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话 林家堡中 ̄之三

    库流嘉等四人离开之後,由於他们走得匆忙,忘了拉上大门。

  雪回身到外庭关门,流风双目炯炯,直盯著叶敛。

  那眼神,自然是一点也不友善。原因为何,叶敛心里也十分清楚。

  叶敛毫不畏惧的与流风对视著,直到雪关好门、回到大厅中。

  「君弃剑!」流风紧著嗓子,声音低沈,冷冷的喊了一声。

  叶敛此时才移开目光,缓步走到茶几旁坐下。

  「你真的是君弃剑吗?」雪柔声问道。

  叶敛轻叹一声,颔首道:「是。就是你们想找的君聆诗的义子。」

  流风低喝道:「离开云梦剑派月馀,你为何迟迟不说?!」

  叶敛苦笑道:「说什么?说我的身份、还是君聆诗的下落?」

  这一反问,却教流风与雪怔住了。

  叶敛叹道:「你们较重视的必然是君聆诗的下落,相信世上知道我名字的人

  ,如果动脑筋动到我身上来,也是一样的缘故。但我不知道,我也真的不知道君

  聆诗究竟去了哪里。」

  这说词,又教流风、雪无言以对。

  叶敛续道:「至於我的身份,不管是昭戎佥、叶敛、或是君弃剑,至少我们

  的目标是相同的 ̄就是找到君聆诗。我今天说出我是叶敛,除了你们俩、还有你

  们的同伴,又有谁晓得我就是君弃剑?但叶敛这个名字,却能够让我成功的说服

  苏州四帮的首领,所以今日我才会说出来。否则我大可以如同在彭蠡水帮大会时

  一样,彻头彻尾不提自己的名字……」

  「你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吗?」雪也轻叹著。

  『不择手段』四字,在武士道而言是大忌。

  如果叶敛是如此奸诡的人,接下来流风可能就会毫不留情的对叶敛兵刃相向

  ,逼问君聆诗的下落。

  要是他如此奸诡,那么,他适才所说的一切就都不可信!

  「我是,我也希望是。」叶敛又想起了寒星,慨然道:「如果我是,那么我

  就不用为了一个失怙的孩子如此烦心!」

  雪紧盯著叶敛的脸,观查他的每一个表情。

  雪十二岁即善观人眉宇,依面相来评价一个人。到了十六岁,她的『慧眼

  』已闻名全国。十八岁时,更将眼力用到了武术上,经过训练後,她可以很快看

  出交战对手的习性,进而挑出其缺点与破绽。

  现在雪直盯著叶敛,就是想看看叶敛是否在说谎。

  就在她确定答案是『没有』的时候,便向流风点了点头。流风才又问道:「

  你可知道,你与君聆诗、诸葛静,是师尊列为必杀的对象?即使屈兵专要求我们

  暂放刀戈,一旦师尊发现你们的所在,也知道我等师兄妹姐弟杀不了你,他必会

  亲自渡洋来对付你们。」

  「呵呵 ̄无所谓了!」叶敛笑道:「想杀我的人可能已经不只有云梦剑派与

  贵族人士。这几个月来,我发现自己的敌人愈来愈多。倒是你们,想杀我吗?」

  再次反问,叶敛不断的反问,问得令流风、雪愈来愈难回答。

  沈默半晌後,流风摇头道:「不想。」

  叶敛道:「我也不想与你们动武。只是,不知道你们的不想、与我的不想,

  原因是否相同?」

  雪机伶,已听出叶敛话中之意,回道:「绝不是因为你还有找出君聆诗的

  利用价值,我相信你也真的找不到君聆诗。我们不想杀你,是因为,你是我们来

  到中土後的第一个朋友。」

  叶敛抬头,看看雪、看看流风。

  两人的表情坚毅而笃定。

  古有云:『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此二人离乡背景来到中土,除了同

  门的栗原姐弟与彼此之外,举目无亲。他们的确需要朋友。

  「朋友……吗?」叶敛喃喃自语。许久,露出一个微笑。

  「对,我们是朋友。」叶敛霍地起身,扭了扭膀子,提起一盏油灯,道:「

  走吧,到後园去。我相信应该有可以找到君聆诗的线索。」

  流风、雪一笑,便在後跟上。

  线索,应该有线索。

  二爹曾在南宫府邸留下锦囊,虽然是毫无用处的锦囊。说是南宫寒的吩咐,

  但叶敛坚信,二爹本身应该也算得出来自己将会到什么地方去找他。

  林家堡中,必有线索。

  他在流风、雪面前,直呼君聆诗的本名,而不唤『二爹』,并不是叶敛无

  礼,而是考虑到双方种族不同,对方未必能了解自己口中的『二爹』代表什么。

  因为,人都只有一个爹。第二个爹往往都是叫义父或乾爹。但叶敛并不晓得

  自己的生父是何人,乾爹是诸葛静,君聆诗是第二个乾爹,故曰二爹。只是他懒

  得多作解释,便直呼君聆诗的名讳了。

  徐州城内,快饮酒坊。

  宇文离咕噜咕噜地灌著酒,喝得无天无地、无人无我,便是以酒为水,只怕

  早也喝得饱了。故他是以酒为空气,再怎么吸,总也没听说有人在呼吸时胀死。

  白重是一杯一啜,一啜则倒,而後再斟再啜,喝得索然无味。便是以酒为

  药,病人也求一饮而尽,长苦不如短苦。故他是视酒为尿,喝得苦不堪言。

  瑞思望盅沈默,不语不动。说是入定,眼却张得老大;说是发呆,双目眼波

  流转,却也不似。故她是有所沈思,视酒如无物。

  宇文离喝得愈多、火气愈旺。忽然掷杯於地,站起身嚷嚷道:「这是什么道

  理!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宇文离原本嗓子便大,这一吼叫,难能不引人侧目。胆子较小的酒客,已惊

  洒了一地的黄汤。

  瑞思以目示意,白重很快的起身将宇文离压回座上。

  莫看白重白面瘦弱、宇文离英雄◇梧,白重只是一支手放在宇文离肩上

  ,便能将放浪形骸的宇文离压得起不了身。

  给白重这么一压,宇文离也似清醒了几分,只是伏在桌上长吁短叹。

  「只因回纥使节在京城抢了长安县长的座骑,朝廷无能处理,这徐州太守看

  我们是回纥人,便要多扣三倍关税。说真的,我也不甘心!」白重平日情绪温

  和,鲜有起落,这几句话中,懑愤之意却是满溢。

  瑞思终於举手,持起盅,饮尽。

  心里,一时也没了算计。

  这时,有一名三十馀岁、背负琴囊的书生步进快饮酒坊。

  酒保前去招呼。但在边境战事纷扰之中,徐州是出奇安定的地方,也聚集了

  不少酒客。放眼望去,坊中已是座无虚席。

  书生一眼扫见左侧厢房中只有三人 ̄一般的小厢房都是可以容纳四人的 ̄便

  向酒保道:「麻烦替我向那三位朋友招呼一声,看看是否可以同席。」

  酒保听说,他刚刚才被宇文离突来的大吼吓著,看来那三名客人正在气头上

  ,如今是藉酒浇愁,当即脸有不豫之色。

  但这厢房离门口狻近,书生的言语教耳力卓越的白重给听见了。白重高

  声招来酒保,道:「请那个公子同席无妨。」

  宇文离听了,又嚷道:「干嘛同席?!我不和汉人同席!」

  又一句话又教酒坊内众人听见,坊中自然多是汉人,许多酒客便向宇文离怒

  目而视!

  如今是你回纥族侵扰我汉人边境,你却在汉人的地界嚷嚷不与汉人同席,这

  又算什么?

  那书生已进入厢房,拱手向宇文离一礼,微笑道:「说是汉人、回纥,其实

  不也都是人?若教汉人在回纥地界惹事,回纥部落又怎能不找其他汉人麻烦?冤

  冤相报,不知可有尽期?」

  宇文离一愣,无言以对。

  书生面上一直带著微笑,见宇文离已沈默了,便回首向坊中众酒客颔首示意

  。再向酒保道:「一斤善酿。」说完,便在白重对席空位解下琴囊安放就坐。

  瑞思听此书生讲话,便晓得他见识广博、胸思达观,於是问道:「请教先生

  贵姓大名?」

  「贵?我身著白衣,无功无禄,何贵之有?」书生呵呵笑道。

  在成为瑞思的保镳之前,白重便已在中原游历过三年,对於汉族文人的习

  性也较为清楚,当即再问道:「请问兄台高姓?」

  「萍水相逢,同席饮酒,尽兴适欢而已矣。」书生答道。

  言下之意,便是不愿透露姓名。

  此时,书生的善酿也已送到。白重索兴举杯,朝书生一礼,道:「先敬先

  生一杯?」

  书生却又问道:「何故敬我?」说完,自斟一盅,将後劲醇厚的善酿一饮而

  尽。

  白重也愣在当地,进退不得。

  宇文离一直思索著书生方才所言,此时忽然又有问题,便喝问道:「你说冤

  冤相报,如今是汉人报冤於我!怎能牵扯到回纥身上?人言汉族礼义之邦,孔夫

  子有云:『以直报怨』,也不需减免我们的关税,但照价收取才妥不是?!」

  书生饮尽一杯,听了宇文离质问,面上笑容忽,深深一叹。

  「唐王朝经安史乱後,又有外族寇边,如今风声鹤唳,百姓遭殃。受到侵扰

  的汉人莫不痛恨回纥与吐番等外族。徐州太守加重诸位税赋,其实也是照顾本族

  。但他『家天下』的行为只作了一半,因为他的『天下』只有汉人。但这不能怪

  他。想四百年前,五胡乱华,平敉之後,五胡不也融入汉族?单指这徐州罢,又

  有谁敢说自己仍是血统纯正的汉人?诸位今日之气,不也同太守一般短视?」书

  生侃侃言道。

  前面还狻有道理,最後一句却不解!宇文离又反问道:「我们如何短视?」

  书生道:「若日後兄台儿孙定居汉族土地,流传血脉,再出一个照顾汉族的

  太守,是否也照顾了兄台的儿孙?举例罢!若日後吐番再祸及汉族,而兄台儿孙

  已融入汉族之中,太守再加重境内吐番人的税赋,是否替兄台儿孙出了气?」

  「这……」宇文离再次无言以对。

  书生语出委婉,但字字在理;看似弱不禁风,却是仙风鹤骨、气宇不凡,这

  番话中气十足,传遍了酒坊上下,众酒客莫不轰然叫好。

  厢房中的瑞思与白重,自也默然。

  书生又恢复微笑,自斟自饮。

  「天下大乱之後,又有外族寇边,四境何时太平!」一名酒客豪兴一起,举

  著酒杯站起身大嚷著。

  这名酒客饮得不少,脸色绯红,犹如熟枣。

  一片附和声四起。随即又有名与熟枣同桌的汉子叫道:「北武林盟如今一统

  ,盟主皇甫望不时率人协御东北外敌。南武林却又如何?吐番时常侵扰剑南,却

  不见南武林有所动作!」

  这汉子身著虎皮衣,露出古色的胸脯,但却出奇细瘦,站在熟枣旁,便像

  枣树的树枝。

  「南武林无能人矣!少了个号令群雄的盟主,一盘散沙,不成气候!」熟枣

  叫道。

  「不如让丐帮帮主统御南武林!」树枝附和著。

  「此言差矣!」熟枣反道:「南武林非是无人,云梦剑派何等大名?为兵

  圣吴子所创,想来必是晓通兵学。若能由云梦剑派统领,抵御外族不过弹指之事

  !」

  「你此言才差!」树枝也不甘示弱的斥:「前年云梦剑派挑衅丐帮,君岂

  不见?未抵外,先扰内,云梦剑派何德何能领导南武林?依我说,『天赋异才』

  君聆诗,才当得上!」

  「哼?天赋异才?」熟枣忽尔笑道:「若是真有异才,十馀年来多少人在寻

  访他的行踪?为何寻之不见?只怕他是有名无实,不敢现身,免得落人笑柄!」

  树枝叹道:「这里毕竟是徐州,算地界是北武林的地方,我们在这里说话议

  论南武林,他们听得到吗?其实也不过发发牢骚,又有何用?在座若有江湖上的

  朋友,勉力支持皇甫盟主,先除了北方外患,去掉一半威胁,才是正经。」

  此言一出,四座静默。

  过了半晌,熟枣望向书生,望向他的琴囊。

  与他同席的树枝见了,笑道:「李诗仙有云:『行乐须及春』,今天有好酒

  好菜,我们却在这自伤其苦,实在愚蠢。何不请这位先生抚琴一曲,让在座的酒

  中同道们喝得来兴些!?」

  话一说完,又是一片声的附和。

  书生一直只是静静的听著他们讲,瑞思、宇文离、白重,也只是听著他们

  讲。

  瑞思想道:「南武林本身便不安定,不是作生意合适的地方。但较安稳的北

  武林,却又民官一心抵御外族,日後难说又多收我们关税。那我究竟往南好、还

  是往北好?」

  宇文离想道:「口口声声抵御外族,方才这位书生所说的话,他们是一点也

  没听进去。谁知几百年後,谁是外族?」

  白重想道:「叶敛有心扬名,如今还是落落无闻。他绝非凡鸟,但却是何

  时何日才能列入南武林的盟主候选?这条路,难走啊!」

  直到树枝提议要书生奏琴,书生闻言,一笑,也不以杯斟酒,直接抓著酒壶

  ,将剩馀的半斤善酿一饮而尽。而後将酒杯、酒壶置於身旁,从琴囊中将琴抽出

  ,置於案上。

  四座一片宁静,等著听琴。

  书生调好了弦,闭目瞑思。

  奏琴之前,必将调匀呼吸、澄静心灵,这大多数人都懂得,自也没人去扰。

  但等了许久,这书生的瞑思却如没有终点一般。

  「喂,他醉了吗?睡著了吗?」树枝轻声道,以肘顶了顶身旁的熟枣。

  熟枣盯著案上之琴,只见那琴唯有七弦,除了架弦之梁,竟无其它雕饰,朴

  实中显出一股宁静平和的气息。再看看那宛如入定的书生,刻意以不甚大、却又

  足以传遍酒坊的声音道:「琴是不错!」

  琴不错,那人呢?莫非书生只是故作姿态,不懂琴艺?此为其话中之意。

  酒坊内一阵轰笑,但笑声嘎然而止。

  琴声悠扬,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杂嚷。

  连坊外的人声马嘶都被盖过了。

  不,盖过,代表仍有。应该说是剔除了。

  在快饮酒坊中,除了琴声,再无其它!

  不,这不是琴声,是一幅景象!

  露落平潭、芳草萋萋,堤上花红草绿、烟波迷漫,令人心醉神驰 ̄

  西湖?

  不,不是!有人看到丛山怪石、岭峰相连,翻过一巅,又别有洞天 ̄

  衡山?

  不对!又有人见著骏马奔驰、千里草海,远山相连,峰峰连天 ̄

  塞外?

  如痴如醉……

  琴声倏然而止,坊外的声音又再度出现。

  坊内数十人一片呆愕,无言以对。

  「晚生献奏自作的『锦绣河山』,诸君满意否?」书生笑道,同时收琴。

  「高才!高才!竟能将江峰大漠的景色以曲奏出,千古异曲!弹得一丝不苟

  ,起得极佳、落点极妙,万世名手啊!先生究竟何人?想来必是名动天下的高士

  ,我等愚昧,还请赐教!」坊中另一名亦作书生打扮的白衣中年人,连声赞叹,

  却一时想不出更好的词,来描述眼前这奏琴者的绝佳琴艺。

  书生一笑,摇摇头,提起琴囊,便向外走。

  坊中沈默了半晌。

  忽地,树枝低声道:「他好像没付酒资啊?」

  酒坊老板走出柜台,叹道:「他给的酒资,够丰……」

  话才说一半,当啷一声,一样东西不偏不倚地自门外掉到了树枝的酒壶里。

  树枝一惊,顾不得壶中有酒,连忙倒出。

  只见一块碎怠沾满了酒液,滴溜溜地在桌上打著转儿……

  天下何处无奇才?

第九话 林家堡中 ̄之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