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话 林家堡中 ̄之一

    「喂喂 ̄真的会来吗?」一名大汉嚷嚷著,在堂上来回踱步了几趟,又坐回

  到椅上。

  大厅里四名中年汉子,个个满脸不耐。

  他们已经等了三天了。

  不知哪里传来的消息,说明天就是君聆诗师父的忌日,君聆诗一定会回到林

  家堡来。

  君聆诗的师父,即是前任南武林盟主。很多人都知道,十四年前,整个林家

  堡在一夜之间灭门,死得一人不剩,当时出门在外的君聆诗是仅馀的三名活口之

  一……人人都晓得林家堡灭门了,但真正的日子,却没人知道。

  忽然,却有莫明奇妙的讯息传来,指明林家堡灭门的时间,是乾元二年的三

  月十四日!

  虽然只是一封来历不名的箭书,但却可能找到君聆诗!

  抱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提前三天来到了林家堡,却赫然发现

  ,来的人不只自己!

  苏州四帮的首领,收到了一样的箭书。

  彼此目的相同,而且并不是敌对,甚至还有生意上的往来,并不是生人,四

  人一致决定,一起在林家堡等候数日。

  平常粗鲁惯了、指使人惯了,但在林家堡中,他们倒是规规矩矩。

  林家堡确实已荒废了十馀年,莫明奇妙灭门的一间大宅,便如鬼屋一般,无

  人敢在此进出。说这儿是繁华的苏州城中,罕见的『未开发地区』,看这一片的

  荒烟蔓草、蛛丝厚尘,相信没有人会反对。

  林家堡,已经是武林道上的历史名词了。

  四个苏州大帮的头领,在林家堡中,更无丝毫破坏。买了草席,晚上便在大

  厅里窝著打地铺、白天就一同坐在厅里。就连饮食,也是轮流到市集上买回林家

  堡。

  他们深怕错过了见到君聆诗的机会。

  从三月十二日开始,过了三天两夜,已是三月十四日,林家堡一门的忌日,

  仍然不见疑似君聆诗的人影。

  自从元仁右在丐帮大会出现,打伤黄楼之後,南武林盟已闻到了派系斗争的

  味道。原定帮雷斯林、寒元二人遭到暗杀的消息一传开,各帮首领更人人自危。

  二十二水帮聚会,即是为了想早日终结这等分裂状况。

  各人心里自有打算,准备支持哪个势力统一南武林。云梦剑派素有盛名,自

  是头号选择;巴蜀唐门、青城地处偏远、南少林想来不会争这等头、鄱阳剑派

  则不成气候……

  思来想去、思去想来,许多人心里都明白:除非君聆诗出面,否则云梦剑派

  振臂一呼,南武林再无组织帮会可以单独抗衡。

  尤其对苏州四帮而言,前任盟主林家堡位於苏州、君聆诗本人也是苏州出身

  ,在地缘来说亲近许多。四位帮主一致认为,君聆诗会比较适合统领南武林。

  问题是,君聆诗在哪?

  没人说得出来,连号称拥有最大情报网的丐帮,也完全没有君聆诗的下落。

  也就因此,苏州四帮的帮主,才会在废墟一般的林家堡中痴等。

  等得,几乎已经失去耐心……

  不断踱步并出声抱怨的那人又无奈坐下後,另一人咬牙切齿,举起左手,眼

  见便要狠狠的落在茶几上,却又斗然止住。

  林家堡的一切,他们自是不敢随意破坏。

  他深叹了口气,放开左拳,重重的在自己大腿上拍了一下。

  支持云梦剑派,也未必就是不好。但传闻雷斯林、寒元二人只不过答应了丐

  帮晨星『静观其变』,两个月不到就遇刺身亡。

  或许只是巧合,但却不能保证这绝对不是云梦剑派下的手。要他们拥戴如此

  凶残的盟主,那绝对是千百个不愿意。

  可,若要与云梦剑派为敌,命究竟只有一条,容不得丝毫冒险。

  也有许多人一致认为,元仁右打伤黄楼,由於丐帮在划分上属於北武林,也

  是向北武林宣告:不要插手!

  若此,相信想找到君聆诗为靠山的人,不惟苏州四帮、以及某部份的江南水

  帮。许多草莽都不是没有自己的主意,他们只是欠缺一个带头出声的汉子,敢在

  云梦剑派声势冲天的情况下拱出君聆诗来相对抗的硬汉!

  最大的问题还是原本的问题……

  手掌落在大腿上,响响的一声『啪』。

  而後静默半响,四人同声一叹。

  君聆诗 ̄你究竟到哪去了?

  日头渐渐西沈。

  三月十四日的黄昏也到了。

  林家堡中,苏州四帮的头头八目对望,深深地感到无力。

  连起身剔亮油灯的意思都没有了。

  此时,咿呀一声,全苏州城上至缺税苦恼的县令、下至寻无宿处的乞丐都不

  会去动到的林家堡大门,忽然打开了!

  然後,四帮首领听到了清脆的女声:「苏州不错啊!比起京都也算差不多了

  !逛得好开心喔!」

  另一名男子道:「都让你逛得快天黑了……」

  听到男人的声音,四位帮主不约而同的霍然起身,各人抓起地上自己睡卧时

  所用的草席,闪入後进。

  为什么要躲?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他们总觉得,不请自来的闯入林家堡

  里,若来人真有君聆诗在内,可不能让他见著自己大剌剌的坐在厅里吧。

  这似乎有点鸠占鹊巢的味道。

  「唔……这里就是林家堡?好荒凉……怎么隔一道门差那么多?」女声道。

  另一名男子道:「林家堡灭门後,这十馀载,只怕除了君聆诗,也无人会进

  入此地。朝廷正逢贼寇作乱,也来不及收回这无主的土地。现在中原各地,像林

  家堡这样的例子只怕还很多吧……」

  话说完,二男一女也跨入了大厅。

  这三人,自是叶敛、神宫寺流风、堀雪。

  雪喜欢只看不买、流风只对武器与武术有兴趣、叶敛自小便节,这三人

  即使在苏州城内逛了一整天,三人手上还是空空如也。

  雪取出火摺,将油灯点亮後,叶敛嘴角略略扬起。

  在开门的时候,他已经很清楚的感觉到,林家堡里有人,四个人。

  流风四处观查,也很快发现,整个厅中积尘甚重,但四张椅子与茶几、以及

  地板上四块长九尺、宽四尺的印子,显然比其它地方乾净了点。

  有人待过。

  三人对望一眼,退出大厅。

  他们心里很明白:有人来等君聆诗了,而且,等不到。

  一个人怎么可以消失得这么彻底?

  此时叶敛想起很多事,与君聆诗这十三年来相处的过程。

  十三年,很多时间是在旅行,爷儿俩一齐走遍了天下。

  说好听是旅行,其实叶敛知道,难听点就是流浪。

  一旦缺盘缠,以往诸葛静是用偷的,君聆诗则是在小村小镇里替人看相、或

  办临时学堂、不然就是教教几手功夫换取旅费。

  很穷,但穷得狻快乐。君聆诗对於叶敛的教育也非常放任,叶敛问什么、他

  便答什么;叶敛想学什么、他便教什么。而且叶敛本身的学习能力极强、吸收也

  快,到两人分开那天,叶敛可说全才,诸子百家、诗词歌赋、佛经论道他都懂得

  一些。

  但问题是,都不精。尤其是诗词歌赋,那是九华剑法的精髓,偏偏叶敛这方

  面的才华不若君聆诗卓越,也一直无法体会『真意』所在。

  真要说确实有什么获得,那就是 ̄叶敛不懂得什么叫『迷路』。

  十三年来走遍大江南北,无论何种地形、何种建筑他都见过,不管走到哪儿

  ,就算人生地不熟,叶敛也可以很快判断出来:朝哪里走可以走到目的地。即使

  把他著眼带出十里外,他也能够马上找到原来的地方。

  等等……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钱莹曾说,叶敛的思想太杂、不够专心,以致无法成事。

  但君聆诗的讲法是:有很多事的关联、连接,是必须由其它事所牵引的。所

  以联想力愈丰富,愈能晓得自己想知道的事。

  迷路?难道君聆诗在某处迷路了?

  不,不可能。

  造成叶敛不会迷路的起点是:君聆诗带他游历了太多太多地方。

  从都江堰、太行山、长白山、赤壁、孔庙、坛溪、卧龙岗、五丈原……他们

  一齐走遍了名山胜水,已经没有什么是叶敛没看过的了。

  即使是一般人见了会叹为观止的浩瀚洞庭湖景、奇峻泰山连岭,在叶敛来说

  却已是稀松平常。

  忽然,叶敛心中一震!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君聆诗所带他探访的诸多地方,皆有一个共同性。

  人烟稀疏!

  叶敛再次望向厅中,看著大厅地板上的四块印子。

  对叶敛来说,不见君聆诗只是一年多的事情;但对於其馀想找到君聆诗的人

  而言,却已经十馀年不见其踪。

  所以,他们才找得那么急啊!

  就连徐乞叔叔,也会特地在织锦的祭日赶到锦屏山碰碰运气。

  但君聆诗完全消失 ̄叶敛仔细搜寻记忆,却也无法判断出君聆诗会到哪儿。

  十三年间,他们没有到相同的地方超过三次、也没有在同一处停留过一个月

  以上。

  完全的流浪,没有驻处、没有家。

  君聆诗曾言:以天为盖地为庐,也不过如此而已。

  处处非家处处家。

  君聆诗根本没有一个『必须』要去的地方,包括他所出身成长的苏州、织锦

  衣冠冢所在的锦屏山、他最崇仰的武乡侯祠堂或隆中……

  这十几年来,叶敛与君聆诗形影不离,绝对是最接近他的人,连叶敛都不知

  道君聆诗会到哪儿去,怎会有人在这时候来到林家堡?

  有问题!

  流风向前跨步,雪忙将流风拉住。

  没有必要迎向危险。

  此时,叶敛也正放下剑篓。

  流风看著叶敛,一笑,拨开雪的手,两人并肩再进入了林家堡大厅。

  「在下神宫寺流风、堀雪、叶敛三人。里面是哪路英雄,请出一见。」叶

  敛朗声说道。

  此言一出,流风与雪都怔了 ̄目不转睛的盯著叶敛。

  或许别人不晓得,但他们这几个倭族人却知道。

  叶敛,即是君聆诗的义子,君弃剑!

  苏州四帮的头领也早看出来,外来三人并没有君聆诗在内。

  他们以前或许见过君聆诗,也或许根本没见过。但不管认不认得、有没有印

  象,任谁都知道君聆诗已是一名三十五岁上下的人,外头三人二男一女约莫都只

  有二十岁,自然不会是他们来此的目标。

  忽然听到叶敛自报姓名,他们也怔了。

  叶敛?不就是和晨星一同到原定帮订立协议的人吗?

  时间过了一年,他们也都晓得,去年四月,此人集合渭北群雄退了吐番突袭

  灵州的五千骑兵。

  叶敛,说不定就是造成雷斯林、寒元二人遭到暗杀的关键人物……

  那我们该见不该……?

  四人对望,沈默半晌。

  而後,一齐向前。

  对方只是乳臭未乾的小毛头,我们好歹也是一帮之主,就此怕而不见,岂不

  落人笑柄?

  四个人都不想在对方面前丢人,彼此影响,也就同进同退。

  如果四个人都决定不现身,那么他们『怕了叶敛』的事,自然也就是成为四

  人共同的秘密。

  但有云:人争一口气。这个脸自是万丢不得!

  这四个人一走出来,叶敛扫视一眼,即看出他们的身份,同时也完全了解,

  自己的名字在他们而言,无异於死神的代号,想必他们不会有好脸色,便先极尽

  恭敬的拱手躬身施礼,道:「原来是苏州四帮首领驾到,晚辈在此拜见。」

  对方如此有礼,自己也不好随便厉声相对。四帮首领中的太湖水帮首领向前

  一步,道:「上个月彭蠡二十二水帮大会,你藉云梦剑派门人之名与会;如今又

  说自己是叶敛?你到底是哪一个?还有旁儿这两人……听名字,是倭寇?」

  「自己也不过是个水贼头头,凭什么称我为寇?」流风也毫不客气,直言回

  答。

  事关民族声誉,自然容不得污辱!

  怎么一见面就呛声?叶敛眉头一皱,忙道:「世人常称非同道之人为贼,也

  该习以为常了。但今日我等目标相同,不该如此称呼。」

  「啊?你们也是……」太湖首领也是急性子人,马上就要脱口而出。

  另一人忙住他口,道:「目标相不相同,还要等你们先说看看才知道。」

  叶敛拍拍流风的肩膀,向雪使了个眼色,要他耐住性子。雪很快上前将

  流风拉到一旁略作安抚。叶敛才道:「不只是我们,只怕现在整个中原武林的人

  ,目标都是相同。」

  叶敛讲这句话,四帮首领心有戚戚焉。

  云梦剑派一统南武林,就可能是将整个南武林领向争勇斗狠的时代;北武林

  则等於有了一个不安份的邻居,无论如何都不好过。

  平素朝廷便已管不著草莽行径,如今又为回纥、吐番侵扰头痛不已,世道,

  够乱了。

  若是武林群雄汇合成一股力量,甚至能够助朝廷抵御外族 ̄便如同叶敛退去

  吐番骑兵一般,那对於百姓而言,绝对是一大福音。

  说如此武林中人的目标一概相同,虽不中亦不远矣。

  大家心里都一样,想的都只是同一件事。

  找到一个除云梦剑派外,更有能力、且崇尚和平的人领导南武林。

  那个人,就是君聆诗。

第九话 林家堡中 ̄之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