎武身上。

  却见布戎武赧笑道:「不好意思,其实是屈师祖要我试你,所以我才出了全

  力。还好没受太重伤。」

  「没关系……」叶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又扯到屈兵专身上?

  其实,叶敛心中是松了好大好大一口气 ̄还好归云晓梦剑法的『湖海浩瀚』

  起手式,正巧与叶敛所出剑势相彷之极,连元仁右也辨别不出。

  叶敛却十分清楚,对於自己来说,归云晓梦剑法再怎么精熟,却也及不上九

  华剑法.诗仙剑诀来得顺手,刚刚那一剑,压根儿便不是什么湖海浩瀚……

  应该是『抽刀断水水更流』!

  叶敛包扎完毕,行至大厅,见到屈兵专与元仁右分坐左右主位,另有两名陌

  生人坐在左侧客位上。

  那两人,一男一女,看上去都还不到二十岁年纪。男的衣著宽松,双袖宽得

  可以过胸、裤脚也宽得足以穿腰,双脚穿著草鞋白袜。

  女人的衣饰相对紧绷,深蓝色的连身长衣裹著玲珑有致的身裁。

  「不是汉人!」叶敛见了这两人,心中不禁打突。

  来此一遭,原本就是想探清楚云梦剑派是否真与倭族有所勾结,如今看来,

  只怕不虚。

  以叶敛的天份,这一个月来对於云梦剑派之高深,已得窥其六七。他没有真

  正见识过屈兵专的本事,但是,却也不难想像。

  如果真正与云梦剑派对敌,只怕丐帮、甚至整个北武林盟都是大大不妙。

  要是真的再加上倭族,那自然更是凶多吉少。

  此时,叶敛心里已经有了四分惧意。但他很清楚,一点点都不能表示出来,

  否则小命马上不保。

  所以他观查完两名来客的形貌後,仍强自镇定,作无事状。

  屈兵专招招手,道:「戎佥,过来。」

  叶敛依言行至屈兵专身边,屈兵专向两名来客道:「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

  两位是倭族方面派来,协同我派执行情报探测与暗杀行动的同伴。」

  那男人朝叶敛『用力』的『小点头』,似是倭族的行礼方式,意近於颔首,

  道:「我是神宫寺流风,这位是堀雪。」

  叶敛也颔首回礼,道:「在下是云梦剑派弟子昭戎佥。」

  屈兵专道:「据我了解,你们的另两位同伴已经确实掌握了君弃剑的行踪,

  并且随时监视著,是不是?」

  流风道:「栗原前阵子传来消息……君弃剑一个月前忽然不见了,可能是躲

  起来了。不过没关系,只要他出现,栗原姐弟绝不会像北川一样失手,其实不需

  要再加上我与雪、更不用馈下再派弟子协同。」

  屈兵专道:「其实我倒不担心君弃剑……我希望两位能找出君聆诗!」

  流风也点点头,道:「师尊也认为查出君聆诗的下落较为重要。果然是英雄

  所见略同。」

  叶敛早已听得快压不住自己的神情再不起变化了,此时却又听屈兵专道:「

  我怕两位於中原地理不熟,所以才找了一位弟子与两位一起行动。」

  那名『弟子』,不是自己、又会是谁?

  叶敛听到这儿,张口哑然、无言以对。

  布戎武说,是屈兵专要他搏搏叶敛的真功夫,必是要看其结果,决定是否要

  让叶敛随同这两个倭族人一起行动。

  而且,行动目标,居然还是找出君聆诗……

  这却叫叶敛如何是好?

第六话 寻云访梦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