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话 南宫府邸 ̄之三

    「流风,你和我、栗原姐弟、北川不一样。我们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

  是你不可以。你是正统的武士,有责任维护、宣传大和国的武士道精神……」进

  入落叶庭後,雪的语气显得忧心忡忡。

  大和国这次进入中土,不是卑弥呼的指示,只是他们所属门派掌门、也就是

  他们师父的意思。为了在中原武林发扬大和的武士道,除了在武艺上发挥其实力

  ,更有必要展现武士道精神。

  一种睥睨天下的『礼让』行为。

  『因为你比我差,所以我不可以欺负弱小。』

  所以他们不能专司暗杀,必须展现『风范』,让中原人自叹弗如才能达成驾

  驭他们的目的。栗原苗、栗原辅文、北川球都是刺客,严格来说,堀雪也是刺

  客,这几人与神宫寺流风所接受的武术教育截然不同。唯有神宫寺流风,才带有

  正统武士的身份,也负著宣扬大和武士道精神的责任。

  但流风适才对於那中年人的攻击行动,却背离了武士道中非常基本的一项要

  求。

  『不得攻击未准备作战之敌手』。

  那中年人一直坐在凳上,他身无残疾、能跳能跑,他的姿势是明白表示:我

  不想和你打!

  『分出胜负後不得赶尽杀绝』。

  这是另一条,但手下留情的不是流风,又是那中年人。

  这么一来,却变成那中年人在向流风展示中原武林的宽容大度了!

  如此情况大悖师尊所祈,雪自是极为担忧。

  「这样会痛吗?」雪移动手腕,看流风摇头,略一使力,喀喇一响,这才

  将流风被打脱的下颔接上。

  这一拳捱得真的重,不仅打落了流风一颗臼齿,也把他的下巴打得脱臼。

  在武圣殿前,流风只是靠著舌头与喉咙的活动来吞下自己的牙齿罢了。

  流风摸出手巾,拭净流出嘴角的血滴,摆摆颈子,确定下颔已接牢了,才道

  :「你刚刚一定也看出来了……那家伙……他一直故意露出破绽,只要他坐著,

  那是一般武器守不到的死角。他却夹著钢条,像是个拐了个角的奇怪兵器,却全

  守得住了。正攻、反攻、斜打、侧打,我都试了,也有好几次差点得手,但他只

  是坐著移动大铗,我就攻不进去……他是在故意挑衅我!」

  雪摇头 ̄即使如此,流风仍然是太沈不住气。

  同时,她已在动手铺被。

  落叶庭中只有一间寝室与一间浴室,比寒雨楼小了许多。在南宫府邸中,落

  叶庭是练武的地方。

  寝室中只有一张大床,但流风与雪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妻,又兼在此异乡

  、身处南宫府邸这等地方,形影不离的确保对方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事。

  流风坐在床沿,以手支额,沈思了一阵。直到雪将被褥、枕头都安放完备

  ,他才问道:「你觉得……现在的中原,有人会比屈兵专强吗?」

  听了这问题,雪也开始思考。

  中原有谓『云梦三蛟』,指楚兵玄、屈兵专、景兵庆。此三人身手,应在伯

  仲之间。

  至於北武林盟主皇甫望、与丐帮帮主徐乞,在理也该相去不远。

  他们五人,是公认当今中原武林的第一流人物,但彼此之间并没有实际交手

  的经验,孰强孰弱,谁也不知。

  现在的中原,会有人比屈兵专强吗?这问题,很难答。

  二十年前,屈兵专曾前往倭国,与雪、流风现在的师父商谈,也切磋过武

  艺,当时是平手收场。

  这件事对於雪、流风来说只是传闻,雪当时还没出生、流风只有一岁,

  连爬都还不会。

  「如果是稀罗△,他一定比屈兵专强。」雪提出一个名字,没有人会怀疑

  的名字。

  天弃鬼才的王者敕里、云南王稀罗△。

  沈默半晌後,流风补道:「还有南宫寒……」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静了。

  这两个,毕竟都是已经作古的人了。

  在大和国,他们的师父已是第一高手,找不到对手了。中原,会有吗?

  「君聆诗……可能会吧。」雪斟酌许久,只有一个答案。不肯定的答案。

  皇甫望认定的『天下第一剑』,如果有人能比屈兵专强,则君聆诗必然列名

  其中。

  「除了君聆诗,说不定还有!」雪续道:「中原之大,难道高手就这么几

  个吗?」

  「或许吧……」流风一笑,他也希望还有。

  来到中原,并不只是执行任务,当然更想开开眼界。

  他们没见过,所以不知道。

  即使是南宫寒,只怕也难能靠一人之力靠成大雪崩!

  以现在的中原来说,段钰才是最强的!

  流风不出声了,雪却起了兴致,她挽著流风的手臂,细声问道:「我们执

  行任务完成後,就留在中原生活好不好?」

  「住在中原?」流风也为这提议感到意外。

  他们在接受任务之前,就已充份的学习、了解过中原文化,想与汉人一同生

  活并不是难事。只是,在中原与大和国之间,除了数年、甚至十数年才有一趟的

  贸易船支之外,彼此根本可以说是断绝连络的情况。

  如果真的要留在中原,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雪道:「听师叔说,屈兵专那时来了我国,讲述过很多中原武林的情况。

  那时,我就好想、好想到中原来看看……不然,你以为我们的先辈那么多,为什

  么师父就派我们来?」

  「啊……你仗著师父宠你,缠著他要求的?」流风这时才恍然大悟。

  经过了长江岸边的七人、还有那中年人的两次交手经验,流风也觉得自己的

  武术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并不应该这么快就负起来到中原宣传大和武士道、以

  及寻找长曾弥虎彻的任务。

  雪嫣然一笑,道:「当然是啦!然後,我想评估中原人,写下一部纪录事

  典……」

  流风颔首,他知道雪喜欢阅读纪录方面的文献。

  自从拜了师、知道了屈兵专这个人以後,她更读了许多有关武器、武术、武

  者的资料与故事。看来,她很早很早就想来中原,再亲自留下一部武林记事。

  「你还没回答我……」雪柔声问道,甚至可以说是央求。

  如果流风不留,她也不可能留。

  大和国的女人,与中原一般,嫁夫从夫。雪虽未嫁,但相去不远。

  流风一笑,道:「好,留下来吧。」

  雪得到这答覆,兴奋得一劲儿跳到流风身上,搂著他的脖子直道谢。

  流风心中却想著 ̄如果回国,再怎样苦练,只怕一生也难超越师父的境界。

  如果留在中原,才有发展的空间。

  除了稀罗△、南宫寒、君聆诗以外,说不定还有其他不世出的高手,我要努

  力,向他们的境界挑战!

  雪正为了可以留在中原欣喜雀跃、流风想著如何使自己的武艺更上层楼。

  至於此时的叶敛……

  正在为了那三个『涵』字叫苦不迭哪!

  跨进一步,就有刃气袭身!

  这还只是斧、、矛、刀等无鞘兵器所发出,武圣殿中的『百兵之君』,十

  之八九皆有带鞘。

  以锋芒论、灵气论,兵器中自以剑为首。

  剑气尚未出,已足使叶敛望而生畏。

  武圣殿中,绝无凡兵俗铁!

  叶敛自慑心神,环视武圣殿中,见到正中空了一圈,一张桌上放了四张蓝色

  盒子,便走上前去。

  到了桌旁,他发现以桌为中心,四个角落向外数尺,各架了一柄剑。

  那四把剑,还未出鞘,叶敛便能看出,绝对都是名剑。

  他将四只盒子一一把打,长六尺、宽二尺馀,一般大小的四只盒中,从右至

  左,分别放了一把匕首、两截枪杆与枪头、一个有许多小洞的铁盒子。

  最左侧的盒内,则有两柄长剑、与一柄断剑、三个剑鞘。

  那柄断剑齐柄而断,严格来说,是一个剑柄与一截剑刃。

  三把剑似乎带有磁性,紧紧的黏在一起。叶敛伸手握著其中一把的剑柄,将

  它提起,另两柄的剑刃微微一动,似要离脱,却也黏著一齐让他提起。

  只有那断落的剑柄没反应。

  叶敛只握著一个剑柄,让它在手中晃动著,另一柄剑与断落的剑刃,也跟著

  摇摇摆摆。

  叶敛很确定三把剑的剑柄并不是以外物黏接的,是它们自行吸合。

  他捏著断剑平刃,将它抽起,另一柄不在手上的剑,也随即锵落地。

  叶敛再试著让断剑与另两柄剑合起,虽有些许吸力,却不足以完全吸住到可

  以如同方才一剑起二剑随的程度。

  剑是金属,若说有磁性,那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有磁性,为何会变成三剑能

  互吸、双剑却吸不住?

  理论上,吸的东西愈少,愈该牢固才是啊?

  叶敛将剑放回盒中,再拿起剑柄。

  忽然,一股气流贯通了四肢百骸!

  叶敛一惊,连退了几步,手掌一松,剑柄也落到地上。

  吓是吓到,因为太突然。但静止之後,却觉得好舒服……

  有点……有点像是在回梦堂的回梦大阵中过了一夜之後出来的感觉……

  叶敛呼了口气,感到自己的所有关节、每一个细胞,忽然都活化了一般。

  感觉很像,但是,只是拿起剑柄的一瞬,却比待回梦大阵一晚还有用。

  提升内力的作用。

  这剑柄是什么怪东西?怎么能一拿起它,便让功力瞬进?

  叶敛走上几步,又将剑柄拾起。

  但却没有方才那种感觉了。

  南宫府邸,无奇不有……

  叶敛还未想透这二剑一刃的吸力来源、以及握起剑柄後突来的莫明进境,忽

  又感觉到南方有两个人的气息接近。

  习武之人,感官自是较为灵敏,叶敛虽然没有一流高手的境界,对於三丈远

  近之内的动态倒也还能掌握得住。他很快判断出来者必是流风、雪无疑,疾将

  剑柄也放回盒中,盖上了四只盒子的盒盖,转身,却还没见人影。

  叶敛又觉得奇怪了 ̄凭自己的能力,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那对方至少应该

  已在武圣殿中才是。

  但武圣殿里除了自己以外,却空无一人。

  叶敛走出武圣殿,外头雾气已散得差不多了。他回身关上大门、走下台阶,

  才看到流风、雪相偕而来。

  「现在才到……?」叶敛心中犯起了嘀咕 ̄如果他们俩人不是进入武圣殿被

  自己查觉後才离开重走这一趟,那么,以自己方才出殿、关门、下阶的时间点来

  说,感受到他们存在的时候,这俩人至少还在二十丈外。

  虽则他偶尔有感受到还未见踪影的对手杀气的能力,但一来流风、雪为他

  所感应存在的距离已大大超出他原有的范围、二来,此二人对叶敛也没有杀气可

  言。

  那么,叶敛又是如何感受到此二人正前往武圣殿的?

  难道是奇迹?

  叶敛看著武圣殿的大门,想道:「难道……是那剑柄原来的主人留下了灵气

  ,被我吸收了吗?……是南宫寒?不对……这股气在体内的感觉好熟悉,是我最

  近才见过的人留下的,不是南宫寒……」

  叶敛还记得,十四年前,他遇到诸葛静後,到了江州,盘缠用尽,诸葛静便

  决定要去间无人大屋『借』些怠两花用。

  诸葛静出手一向不拿多,那趟他只拿了一根翠玉金钗以资路用,但还带回了

  一个老人。

  或许该说,诸葛静才是被『带』的对象。

  那个老人,把诸葛静与当时年仅三岁的叶敛带到云南,後来告诉叶敛:「最

  适合教养你的人,不是你的乾爹。这个人你日後也会遇到。」

  事後也证明,真正教养叶敛的人,的确不是诸葛静,而是君聆诗。

  那个老人,便是南宫寒。

  叶敛分得很清楚,这股气并不是南宫寒的气,是另一个人……

  此时,脑中忽然出现了去年六月,在些逻城的冈底斯山大雪崩。

  那个喊一声便能惊退五人、出一掌即可击毙十卒,一个人打出冈底斯山狱、

  数千上万士兵都不放在眼中、搞得些逻城鸡飞狗跳、吐番举国震惊的强者……

  是段钰的气!

  叶敛才刚想通,雪已走上前来,道:「走罗,出发了。到苏州去吧。」

  「喔……好……」叶敛愣愣的回了话,背起了丁叔至准备好的剑篓。

  想起段钰、想起他万夫莫敌的模样,实在不能不教叶敛心惊胆跳。

  在吐番的国狱中劫囚,任谁都知道这绝不是件简单的事,但段钰仅凭一人

  之力,轻而易举的办到了。

  那一趟,宗飞妍只负责扶人、石绯负责准备令牌入狱、王道与魏灵备马、叶

  敛根本只有跟班。

  彻头彻尾,真正出手伤人的只有段钰。

  也没人禁得起段钰一击……

  叶敛想过很多次 ̄如果能有段钰『御气』的能力,必会是绝世高手。

  段钰的境界比常人高出太多太多,哪怕是只有他一半、甚至三分之一、五

  分之一的实力,也足以睥睨武林。

  那股气,却透过一个小小的剑柄,让叶敛莫明奇妙的拥有了!

  有了多少,并不清楚,叶敛对『气』的认识还是太少。但他可以肯定的是,

  这只怕足以匹敌常人努力修习十年、二十年的程度……

  「还发愣?快走啊!」雪叫道。

  叶敛回神,才发现雪与流风已走到六七丈外。

  叶敛快步跟上。三人向南经过落叶庭,转东北东,终点也如同往常,又是一

  间屋舍。

  屋名『羽翮馈』,屋如其名,院中散满了一地羽毛。

  羽毛的颜色五彩缤纷,但其中白羽占了七成以上,使得各色羽毛形成点缀,

  虽则五彩缤纷,却是杂而不乱。

  雪见了如此情景,叹道:「真美……我昨天该来住这里才对!」

  叶敛却注意到大门柱上入木三分的对联。

  『白羽铺出千丈雪皓霜布尽万里清』

  看著这对联,不知怎地,又让他想起了程至清。

  流风拣选了一根蓝色羽毛,递给雪。雪笑著接过了,马上摸出针线,就

  当场将蓝羽绣在左衣领上。

  她完工以後,三人极有默契,一同再向南走去。

  这次的终点,是内院,进入侧门後,到了一间书房。

  走到这里,他们已经认出路了。

  进入大厅,『会客堂』。南宫府邸的入口。

  到了会客堂大厅,三人又同时停下脚步。

  房中的布置,还是与昨天进入时一模一样,但三人心里,却恍若隔世。

  「好个南宫寒……可惜没机会见面讨教!」流风想著。

  「中原武林果然奇诡,有机会要多探探南宫寒的事迹记下。」雪想著。

  「南宫府邸……我觉得,有一天会再来的!」叶敛想著。

  三人走出南宫府,又回头观望了一阵子。

  然後才走出树林,回到长江岸边。沿岸走了半天,找到码头,雇了艘船,放

  江而下。

  下一个目的地:苏州林家堡。

第八话 南宫府邸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