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话 江南大会 ̄之二

    上了中央大船,走到船厅里,只见共有四十馀人,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坐在

  椅上、有的在厅里来回踱步、有的比手划脚、有的大叫大嚷、有人抠耳挖鼻、也

  有几个看起来文质彬彬、几个女人,真是什么型态都有了。

  叶敛怕流风和雪又擅自出声,一入厅里,便将二人拉到角落,道:「我们

  先听听就好。算我拜托你们了 ̄我可不想等等被丢到长江里!」

  雪道:「丢到水里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丢到火里。」

  「嘘!小声点。」叶敛看看那群大汉,仍然扬声讨论著自己的问题,浑没在

  意刚刚雪出声,才道:「说真的……我讨厌水。说正确一点,是讨厌整个人浸

  在水里。」

  雪道:「喔 ̄就是不喜欢泅水嘛!没关系啦,我和流风都会泅水,如果你

  被丢下水,我们会去救你上岸的。」

  「不要啊!」叶敛告饶道:「您就高抬贵手,只是暂时安静会儿,也不是多

  难为的事……」

  流风也道:「先听听看。他们接受与会的是云梦剑派门人,不是我们。」

  「好啦!听听……」雪终於勉强同意。

  「今次找大夥儿开会,因为有人和我点出难处……咱们江南二十二水上帮会

  里,有六帮属於彭蠡水系,彭蠡湖周边是鄱阳剑派的势力。大家都知道,鄱阳剑

  派一向与云梦剑派不合,如果云梦剑派要出面作一统,鄱阳势必反对。但是我们

  又知道鄱阳一向不是云梦的对手……」

  「也就是说,我们六帮基於地缘,不想和鄱阳闹翻,便不可能支持云梦;但

  若不支持云梦,鄱阳又罩不住我们 ̄咱六帮这下子可里外不是人哪!」

  「就是!二十二水帮一向同进退、共甘苦,这下子要怎生处理,当然要找各

  位再来讨论看看!」

  「云梦剑派攻击丐帮已经是前年的事了,前年也研究过,如果云梦剑派真的

  有意接下当初林家堡的位置,不就各自决定要不要服从吗?」

  「照本小姐的看法……不如二十二水帮组成联盟,淮水以南有八成水路运输

  是操在咱们手中,如果连成一气,谁也惹不起啊!」

  「说实在的,现在淮水以南,也就属云梦剑派声名最盛。老子也想不明白,

  鄱阳那夥子,干嘛一直和云梦剑派过不去?扰得老子也难作人!」

  「这倒是个方法!不想难作人,不如自己当老大?」

  「当你个狗屁老大!要是南边九派……不对,少了林家堡,只剩八派!要是

  南边八派抓狂发难,咱们打得过吗咱们?!」

  「说得是啊!找死也不是这般找法吧?」

  「不自己当老大,难道乖乖任人宰割?谁敢保证下一任盟主会像林家堡一样

  将我们的生意保护得好啊?」

  「唉 ̄林家堡垮了这十几年,咱们没了头头、没了制度,有时官方也把咱们

  真的当了贼儿,打了上来,也没人去调停,真是件麻烦事。」

  「照我说啊 ̄不如我们联合推举个人来当南方的老大?」

  「现在哪有这种人能服众的?」

  「……」

  乱七八糟 ̄

  叶敛、流风、雪三人面面相觑。

  「你们听到什么?」雪低声问道。

  「什么也没有。」流风回答。

  「根本听不懂。」叶敛也说。

  一群在水上混饭吃的大老粗开会 ̄喔 ̄不,根本是吵架!哪会有什么共识出

  来?根本就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讲到来牛头不对马嘴,天知道他们讨论了什么

  鸟蛋结论?

  他们忽然有种感觉 ̄当初的林家堡堡主还真是辛苦啊!三不五时得和这些大

  老粗打交道,还得满足他们照顾他们 ̄这盟主真的不好当呢!

  「毛老三!刚不是说有云梦剑派的人来吗?在哪啊?」忽然有人朝著舱门大

  叫。

  这句话一出,舱里顿时鸦雀无声。

  一旁三人又暗暗好笑 ̄他们都进来这么久了,便是蹲茅房也只怕也把茅房给

  蹲到满了,现在才问?

  半晌後,便有人道:「王寨主!怎么有云梦剑派门人来了,你也没知会一声

  ?要是给他听到咱们说话,回去告诉他们当家的,咱们岂不玩蛋?」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真的联合起来,再拉拢唐门、青城、鄱阳,老胡涂的

  楚兵玄又算哪根葱!」

  这句话很快得到附和。

  如果云梦剑派真的想对他们有所不利,他们的自尊心也容不得践踏。

  毕竟,『好胜』是这些老粗们雷同的一点。

  「不急,先看看他们到底来了没有。」王寨主又朝舱外大叫道:「毛老三!

  到底上来了没?」

  「早就上去了不是?你没看到人吗?很年轻啊,三个娃娃,两男一女!」舱

  外传进了一点喊话声。

  舱里众人闻说,马上四处查看。

  很快了,数十对眼睛都盯到了原本静立在角落的三人身上。

  「哎呀……不妙……」雪压低声音,将头躲到流风背後,道:「昭戎佥,

  交给你了。会不会被丢到水里,你自己处理啦!」

  「我苦……」叶敛暗叹一声,只得向前几步,拱手作了一礼,道:「各位头

  领大家好。」

  王寨主也走上前来,代表发话道:「你就是元堂主的徒弟?」

  「不是。」叶敛回答。

  王寨主探头向流风、雪问道:「你们是吗?」

  流风道:「也不是。」

  王寨主道:「那么……毛老三又说你们是云梦剑派门人?」

  叶敛道:「那是胡诌的,我们只是想掰个名目,上来看看。」

  「那你们快滚!老子够烦了,别来吵了!」王寨主吼了声,回头向一众人等

  道:「继续吧,说到哪了?」

  「王寨主,等等!」叶敛忙叫道:「你们这样讨论不是办法!我有更好的主

  意,各位寨主、帮主、头领、老大,有没有兴趣知道?」

  他这一喊,一群人都拿眼瞪著他。

  当然是任谁也不觉得这么一个毛没长齐的小鬼会有什么好办法?顶多是鸟办

  法罢了。

  叶敛没等他们开骂,即道:「你们也不过就是想找个头头,一个能服众的头

  头,对不对?」

  「你听我们讲话,听了那么久,当然知道这一点!」有人这么说,很快就有

  人附和道:「这是我们二十二水帮的家事,用不著你管!」

  「老宋,把他们撵出去!」王寨主大叫道。

  叶敛回头向流风使了个眼色,流风很快移步把老宋先挡下来,雪看流风有

  动作,忽道:「压肩扣臂,扫下盘!」

  叶敛一看,只见流风左手很快搭上老宋右肩,老宋顺势将右肩一抖,挣脱了

  流风左手。但同时流风的右手又抓住了老宋的左小臂。

  「好顺畅的动作……」叶敛暗想,又见老宋右手也搭上了流风手腕。

  这时,老宋的身体力道几乎已集中在上半身了,流风却猛然低身,简简单单

  一个扫堂腿,便将老宋撂倒在地。

  在水上讨饭吃的人,下盘一向较稳,但流风的动作却能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再攻其不备。

  再者 ̄雪简单一句话,便指引了流风该怎么出手最快,真的很不简单!

  见流风已将老宋压在地上,叶敛暗瞥了雪一眼,雪还是面带微笑,似乎

  她适才什么也没作。叶敛才回头道:「我不是管二十二帮的家事,是管南武林盟

  的事!你们想要的头头,我有人选,就听听何妨?愿不愿支持他,那就是你们的

  事了!」

  「静!」王寨主扬手喊道:「静一静!听听!」他看流风动作如此俐落,马

  上生出了戒心。

  敢闯上船来,没几两身手,又怎么敢?

  叶敛有了发言权,便温然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三十五年前,曾有一名

  中年人支手闯入云梦剑派,连败回梦、聚云二堂十馀名高手?如果能有这人出面

  ,云梦剑派又怎能不惧?」

  王寨主闻言,回头望去,却见一干老大、头领、寨主、帮主全都你看我、我

  看你,面面相觑。

  就连流风、雪都相顾讶然。

  云梦剑派的实力之强,无人敢有任何质疑,怎会被『一个人』打败?

  有这回事吗?

  王寨主见了这等情况,向叶敛道:「真的有这种事?怎么我们二十二帮没人

  听说过?」

  叶敛道:「其实他觉得此事根本不值一提,也没张扬,云梦剑派当然也不可

  能开诚布公的公诸於世。只是知道的人不多,但确有其事。其实此人最著称於世

  的,并非尽败云梦剑派上下……」

  王寨主道:「他还作了什么?说来听听。」听他口气,著实也还不很确信叶

  敛所言。

  叶敛却悠然吟道:「我本楚狂人……」

  「狂歌笑孔丘!」有人惊喊出声。

  就算这一堆莽汉都是粗人,但这诗句实在太过有名,听过的人实不在少数。

  叶敛微微一笑,道:「没错,他最有名的就是为人誉为『天上谪仙人』!」

  「李白?!」舱中耸动了。

  大唐诗仙.青莲居士李太白。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更何况,李白的传闻本就是『好击剑任侠』,人人也都晓得他的确会剑术。

  但,他真的支身击败过云梦剑派?

  没人再问,『大唐诗仙』这个名头实在太大,冠到他身上,没人有疑问。

  「可是李白……不是早就登仙了吗?」王寨主问道。

  叶敛笑道:「李白的确是死了。但他有一名嫡传弟子!」

  王寨主再次回头望去,再次见到众人面面相觑。

  这名弟子是谁,可就没人知道了。

  王寨主道:「又是什么人?」

  叶敛道:「很难联想吗?李白的剑术,名为『诗仙剑诀』……」

  「北武林盟主皇甫望曾说过,『诗仙剑诀』才是天下第一剑……」王寨主跟

  著道:「天下间能使它的人,只剩下……剩下……」他似乎一时想不起来,後面

  马上有人接道:「只剩下『天赋异才』君聆诗!」

  「对!君聆诗!」王寨主猛然醒悟,道:「你说能让我们当靠山的人……就

  是君聆诗?」

  船舱中一阵讨论声,几十人圈在一起,讨论著君聆诗是不是够格当他们的『

  靠山』。

  叶敛带著微笑,静立一旁,乐观其成。

  因为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雪走上前来,低声道:「你是想要这样套出君聆诗的下落?」

  「对,如果要找他当靠山,势必要先联络上他。凭二十二帮水路联络,找到

  他的机会自然就大了。」叶敛说完,王寨主也已上前,道:「我们同意你的看法

  。但有个问题……君聆诗真的还能像李白一样,打得过云梦剑派吗?」

  叶敛道:「没试过,怎知道?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普天之下,应该也只

  有他能与云梦剑派抗衡。但最重要的,应该是先找到他吧?」

  王寨主道:「是没错……但是咱二十二帮都没听说过君聆诗的下落……」

  听了这句,叶敛虽略感失望,却也是意料中事,便道:「也不急於一时。以

  二十二帮水路之阔,想特意找到一个人的下落,并不是什么难事。」

  王寨主道:「的确不难……另外,我们还有一个想法。过段日子以後,我们

  想尽邀江南九派四十三帮,推派代表,进行比武大会。不管支持谁,那个人都应

  该要有一定的实力,总不可能只出一张嘴便了事。」

  「嗯……公开比试,就连鄱阳剑派都要参加,如果他们压根儿便打不过云梦

  剑派,那么便没道理再阻止彭蠡六帮支持云梦剑派了。这是个方法。」叶敛表态

  赞同,又问:「过段日子,是什么时候?」

  「明年三月二十三。如果那时还没能找到君聆诗,就改到九月二十三,不会

  再延。地点暂定为鄂州,至於方式……我们会再联络武林同道商讨。」

  明年……

  不管用什么方式,可以肯定的是 ̄这会是一个盛会,能在此胜出的话,必定

  声名大噪。若是云梦剑派得胜,只怕统一南武林就只需要振臂一呼;若是其馀小

  帮小派,声望也将扶摇直上,或许能达到与云梦剑派比肩的程度。

  毕竟武林之中,卧虎藏龙。云梦剑派固然是极有实力,却也未必就真能轻骑

  胜出。

  尤其是 ̄如果君聆诗出面的话……

  君聆诗会不会现身,势必对於此盛会影响极钜!

  「你怎么不说你是云梦剑派门人?」

  搭上小船、离开二十二水帮聚会的船阵後,流风如此问道。

  「当然不能说!」叶敛吐了口大气,向甲板上的王寨主挥手告别,道:「当

  然不能说……那时他们都怕自己说的话让云梦剑派知道,如果我一承认自己是云

  梦剑派门人,那接下来什么也不用说,我们不只会被轰出去,只怕连船都下不了

  。」

  流风点头道:「嗯,也对。那你处理得不错。」

  叶敛一笑,心里想到钱莹。

  钱莹一直强调自己太嫩、不懂应对,今天的状况与处理方式,不知以钱莹的

  眼光来看,是否会觉得满意?

  如果『没钱就扁』收到这一个大会的消息,会不会参与?好久没看到他们了

  ,倒有点怀念呢。

  虽然认识他们的人几乎只是在锦官城才有,但是叶敛觉得,如果他们肯的话

  ,一定有能力扬名立万的!

  「刚刚他们在讨论时,我有听到……」雪忽然出声:「他们想要让每个帮

  派指定几名参加者,方式可能会用混战,最後的残留者就是胜利者。流风,我们

  应该参加吗……」

  听了雪的话,流风也开始沈思。

  「捎信回去问问师父吧……」半晌之後,流风说道。

  叶敛不禁微微皱眉。

  叶敛觉得自己并不会挂名在云梦剑派超过一年。这些倭族人,个个都不是好

  惹的角色……如果他们也参加,势必又是另一股阻力。

  至於自己……要参加的话,定然不能用丐帮的名头。

  要是真的找不到君聆诗压阵,可能得找一个值得投靠的势力。

  甚至是……自立门墙!

第七话 江南大会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