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话 南宫府邸 ̄之二

    流风右手撑刀、左半身由雪扶著,颤巍巍的站起身。

  这一拳,打得结结实实,只怕流风已经轻微脑震荡。

  叶敛只见到他颔骨不断抖动著,接著喉头一缩,似是将什么东西咽了下肚。

  打落牙齿和血吞!

  「是条硬汉子!」中年人心里也不禁暗赞。

  但叶敛只觉得奇怪,流风并非不识大体之人,他也应该很清楚自己决非这中

  年人的对手,态度怎会如此强硬、死不放弃?

  光就流风刀尖被铗住、而他不肯放手的情况来看,叶敛直觉判断:流风不是

  不服输,但他不想输给『外族』!

  外族?叶敛忽然生出了戒心。

  流风性格如此,是不是他的师父所教的呢?若然,他的师父又怎可能诚心与

  云梦剑派合作?这其中,必然有算计,不只是算计君聆诗、可能连云梦剑派都在

  算计之中!

  云梦剑派乃是当今江湖草莽中公认实力最坚强的门派,当然也最具盟主相,

  如此一来,岂不连整个中原武林,都在这些倭族人的算计内了?

  「前辈,我改变主意了。」叶敛朝中年人道:「可否麻烦你,替我安上二十

  把剑的剑柄,让我带出南宫府?」

  中年人听闻此言,盯著叶敛看了好一阵子,一笑。

  他走到武圣殿墙角边,提起个竹篓子,抬到剑炉旁,道:「天色不早了,你

  自己选个楼院过一夜罢。向南是落叶庭、西是霁月楼、东是群玉山、北是寒雨楼

  ,自己选。别走得太远,免得回不来。」

  叶敛闻言,向四方看了一阵,选择朝北走去。

  中年人也坐回凳子上,打开竹篓,从篓子里摸出了个剑柄,再铗起一条钢条

  放进炉火里烧。

  流风这时才站稳身子,归刀入鞘。

  中年人听到刀入鞘声,冷冷的斜眼瞥了他们一眼,道:「一样,自己选。」

  说完,视线便移回剑炉中。

  技不如人,又有何奈?

  雪搀著流风,向南走去。

  叶敛一路向北,走到了寒雨楼前。

  寒雨楼,虽名为楼,其实只是间平房。但它在南宫府十二楼之中,是占地最

  大的一间。

  叶敛推开寒雨楼的大门,眼前即耸立著一道隔墙,将寒雨楼分为左右两部。

  他没想太多,便选择向右走。

  转右之後,右手边又分出一条叉路,叶敛首次进入寒雨楼,自然不知其内部

  构造,但决定一次走到底,便又向右首的叉路行去。

  叉路尽头是个没门的房间。外头天色已暗,房内只幽幽闪著几许异样的冷光

  ,各样摆饰闪一阵、隐一阵,也使叶敛觉得心头起毛,便赶忙剔亮了油灯。

  灯一燃起,整个房间瞬时明亮了。

  亮得很夸张,亮得大大超出了一盏油灯应该照明的范围,甚至一路亮到了走

  廊尽头!

  叶敛定睛细看,才发现寒雨楼的墙上均匀的覆盖著一层薄冰。

  这层薄冰能够反射光线,无火时会有怠光、有火时则使萤火之光能明斗室!

  以手触墙,薄冰马上融了一小块。但收手之後,又马上结冻了。

  奇怪的是,寒雨楼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制造冷气的来源,且室内气温也与现今

  室外、初春的夜晚相去无几,墙壁又怎能自行凝冰?

  自从进入南宫府邸之後,叶敛不懂的,太多太多了 ̄

  环视周遭,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零落的丢著几本书的柜子。是间

  书房,非常简单、但不会令人觉得简陋,且一尘不染,十分洁净的书房。

  叶敛走近书桌,案上文房四宝齐备,一张白纸压在砚下,随著窗口吹进的春

  风微微颤动著。

  纸上有字,叶敛移开砚台,上头龙飞△舞写著六行字:『

  四方夷寇侵中土

  二起内贼乱江南

  王者之才已命殒

  诸葛传人去复来

  惟诗足匡世去剑以自持

  乾元二年南宫寒卜李太白述』

  李白……?乾元二年……十四年前?

  砚中已无墨、笔尖也乾枯了,纸上字迹淡去不少,的确是十馀年前模样。

  十四年前南诏王国内乱,但对於中土,在天宝战争後并没有明显的侵略行动

  ,不能说是『侵中土』。而安禄山、史思明这二起『内贼』也没有大乱江南,顶

  多让华北民不聊生。

  等!这不是说乾元二年,如果是的话,那南宫寒又何必要『卜』?

  王者之才 ̄二爹说过,人才的等级分三种:其一为才能出众之人杰、其二为

  匡世济道之英雄、其三为傲视寰宇之王者!

  二十年来,足称『王者』之人,在君聆诗眼中、世人评判下,唯有云南王稀

  罗△!

  他是乾元二年战死於灵山顶上,这种事也不必南宫寒去卜。

  诗,指的必是君聆诗;去剑……这是个动词,还是说我君弃剑?

  至於诸葛传人……乾爹诸葛静被喻为诸葛氏五百年来第一才人,他的确已经

  『去』了。已死之人,如何『复来』?

  这是什么?南宫寒到底在卜什么、李白又在述什么?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

  窗外吹进一阵风,将那张卜言吹起,叶敛才注意到下头第二张纸上还有字。

  『斗尺寒雨送冬迎春』

  字迹相同与第一张纸相同,应该一样是李白所书。

  这又是什么意思?

  程度差太多了,除非是乾爹、二爹来解文才能懂吧!

  再下面的纸张已没有留言。叶敛搜索房中,也没有再发现任何线索。

  他将两张纸收起,再把砚台移回原位,提起油灯向外走。

  或许寒雨楼的其它房间还有留下什么。

  走过右侧卧房、後进,再绕回中央隔墙处,叶敛沿著墙一路向右转、也一路

  搜索,什么也都没见著了。

  转向左,进入了左半部的卧房,叶敛才发现此处摆设正好与右半部的卧房成

  反向。看来寒雨楼以隔墙为准,房间设置是左右对称的。

  也就是说,应该还有一间书房。

  叶敛很快走回隔墙处,向左拐,提著油灯一照,藉著墙上薄冰的光线反射,

  已经能看见走廊尽头的房间。

  果然也是书房。叶敛走了进去,案上有一提锦袋。

  叶敛放下油灯,拿起锦袋,袋下又压了张纸,写道:『依南宫前辈所言,遗

  三封锦囊於此。囊中各有短箴一纸,能解无解。弃剑遭困,可解而观之。但切记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这字迹,叶敛非常熟悉。

  是君聆诗!

  看字迹的新旧,顶多不过几个月。

  二爹来过南宫府了!而且他知道我会到寒雨楼来……

  但,他竟也是『依南宫前辈所言』!

  南宫寒死多久了?他还能算到?

  OOXX的南宫寒……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算了,反正眼下的南宫寒早已作古了,叶敛现在最关心的事,莫过於诸葛静

  独女、诸葛涵的下落。

  他很快的摸出一封锦囊,打开、伸手入内。

  但摸到纸笺的时候,他的动作顿住了、呼吸急促了。

  额上落下了一滴汗。

  如果南宫寒真的能卜尽天下事而无误,那么……

  我祈求老天保佑……真的要保佑,别断了乾爹的香祀……千万不要告诉我,

  诸葛涵已经死了……

  虽然,还无缘谋面,但为了找到她,这一年来的劳碌奔波,在叶敛心里,诸

  葛涵已是最为重要的亲人。

  当然,君聆诗例外。君聆诗也不需要叶敛担心。

  摸出短笺的手,在发抖。

  展开它的手,仍然在发抖。

  看到它所写的,愣了一下。

  『涵』。

  就一个字,没多、没少,翻到背面,一片空白,就一个字。

  『涵』。

  南宫寒,不对啊!我不是要知道她的名字,是要知道她的下落!你算错了!

  叶敛再取出第二封锦囊拆视。

  居然一样,一个字。

  …………

  南宫寒,别闹了,把我搞得心里七上八下,结果给了我一个我早就知道的消

  息,有什么鸟用?

  再拆第三封。

  『涵』!

  三封锦囊,三纸短笺,居然只写了三个一样的字!?

  这 ̄是唬我吗?南宫寒,你搞什么鬼??

  「可恶!」叶敛忽然火了,一把将手中的锦袋、三封锦囊、三张短笺揉作一

  团,怒掷於地!

  纸张又缓缓张开,上头所写的『涵』字,使得叶敛满心无可奈何!

  南宫寒,我真的猜不透你啊!

  当初,南宫寒给了君聆诗这一提锦袋,里面有八封锦囊。

  第一封,君聆诗在二度入长安,离开後由於不知下一个目的地应该往哪时所

  拆,笺言『分道入蜀』。

  第二封,君聆诗塞进了织锦的香囊,笺言『嘉陵战後永安客栈』

  第三封,在锦官、永安联军进攻时,第一次交锋,由於君聆诗、诸葛静

  、徐乞等三人大意进击,使得身旁八百乞丐兵迎面来了的万馀大军,陷入进

  退两难的境地时所拆,笺言『立於军前摇扇独立』。

  第四封,嘉陵战後,君聆诗不知织锦下落,想要查寻,笺言『寻之不可得

  未见已成尸』。

  第五封,云南王稀罗△送出六封约战灵山的战帖後,向君聆诗讨来,想看看

  南宫寒所预见的灵山一役结果,笺言『南王必段』。

  这五封锦囊,除了『南王必段』以外,都成功且正确的指示了君聆诗所应采

  取的行动或他想知道的事情。实际上,所谓『南王必段』,南宫寒所预言的是百

  馀年後的段氏大理国,他故意写得如此隐讳,使得稀罗△也以为习成『劲御仙气

  』第七重功的段钰会成为云南王,为之惊愕了一阵。这只是南宫寒小小的恶作

  剧罢了。

  即亦,前五封锦囊,南宫寒所言无一不中。

  但如今,叶敛连拆三封,却一无所得。

  难道又是南宫寒的恶作剧吗?

  这一夜,叶敛辗转难眠……

  次日天未大明,叶敛便已起身。

  走出寒雨楼时,又想起李白所书。

  『斗尺寒雨送冬迎春』

  我怎么觉得,这寒雨楼是将我从初冬推向仲冬,愈来愈冷、愈近尽处了!

  屋外,起了一片大雾,三丈远便已是一片白茫,看不到日头、也很难辨明方

  向。

  叶敛花了一番功夫找到向南的路,走向武圣殿。

  愈走,雾也愈淡。随著挥锤砸剑的声音愈响,雾也渐渐散去。

  但待得走到武圣殿前,雾又同寒雨楼前一般大了。

  真是怪事、怪地方!

  叶敛循著红炭的光源走到剑炉旁,正见了中年人将一柄剑合入剑鞘,抛入篓

  中。

  中年人见了叶敛前来,道:「正好二十把。」

  「多谢前辈。」叶敛看著中年人额上的旧疤,忽然想起此人来历,道:「前

  辈是否姓丁、讳叔至?」

  「嗯,对。」中年人很乾脆的应了。他知道叶敛的身份,叶敛知道自己,并

  不足为奇。

  「你要这么多剑何干?」丁叔至又问。

  「送人。」

  「送什么人?」

  「路人。」

  路人?这回答让丁叔至微怔。

  叶敛道:「接下来,我想找机会构筑自己的势力,很重要的一点是,必须有

  同志。我相信想问鼎南武林盟、却仍没没无闻的人必不在少数。以剑为礼,与之

  结识,在日後或许能够得到那些人的帮助。送出二十柄剑,只要有两人感念、肯

  在日後帮助我,那也值得了。」

  丁叔至听了,淡然一笑,道:「你和诸葛静一样,很贼。」

  「我不贼人,人亦贼我。这是兵家的理论。」叶敛说道。

  丁叔至道:「罢了。我先去休息了。等那两个倭族人到,你们快出去吧。方

  向是南、东北东、南,别忘了。」说完,便站起身子。

  叶敛道:「趁他们俩未到,前辈可以让晚辈进武圣殿看看吗?」

  听了这要求,丁叔至皱起眉头,道:「你很好斗……」

  这句话让叶敛汗颜了 ̄他应该弃剑的,如今却又要求入武圣殿。

  光听名头,也知道武圣殿中如果不是收藏兵器,则必有为数不少的武学记载

  ,这些并不是一个『弃剑者』所应多所接触的东西。

  「门上关公像,将他手中青龙刀的龙眼按下,门就会开了。」沈默半晌後,

  丁叔至说道。说完,便向东行去。

  很快的,他的身影便消失在雾中了。

  弃剑之前,必先慑服天下!否则终其一生,也只能一事无成!

  这是叶敛说服自己的理由。

  所以,现在还不是弃剑的时候。

  他走向武圣殿大门,门上的关公像,丹△眼、卧蚕眉、面红如枣、髯长二尺

  ,右手立刀、左手拂髯,身上绿袍青龙舞扬,栩栩如生。

  仔细观查,刀上龙眼处确有突起,关公身长九尺、青龙偃月刀长有丈二,便

  是伸长了手也构不著龙眼。如今大雾,地板湿滑,叶敛也不敢在梯级上轻易跃起

  ,便以无鞘剑敲打龙眼处。

  轻轻一碰,龙眼便陷入,咿呀一声,武圣殿大门便即敞开。

  叶敛向内望去,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

  这是个兵器库啊!各般兵器或架、或挂、或躺、或倚,在这十丈见方殿中占

  满了每个角落。

  一股森森寒气 ̄或许该说是刃气 ̄直传出来,使得叶敛背脊发冷,似乎竟连

  雾水都化去了几分。

  

第八话 南宫府邸 ̄之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